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买厂子?”

  “对,准确点说,是那有一条生产线我看好了,索性连厂子一起买过来,先租用半年,之后直接买下来。”我抓过她的一缕头发,慢慢把玩,“你知道鸡精这种东西吗?”

  “知道,现在国内已经有不少生产商了吧?”

  “我想搞一点看看,不过目标还是和以前一样,朝青少年路线走。”

  张小桐皱眉:“这个怎么走青少年路线?”

  我来神了,坐起来拉着张小桐的手吐沫横飞地说:“当然要走青少年路线。你想想现在家长们稍微有点钱了,他们最肯给谁花钱?现在太阳电子关爱青少年成长的企业形象已经初步建立起来,我们再接再厉,出击‘绿色食品’工程,关爱青少年健康——你要知道,最近20年来关于味精的评估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现在这个时代的好处是:大家能得到资讯,但是大家都了解的不够透彻。吃味精能让孩子变笨这个概念我们可以偷换一下,加强宣传味精的危险性和潜在威胁,宣传我们的绿色食品环保工程计划。现在父母都是望子成龙的主,你还怕他们不掏钱?”

  张小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倒不错,不过我们的宣传能到位么?”

  我“嘿嘿嘿”地笑起来了:“您忘了我们刚开了一本杂志吗?”

  “啊……”张小桐这才想到自己现在是挂名主编了,笑着捏了我一下,“原来你都算计好了啊……”

  我傻笑:“不,临时想到的,只是有了宣传平台之后做什么事都容易做一点而已。”

  不管我怎样诅咒、恶骂、恳求或是祈祷,暑假终于还是结束了。经过校长讲话老师祝辞双重折磨的开学典礼后回到学校,我发现张欣和许佳佳好像一个半月不见长大了好几岁一样。一般来说女孩子发育都比较早,现在班上的女孩子已经不似以前那帮拖着鼻涕的可笑黄毛丫头了。

  开学没几天,有人来我们学校5、6年级征订《绯红少年》,班上知道我姐是张小桐的人不多,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自己还订了一份。听说这本杂志已经被推广到省外各大中学,我估摸着第一期好歹也得来个供不应求吧?

  事实上第一期印量20万,实销17万5,这种成绩我已经非常满足了。要知道在中国90年代之后能做出一本首期印量超过15万的杂志已经可以算奇迹,尤其是我们几乎没怎么费力宣传,大部分宣传工作都是投机取巧让别人帮忙做的。

  第一期刚卖出去,几个编辑还在那洋洋得意地看自己头一胎孩子呢,电话来了,董庆华找来的那两个广告部的哥们开始马不停蹄四处跑。由于第一期效果很好,广告商太多,我不得不建议把书分成两本。一大一小,大本是资讯,小本是文艺,广告各两本各吃一半,名义上小本是大本的赠品,不增加售价,增加彩页。

  第一批广告商还没应付完,贷款批下来了。我马不停蹄地让鲁薇把电器城的工作交手给副经理王小艳,她则要去给我把政府土地开发审批跑下来。

  93年已经是工程满天飞的年头了,争一块好地不容易。幸好之前董庆华帮着说了一些话,鲁薇又跟市政府签过投资协议,我在北关市划定了两块将来最贵的地段让他们同时开发。其中一处用作高级物业小区,一处外围搞上商用楼,里边则是高级公寓。两处的开发费用差不多,首期都要1600多万,加起来用了3300万上下。

  选定施工队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我和张小桐在一大堆资料面前手足无措。最后我选定了后来高中一个同学的父亲,董庆华帮他一个朋友争了一个名额。大家事先商量好,先给1000万开工,之后的再慢慢说。

  开工了就更好办了,鲁薇拿着这两处开发中的房子做抵押,贷来差不多1.2亿的低息款。张小桐看见那个数字的时候差点没瘫倒在我身上:“我,我们有这么多钱?”

