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我半蹲下来,按住了那倒霉的小子的身子。尽量的放慢自己的话,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别担心,让我看看你的伤。”

  他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我也懒得去仔细听了,反正也不过就是些什么很痛一类的话吧。拿出手帕,掰开他的手。还好,只看到了红色,没有那种黑黑白白,花花绿绿的东西。将手帕递给他告诉他捂着伤口。从左手上取下了自己的针包,爷爷教的东西几年没再用了,不过想忘掉怕也很难。减轻了他的痛楚,同时还略微减缓了他的出血。血流的没那么猛了,拿出随身带的云南白药倒上(不要问我为什么带着,反正从17岁以后出门我就从来没忘记过带药。现在虽然不是从前,不过习惯依然是习惯)。这才看的清了他的伤口。从左边斜斜的向下拉了到口子,几乎延伸到了下巴上。不过还好,正好避过了眼睛,两眼没事就好说。虽然看来他这辈子难免要留下疤痕了,不过残废是不会的了。看着这道疤痕,我记忆里渐渐什么东西开始苏醒了。从左边眼角斜斜拉下,几乎到右边下巴的一道伤疤。我手一抖,药瓶掉在了地上。抓起书包往家里冲去。

  回到了家里一句话没说,冲上了六楼,将书包一丢趴在了床上。这个人是谁?是谁?为什么出现的?为什么会受伤?见鬼,为什么这人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虽然我没问他叫什么名字,现在我也不过仅仅是在念小学,尽管他一脸都是血。可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来——刀疤。我承认虽然我不怎么在乎学校,我承认我没把校规当回事,可是我却不想承认我一直都在去做一个好学生。虽然不在乎学校,藐视校规,可是上课我从来没有迟到早退,更不用说旷课了。虽然我做了许多事情与校规有违,可是我却从来没有明目张胆的去触犯过一次。尽管我一直跟自己说: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家长眼中的乖孩子。这些都不过是我精心伪装下的假象。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我一直在精心的去维护这一个假象。再次看到刀疤,看到他脸上那一道伤口。我终于知道了我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一个事实——我一直在害怕,害怕从前的那一条路。每天学校、家,家、学校,尽管跟自己说是因为我对别的那些东西不感兴趣。可是我却知道,我在逃避着什么。尽管一直想把这种知道当成不知道,可是心中却清楚的知道已经知道的即使刻意的去当不知道却始终还是知道。我竟然会对过去害怕。害怕见到从前的人,害怕从前发生的事。所以我希望父母们调走,我也在刻意的不去接触从前的人与事。不过父母都已经去广东了,我为什么不去呢?为什么还要留在这边?光一个等他们安顿好了再过去,完全不可能。叹了口气,唉……为什么从前一直没有想过这个呢?我还是希望与他们见面的,与刀疤,与太子。不过我害怕刀疤,与他最后见面的时候。他手上拿着枪,可是却放下了。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是叫你大哥。”

  “如果有下辈子,我们不见面的好。”

  讨厌,为什么想起从前了?我曾经想忘记的。有人走近我,坐在我床边。

  “叫你很多遍了,下去吃饭啊。”一只手摸到了我的头上,插入我发间轻抚着。

  我翻过身,表姐微俯身看着我。

  “怎么?哭了?学校里有人欺负你?”表姐面容一紧,“有什么事告诉姐姐。”

  她比我大了5岁,记得从前我刚与人打架,满身带血找到她问她借钱跑路的时候她也这么问过我。不过那次我没跟她说什么。我也没跑掉,被炮哥带人堵住了。我放倒了他三个大哥,然后就与刀疤跟了他。然后给他打下了一片江山,成为西南两大势力之一。这人够阴够狠,也够聪明。可是却因为太阴太狠也太聪明而只能成为第二。太阴,一辈子见不得光;太狠,除了手下只有仇家;聪明人多疑,到死也没有一个朋友。他一死,整个帮会立刻就散了。那些人或投靠了别人,或成为了掌管一两条街的小混混。

  我坐起身:“没事,没人欺负我。我就下去。”

  姐姐伸出温温软软的手探了探我额头:“没什么不舒服吧?”

  “嗯。”

  “阿邦啊,我们都是独生子女。表亲也就是最亲了,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姐姐啊。”姐姐侧抱着我肩膀在我耳边说。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拿了毛巾想阳台上的洗脸台走去。好好洗了把脸,三月初的水还是冰的,刺的我一个激灵。清醒多了。我下去吃饭,姐姐没有说什么,只偷偷看过我几眼。之后几天我也没再体现出什么异常来。

  过了几天也都没什么事。不过身边的小姑娘自从那天后一直很是看我不顺眼,总有事没事的找我麻烦。可是我却正好借着机会把她好一阵消遣。

  放学后,胖子又缠我去打机。我想了想,也就去了。在校门口,意外的看到了刀疤,头上还贴着药棉。看到一个脸上带伤的外校人站在门口,许多人都绕着走了。胖子一拉我也想绕开。我却冲着刀疤走去了。

  看到我,刀疤站直了身子。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漫不经心的问他。

  “这个,是你的东西吧。”他从兜里拿出一个针包。

  我接了过来,扣在左手腕上。说了句“谢谢。”,转身离开。

  “大哥。”他忽然拦住了我。

  “不要叫我大哥,我才四年纪。我想,你比我大吧?”我冷冷的说。

  他摸了摸头,他的确比我大。他今年9月就要升初中了。不过他还是马上就恢复正常了:“这个。”他指了指脸上的伤疤,“是你帮我上的药吧?”

