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局中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北宋汴梁城内,有人设下局中局,窃走了国宝碾玉观音,奇人楚云飞出马,调查刚刚开始,就接二连三发生血案,为了追踪宝物的下落,楚云飞以身犯险,没想到却险象环生,碾玉观音里的巨大秘密,让各路人马纷纷出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逍遥者方自在.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书友141030205943163.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子陵冰.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天选之秀在线阅读
【请务必忘掉忽略这本书,这书简直就是黑历史,这后面的故事都是用来瞎写着练手的,别看!千万别看!】
史简言汪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父丈在线阅读
风无声的吹动着金色的麦浪。蔚蓝的天空下,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无神的眺望着远方。好像是在思考什么?连她怀里婴儿的哭声都没有听见,一旁的女儿也轻轻的唤着“妈妈”。 她没有管孩子,自顾自看着麦田,她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老天喜欢加盐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女巫小六的魔法之旅在线阅读
学习魔法,收集魔仆,探索世界,这将会是一场绚烂多彩的旅途。 目的是记住那些单词。 纪念一位朋友,一段友谊。
卉不卉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临界爵迹4在线阅读
同人改写《临界爵迹4》,纯属个人创作,娱乐娱乐。
三生竺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大唐迷案在线阅读
人间乌飞兔走,江湖古往今来,不知何时,一股神秘势力悄然而生,他们所学乃是《易经》衍化而来的五术:山、医、命、相、卜。他们掌风水之力杀人与无形,占卜天机,推断祸福,晓阴阳五行阵法之力,通医道毒道之术,手段神秘莫测,自称玄门。南北朝时期,因玄门掌门信物天星盘丢失,玄门分裂为三门,既是阴阳门、易门、玄机门。 大唐神龙年间,失踪多年的天星盘现世,易门门主韩宣之妻沈薇帅易门弟子于长安找到天星盘,易门有机会一统玄门,可在护送天星盘回易门的途中,沈薇及其一路护送天星盘的弟子无故神秘消失,至此,江湖变得云波诡谲,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天弧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屠镇悲志在线阅读
(写着玩)邪恶的术士控制着成百上千由人制成的魔偶,在各个镇释放瘟疫,以获取更多的魔偶,百姓生灵涂炭,即使死了也难逃被人利用的命运。此事激出了一江湖剑客的仁义之心,他誓杀术士。
诡道墨者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移民散修在线阅读
散修的一生,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就像孤星入命,半世飘蓬无依靠。有与无,即是有。
口头牛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羊,祥也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俺来组成头部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方块的世界不靠谱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世界和江文,竟然都变成了方的
悦咸鱼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谜案局中局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局中局

    这一年春天,汴梁城里发生了两起惊天动地的大案子。两起案子还发生在与皇宫仅一墙之隔的御街。

  御街是条繁荣的街市,就在宣德楼外。这里不仅是宫女、内监常来的地方,就连朝中大臣也是这里的常客。据说当今皇帝时不时还会扮作平民来这里游玩。御街两边有不少店面,其中有一家叫“如是我闻”古懂店,就在京城第一大古董店藏宝阁的隔壁。此店虽小,却有几件镇店之宝,第一件是唐代画作《捣练图》;第二件是金钗,传说是唐玄宗与杨贵妃的定情物;第三件是本朝名人欧阳修亲笔所写的《秋声赋》。这三件宝贝都是珍品。正因有了这些宝贝,小店的生意还算红火。

  不过店老板最得意的却是另外三样宝贝,人们戏称是万金不换的宝贝。这第一件宝贝老板娘,人人都叫她俏西施,本名却无人知晓。她头脑精明,一双巧舌世间少找,店里不少生意都是她亲自打点;第二件是老板的一双巧手,于老板是出了名能工巧匠,雕、镌、刻、凿样样精通,金、银、玉、铜器,凡是他过眼的东西,都能仿得惟妙惟肖;第三件则是“如是我闻”匾,据说此玉采自天山,其价值不可估量。

