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把王斌拉到僻静处,郭振哗啦一声亮了一张字条出来,上写“今RB人借西庙杨氏兄弟人民币壹万伍千元正,利息为每月叁千元正,从壹玖玖肆年陆月壹日起,至拾贰月壹日为止全部还清,口说无凭,以此为据。”

  下面是王斌的签名和拇指手印,字签得龙飞凤舞,丝毫不差。王斌一看就傻眼了,这种栽赃,死也说不清的。

  这事儿很简单,我把张小桐收到的三百多封情书拿来归纳一下此人的字迹,很容易模仿出来。张小桐用搜集指纹的薄膜拿到王斌的指纹,郭振在家附近随便找个刻章的老头用橡皮糊弄一下……一个借据就出来了。郭振自己倒也罢了,周围那些长辈们一个个都是敲诈勒索一路混出来的,专业靠这个吃饭,伪造一点东西还不跟玩似的?

  王斌的家庭背景我调查的倒很清楚,从远亲到近亲没一个能跟我们叫板的,不然我也不敢这么玩他。

  郭振叼着烟瞪着眼睛的样确实有点吓人,虽然年纪还小,背后一群恶狠狠流氓撑腰的他看起来也很有大哥风范了:“别他妈不想认,我告诉你,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走哪说都是这个理。今天我就要个说法,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王斌看见围着他的人越来越多,心里发毛:“我,我没借过钱啊……”

  “没?那他妈我的钱都让狗叼去了?”郭振把烟头吐在王斌身上,“你不还也行,以后我们天天来学校找你,够牛逼你就报警,看是你先进医院还是我先进局子。”

  我躲在人群后面听的心里发毛,这郭振他不就是天生的流氓料么?我之前设计的台词完全没用上啊……

  王斌被郭振这么一吓,反倒有点回过神来了:“兄,兄弟是哪里的?我,我跟东头的冷哥是好朋友,我,我还请他吃过饭呢……”

  “别他妈给我来这套,”郭振瞪着眼睛把坏人演到底,“你睁开狗眼看看,冷哥?冷小二是吧?你倒是问问他,现在这里这帮人,哪个他不得叫爷!?”

  王斌看了一圈把他围住的人,知道郭振说的不假,这其中有几个在一高中说句话就能晃三晃的主,大家都不陌生。郭振一脸恶相地站在众人中间,双手揣在军大衣口袋里,冷冷地看着他:“说吧,怎么招,别说兄弟们不给你活路,要钱要平安,自己选。”

  这个王斌不算是老实人,眼珠一转就想喊,第一个音节还没喊出来,脖子先让人给掐住了,两个看起来足有1米9以上的兄弟一人一只手伸过去,其他人有意无意地亮出怀里的东西——长长的白布包着,有一截短木柄,傻子也看得出来是砍刀。

  王斌被掐住的一瞬间就老实了,这就是差距,也是规矩。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既然人家敢揣着刀过来,就不在乎在这种地方把你砍了一哄而散。能考上一高的都不蠢,王斌开始服软。

  郭振看王斌眼神里有了哀求的神色,让掐住他的人放手:“还他妈敢不老实,剁残了你!说吧,给兄弟们个活路,钱不能就这么让你叼了。”

  王斌心里气也没用,知道现在是没得道理可讲的时候,老老实实地道:“我,我现在是真没有钱……您能不能宽限我几天?”

  “宽限?”郭振回头看看众人,大伙一起笑了:“给你时间卷了铺盖走人?我不跟你算什么利滚利,咱就实打实万八加万五,再给你去个零头,三万整,不给别他妈想走。”

  王斌扑通一声跪下了,没眼泪干嚎道:“大哥,我错了……我不知道做了什么对不起您的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好不好……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求求您了……”

  这个王斌倒很精明,知道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了什么人,立刻低头认错。

  可惜他碰上的是郭振,郭振这个人不喜欢钱,不喜欢小姑娘,不喜欢抽烟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跟人玩心理游戏……我想了想,这不是他妈就是严刑逼供他人的料么?

  12月的天气,王斌被按在地上扇了两个嘴巴,郭振没动手:“还玩这套?怎么?跪下就能省三万,妈的老子给你跪十几次行不行?”

