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岁末的胡思乱想

    忽然想写点什么的时候,发现起点的作者博客已经渺无雪泥鸿爪。呜,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原本以为不经意的东西。很多次了吧,人生总是如此,我也总是如此不长教训。难怪从前学生守则的老师评语千篇一律:自由散漫而冒失,外加自以为是。

  好像今夜我有点骚包,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少年轻愁,一点点微熏薄醉的怅然。但我很开心,因为仿佛回到少年时,随意涂鸦,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光阴里,对着透明的玻璃窗,贴紧脸,不知所以地望一夜的雨。

  上海有许多高大的梧桐树,美得幽郁优雅。小时候,我的窗子对面是一所小学,可以看到白裙子,红领巾的女孩,从梧桐树下如莺雀蹦跳而过。

  多少的光阴就这样蹦跳而过。

  有多久了,我没有写下真正属于自己的自由文字呢?当写作成为职业,它一半是我的,另一半承载了读者的期望,承载了出版变现的无奈。有时候不免在心中苦笑,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变得功利了?我有多久,没有边听肖邦的夜曲,边看一夜的雨了?风liu总被雨打风吹去,真是没错的。

  前些天下雨,我闷头关窗赶稿来着,第二天早上发现晒在阳台的衣服水灵灵的,像一把把鲜嫩的蔬菜。雪夜闭门读禁书般的惬意,大概老了才能兑现。

  现在的窗口,只能望见灰暗的水泥高楼,再也没有梧桐草地的校园,没有白裙子红领巾的女孩。或许这样更好,否则会为人生惆怅不已吧。

  这一年,知北游写得蛮辛苦,历经了一段长达三个月的写作倦怠期。当爱好变成了习惯,真的会厌倦,因为激情不能无休无止。还有大约三分之吧,明年可以完成这部长篇了。仙侠写得我也生厌,下部书会换个题材,然后再拾起神舟山海志。

  有时觉得写知北游,颇有点吃力不讨好。写点大众喜欢更新快的,岂不是皆大欢喜,扬名立万顺带还多挣银子。休闲轻松简单,这是时代的潮流所向,个人的意志在它面前是如此的无力。可最终还是没法委屈自己,所以有了知北游的那个错过比等待更痛苦的外篇。“放弃是多么容易,一生又有多少次放弃?”这两句话,我想看过外篇的读者没有一个知道,这是我当时真实的痛苦挣扎。

  然而,自以为是的个人意志,还是让我依然故我。曾在百度看到一个帖子,说洛水更新太慢漫待读者,而有些作者日更一万数次等等。我只想说,没有感觉时,我宁可不写。如果每一个作者都以更新多的方式来迎合大众,那么多年以后,起点就充斥了日更一万的小说,再也不会有一点坚持的东西,再也不会有人为了某句用词,反复推敲一个小时了。

  到了那时,玄幻文学就真正变成流水线了。

  王国维说过,作学问要衣带渐宽终不悔。我远远到不了那个地步,但不为别的,因为这样会觉得快乐,觉得一点点坚持的满足。而真正喜欢洛水的读者,不需要太多,也不可能太多,够养活我就行了。

  今年太颓废了,没写多少东西。明年计划满满,打算写完知北游,再写一部未来宇宙背景的玄幻,换换口味。顺便认真写几个短篇,不然今古杂志的作者笔会旅游又没我的份了。

  下周圣诞节,商场打折,又要出血了。

  一时多愁善感,不知所云,写下这篇胡思乱想。

  merrychristmas,haveagoodnight:)

  

  

岁末的胡思乱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