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册第三章(上)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帮我!”大汉突然扭过头,对我嘶声叫道。

  我心中一震,原来老子早被他发现了。犹豫了一下,我不打算出手,这家伙妖里妖气,不像什么好货色。大汉额头冒出冷汗,焦急地叫道:“帮我,给你好处!”

  听到“好处”两个字,我立刻精神一爽,早点说嘛,老子还是有点侠义心的。驾起吹气风,我瞬间追上夜枭,随手一劈,夜枭惨叫着坠落,“扑通”,一颗心脏落在地上,还轻轻地跳动。

  大汉哼了一声,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心脏因为从高空摔下,已经裂开了一道细缝。我暗叫诡异,就算这样,大汉还是没死,黄澄澄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我。

  “兄弟,我拿回了你的心脏,你也该••••••。”我走到大汉身前,摊开手晃了晃。

  “你先帮我把心放进来。”大汉吃力地指了指胸腔。

  我皱起眉头:“这么恶心的事老子可不干,还是让你的那些草人动手吧。”

  大汉道:“哪里来的草人?它们的阴魂早被你惊散了。”

  我这才发现,草人们已经散乱一地,变成了根根杂草。想了想,我拾起心脏,捏在手里,大剌剌地道:“你别耍什么花样啊!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要是有半句假话,老子立刻捏暴你的心。”

  大汉目射凶光,嘴唇蠕动,我眼前倏地一花,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根亮晶晶的丝,猛地缠住我的右手,打了个结。这下子我的手动都动不了,更别提捏碎心脏了。

  “日他奶奶的,想找死?”我怒吼一声,施展兵器甲御术,右手化作锋利的钢刀,想要斩断晶丝。谁料到晶丝十分坚韧,死死缠住手刀,根本割不断。我心中一凛,一拍地上杂草,化作十多个傀儡草人,恶狠狠地扑向大汉。左拳运足胎化长生妖术,配合草人夹击大汉。

  大汉嘴里默念,几十根晶丝凭空钻出,一下子缠住了草人,打了个结,将它们牢牢绑住,同时一根晶丝倏地缠上我的左拳,又打了个结。这下糟了,我的左手也动不了了。

  我心里发虚,从哪里钻出个这么厉害的家伙?以我的法力竟然奈何不了他。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吹出吹气风,驾风就跑。

  “你别走!”大汉又怒又急,他的心脏还在我手里。我在半空嚷道:“现在不走更待何时?你当我白痴啊?”

  大汉道:“除了我,天下没有人可以解开你双手的咒结。你害死了我,你也变成了废人,双手一辈子也动不了。”

  我眼珠一转:“老子家里就有三千弱水剑,别说几根丝线,就连铜墙铁壁也砍得断。”

  大汉冷笑:“这是咒结,并不是实物,就算天兵仙器也休想斩断它。你把我的心还给我,我就替你解开结。”

  我见大汉不像在吹牛,心里信了几分,嘴上还死不松口:“你先替我解结,我就把心还给你,否则免谈。”摆出要离开的架势。

  大汉哼道:“你这小子油头滑脑,让人信不过。罢了,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先解开你的咒结吧。”唇皮动了几下,我双手的结倏地松开,晶丝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楞了一下,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大汉急速喘息了几声,脸容抽搐:“还不把心还给我?

  我嘻嘻一笑:“你答应给我的好处呢?”

  “你想要什么?我答应就是了。”大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神情镇定得很:“臭小子别耍花招,我能替你解开咒结,也能重新结上!”

  我心中一动,忽然有了个主意。当下驾风落地,把那颗心掷回大汉胸腔。“砰——砰”,心脏缓慢地跳动起来。大汉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手在肚皮上轻轻划过,肚子重新缝合,连一丝伤口也看不出来。

  “没想到你居然守信。”大汉有些意外地道,纵身而起,他足足比我高了一个头,看上去有几分气势,眼珠转动间,更是精光闪闪。只是整个人神色萎靡,像只大病猫。

  我正色道:“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家交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你到底是谁?在这里打算做什么?”

  话音刚落,“滋”的一声,我头顶冒出一缕焦臭的青烟,袅袅飘散。我心中一震,瞪着大汉:“你在我身上动了手脚?”

