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册 第十章 一刹那的绚烂

    等我赶到的时候,飘香河畔已经围得人山妖海,水泄不通。

  远远望去,上空剑气纵横,奇光闪耀。两道人影忽而交错,忽然猛然撞击,响声犹如雷电轰鸣。我一眼认出,其中一个正是云大郎。

  想起赤练火的警告,我没有施展吹气风招摇过市,而是老老实实钻进人群,施展软骨妖术,从空隙处左转右拐,滑溜溜地向前挤。所有的人都翘首观战,谁也没注意到我。一口气挤到前排,我多了个心眼,低头撕下一角衣摆,蒙住头脸,再大胆露面察看。

  河岸边,狮吼秘道门、颠三倒四甲御派、金刚秘道派的弟子们围出了一大片空地。居中放着七把高大的宽背交椅,其中四张椅子空着,另三张依次坐着何平、一个酒糟鼻老头和一个虬髯男子。何平神色委顿,手抚胸口,其余二人神色凝重,仰头看着半空中的激烈交战。

  一个灰袍大汉脚踏一朵白云,手执寒光闪闪的长剑,矫健飞跃,正和云大郎大打出手。水六郎等一群妖怪远远地站在河对岸,里面有蜃三郎、土八郎,只是没有赤练火。把四周的人看了个遍,我也没发现海姬,不禁暗暗担心。

  “小无赖!”一个娇柔的声音从身后贴近,柔热的气息轻轻喷进我的耳朵孔,痒痒的。我心中大喜,猛然转身。海姬戴着厚软的垂幕斗笠,悄然走到身边,重重拧了一下我的手,悄声娇嗔:“没良心的坏蛋,你去哪儿了?害得我找了一夜,急都急死了。”

  看到海姬安然无恙,我心中一块巨石落地,这才长话短说地讲了事情经过,末了嬉皮笑脸地道:“你本事不小,这里人妖千万,我又蒙着脸,你竟然都能找到我。看来在你心里,我化成灰你都认得。”

  海姬轻笑一声:“傻瓜,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嗯,你要是再不瞧瞧人家,她可要生气跑了。”

  我一愣,这才发现,海姬身后还有一个同样戴着垂幕斗笠的女子。她静静地站着,白衣如雪,纤尘不染,漆黑的长发飘散着淡淡的莲花清香。

  老天啊,是甘柠真!我激动得浑身发热,刚要失声叫出口,海姬伸手轻轻掩住我的嘴,微微摇头。我这才醒悟,她们既然戴着垂幕斗笠,分明是不想被人认出。

  我欣喜万分地抓抓脑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对甘柠真说什么。脑子里翻来覆去的,便是甘柠真头也不回,毅然冲向玄冰阵的一幕。那一刻,三千弱水剑绚烂的光芒像烟花洒落,她的背影在烟花里,决绝而孤傲,仿佛还在对我低声说:“林飞,希望你能好好活着。你说过,活着就有希望。”

  “难怪你能一下子发现我,莲心眼就是厉害。”憋了半天,我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甘柠真什么也没说,默默地看着我,半晌才“嗯”了一声。发了一会呆,我又道:“还差鸠丹媚一个,我们就能大团圆了。”甘柠真又“嗯”了一声。

  我想了想,从怀里拿出自在天地图递给她。甘柠真接过地图,手微微抖了一下,还是什么话也没说。

  海姬噗哧笑道:“你们两个发什么楞啊?小无赖,你不是很会花言巧语嘛?怎么现在变成了闷嘴葫芦?”

  我讪讪一笑,明明有好多话要对甘柠真说,但站在她面前,偏偏开不了口,也真是怪事。海姬又说,昨晚隐无邪告诉她,罗生天十大名门中,多数门派决定不插手魔刹天和大千城三大门派之间的争斗,其中包括了脉经海殿,所以希望她也不要牵扯进去。甘柠真也是听闻我要和云大郎决斗,才赶到大千城,两人今早方才联络上。

  我冷笑道:“罗生天的十大名门中,影流和风雷池已经和魔刹天勾结上了,其余的恐怕也脱不了干系。嘿嘿,罗生天与魔刹天之间,想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海姬不安地道:“希望这只是你的猜测,否则北境一定会出大事的。”

