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1993年底,联想提出创建国产计算机品牌的概念,打出“扛起民族计算机工业大旗”的口号。我知道这个口号在96年才算初步实现,之前的品牌代理还是很有活命余地。不过此时太阳电子的品牌已经销售了一段时日,效果甚好,我倒也不怕。民族工业么,大家都赚钱才好,真正搞一家垄断是舒服了,问题是将来在承担IT市场所面临的种种危险的时候也只有一家,这就不太好玩——虽然知道IT市场的种种变化,我参与进来之后的变化就未必能和以前一样了,况且联想所携的技术底子普通企业无法企及,真想打压也未必能吃得了好。

  香港联想到96年就要亏损了,94年赢利还很丰厚,95年内存降价,联想光库存积压就亏了上亿,这些事我也知道。国内暂时按兵不动,我让刘明耀尽快召集人才在香港开辟新战线。刘明耀这次很小心地问我:“我们的战线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我不置可否地回答:“相对人才数量来说,是有点长。”

  刘明耀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我明白了。”

  我知道他是真明白了。

  三天之后,太阳电子全国范围高薪诚聘人才的活动再次展开,我和张小桐都不爱去看报纸了,全是相关报道——公司定期给我们发招聘进度报告,比报纸上的详细无数倍。

  太阳电子如火如荼地招聘着,“太阳红茶”的销售那边也开始亮绿灯,迎来第一个高潮。

  其实就是年底了,年末商战第一场,碳酸饮料大家喝得有点腻,茶饮料图新鲜,口味也不差,更重要是相对来说这个更符合中国人对健康的一贯印象。毕竟碳酸饮料之类的还是“邪门歪道”,果汁饮料则太贵,要么就被疑为“人工色素太重”,种种原因,最后都选了茶饮料。以前我在顾问公司曾做过类似的市场调查,大概能知道为什么后来几年里中国茶饮料市场能从几个亿涨到几十个亿,而且还翻番地往上涨,这些原因都有一些。

  既然销量上去了,宣传就得跟着往上涨。按照一般的商业定律,销售利润的20%为宣传费用。以这个比例来说,我现在用在宣传上的那点点可怜钱简直就是少到不能再少。这也和我以前从事的行业有关,当年给人搞策划总是追求最小投入最大效果,习惯了。

  好比有一次给一个酒搞上市,当时有两个备选方案,一个是直接雇游行队伍把酒送到事先联系好的酒店和商场。当时连我在内四个策划在城市地图上画了一天,又亲自走了一遍,发现此路不通,消耗金钱时间都太过巨大,于是换了第二种方案。

  第二种方案十分简单,在周末最热闹的时段租几架直升飞机,大白天洒经过稀释的白酒和横幅出去。这种花钱相对居然比敲锣打鼓要少,最终我们选用了这种。

  上市仪式当天效果一般,围观的人虽多,但大家都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第二天效果开始显现,几乎全国的网站和报纸都报道了这个事儿,中国人便有着把各种话题说来说去的习惯,浪费大量粮食洒酒这种行为本身就不容于社会,看起来又气派,各个新闻态度不一,弄得全国人尽皆知。

  之后事就好办了,等于是别人替我们宣传,有心的能从新闻里看出有个新品种的酒上市,而且很似财大气粗的样,估计品质和价格当中该有一种可取之处,也有的人能看出在这个市场推广背后有一个还算可以的策划团队在操作,这种公司不管请的是外包团队或是自己的策划部都满有前途。没几天业务量开始上升。这就是成功策划的例子,当然其中也有一些侥幸因素。

  有过这种经验,让我拿钱实打实地去做宣传,我总觉得有点不舍得。毕竟我们现在还挺穷。

  中国的策划界曾经有个极为牛逼的例子,浙江某集团在一个知名策划人的勾兑下,以每年近4亿的巨资买断中国大多数地区省级电视台黄金剧场冠名权,我就不明白,这钱居然还可以这么花。当年我们说起这个例子的时候都对那位策划人佩服到死,认为此人定然有说服别人把自己女儿嫁给他的天赋。换成我肯定做不到,全国价最高的广告标王也没这么多钱……

  02年末从策划行业脱离之后我开始极厌恶写策划这个工作,这是所有侍候老板的工作里最不好玩的一项。如果是让做工作总结,打预算,或者做报告报表,这些都能忍。问题是策划行业一般不是直接侍候老板,跟老板手下打交道得考虑对方是否会把你的想法拿走占功,还有对方企业领会你的意思之后不给钱自己去执行,或者执行出现偏差对方要你负担责任等等等等……前段时间给张小桐写过的那些策划是逼到那个份儿上了不能不写,现在手下有人了,干脆让他们写。

  跟鲁薇和刘明耀开电话会议,我嘱咐他们去手下找些表达能力强的部门主管和经理,一人一人命题作文上来,最好做到互相不知道对方写的是什么才好。然后分别把宣传类的一些命题发下去,让两人记下。

  刘明耀自己对这些命题也很有兴趣,他老人家自告奋勇也要写一份,我嗤笑一声:“不许找蔡青帮忙哦。”这人立马就蔫了。

  我在电话这头能听见鲁薇促狭的笑,当下干咳一声:“你们两个,加上现在跑外的蔡青你们三个,去给我写一份关于公司目前弊端的总结出来。别总让我们自己动手,你们也知道,这学校的学习工作其实挺忙的……”

  刘明耀怪叫一声:“你知道我现在的表情吗?”

