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终于挨到晚上,三哥带我们去看了他带回来的货。

  所有的东西都藏匿在郊区的一座大楼的地下室,楼是三哥父亲盖的,地下室是日战期间防空洞改造的,不用担心因为工程问题暴露之类的麻烦,整栋大楼基本上都是工商联合民主党派的人在用,完全不会有人来找麻烦。三哥父亲把第一层全给了他,三哥把这里变成运输公司的分公司。我在一二层走了一圈之后只能大赞三哥好心思,如果这样也能被查出来,我们只能怪自己用人不当了。

  掀开地下室入口,三哥在前,我们在后,跟进去。

  我操……我长这么大最多以前跟郭振一起见过几箱子AK47和54,现在站在这里就觉得自己真是个小P孩,一排排铮亮的AK74、RPG-7火箭推进器,电影里专打美国飞机的那种DT重机枪,意大利产伯莱塔15发装手枪,德制转轮手枪……这是专业军火贩子么?

  这次我没让张小桐跟我来,女孩子还是少沾这些东西的好。这种事我一个人来担就够了。

  三哥站在武器库中央,对我淡淡地说:“知道这里的人没几个,应该很安全。”

  我点点头:“说实话,吓着我了。既然东西到手了,咱们是不是考虑开始大干?”

  三哥笑眯眯地看着我:“你说怎样干?”

  我拍了拍郭振肩膀:“三哥,你说实话,我这个兄弟你想不想让他走这条路?”

  三哥朝郭振扬扬下巴:“郭子,你自己说呢?”

  郭振看看我,笑道:“我认识行文之后明白了一件事。”

  “哦?”三哥抱起双手,等待郭振的下文。

  “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做什么事。”郭振说,“行文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能做的有限,只要肯务实的人多了,什么局面都能改变。”

  三哥放下手,点点头:“你们能在这个年纪明白这些道理,太难得了。郭子,这条路走下去也许就不能回头,你能担得起对朋友、兄弟、亲人的责任吗?对朋友永不出卖,对兄弟不离不弃。亲人倒不用考虑,你三哥我就是这种人了。”

  郭振笑了:“三哥,我比你乐观啊。”

  三哥也乐了:“臭小子说的好。”

  我站在这两人面前,看着他们微笑,心里对未来危险的惧怕一点点消失。人生在世就当如此,曾经有过一两个激昂瞬间,曾经有一些人和自己志气相投,相濡以沫,不就已经很好了吗?大多数人一生庸庸碌碌,一生最大的波澜也就是搞搞婚外恋。如果当年我照那条路走下去,估计也会是在办公室里消耗完自己的青春。先失意到三十岁,然后就习惯了。

  这不正是我所没有过的生活吗?

  这不正是我想体验过的生活吗?

  我平静了一下心情,对三哥说:“那就开始吧,慢慢动手,悄悄进村,打枪地不要。老爷子最近有跟你见过面吗?”

  三哥点头:“见了一次,他老了很多。”毕竟是自己父亲,说话间似乎语带唏嘘,有些不忍。

  我陪着他叹了口气:“怎么说?”

  三哥看了看周围乌黑锃亮的武器,淡淡道:“想交班,支持我大干。他这么多年,一直很不平的一件事就是不能堂堂正正去做好事,连给人捐钱都得偷偷摸摸。听了我的想法,也有点激动。行文,你真比我们都强,有些事别人不是没想过,但你就能证明给人看,这些想的其实都能做。”

  我摇头:“早就有人证明过了,只不过大家都习惯过舒服日子而已。”

  三哥笑:“是啊,欺负欺负小孩崽子,收两个零钱。其实大家要求都不高,能过日子就行。”

  “能更好一点总是没错的。”我一屁股坐在装枪的箱子上,“三哥,干吧,少伤亡,多玩手腕。我们的目标不止一个北关,一个省,往前看,全世界的机遇挑战都等着我们。”

  三哥笑着点了点头,拍拍郭振肩膀:“郭子,你交的朋友有放眼天下的眼光,三哥希望你也能有。人生在世,有兄弟,有朋友,在一起,怎么走都肯定没错。”

  郭振看着我,慢悠悠地道:“我一直觉得,当年认识他的时候没劫他钱是对的。”

  一句话,大家都笑了。郭振和我都想起当年他站在我身后幽灵一样的那次见面,还有我们台球厅的一战。

  就这样,三个人随随便便在晚上就把一件要折腾几年的事定下来了。闲话家常一样,我喜欢这种感觉,毕竟人要务实,每一句漫不经心的话都代表着你要为它负起责任。

  有责任心的人才容易被信任,这在任何时候都是铁则。

  三哥次日开始着手扩张的相关事宜,由于之前已经跟老爷子面谈过,也就是说这个事是老爷子默许的,等于是用另外一种手段传位,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对风声出现。三哥给这些人的承诺无非是丰厚的利益回报,穷惯了的大部分人都比较积极响应,有一些自己有生意在外面的态度比较沉默。用三哥的话说就是需要时间消化。