  甘柠真忽然对我道:“你今天千万不能出手。”

  海姬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个意思。如果,如果一切真如你所料,那么魔刹天的敌人,也会变成罗生天的敌人。”

  我无精打采地点点头,心里十分郁闷。千方百计地赶来,结果还得作个缩头乌龟。望着远处的何平,我只好说声对不住了。

  惊呼四起,一声惨叫从半空传来,我抬头再看,一具白骨“扑通”坠落飘香河,云大郎从容飘落,低着头,慢慢系上黑包袱上的黑丝带。

  何平面如死灰,酒糟鼻老头和虬髯大汉对视一眼,神色沉重。海姬低声道:“这是双方的第三场比试了。第一场,魔刹天的金四郎击毙了狮吼秘道门掌门柳荷东;第二场,蜃三郎击败了何平;刚才那个灰袍大汉是来自吉祥天的高手,据传是韦陀的生父,此人通晓传说中的筋斗云绝学,没想到依然惨死在云大郎手里。唉,魔主还没有现身,何平他们已经一败涂地。”

  我苦笑:“原来魔主还没有来。真是可怕,韦陀死了,柳荷东也死了,何平又受伤,大千城就要变成魔刹天的天下了。”

  甘柠真淡淡地道:“要不了多久,整个红尘天都会是他们的。”

  这时候,酒糟鼻老头缓缓站起,翻起厚眼皮,双目精光四射:“魔刹天的妖怪果然了得,不过我胡老糟想亲自拜会一下你们的魔主。”

  我恍然道:“原来他就是混沌甲御派的掌门胡老糟。嘿嘿,看来罗生天十大名门中的另九个把他们给卖了,否则怎会坐视不理?”

  “各门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得很。虽说共属罗生天,但也明争暗斗。”海姬轻叹一声:“他身边的虬髯大汉便是清虚天十大名门音煞派的大长老柳宗元。”

  胡老糟的笑声响彻云霄:“你们魔主呢?怎么还不出来?难道堂堂魔刹天的魔主不敢现身,只会派些虾兵蟹将来搅和吗?又或是看不上我们混沌甲御派,吝啬出手指教?”

  水六郎一伙纷纷怒斥,突然,一个清雅冷漠的声音从飘香河底传出:“请胡掌门见谅,本人一时沉醉于河底镇魂塔内的奇象,倒忘记今日之约了。”

  水波荡漾,清澈的河水忽然汩汩翻涌,两道水流缓缓升起,绕着河面,缓缓流转成一张座椅的形状。一个青衣人斜靠在晶莹明澈的水椅上,风姿清贵,目光深邃,全身滴水不沾,随着水椅冉冉升空。

  刹那间,我浑身僵硬,冷汗贴着额头滚落到鼻尖上。是他!竟然是那个杀死吐鲁番的家伙!原来他就是魔主!

  云大郎、水六郎等妖怪齐齐跪倒,口呼魔主。海姬和我面面相觑,我心如死灰,早就该料到他是魔主。除了魔主,还有谁能把修炼了六千年的吐鲁番逼得走投无路?

  停在半空,魔主洒然道:“既然胡掌门等得不耐烦了,想必柳长老也是一样。你们一起上吧,我还有要事,不能多陪二位。”

  满场哗然,谁也没想到魔主的口气这么狂妄,竟然要以一敌二,对手还是罗生天、清虚天十大名门的掌门、大长老。要是换了别人,早被耻笑。只有我和海姬清楚,他完全有实力说这样的话。

  “果然是能令整个魔刹天都臣服的魔头,够气魄!够胆色!”胡老糟怒极反笑,上前一步,仰头直视魔主,酒糟鼻红得透亮。柳宗元一言不发,仔细打量魔主,看似平静,手上的青筋却一根根暴起。

  “天地之初曰混沌,而后分阴阳,万物始有序。反朴归真,重返无序天地,曰混沌甲御术。”魔主淡淡地道,座下的水椅无声融化。他从半空中,一步一步走下来,步履悠闲,犹如踩在了有形的阶梯上。

  胡老糟面色陡变:“你怎么会知道混沌甲御术的秘诀?”

