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册 第二章(下)比女人还美的男人

    蜃三郎等几个妖怪突然扑上,各展妖术,合力挡住刀光,好让水六郎没有后顾之忧,放心进攻。

  刀光的速度极慢,和老牛拉破车差不多,也没有锐利的风声,比枝头的花瓣更柔和。但这么缓慢、这么轻柔的一刀,偏偏掠过了巨大的水龙,掠过了其他妖怪的阻拦,仿佛他们触摸到的只是一片清莹的幻影。

  水六郎眼睁睁地看着刀影落在身上,却无法闪避。然后公子樱抽刀,送回了琵琶腹中。

  这时,激射的水箭射到公子樱身前,突然一折为二,化作纷纷扬扬的水珠。水龙从公子樱上空轰然坠落,齐腰而断。

  水六郎失魂落魄地站着,身子僵硬,好像陷入了一个魇梦。

  “从六岁起,我就开始照顾柠真,从来没有人可以伤她。”公子樱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带着你的伤,去见你们的魔主,这就是我给你的交待。”

  一声惨叫,几百道细小的血水从水六郎全身喷溅,他嘴角抽搐,脸上一副完全不能置信的表情。妖怪们齐齐色变,我汗毛倒竖,这一刀,破水箭,斩水龙,绕开妖怪们的封挡,再伤水六郎,我竟然完全看不出它的轨迹!

  这一刀,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我们走。”云大郎冷然道,果断拂袖而去。蜃三郎扶住了水六郎,妖怪们一溜烟全逃了。

  雷猛哈哈大笑:“这伙妖孽,不见棺材不掉泪!”

  “尔其动也,风雨如晦。尔其静也,体象皎镜。”甘柠真脸上露出钦佩之意:“十年闭关潜修,掌门师叔的刀法尽得碧落赋秘道术的神韵了。”

  海姬也赞道:“秘道术练到这个地步,称得上是至妙至极,至神至虚了。即便是昔日的晏采子,也不过如此。”

  “老夫是看着掌门长大的。”雷猛一张老脸上满是骄傲之色:“掌门从小就是神童,别人练了十几年的秘道术,他只要一年半载出神入化了。这份天资,我老雷拍马也赶不上。”

  拍马?我撇撇嘴,我看你拍马屁的功夫谁也赶不上。瞧瞧甘柠真,再瞅瞅海姬,两个美女悠然神往,显然还在回味公子樱刚才的一刀。

  我顿时心里酸溜溜的,拜托,老子刚刚击败了云大郎啊!谁料到公子樱一来,风头全被他抢了。眼珠一转,我突然热烈鼓掌:“好刀啊,这个什么一根画眉刀,真是一柄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的宝刀啊!难怪妖怪们都被吓跑了。”暗想老子如果从小就在碧落赋修炼,也不会比公子樱差多少。

  雷猛瞪了我一眼:“是刀法好,不是刀好。是一点黛眉刀,不是一根画眉刀!”

  我笑嘻嘻地道:“不管画眉,黛眉,反正名字都像女人,没什么大丈夫气概!这柄刀,我看最适合女人用。”说实话,在洛阳我一见到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就嫉妒得要死,每次他们招摇过市,我和李洁净、大熊等一干兄弟都会眼巴巴地盯着他们,直到背影消失,再恨恨地吐几口唾沫,然后哈哈大笑。眼前的公子樱,无论长相、地位、法术,都甩我好远。连一直待我冷冰冰的甘柠真,也对他微笑。老子当然觉得不是滋味,要出言讥讽他几句。

  “你懂个鸟!”雷猛吼道,海姬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暗示我不要乱说话。公子樱温言道:“这位小兄弟就是近来红尘天名头最劲的林飞吧?刚才力战云大郎,法术变化巧妙,确实名不虚传。”

  我耸耸肩:“一个骂我懂个鸟,一个夸我法术巧妙,红脸白脸唱得我都糊涂了。”

  雷猛气得脸涨成猪肝色,甘柠真看了我一眼,道:“雷叔,他是我的朋友,请你见谅。”又对公子樱道:“原来掌门师叔早就来了。”

  公子樱道:“何止是我,清虚天十大名门的璇玑宗、补天门、步斗派、破坏岛,罗生天十大名门的影流、风雷池、乾坤教••••••,掌门人来得可不少,只是大家都没有现身,躲在一旁悄悄观战罢了。”忽地抬起头,望向夜空,一道荧荧微光正从上方掠过,消失在一抹乌云背后。

  雷猛盯着消失的光点,浓眉轩动:“好像是罗生天第一名门——大光明境的浮光身法。”

  我暗自咂舌,没想到今日一战,清虚天、罗生天的大人物都赶来了。

  海姬欣然道:“大家恐怕都是冲着魔主来的。”

  公子樱点点头:“海武神说得没错。千万年来,魔刹天一向是群妖乱舞的混乱局势,魔主能够统一魔刹天,降服所有的妖怪,妖力可想而知。现在他公然进犯红尘天,摆明了野心不小,清虚天、罗生天的门派当然坐不住了。”

  我冷笑:“你恐怕还不知道,罗生天和魔主早就有一腿了。”

  公子樱默然不语,雷猛气呼呼地道:“你当我们掌门不晓得?否则谁愿意大老远赶到大千城?就你小子和云大郎的打斗,比狗屎还臭,值得我们来捧场吗?”