  这一天,店里来了位大主顾,他自称姓钱,慕《捣练图》之名而来。他愿意出价千两黄金购买此画。于老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那幅虽是名画,可估价不过五百两黄金。现在有人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对他而言绝对是天大的喜事。为了保险起见,于老板特意请来了隔壁李三和王五来招呼这位客人,这两个也是商场上的老手。一番攀谈后,于老板得知这位钱姓客人来自关外,靠贩卖马匹、丝绸为生,经过十几年的辛苦奔波,攒下了不少积蓄。他自称刚在城西买下豪宅,准备在此地定居。

  于老板觉得,这些富人不差钱,大部分学识不高,为了自抬身价,除了购置豪宅外,都会买大量的古画、古董当摆设,好让人以为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李三、王五二人仔细观察此人后,也认为这桩买卖能做,光看他那身行头都不下百两。敲定生意后,那人爽快地付了五十两黄金为定金,交易时间由于氏夫妇决定,交易地点定在汴河边上的樊楼。

  这桩买卖传出去后,整条御街的人个个都羡慕他的好运气。于家两口子也喜出望外,打算做完这桩生意就把小店卖了,回老家养老。在《捣练图》交易前几天,他们先打发女儿回老家请人修葺房子,接着就张罗买主盘出店面。

  好事成双,就在他家店面要盘出去的消息才放出去第二天,就有人过来询问,双方谈得很投机,对方还给了一个于老板连想都不敢想的价钱,唯一的要求是尽快盘点店里的物品,他们着急做生意。送走了这拨人后,于老板派人按照买画的钱氏留下的地址送信,说第二天进行交易。

  第二天一大早,于老板在李三陪同下早早赶到樊楼,留下俏西施和准备盘下店面的人清点店面。日过晌午,突然有个穿灰布衣服的小子赶着车来到了“如是我闻”店,告诉俏西施说于老板在樊楼突然昏迷不醒,让她赶紧过去。俏西施吃了一惊,一旁帮忙的吴妈也吃吓了一跳,她心想出门前于老板还说一会儿就回来,怎么还喝起酒了呢?俏西施再顾不上盘店,打发那些人离开,拿了十几两碎银子,就让吴妈陪着上了车。

  在车上,吴妈安慰着焦急万分的俏西施,又时不时向小伙子打听于老板的情况,那小伙什么都不肯说,只说很快她们就会知道了。吴妈还想问什么,突然一阵浓烈的香味让她脑袋发晕,接着只觉得喉咙一甜,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赶车的小伙子听到车里的动静,这才停住车,掀开车帘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表情。他马上掉头向东飞奔而去。

  樊楼,李三和于老板始终没有等到那位钱姓的老板。李三暗暗惊奇,那人已经交了定钱,没有道理不来,可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见踪影呢?于老板反而十分镇定,他让李三少安毋躁,要了几盘菜,两个人很快对饮起来。到太阳西斜,他们这才觉得那人可能不来了,整理好东西往回赶。

  于老板并不是很失望,面对不停安慰自己的李三,于老板自我宽慰道:画虽然没有卖掉,可那五十两黄金却归自己了。忙活了近五年的店面也以不错的价钱盘出去了,再加上前些年的积攒,他们一家三口后半辈子可以衣食无忧,到时候再给女儿找个婆家,这辈子就不用愁了。

  谁料在家里等着他的又是个大意外:店里的东西被搬运一空。他冲进去和人理论,却被店里的人轰出来了,为首的人声称店已经被他们盘下来,而且拿出了卖店的契约,上面有于老板的签名和他们夫妻二人的指印。争执中,李三才发现“如是我闻”店门上的匾额不见了踪影。

  “怎么可能那么快?”于老板看着空空如也的店面,“不是说今天只是清点物品,内人怎么没打招呼就把店卖出去了呢?”