  “我以为你早就清楚了,原来还没有。”魔主从容站在河面上,一拳击出,水波向上涌起,再次流转出一张波光涟涟的水椅。

  “明白了么?”

  “阁下不用一再炫耀你的妖术!”

  “妖术?这是贵派的混沌甲御术。”魔主轻轻摇头:“须知天地万物,都遵循混沌原理,包括这飘香河中的悠悠流水。水无定形,但盛在容器里,便有了形,这就是无序和有序的转换,你懂了么?”神色恬定,简直就像老师在教学生。

  我心中狂震,没错!把水变成座椅的法术,的确遵循的是混沌甲御术的奥义!但魔主这一手,表面上看不出任何混沌甲御术的影子。

  他已经修炼出了全新的境界!就像是脱蛹的美丽蝴蝶,和从前的毛毛虫完全不同了。

  胡老糟浑身冷汗涔涔,僵立许久,猛地喝道:“嘴上说得再漂亮也没用,动手吧!”纵身向魔主扑去,双拳挥动,拳风发出猛烈刚劲的呼啸声。

  “混沌甲御术的精髓不是破除物理的秩序,而是转换。所以出手时,务必要柔和。”魔主淡淡一笑,迎着胡老糟,一拳击去,云淡风轻。他的右手也不闲着,一掌拍向边上的柳宗元,看似速度十分缓慢,但眨眼间就逼到柳宗元身前。

  柳宗元大吼一声,声音竟然化作了一道有形的青色气箭,箭身足足有水桶般粗大

  ,箭头锋锐,带起眩目的青光,声势惊人地射向魔主。

  所有的人妖都凝声屏息地观看。魔主的拳头和胡老糟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出乎意料地没有一丝声响。胡老糟跟跄后退,魔主傲立不动,右手手指轻轻一弹,把柳宗元的气箭弹开,左拳再次击向胡老糟,右掌继续拍向柳宗元。

  柳宗元不停地大吼,仿佛一个个晴天霹雳,震得天地颤动,风云变色。吼声化作一道道青气,青气急速缭绕成一只狰狞巨兽,在空中张开大口,向魔主咬去。另一边,胡老糟已经和魔主交击了十六拳,也连退了十六步!

  再接一拳,胡老糟忽然不动了。魔主漠然一哂,身后出现了一面妖异的菱形明镜,镜子里探出一只手,一把就抓住了空中的巨兽,拖进镜子。巨兽凶猛挣扎,但还是被一点一点拽入了镜子,消失不见。

  “柳长老难道没有听说过,无声胜有声吗?”魔主的声音虽轻,却完全压过了柳宗元的吼声。他右掌穿过纵横密实的青气,轻轻印在柳宗元头顶上,后者烂泥般瘫软在地。与此同时,胡老糟依然僵立不动,鲜血从双眼、双耳和鼻孔里流下,早已停止了呼吸。

  “师父!”何平惨叫一声,扑上去抱住了胡老糟。全场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在情不自禁地发抖。十八拳击毙胡老糟,一掌打死柳宗元,这样的力量,这样的人物,整个北境还有谁可以抗衡?即使是水六郎他们,眼中也露出深深的畏惧之色。

  我这才明白了赤练火的用心,她说得没错,在魔主面前,我根本没有一点机会。

  “本人楚度,如果没有人再来赐教的话,我先告辞了。”魔主目光平静,对云大郎道:“接下来的后事,就交给你了。”轻飘飘地飞起,像一朵流云翩然消失在天际。

  颠三倒四派、狮吼秘道门、金刚门的弟子们个个呆若木鸡,忽地发一声喊,四散逃离,转眼走得干干净净。空旷的场地上,只剩下何平一个人抱着胡老糟的尸体,失魂落魄地站着。周围的人群开始鼓噪议论起来,有人叹道:“树倒猢狲散,这三大派从此在北境除名啦。”

  “小无赖,你怎么啦?”海姬推了我一下,我怔怔地看着她,惨笑道:“刚才魔主说他叫什么?”