  我故作冷静地微笑,其实心里也跳得厉害:“放心,以后会更多的。”

  张小桐看看我,喃喃道:“你还真是喜欢给人惊喜啊……”

  1.2亿到手,太阳电子那边的活钱就等于是更多了,电器城也能扩大规模,两个工地的进度也可以加快,买味精厂进行改造的事业可以立刻开办。我估计着这个冬天想闲也不太可能,遂把各种重担纷纷给了刘明耀等人分担。

  刘明耀首先接到的任务就是在广州、上海、天津、北京、重庆、武汉、杭州、深圳等地开始搞太阳电子的分公司,并建立起统一的品牌和企业形象。目前所走的青少年和商务路线不能丢,要加更多东西进去。想想也快94了,我提议让刘明耀去搞廉价组装电脑,尽量在各地做到价格垄断,把散件二批的位置稳固住。

  刘明耀过足了招聘和居高临下谈判的瘾,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刘明耀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牛逼过。”

  我心说当然牛逼了,近三千万砸进去让你全国各地烧,别人不把你当爷爷供起来才怪。

  全面开战之前我算过太阳电子的预算,因为这一年来的销售做得实在太好,现在已经可以自产自足“少年梦想家”系列品牌,代理方面则给了我们越来越多优惠政策,所以这方面的开支大大减少。我所要计算的也仅仅是一些皮毛费用,还有就是既然要全国搞,宣传费用不能省。

  太阳电子的待遇很好,招聘比较成功,几天之后入选的各位就分别奔赴几大城市开始分公司的创业历程……其实我觉得在总公司这种全力支持下,加上现在这个时代电子行业比较好做,他们也没什么困难。

  外扩的同时,电器城生意开始好了。主要是有钱人越来越多,对家用电器的享受越来越重视。原先预计第一个月亏损的情况并没出现,反倒盈利了不少。最高时段日营业额足有30万之多,这让我颇为慨叹,原来中国人购买能力也如此的强啊……

  刘明耀忙得欲仙欲死,鲁薇自然也好不到哪去,跟我和张小桐去榆林县的味精厂谈租用厂房设备的事。榆林县是北关市的一个附属县,有12万人口,盛产稀有几种金属,所以做矿石生意的特别多。味精厂在这不受重视,估计销售手段也有问题,改革之后慢慢慢慢的就不行了。厂长已经换了两个,还是没什么起色,听说有人要高价租用厂房和工人,新上任两个月头发已经掉一地的厂长反应很强烈:“谁,谁要租?只要他给工人发钱我就白租给他!”

  我来之前早就让郭振托人调查好这里的一切了,郭振的三哥,也就是所谓当地帮派的老三,在榆林县有几个很好要好的兄弟。这些人能打能吃,朋友多如狗,打听这么一点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为了感谢郭振,塞给他3000块钱,让他给三哥2000,意思意思。这个所谓意思自然是以后有事还会找他,郭振想了想没拒绝,拿走了。

  味精厂厂长姓徐,原来是鞋厂的副厂长,因为工作做得好又不太会请客送礼这些旁门手艺,被“临危受命”到味精厂来“解决问题”。现在看眼前这个局面,估计是没等解决问题他先被问题解决了。

  徐厂长确实是个不错的人,他听说太阳电子不仅要在租用期给工人按原工资数发工资,甚至还会帮助味精厂补发一些曾经拖欠的工资,此人已经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对着我们竟然泣不成声。我能理解那种心情,当很多人的生活来源成为他责任的时候,他个人所承受的压力显然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鲁薇向徐军厂长承诺,不仅会在工资上补偿现在的工人们,也会按照使用时间支付一定比例的租用费,不过前提条件是徐斌要协助管理。这是出于两种考虑,一是我们现在派人来管一段需要磨合时间,岁月不待人;二是我们不希望因为来了人发了钱让徐军的威信下降,毕竟这个厂还有可能还给他。

  当天下午,鲁薇电话调过来的会计们把钱发下去,徐军宣布了最近的一些变动,并向大家承诺可以保证不再拖欠工资,我把记忆中以前在顾问公司给别人做产品上市启动时看过的一种鸡精配方给了厂里的技术人员,让他们先按照配方来出成品。按照时间估算,成品出来的同时我这边的商标和包装设计也该都能完成。

  等我把设计交给鲁薇,第无数次从她眼睛里看见敬佩的时候,已经又是一个10月长假了。

  鲁薇有无数事等着办,先走了。我揉发酸的肩膀问张小桐:“你说这算不算虐待童工啊?我记得当初全市学生联名写告别游戏厅宣言的时候也没这么累吧……”

  张小桐明白我的意思,把我拽到沙发边,让我坐地毯上,她坐在沙发上轻轻给我揉捏肩膀:“我的周少爷,辛苦您了。要不要奴家给您倒点茶?”

  “茶?”

  “对,要不要?”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跳起来一把搂住张小桐:“姐姐!你真是我的好姐姐!”

  张小桐莫名其妙,却哪里知道自己一句话把喝茶的定义重新诠释了一遍。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