  三哥一回来,也等于是我情报方面又有所加强。自己重视情报了,也不能不重视对方的情报搜集,为了加强张小桐的安全,我让蔡青在维尔京群岛注册了两家离岸公司。众所周知,大部分离岸公司注册地的法律都是以英国法律为基础,其中著名的自然是维尔京群岛,那里简直就是离岸公司的天堂:一切可保密,不用递交大多数我们不想递交的材料,每年不用按期举行股东大会,甚至连税收得都少之又少。这种公司一般只要委托别人帮忙代写会议记录之类的就行,董事一个人说了算,人也不用去,在当地也不用投资,全世界货币贸易通用……我估计国内很多人都该知道张小桐是太阳集团的主人了,只看《绯红少年》复刊之后很多人干脆闭嘴就能明白,大家都不想得罪这个大广告客户。当然,这些资料应该是在一些商业集团内部流传,张小桐父母还不至于知道。

  不过也快了,这种不是秘密的秘密,再过一两年,估计全家都该知道了。

  想想就头大……能不能每人发点钱当封口费啊?

  头大归头大,圆桌会议得照开,我在跟三哥碰头之后第四天把人召齐开了碰头会,这次主要目的是介绍周世昌给大家认识。

  现在在座的诸位都是摸爬滚打的老油条了,对业内那些人物掌故都算熟悉,也省得我废话。

  孙长禄反应最强烈,看见周世昌的时候几乎吃了一惊:“你,你……你不是周世昌吗?”

  我笑:“孙叔最近忙着搞开张,都不见人影。现在正式介绍一下,周先生已经加入我们公司,任销售经理,目前主推太阳红茶系列和太阳鸡精系列。”

  徐军和于春荣都是长年跟着供销走的厂长,看见周世昌出现,那目光仿佛是18、9岁的饥渴少年看见脱guang的大美女,就差每人嘴里伸出一只小手喊“我要”了。

  这几个人的激动倒让刘明耀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周先生来了有日子了,那个……我把周先生借过去在太阳集团指点了几天,现在还给你们。”

  无论如何,周世昌也才24岁,被众人这样吹捧也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相比之前在保健品公司最后一段时间的冷言冷语,此人也觉得有些感动了,站起来对大家抱拳:“世昌是个后辈,此次刘总蔡总两位肯不嫌弃收留世昌,世昌不知说什么感激的话好。以前有些人说世昌会卖点小东西,这话没错,但世昌也只是个会卖东西的孩子,有许多需要诸位指点的,世昌在这里先有礼了。”

  大家赶紧稀里哗啦站起来,靠周世昌近的于春荣和徐军硬是把他按得坐下了。接下来30来分钟里变成了大家替周世昌骂他原来的东家,在座的都是性情中人,太阳集团内部又刻意地在一些方面回避了权力斗争这种弊端,大家也就特别随便。周世昌近来心头肯定是有些闷气了,被这些人这么一说,居然也舒开眉眼笑起来了。

  背后骂人的勾当干完,大家开始谈正事。例行的各个负责人报告损益,以刘明耀所在的太阳电子收益最狠,95年暑假前两个月光是三好街批发给装机门市的利润就有近一个亿——三好街当时的日交易量基本上都超过1000万,是真正全国人人想要电脑的黄金时代,至于全国各地分销的统计在一起,真正算是日进斗金了。

  这样也好,再过两年多,电脑行业利润开始堪比卖假皮鞋或者秋白菜,只能靠杀熟来赚钱,我们过渡的目的也算是基本完成。给刘明耀的建议是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这个议题从94年就开始提,到现在也没什么进展,今年真要上心点儿了。

  软件方面,最近几个游戏投入比较大,程序美工基本上都要外包,《With You》赚的那点钱还不够新游戏开发费的,现在算是赔钱的。

  红茶销量有下降,利润不如之前,这没得说,现在统一和顶新几乎把40%的利润用来做宣传,卖力之狠简直前无古人,中国也就只有酒业集团才有这个本事跟他们一较长短。太阳红茶之前的销售网络已经铺得很完善,被略动摇,却也没怎么伤筋动骨。毕竟大家喝惯了一种口味,出现新品会有一定数量的人群猎奇,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坚持老口味。

  可口可乐换配方的例子大家都记得,所以怀旧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鸡精方面,竞争早就出现,但阻力不大,国内这个东西的市场容量还有上升的余地。关爱青少年健康这一套全国人民都通用,现在父母宁愿自己吃窝头也要给孩子最好的,短期内还是不筹卖。

  中式快餐连锁基本上已经可以开始运作了,孙长禄真的很有本事,利用自己关系在省内找了15家加盟店,雪缘的生意一点也没耽误。

  四川方面,加工厂已经开始运作,学校继续亏,不过因为是公益学校,居然也集到了一部分资,还接受了不少外界捐赠。

  对这个我有异议:“从明年开始,不接受任何外界捐赠。”

  蔡青奇怪:“为何?”