  海姬奇怪地看着我,答道:“他说叫楚度。”

  我浑身冰冷,血液仿佛也冻僵了。楚度,他真的就是楚度。冻僵的血液刹那间又激烈地沸腾,我嘴唇不停地颤栗,他就是楚度,就是害了师父一生的妖怪!

  “幸好今天你没有现身。”海姬拉住我的手,心有余悸。甘柠真漠然道:“我们该离开了。”

  我一动不动,呆呆地望着远处的云大郎,他依然低垂着头,捧着黑包袱,沉声道:“林飞来了没有?请现身相见,了却一个月前的战约。”

  四周没有人回答,围观的人妖议论纷纷,水六郎目光狂妄地扫过人群:“大哥,他哪敢来啊?红尘天都是些没胆子的孬种!”

  云大郎默然一会,道:“林飞,我愿与你公平一战,保证不会有他人干涉。”

  水六郎满脸冷笑:“这小子是个油滑的软蛋,一定早就脚底抹油,作了缩头乌龟。现在也许躲在哪个角落,吓得浑身发抖呢。”傲视人群,厉声道:“从今天开始,魔刹天全面接管大千城。也从今天开始,我们便是红尘天的主人!你们,在我们的脚下!”

  我蓦地一震,甘柠真凝视着我,道:“别理他,我们走。”海姬拉着我的手,开始向后退。

  云大郎长叹一声,喃喃地道:“我还以为他是个人物。”停了一会,自言自语道:“红尘天,你真叫我失望。”

  “林飞!出来打啊!”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声,就像是一点火星溅在了油锅里,燃起熊熊大火。四周的人妖们开始大声叫我的名字。“林飞!林飞!”声音汇聚成声势浩荡的洪流,在空中回荡。

  海姬柔声道:“快走吧,我们去找鸠丹媚。她要是瞧见了你,还不知有多欢喜呢。今天大千城那么热闹,她一定会赶来的。”

  我默然无语,反正我从小就习惯了欺软怕硬。为了不相干的何平强出头,得罪魔刹天和罗生天,更是傻子的做法。我点点头,又低下头,心里忽然感到一阵酸楚的悲哀。

  我以为自己和过去有点不同了,原来还是一样。穿着华丽的衣裳,学会了精妙法术的我,原来还是和过去一样,不得不低头。

  默默无言地跟着海姬、甘柠真,我低着头,一步步向外走去。一步一步,离开了人群。就像是洛阳的一个乞儿,在抢了半碗薄粥后,慌不迭地跑下狮子桥。

  “林飞,林飞!”呼叫我的声音还没有停止,我们离人群越来越远,但震耳欲聋的声音却始终震荡在耳边。夕阳西下,大地渡上了一层绚丽的金色。我停下脚步,望着天边的彩霞发呆。我记得师父说过,命是自己选择的。

  “怎么啦?”海姬担忧地看着我。

  “这一生,我都只能低着头吗?”默立了很久,我缓缓地道:“是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但活着,不仅仅是为了希望!”深深地望着火红的霞云,我转过身,扯掉蒙脸布,一步步往回走。

  海姬骇然拉住我:“小无赖,你别做傻事!”

  “有些事,是没有办法逃避的。”我轻轻地,毅然地挣开她,迎着天际的晚霞,向飘香河畔走去。蒙脸布从身边飘落,被踩在了脚底。暮风轻轻撩起我的衣摆,秋意凉人,我忽然发现,我已经二十岁了。

  我不再是少年了。

  我也不应该再是一个乞丐了。

  可以昂首的时候,我将绝不低头!

  “好小子!”月魂突然激动地道:“不愧是魅舞的传人!打就打,怕什么?”

  慢慢昂起头,我大步流星。不是为了替师父报仇,也不是为了任何人。只为我自己,我也要和云大郎决这未了的一战!

  彩霞满天,绚丽得如同山谷里的瘴气。我仿佛看见一只只裳蚜披着彩衣,在霞光中飞舞。

  日出而生,日暮而亡!

  是的,只为了那一刹那的灿烂!

  人群的呼喊声渐渐低沉了,但另一个声音却铿锵嘹亮地响起:“云大郎,老子在这里!”

  我大声喊道。

  (第四册完)

  

  

第四册 第十章 一刹那的绚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