  我鼻子一哼:“狗屎总比缩头乌龟强。有的人自命高手,却只敢在一旁鬼鬼祟祟地偷看。”

  雷猛怒道:“你这厮骂谁乌龟?”

  我瞪圆了眼睛,左看右瞧:“乌龟呢?”随后目光落在雷猛脸上,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原来不是乌龟,是只老甲鱼。”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雷猛狂吼一声,一拳咂向我。我不闪不挡,镇定自如。“砰”,甘柠真横过剑鞘,替我封住了雷猛的拳头。

  “雷叔,请看在我的份上,不要和他计较。”甘柠真道,又对公子樱道:“魔主击毙胡老糟和柳宗元的一幕,掌门师叔应该都看到了吧?”

  公子樱点点头:“魔主妖力深不可测,放眼北境,大概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甘柠真迟疑了一下:“难道连掌门师叔也?”

  公子樱摇摇头:“最多三成,我最多只有三成的胜算。”

  我促狭地道:“掌门不用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嘛。我看你的刀法吊得很,杀死魔主就像踩死蚂蚁。”

  公子樱微微一笑:“你说得也是,高手相争,有一成的胜算也就足够了。只是目前,我们和魔主没有必要正面冲突。”

  哇靠,给你点颜色就开染料铺?我眼珠一转,又道:“就怕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啊。”

  雷猛气得双目喷火,要不是碍着甘柠真,他恐怕早痛扁我了。公子樱却击掌道:“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好诗,真是好诗啊,想不到林兄出口成章,文武全才。”

  我顿时汗颜,我这么冷嘲热讽公子樱,他都不恼火,气度可比我强太多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就算我再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吧,都比不上公子樱吧。我偏过头,望着深沉的河水,怔怔地不说话了,心中蓦地感到一丝酸楚。

  雷猛道:“掌门,如今混沌甲御派有难,罗生天九大名门没一个出手相助的,傻子都明白里面有勾当了。我猜罗生天那帮家伙,不会是想利用魔刹天对付我们清虚天吧?”

  “叮叮”,公子樱轻弹一声琵琶,打断了雷猛的话:“脉经海殿的海武神在此,你不觉得这话太无礼了么?”

  雷猛尴尬地挠挠后脑勺,海姬很干脆地道:“没关系,脉经海殿的事一向由我姐姐作主,我也懒得管罗生天、清虚天的种种明争暗斗。雷护法说得没错,罗生天肯牺牲混沌甲御派,把大千城拱手让给魔刹天,一定有图谋。”

  甘柠真道:“所以今日飘香河一战,连罗生天第一名门大光明境都来人了,目的无非是想看看魔主的实力,值不值他们所付的代价。不用多久,北境必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不得宁日了。”

  公子樱洒然一笑,五指挥弦,琵琶声犹如山陵上流过的寒泉,清远明澈。甘柠真沉思了一会,欣然道:“水过无痕,心自高远。柠真受教了。”

  他们唠唠叨叨个没完,我实在不耐烦了,罗生天、清虚天的争斗关我鸟事啊?听得没趣,我打着哈欠道:“都半夜了,还睡不睡觉了?”

  甘柠真沉吟道:“大千城现在一定乱得很,不如我们就在这里露宿一晚,我和师叔多年不见,也有很多话要说。”

  我翻翻白眼:“你们师门情深慢慢聊,我一边凉快去。”转身走开,在附近找了个避风的土坡,和衣躺下。

  海姬跟上来,看了我几眼,忽然噗哧一笑:“怎么啦,小无赖?我看你好像不太高兴,说话好大的酸味,是不是打翻了醋坛子?”

  我老脸一红:“你们都去陪公子樱好了。我是小无赖,你们全是大人物。”

  海姬凝视着我,半晌,柔声道:“虽然是小无赖,但在我眼里,比什么公子樱强上百倍。你法术强也好,差也好,地位高也罢,低也罢,我都不在乎。”

  我乐了,嬉皮笑脸地去搂海姬:“还是你对我最好。每天亲一次,今天的来喽。”

  海姬笑着拍开我的魔爪:“别胡闹,甘柠真他们就在附近。”又戏谑地道:“其实甘柠真对你也好,只是你看不出来。”

  我忽地一阵心虚,翻个身,头枕胳膊,闭上了眼睛。水涛声一阵阵传来,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第五册 第二章(下)比女人还美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