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册 第七章(上)古里古怪

    “你们千万别过来!就站在原地!”我对外面的花生果、大虎喊道,奋起神威,挥拳击向面前的一个虎伥,它重重地摔倒在地,又跳起来,继续向我猛扑。

  我目瞪口呆,这一拳融合了龙虎秘道术和混沌甲御术,就算是一个铁人也会被打得粉碎,而虎伥居然毫发无损。月魂赶紧提醒我:“虎伥都是行尸走肉,你下手再重它们也不会觉得疼。”

  “日他奶奶的,你早说啊,别光放马后炮!”我没好气地道,鼻孔喷出三昧真火。这一招倒是管用,不少虎伥被我烧得吱吱冒烟,其余的虎伥不敢再靠前,围在四周张牙舞爪,虚张声势。

  眼前忽地亮起一片眩目的光芒,照得四周如同白昼,魇虎的目光再次投向我的脸。我急忙偏过头,避开它的目光,但这畜生狡猾得很,我的头扭到哪里,它的目光就移到哪里,始终要和我对视。

  趁这个机会,虎伥们又争先恐后地向我扑来,我顿时手忙脚乱,一面要对付虎伥,一面要不停地摇头晃脑,像拨浪鼓似地躲闪魇虎的目光。几个回合下来,老子的脖子都快酸死了。再这么下去,脖子迟早扭成麻花。

  擒贼先擒王,我决心先集中精力干掉魇虎。喷出一连串三昧真火逼退虎伥后,我左掌化作金光闪闪的脉经刀,右手胎化长生妖术,交替劈向魇虎脑门。

  “砰砰砰”,魇虎的脑袋一连挨了我十几下猛击,居然一点没事。反倒是我的手隐隐作痛,像撞上了硬邦邦的铁块。我想到魇虎并非肉胎,而是孕天地戾气所生,寻常的法术恐怕对它没有用处。”

  既然大势不妙,我便要抽冷子施展羽道术逃跑,月魂看穿了我的心意,道:“只要魇虎不继续睡觉,这些虎伥就会一直盯着你天涯海角地追杀,永无休止。”

  我着急地问:“魇虎要怎样才会睡觉?”

  月魂道:“只要它再次闭上眼睛,就会睡着。”

  我心中一动,魇虎的目光又逼过来,光芒凌厉,快似闪电,我再也无法避开。一横心,我索性闭上了眼睛,施展五识妖术,暂时用耳朵代替眼睛。同时运转璇玑秘道术,体内生出一重重气圈,向外荡去,阻止虎伥们疯狂的进攻。

  五识妖术我还没有练到纯熟,撑不了多久,又得用眼睛看了。实在没办法,我嘴里默念,把准备明天决战云大郎的秘密武器——千千结咒拿出来用了。

  一根根晶丝倏地闪过,缠住了魇虎的眼皮,我急速念出千千结咒,晶丝不断打出一个个咒结,要把魇虎的双眼强行缝合。

  这一招果然管用,咒结先封住了魇虎的眼角,再向眼球当中延伸,飞速打结。魇虎狂躁地晃动脑袋,眼睛死劲圆睁,就是不肯合眼,四周的藤蔓凶猛地扑向我,虎伥们更是不要命地冲过来。

  我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一面咬牙苦斗,一面反复默念咒术口诀,晶丝的咒结越打越快,越打越密。渐渐地,四周耀眼的光芒开始变弱,魇虎的双目一点点合上了。

  “轰”,魇虎的脑袋重重垂下,落在地上,深深陷了进去,双眼终于闭上了。四周重新被一片黑暗笼罩。

  虎伥们一个个摔倒,变回了树木。我睁开眼,疲惫地喘气,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月魂疾声道:“快,趁魇虎现在入睡,快点挖出它的眼睛!”

  我哈哈一笑,趁火打劫可是老子的强项啊!瞅准魇虎双眼的位置,双臂化作利刃,快似闪电,“噗哧”一声,血水喷溅,两颗碗大的眼珠被我活生生地挖出。

  眼珠在手,我冲天而起,向外飞掠。下方地动山摇,飞砂走石。魇虎眼眶四周血水横溢,脑袋猛地抬起,发了疯似地摇动,发出一记记打雷般的巨响。过了好久,脑袋才重新陷入地面。一问月魂,原来魇虎又睡着了。我顿时绝倒,被挖了眼珠还能睡着,老子服了!

  月魂满意地道:“小伙子干得不错,这下就算魇虎再醒来,也无法害人了。”

  我摸娑着魇虎的眼珠,又大又圆,雪白光滑,绵软中带有弹性,不禁乐道:“这玩意值不少银子吧?”