  我没好气地说:“翻白眼对吧?”

  “我靠,这你也能猜到?”

  “你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说到一半,意识到旁听的还有两位姑娘,赶紧打住,“现在运作这么长时间了,越是容易赚钱的公司毛病就越多,你们赶紧吧,咱们一分钟几十万上下这时间都是钱啊……”

  “小财迷,”张小桐在旁边说,“别听他的,工作优先,报告月底前全部交上来就行,公司员工自愿署名或者匿名。”

  我配合地在一旁感叹:“唉,这钱越来越不好赚了……”

  张小桐笑眯眯地看着我:“业务重心方面的变动你不要提前打招呼么?”

  我一拍头:“哟,光顾着看书了,真丢人,还过目不忘呢……哎,那个刘同学呀,你把旗下一些人手分调出来支援咱们的‘太阳红茶’,不用管他们有没有行业知识,我相信你挑的人一个月内都能把工作理顺。还有那个鸡精的宣传,可以暂时停一停了,掏钱赞助个全国少年征文比赛吧。我们让张小桐同学出赛,自己拿奖能省不少钱吧?”

  最后一句当然是开玩笑,不过我习惯了有时正经有时不正经,几个人都没吭声,显然在思考我所说的可行性。这可不好,我赶紧打岔:“行了行了,别听我胡说。征文可以搞,奖学金可以搞,有奖销售业可以搞,但是绝对要避免自己人参与,真落下人话柄就怎么都说不清了。”

  末了,为了加强语气又画蛇添足了一句:“中国人的本事就是三分说十分,好事行,坏事让人这么说,就很痛苦。”

  大家纷纷称是,现在这些人已经习惯了听我老头子一样罗嗦不停,反倒没人考虑为什么一个小学生能说出这么多大而无用的漂亮话。我觉得这也挺好,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我身上这些令人疑惑的东西总会消失不见,所有的秘密都将被永远隐藏起来。

  我最后的指示就是尽量把之前“少年梦想家”系列上市初期的一些代理权收回来,我们自己产自己卖。刘明耀此时适时地提醒我,我们自己的技术团队他已经在组建当中了,首先要搞的是品牌电脑多样化。这一点上他和我不谋而合,卖概念,卖创意,卖外观,卖价格。随着个人电脑的市场逐步扩大,市场细化绝对是必然,单一品牌和卖点肯定很快就要吃不开了。

  不过我也不着急,太阳电子的大头在组装机和散件上,这方面我曾经反复叮嘱过一定要做好,为的就是94年全国兴起的电脑房装机热打基础。记忆中94-95两年里装机业务疯了一样涨,满大街的电脑房和仙剑大富翁。其实现在太阳电子的发展已经超过我最初的预计了,当初我想的也只是在黄金期浑水摸鱼跟着小赚个千八百万就扯,没想到能做现在这么大。可能我疏忽了一点,国内很多行业的都是94之后慢慢成型的,我用他们总结了快十年的知识和发展趋势去和人竞争,当然赚的比较离谱。

  交待完重点之后,我又让张小桐给董庆华去了个电话,《绯红少年》现在发行渐好,他功不可没。张小桐这个挂牌主编除了给杂志枪稿子之外基本上什么都不做,《太阳软件》完全是另外的团队在操作,我们根本不插手,估计那个团队都未必知道我和张小桐这号人的存在。张小桐又给了董庆华一个上万的红包,感谢他跑发行,然后请董庆华给她办一件事。

  董庆华现在快成条件反射了,听见办事肯定眼睛就发光如黄鼠狼一样:“什么事?你说。”

  张小桐期期艾艾地说:“我,我想让董叔帮我联系一下您认识的几个省级电视台的人……”

  董庆华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大悟:“哦……你是想给《绯红少年》做宣传?”

  张小桐承认:“我看过大部分电视台的青少年节目,专访嘉宾哪一种形式都无所谓,我想让编辑部的这些编辑们去做一次宣传。”

  这倒出乎董庆华的意料之外:“不是你做?”

  “我现在幕后黑手呀,”张小桐一脸天真地笑,“我们的编辑形象都不错,上去也不丢人。”

  董庆华想了想,自己在给《绯红少年》做发行,宣传好了自己好处也不会少,连忙点点头:“我下个工作周给你联系,争取给你上寒假特别节目或者春节特别节目。”

  挂了电话,我捏着自己鼻子怪笑:“看见没有?个人利益高于一切才是王道。”

  张小桐“切”了一声:“你就坏吧,说不定哪天连我一起算计了。”

  “咦?难道我没算计你吗?”

  “你哪里算计了?”

  我低头掰手指:“好像有一天晚上叫平安夜,我知道某人会……”

  没说完,嘴给张小桐用手堵上了,我心里好一阵郁闷。这丫头怎么这么没情调?用嘴来堵呀……

  

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