  我点点头:“也是我弄伤的。你打算来报仇的吗?”

  “不不不……”他摆着手否认,“是我爷爷让我来的。让我还你这包。还请你到家里坐坐。”

  我奇怪的看着他:“坐坐?你爷爷?他找我做什么?”

  他家里有个爷爷我是知道的,不过从来没见过。他与我一样,都不喜欢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都很少回家。

  “别跟他去振邦。”熊胖子在我身后小声的说。

  刀疤一看急了:“真是我爷爷喊你去的。我已经不跟五中那些人一起玩了。”

  我拍了拍胖子肩膀:“放心,我走一趟。没事的。”

  跟着刀疤在巷子里七拐八拐的走了好一阵子,如果不是知道他家的确是走这个方向我还真的会怀疑他是在引我入局了。他家是两层的小楼,还有一半是木质结构的。我虽然对他家里了解不多,可是也知道他父母都是做小生意的,一般这个时候不会在家。在他上面有个大他两岁的姐姐,后来嫁给了一个电厂的抄表员。

  果然他父母都不在,只看到了他姐姐在门口坐着逗狗。跟他姐姐打了声招呼,我就跟着他上了楼。他爷爷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的显老,相反还很精神,红光满面的。在楼上作木工。对着他爷爷,刀疤倒很老实。轻轻走了过去,站在他爷爷边上说:“爷爷,人我请来了。”

  他爷爷也没停下手中的话:“知道了,我还不聋不瞎的。你也不先请人家坐坐,喝杯茶。真没规矩。”

  我笑了笑走过去:“不用了,爷爷。我看看你做这个。”

  “好。我先弄好这个,这个停了就不好弄了。”说着边对着木料边动刀子。看着他一刀刀的切削木料,我也觉心中佩服:人老了,把式却还在。运刀是一刀到底,不见多一厘也不见少一厘,正好切到合适尺寸上。看着他轻松的将几块长长短短的木料切切修修,一会儿就装成了一张折叠小凳。他拍拍手,将凳子递给我:“你试试,稳当不?”

  我入手后吃了一惊,整张椅子完全看不到木头意外的材料,单纯靠榫接与木钉制作,而且尺寸异常精确,打开放在地上四平八稳。收合起来就是平平的一块板子。刀疤他爷爷木工水平真的很不错。然而再看他的工具也只有几把刀子而已,我又吃了一惊。单纯只用刀的木匠?

  爷爷站起身去洗了洗手,边擦着手回来。忽然的问了我一句:“你父亲是宗进还是宗成啊?”

  我一惊抬头:“你怎么知道我爸跟大伯的名字?”

  “哈哈,小鬼。难道你爷爷没跟你说过我吗?”他爽朗的笑了。

  我想到了刀疤的名字,黄晋。那么他爷爷姓黄了。一下子想起来爷爷说过的故事,脱口而出:“断门刀黄松鹤?”

  刀疤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外号:“什么断门刀?”

  黄爷爷倒是很爽朗的笑了:“不错不错,小子记性好。而且看来也比我们家这个要乖。他就从来不喜欢听我讲从前的故事。你爷爷还好吗?”

  “他是7月份的忌日。”想起爷爷,虽然不是很悲伤,不过总也有点黯然。

  “啊?走了?唉,咋就走在我前头了呢?怎么走的?什么时候?”

  “嗯,没病没灾。是89年那时候的事情了。”

  黄爷爷呆了呆:“唉,那好。阿晋,跟你奶奶说今晚我喝几杯。让她准备准备。唉……是了,你叫……”

  “刘振邦。”

  “好,振邦啊。晚上在这里吃过饭再走吧。”

  我谢绝了:“不了,今天晚上我外公做寿。要回家吃饭的。”

  “也好,你就早点回去吧。别让他们等。改天再来吃饭。”指了指地上的凳子,“用的着就带回去吧。”

  道了声谢拿起凳子跟刀疤一起走下了楼。

  刀疤下了楼问我:“你爷爷跟我爷爷认识?”

  “认识,他们从前一起打过RB鬼子。听我爷爷说你爷爷当年很了不起,自己一个人去摸掉一队4个人,中了三枪还能跑回来。死他刀下的RB人,没一百也有好几十。”

  刀疤嘴张的能吞个鸡蛋:“这,这么厉害?我怎么不知道。”

  “你有好好听过他说的故事吗?”

  “这个,倒也没有。”刀疤摸摸头,傻笑了下。

  送我到巷子口,他停下了脚步。

  “我就送你到这了啊。嘿嘿,你爷爷从前是不是也打RB鬼子的?有什么功夫?”

  “没你爷爷厉害。”

  “嗯,这个……”

  我懒得听人家支吾:“有屁快放,我赶回去吃饭呢。”

  “以后,我喊你老大吧。”

  我盯着他上下转了几眼,把他看的不自在了才开口:“我现在可是好学生,不是出来混的。”

  “可我觉得……觉得你比他们更像大哥。”

  “跟我混,有条件的。”我故意慢悠悠的说。

  刀疤才不管我什么条件:“你说,你说,要每天孝敬你或者是去干什么都成。弄新漫画,还是去找学生收保护费?”

  “滚,老子不需要多你这么个儿子。回家孝敬你妈去。”

  “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你快要中考了吧?”

  他奇怪的点点头:“是啊。你要我读二中,跟你在一起?好吧,我正好在校区里,只要及格了就行。”

  “不,我要你考一中,市重点。因为我也要考那。”

  “啊?不是吧。”

  “成就成,不成就拉倒。”我丢下一句话,留他一人呆在巷口回家去了。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