  正在于老板一头雾水的时候,吴妈的儿子小六儿慌里慌张跑过来,问他有没有见到吴妈和俏西施。听小六儿说完事情的原委,于老板觉得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他忙拜托李三前去报官,又让四邻帮忙守住店面,不许店里的人离开。

  衙门里的人很快赶来,按照双方的说法,他们将契约仔细比对了一下,确认那契约上的确有于老板的签名,上面写明俏西施收了对方九百两银子。至于店里的东西,据邻居们说,上午盘店的人在俏西施离开后不久回来,他们问起时,那人说于老板急病,需要大笔钱治病,众人没有多想,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店里的东西都拉走了。

  真是祸从天降!于老板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东西没了不少,连老婆也下落不明了!

  知府大人大为光火,光天化日之下,天子脚下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太不把他这个知府放在眼里!他下令让府衙内所有人追查此案,绝不能放过凶犯!

  直到此时,于老板才醒悟过来,这就是个骗局,定画的人和转卖店面的人就是一伙的!

  衙役们绕城搜索了大半天,最后在城东一处少有人至的小巷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俏西施和吴妈。她们两个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仔细检查后,俏西施发现她出门时带的银两还在,只是右手食指上沾着一些已经干了的印泥。

  根据于老板夫妇和店里现场勘察的情形来看,捕头李一剑断定有人看中了于家的宝贝,才策划了这么一出骗局。随后,李一剑检查出来那张可疑的契约是装裱过的,老板的指印是粘上去的,老板娘的指印大概是趁她昏迷的时候印上去的。

  李一剑对盘下店面的人仔细审问后又发现了一件怪事,这些人竟然真的是生意人目的就是寻下一处店面做生意。两天前,他们通过牙客认识了一位出手阔绰的商人,那人声称自己有间在御街上的店面要盘出去。双方一拍即合,双方讨价还价,最终以一千两银子买下这间店面,并预付了一百两银子的定金。就在于老板去樊楼的那天上午,牙客通知他们接受店面。确认房契、契约后,他们付清了房款。他们以为已经万事大吉,见到于老板后才知道自己也受骗了!

  抱着残存的希望,在衙役们的陪同下,于老板去城西找找,有没有可能找到那个钱姓商人。可查了半天,发现并没有从外地迁来的人,也没有新近买房的人。于氏夫妻残存的一点儿希望也破灭了。

  幸好,准备买下他们店面的人因为急着做生意,同意追加一千两银子买下“如是我闻”店。

  捕头李一剑觉得贼人骗来那么多宝贝,肯定急着出手,遂决定拜托三教九流的朋友一同追查“如是我闻”店丢失的物品。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天后,他风闻有人准备以低价出售美玉,他乔装打扮去查看,发现出售的美玉正是“如是我闻”店的那块牌匾。李一剑大喜过望,正准备抓捕时,贼人却认出了他,趁乱扔掉牌匾跑掉了。

  这对于家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随后,于老板以千金售出,带着这些家底,于氏一家含泪搬到了开封东郊的一处小宅院。

  事情到了这里还远没有结束。“如是我闻”店被盘掉后一直闭门装修,白天、晚上动静大得吓人,左邻右舍们不堪其扰,每天不得不早早关门,就连巡逻到附近的兵士们都不愿意在此逗留。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月。又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士兵们像往常一样巡逻到这里,却没有听见往常一样的躁音,只见屋里隐约透出点儿灯光。士兵们起初没在意,只觉得有点怪。其中一名士兵想凑近查看时,店里突然又传出了熟悉的噪音,士兵们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第二天天大亮的时候,其中的士兵突然惊叫起来,他觉得昨晚他之所以感觉灯光有些奇怪,是因为亮灯的地方不是“如是我闻”店,而是藏宝阁!听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吓了一跳,他们连滚带爬从城皇根跑到藏宝阁,震惊地藏宝阁的珍玩不翼而飞!更加古怪的是,大门完好无损!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