  月魂发出一声讥笑:“你真是鼠目寸光,魇虎的目光既然能够破风碎云,眼珠便是举世难求的定风珠。”

  我把魇虎眼珠贴身藏好,花生果怯生生地走过来,小声道:“林大哥,我错了,我不该乱跑。你没受伤吧?”

  我一揪他的冲天小辫:“谁让你是我老大呢?我们做小弟的,只有跟着老大屁股后面跑的份。”

  花生果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我一看已经接近子夜,不能再浪费时间,便带着他俩再次来到瀑布前。水声轰鸣,那张嘴依然从瀑流里伸出,张得很大,似乎一动也没动过。

  花生果愁眉苦脸地看着我:“不会吧?难道我们真的要穿过瀑布,送到别人嘴里?听说许多妖怪喜欢吃人肉,特别是小孩子的肉。”

  我老鹰抓小鸡般拎起他:“要救你爷爷、姐姐,就别怕这怕那。从‘遇林莫入’这句话,便可看出对方并没有骗我们。依我看,这张嘴应该通向瀑布的另一头。废话少说,是驴子是马,遛一遛就知道!”顺手一拽大虎,向瀑布冲去。

  耳畔风瀑呼啸,滚滚直泻的水流打在身上,一片刺骨的寒凉。紧接着眼前一黑,我们已经进入了巨嘴。如我所料,这张嘴只是一条穿越瀑布的通道,里面虽然一片漆黑,但没什么凶险,只有一些黑色的触须在四壁蠕动,也没有攻击我们。花生果“哇哇”乱叫了几下,就知趣地住嘴了。我们小心翼翼地向前直走,大虎忽然捂住鼻子,低声道:“好臭!”

  一阵阵臭气扑鼻而来,实在是奇臭无比,熏得我几乎要晕倒。花生果哭丧着脸:“这到底是嘴还是肛门啊,怎么这么臭?”说完赶紧憋气,撩起肚兜蒙住脸。

  我皱眉疾走,两脚忽然踩上一堆厚厚的稀软物,我运足镜瞳秘道术一看,老天啊,附近全是大沱大沱的粪便,厚实地铺满了一层,还蠕动着肥白的蛆虫,散发阵阵腐臭。我们三个叫苦不迭,捂住口鼻狂奔。真是此臭只有北境有,洛阳哪得几回闻?

  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丝光亮,顺着亮光跑过去,冰冷的山风迎面吹来,呈现出一条狭窄的山路,陡峭向上,直接通往童子崖的崖顶。风吹得我们呼吸舒服多了,花生果和大虎大口大口地喘气。回头再看,身后的通道缓缓封闭了。

  头上猛地掠过一阵狂风,翅膀扑扇的声音不绝于耳,几百只黑色的蝙蝠从上空飞掠过,一件东西从蝙蝠群里掉落下来,我接住一看,又是一块木牌,上面沾满臭烘烘的蝙蝠屎,还写着:“向上直走,亭里相候。”

  救人要紧,我们顾不上擦掉满脚的屎粪,顺着山路朝上飞奔。崖顶光秃秃的,寸草不生,三面环渊。一个小亭子孤零零地座落在崖边。亭顶残破,缺角的亭匾上依稀写着“蜘蛛亭”三字。四根柱子早已油漆脱落,辨不清颜色。山风吹过,一根断折的栏杆“吱呀呀”地晃悠。

  一个矮小的老头正坐在亭子里,穿着肥大的红衣红裤,面朝亭子里的一张石桌,背对我们,摇头晃脑地哼着小调。我心中警觉,知道对方终于现身,连忙双手按住花生果、大虎,不让他们靠近,自己全神戒备地走过去。

  “我就是林飞,现在应约前来。说吧,你们要什么条件才肯放人?”我开门见山道。

  老头倏地一转身,贼眉鼠眼地瞅了我几下,翻着眼皮道:“我早饭咽了点干草,中午吃了几块木炭,晚饭还没吃呢。”

  我楞了一下:“你就算吃屎也和老子无关。我问你,花老丈、白光光等人是你们掳走的吗?”

  老头偏过头,认真地想了一会,忽然拍手嚷道:“这个我知道,我的名字叫古里!记住哦,不是锅里,也不是碗里,而是古里!”

  这叫古里的老头答非所问,难道故意装疯卖傻?我试探着道:“你是个白痴?”

  “你是个粪坑!”古里干净利落地答道。

  日他奶奶的,果然是消遣老子来着!但花生皮在他们手里,我必须忍耐。眼珠一转,我对花生果、大虎使了个眼色,大模大样地在老头对面坐下,一言不发。既然对方的目标是我,只要我沉住气,先熬不住的一定是他们。

  

  

第四册 第七章(上)古里古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