  我学她那次在酒店门口翻白眼的表情:“我们有钱,不差这个。白拿别人钱没那么简单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家对我的意见一向不反对,既然我这么说,也纷纷同意。

  之后是鲁薇的报告,她的情况我基本了解,听听就算了。现在国内股票全部抛手,房地产的几个计划在同时进行,马来西亚人的超市已经在太阳花园一期开业,榆林县的校舍改造也差不多完成了,正打算在省电视台招生。

  蔡青补充了一下,还有一个事就是我们的风险投资基金,斯坦福那边的第一对组合已经开始在互联网上进行搜索引擎服务了,但他们的搜索引擎服务不是很完美,所以更另一个被我们投资的组合讨论了一下,打算把搜索部分外包给另外两个同学。

  我听着就笑了,将来互联网的两大巨鳄居然因为我的缘故提前联手了,这个事还真是好玩啊。

  最后一个事就是,微软的新操作系统发售在即,股价正在全面上扬,我们之前吃进了大量微软股票,说起这个大家都笑得特别灿烂。

  我听完这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多少年来的伏下的捞钱网啊,终于该收网了。

  等大家一个一个说完,我问周世昌:“周先生有什么要补充的?”

  周世昌看着我,表情完全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被我这么一问,想了一下才回答:“我觉得吧……下次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开会,凑齐13人就该有奸情出现了……”

  这些人都熟悉亚瑟王老婆偷汉子的传说典故,周世昌的话一阵爆笑。

  大家笑过之后,周世昌表情也调整好了,他笑着对我说:“听了诸位的汇报,我刚才就一直在想,我来这里干嘛呀?现在总算明白了,我是来学习来了。”

  这么一说,大家又笑了,本来我们开会气氛就轻松,所有人都在这里象话家常一样,大概是我和张小桐看起来特别没有压迫感的原因吧?

  周世昌继续说道:“我来公司,据说第一个任务是要跟台湾人战一战。大家也知道,现在国内遍地是台商,台商的政策比我们好,周总以前给大家支过招,用假合资争取同样的竞争条件。我觉得这一招不错,不过前段时间周总跟我初次见面时谈到的一个问题,我觉得给了我很大启发。”

  大家被他的话吸引,听他侃侃而谈:“我问周总到底有什么梦想,周总反问我,他说如果他是想振兴民族工业我信么。我是不信的,周总自己恐怕也不信。”

  大家又笑了,这个掌故众人都知道,我是口号喊得最高,行动最卑劣的代表人物。在这方面的种种作为大家都有领教过。

  “周总的想法代表我们大多数人的想法,务实,不说口号。”周世昌说,“但是大家喜欢听的是什么呢?口号。我们虽然不能犯分裂台湾同胞的错误,但说两句大家喜欢听的话总可以吧?民族工业民族茶,我觉得这种思路要好一点。当然,说句题外话,我们也可以立刻根据茶饮料的用户类型继续细分,比如保健类和时尚类分开,毕竟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卖方市场了。”

  95年以来,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逐步转变被众多经商人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规则就是如此,它会逼着你求变。我们的茶饮料开门太好,效益太乐观,使得大家养成了一种习惯惰性。现在周世昌一句话说出来,于春荣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果汁饮料只能在几个消费水平比较高的地方卖,出口的各种关系手续还在办理中,他就忘了考虑把茶饮料的针对层面细分。

  看着于春荣若有所思的表情,周世昌没继续说下去。我拍拍手,做总结:“周先生,哦不,现在该称呼为周经理了,周经理暂时先负责于厂长的茶饮料系列。”眼看徐军有点失望的表情,又不紧不慢地加一句:“当然,能者多劳,徐厂长那里也要周经理多费心。”

  周世昌看看左右两位厂长,笑着点了点头。这个有一点老派的年轻人脸上就有一种浑然的让人觉得可以信任的气度,这就是多年商场拼杀磨砺出来的。

  之后张小桐宣布到7月份为止在座各位的分红情况,大家照例找了个地方吃吃喝喝,周世昌直接跟着两个厂长回榆林县了,其余人也各自散去,好像古龙笔下的宴席。

  回家路上,张小桐问我:“暑假打算怎么过?”

  我靠在她身上,迷迷糊糊地说:“跟你过……”

  小美女高兴地拂了拂我的头发。

  第二天是周日,我本打算在家睡懒觉,电话响了,接了电话才知道是邵科:“周行文在吗?”

  “我就是,你邵科吧?”

  “好记性,这都能想起来。”邵科在电话那边说,“我们在旧货市场,来看看?”

  “好,”我听了立刻来精神了,“你们一个都别走,今天我请饭。”

  

第五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