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册 第九章(上)死活不要老婆

    浪花激溅,我冲出飘香河,手中高举着火蝗翅。

  四周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望着攒动的人头,我心里得意极了。如果三个美女也在人群中,那该有多好。

  花生果兴奋地奔过来,嚷道:“林飞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行!”

  花生皮、花生壳和大虎个个满脸惊讶,白光光直直地瞪着我,忽然顿足叹息:“唉,傻人有傻福。”又悄声对花生皮道:“眉门柳翠羽似乎是一个人来的,师弟,我们想个阴招合力干掉他。”

  验过我手里的火蝗翅,韦陀让我和柳翠羽、侏儒站在一起,大声宣布:“本次飘香盛会的三名获胜者已经决出!”扭头对我们笑道:“请三位自报门派、姓名。”

  侏儒率先道:“本人阿蛊,来自红尘天的南疆。”

  韦陀、柳荷东都皱了一下眉头,何平吐吐舌头:“乖乖,原来阁下就是几十年前离开魔刹天,在红尘天南疆一带建立万虫山庄的阿蛊。”

  阿蛊阴阴一笑,也不答话。柳翠羽接着自报家门,立刻引起场上轰动。韦陀三人郑重其事地向他道贺,言语谦恭,不敢失了礼数。

  柳荷东笑道:“老何啊,你的女儿真有吸引力,竟然连罗生天的高手也远道赶来了。”

  何平微微一笑,对我道:“这位朋友来自何处呢?你的傀儡妖术使得不错啊。”

  我心中一震,在塔外那么混乱的厮杀中,这老家伙竟能看出我在操控两个傀儡水人,的确有一套。略一沉吟,我道:“我叫林飞,来自罗生天的兵器甲御派。”

  何平一怔,脸上似笑非笑:“果真如此吗?”

  白光光早就抢上前来,喊道:“千真万确,他是老夫的师侄!学了老夫半成不到的功夫,还差得远呢。”

  韦陀讶然道:“这位可是兵器甲御派的白掌门吗?可有多年不见了,没想到您也大驾光临飘香盛会。”

  白光光神气活现地道:“罗生天呆得气闷,出来逛逛。”目光触及柳翠羽,急忙灰溜溜地移开。

  何平沉吟了一会,笑嘻嘻地道:“三位既然夺得彩头,接下来就该抢着作俺女婿啦。俺看各位也累了,不如屈尊到俺们的行馆休息一晚,明天好好比一场。”

  何赛花抿嘴一笑,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打量我们三个。我急忙摆手:“我退出比试!我只要拿到彩头就行了,不想讨老婆!”

  众人哗然,有人叫道:“他那天打败了柳翠羽,我在饭庄亲眼见到的!”

  四下又是一片震惊声,三个掌门人都不能置信地盯着我,何平重重地咳嗽一声:“林小哥莫非嫌俺闺女长得丑?要不觉得颠三倒四派太差,和贵派不般配?”

  这老家伙,说话还挺会挤兑人。我油嘴滑舌道:“是俺太丑,配不上您老家里的一支花,所以俺自惭形秽。”

  “胡说八道!”白光光急急插嘴:“你虽然远不及老夫雄姿英发,但也有几分我年轻时的风采,和何赛花正是珠联璧合。我们兵器甲御派和颠三倒四派更是门当户对,如此良缘,怎能推辞?”停了一下,又对何平道:“其实老夫和何赛花更般配,要不我替他吧。”

  何平一呆:“白掌门说笑了。”

  柳荷东吼道:“林飞,既然你参加了飘香盛会的夺宝招亲,就要善始善终。你现在中途退出,岂不是让何掌门难堪?更会影响赛花的名声。”

  韦陀也道:“林兄弟,要是别人都像你这样,飘香盛会就乱套了。无规矩不成方圆,你还是趁早休息,准备明天的比试吧。”

  我靠,赶鸭子上架,逼良为娼啊!眼看没办法推辞,我心里也有了主意。只要明天比试故意输掉,不就行了?点点头,我终于答应了。目光掠过,柳翠羽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何平哈哈大笑:“各位,明天小女招亲,还请前来捧个场。接下来,大家好好乐一下,尽情享受飘香盛会吧。”双掌一拍,丝竹声大作,黄昏的河面上飘来无数朵金色的大荷花,花瓣缓缓打开,每朵花心里都有一个彩衣少女,盈盈起舞。

  四周立刻热闹起来,沿着河岸,搭起了好多戏台,人、妖在上面又唱又跳。紧接着隆隆的爆竹声响起,一道道烟花冲天而起,五彩缤纷,在高空绚丽地盛开。众人的喧闹声中,我们一行人悄悄离开,被带到了城中心的一座豪宅。

  侍女奉上一种浸泡着白绒毛的怪茶后,韦陀道:“三位能从镇魂塔里夺到彩头,都是法力精深的奇才异士,不知将来有什么打算?”