  大汉背负双手,仔细打量了我几眼,点点头:“你还不算笨。没错,刚才我在你身上种下了毁誓咒。要是你没有依言把心还给我,就会因为违誓而全身焦烂。不过你守信了,所以毁誓咒自动破解,化作青烟消除了。”

  我这才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气得牙痒痒的:“你倒是够奸诈,难怪这么爽快替我解开咒结,原来早就暗留了一手。”

  “其实刚才你只要拿了我的心逃远,等我死了后,咒结自然破除。可惜啊,你被我几句话吓得乖乖回来。”大汉嘿嘿一笑:“我吐鲁番纵横魔刹天几千年,怎么会在你这条小阴沟里翻船?”

  我目瞪口呆:“你是魔刹天的妖怪?吐鲁番,真是个难听的怪名字,可见你老爸没什么学问。等等,你说你活了几千年?妈的,吹牛也不脸红,可见你的皮有多厚。”

  吐鲁番怒吼:“我五千九百九十九年前出生,历经两次玄劫,二十九次天劫,几百次小劫,在魔刹天呼风唤雨,名头足可吓得小妖怪们不敢夜啼,何必要骗你这种小角色?”弯下腰,猛地咳嗽了一阵,嘴角有鲜血渗出。

  我吓了一跳,修炼了将近六千年的大妖怪?难怪那么厉害!我察言观色道:“你好像受了重伤嘛。”

  “要不是我受了伤,哪会容你猖狂?”吐鲁番不屑地道:“你的妖术也过得去,居然还会失传多年的吹气风,可惜百样通而无一样精。小子,怎么我从来没有在魔刹天见过你?”

  我下巴一扬,大言不惭:“老子是混红尘天的,人称北境后起之秀的林飞,你当然没福气认识。废话少说,你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开膛破肚洗肠子,莫非在疗伤?”

  吐鲁番目光闪烁不定:“你还挺机灵,昨天我的踪迹刚被你发现,今晚就摸上了我。既然晓得我在这里治伤,你就识相地走开,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你要立个誓,遇见我的事不准对外人泄漏。”

  “没问题,我一定不说。”我随口道,反正老子骗你没商量,回头就告诉海姬去。瞥见吐鲁番脸上诡异的笑容,我心头一动:“你又给我下咒!”

  吐鲁番双眼一翻:“只要你遵守诺言,不泄漏我的行踪,违誓咒自然不会发作。”

  日他奶奶的,早知道不答应他了。我肚里骂娘,又觉得好奇:“我听师父说过,除了甲御术、秘道术之外,有一种被称为密咒的神秘法术,十分歹毒。如果不明解法,中咒的人、妖法力再强也难以化解。”

  吐鲁番傲然道:“你说得没错,在整个北境,通晓密咒之术的不会超过五个人。再见了,小子。”昂藏的身躯迅速缩小,变得蚂蚁一般,往草丛里一钻就不见了。

  “我靠,等等!”我大叫:“你答应给我的好处呢?说话不算话,全家死光光!”

  一眨眼,吐鲁番又冒了出来,身躯迎风而长,神色悻悻地道:“碰见你算我倒霉。拿去吧,这是魔刹天的乌麻,能解毒虫咬噬,值一万两银子只多不少。”随手递给我一株乌黑发亮的多须植物。

  奇怪,这家伙怎么这么老实?我疑心地盯着他,转念一想,试探着问道:“我明白了,你已经答应给我好处,如果不守约的话自己会被密咒反噬,对不对?”

  吐鲁番脸皮抖动,干笑了一声,就要离开。我把乌麻塞回他手里,摇摇头:“我不稀罕这种东西。”

  吐鲁番眯起双眼:“你想耍什么花样?”

  我一字一顿道:“我要的好处是——咒结!”早在答应把心脏还给他时,我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吐鲁番的晶丝打结十分奇妙,要是我也会这种法术,和云大郎决战时只要把他的黑包袱打上咒结,让他解不开,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心花怒放,似乎看见了云大郎被我打得跪地求饶的可怜样。

  “休想!”吐鲁番狡黠地转转眼珠:“我只答应给你好处,可没说是什么好处。乌麻你要就要,不要还给我。”

  日他奶奶的,这个老妖真够狡诈的。不过你再奸似鬼,也要你喝老子的洗脚水。我不动声色地扔下乌麻,扬长而去。

  

  

第四册第三章(上)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