  王斌心里肯定愤愤得很,不过脸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大哥,大哥,我错了……您打的对,打的好……”看样子就打算等郭振给他划道走了。

  郭振冷笑:“还真他妈够贱啊,那我明说了,三天内,你给我滚出一高中,你想要的丫头,我们老大也想要,别他妈苍蝇似的粘着,你自己掂量办,要不今天我让兄弟们直接把你做成”

  这台词设计的就妙,生一个子虚乌有的所谓老大出来,让人也怀疑不到张小桐身上,加上张小桐平时对所有人都温言细语的,就算说她是主谋恐怕都没人信。

  听郭振这么说,王斌这次真哭了。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喜欢张小桐,可感情这事没办法,勉强没幸福,张小桐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说话中不自觉地吐露出反感,我怎么可能让这种人在她身边呆久?

  这就是所谓的竞争,从来没公平过,以后也不会公平。

  我看不下去了,叹了口气,扭头走到挺远的地方,给张小桐打了个电话。

  “小桐,在哪呢?”

  “在家看电视,”张小桐说“我爸妈又出门了,你要过来么?”

  “不了。”我说,“圣诞节有预约吗?”

  “没,给你留着呢。”张小桐在电话里轻笑,笑得我心里一阵舒服,“你有预约吗?跟你们班的小美女?”

  我脱口而出:“也给你留着呢。”

  张小桐声音有一点激动:“真的?”

  “真的。”我抬头瞥了一眼远处已经开始收工走人的郭振他们,“小桐,今晚上真冷,我都有点想去你那了。”

  “那来吧,我想你了。”张小桐在电话那头说,“我晚上一个人挺没意思的。”

  “一日不见如隔那什么是吧?”我嘴上油着,心里觉得有点热乎,“刚看了表,咱们也就不到一个小时没见吧?3年除24也有45天多了,不过今天还真不行,我得请郭振他们吃饭,改天吧。”

  “嗯。”张小桐轻轻应了一声,“能不喝就不喝,早点回来。”

  “没事,我家现在管的比你家还松了。”

  收了线,回去看郭振他们,郭振正在跟门卫大爷聊天,看见我回来,冲我笑笑:“做的不够漂亮,有点丢人。”

  我拍拍他肩膀:“行了,做人留三分余地,网开一面是必要的。咱不说这个了,今天见者有份,大家去吃海鲜,我请客!”

  众人一轰而应。

  郭振这次恐吓还算到位,王斌自此之后再也不敢骚扰张小桐了,没到一个星期就办了转学转到二高去。我私下里跟张小桐说:“喜欢一个人没有错,所以我们不能做的太过分。”张小桐深表认同。

  转眼就快圣诞了,眼见街上卖贺卡的小贩越来越多,离《With You》发售的日子也越来越近,RB方面SCE不惜重金大力宣传,刘明耀在国内也配合宣传攻势开始搞各种活动。连我不少同学都买了随身版的《With You》带到学校偷偷玩,某个RB动画公司还派人来跟我们洽谈动画改编的问题。

  茶饮料因为降价销量又拔新高,于春荣每天忙着安插分销处完善销售网络,电脑销量因为企业进一步普及电脑又上一个台阶,太阳家园也开始有人入住。

  还真是祖国山河一片红啊……看样过个舒服年还是可以的。

  1994年圣诞平安夜是周六,我提前一天跟父母预约好在张小桐那过夜,张小桐父母照例在年前要驻留俄罗斯,晚上我去高中校门口等张小桐放学。

  夜晚校门口有无数等候孩子放学的家长,我站在人群中仰望天空,还是这一片星空,转眼间已经8年了啊,读档都8年了,有时候我会在睡着之前胡思乱想,想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场梦,这一切是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臆想。

  时间过的太快了,转眼已经8年多了,一切都在改变中。

  看见张小桐轻灵的身影闪出校门,我知道这一切还都是真的,最起码,张小桐是真的。

  “怎么在这等我?”张小桐一看见我心疼地喊,“这么冷,在家等就好了。”

  我笑了,想起那次她在电器城门口等我被冻得小脸绯红的可爱样:“你不是也等过我么?一人一次,互不相欠。”

  “油嘴。”张小桐捏捏我,拉着我的手就走,“今天是平安夜啊,我们怎么过?”

  “回家过。”

  “回家过?”

  “嗯,”我说,“回家,今天晚上哪都人多,只有家里人少。”

  “好,听你的。”

  下了出租车,我在进楼道前对张小桐说:“来,我跟你说点事。”

  张小桐微微俯身低头过来:“说吧,神秘兮兮的。”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哦,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在张小桐耳垂上吻了一下。

  “亲爱的小桐,圣诞快乐。”

  张小桐一时间呆住了,浑不知我早已飞奔上楼,站在楼下发了好一会呆。

  我坐在客厅等了半天,才看见脸红的少女磨磨蹭蹭走进来。

  

第四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