  听他的语气,似乎想招揽我们,我懒洋洋地道:“没打算,照样混日子。”白光光立刻喝骂:“没出息的小子,想老夫当年••••••。”

  韦陀呵呵笑道:“三位如果有意,我们金刚秘道派、狮吼秘道门和颠三倒四甲御派都欢迎你们加入。林飞小哥,比如你虽然出身兵器甲御派,但也可在我派担任供奉或者护法一职。俸金每月五千两银子,年底还馈赠可增强法力的奇果异草。”

  我恍然大悟,飘香盛会其实是三个门派吸纳人才的手段。难怪他们能在大千城这块肥肉宝地屹立不倒,因为法力强的人都被收揽,自然不会有高手和他们作对了。摇摇头,我道:“我喜欢无拘无束,没兴趣当什么供奉。”想要银子,老子的混沌甲御术还不是手到擒来?

  阿蛊目光闪烁,一声不吭。柳翠羽道:“如果能与赛花小姐缔结良缘,我就心满意足了。”

  三个掌门对视一眼,柳荷东有些失望地道:“这届飘香盛会老何最有福气,颠三倒四甲御派又能添一个高手了。”

  何平嘿嘿一笑:“是俺闺女有福气。”

  又寒暄了一阵,三个掌门起身告辞,侍女把我们分别领进休息的房间。人刚走,花生皮忽然对我长长一揖,满脸感激:“老夫有眼无珠,竟然看不出林公子身怀绝技。要不是何掌门一语道破,我还不知道在长蛇海峡施展傀儡妖术,救了我孙女的大恩人就在眼前。”

  我嘻嘻一笑,到了现在也无法隐瞒了。花生果更是加油添醋,把我击败柳翠羽一事说得天花乱坠,还得意地道:“林大哥教了我吹气风的甲御术,能在天上飞呢。”

  花生皮激动得嘴唇抖索:“吹气风?那可是失传的飞行绝学啊!林公子,你对老汉一家的大恩大德,我实在是无以为报。花生果,快给林公子磕头!”

  我急忙拉住花生果,诚恳地道:“老丈让我搭船,请我喝海狸肉汤的时候,可没要我报答。大家那么熟,您就别客气了。”

  花生皮笑得满脸皱纹舒展,再问我的来历,我只说自己结下了很厉害的仇家,所以刻意隐瞒身份。花生皮凛然道:“公子的仇家想必是绝世的高手了,我花生皮虽然法力一般,但拼得老命也要保护公子。”

  我心头一热,白光光在边上听了半天,总算明白了,眉花眼笑地拉住我,道:“你本事不错嘛,居然打败了柳翠羽。其实呢,老夫打败他也不难,只是不愿和他一般见识。你赶快杀掉柳翠羽,我们欢欢喜喜回罗生天。”

  花生皮刚要说话,我摆手道:“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只是明日一战,我不想娶何赛花那个女人,所以会乍败给柳翠羽。”

  白光光眼睛一瞪:“故意输?一旦柳翠羽入赘颠三倒四派,眉门就有混沌甲御派撑腰,到时我们会死得很惨。”

  花生皮皱眉道:“师兄,林公子不是我们兵器甲御派的人,你怎能强迫他娶何赛花?”

  我微微一笑:“其实我也算是兵器甲御派的门人了。”为了不引起误会,我编了一段离奇的故事,说是在某座深山见到了一具尸骨,尸骨旁堆着不少秘笈,其中就有兵器甲御术,因此有幸学会。

  花生皮和白光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白光光恨恨地道:“那具尸骨一定是偷书贼了!死得好,早死早好!”

  我道:“兵器甲御术的秘笈我会默写出来,完璧归赵。”

  白光光笑得合不拢嘴,连夸我孺子可教。花生皮喉头哽咽:“公子这份恩情,你叫我们怎么过意得去。”

  花生壳仔细瞅了我半天,道:“喂,那天真是你救了我?”

  我眨眨眼:“如假包换。”

  花生壳一撇嘴:“哼,原来你小子扮猪吃老虎,别指望我会感激你。对啦,那个何赛花长得勉强过得去,你怎么不要?”

  花生果插嘴道:“大哥被女人甩过,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

  我啼笑皆非,花生皮道:“天色不早了,林公子累了一天,让他好好休息吧。”白光光还要唠叨,被花生皮强行拉了出去。

  他们走后,我吹熄灯,刚在床上躺了一会,窗纸上突然传来“噗噗”几声轻敲,窗外响起一个女子刻意压低的娇呼声:“姓林的,出来!”

  

  

第三册 第九章(上)死活不要老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