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推荐:探险道

  

  作为一个人,不管年龄多少,能力如何,家境怎样,都始终该有一个梦想,梦想支撑人成长,给人以勇气,带来智慧与坚强的上进之心。

  我从不觉得这是一个笑话。

  ————————————————————————

  梅姐办事很快,才隔天就告诉我们,说事情差不多了。重炮给了她面子,提出要打了他小弟的人斟茶道歉,然后拿2000来作为汤药费就没事了。太子知道后很不爽的骂这混蛋在抢。不过不抢怎么叫流氓呢?胡乱扯了几句闲话后就告别梅姐去找刀疤了。

  在刀疤家门口,意外的看到他姐姐边说话边往外走。拉大的嗓门没走近就听到了:“……你还是听我们话去二姑那呆一阵子吧。现在的人怎么能那么信任,没事大家是朋友。有事谁不自扫门前雪啊?那天我在学校……”

  忽然看到我们两人走过来,脸红了红。迟疑了会说:“你们是来找……阿晋的吧。他在。”

  我跟太子对视了一眼,他脸上的笑带点无所谓又有点无奈,想来我也差不多。我开口说:“是啊,他在里面吧?”

  “在,在。你们上去吧。我出去买菜。”他姐姐匆忙的走了。我们两人进门,先大喊了一声刀疤的名字。

  刀疤应了一声就从楼上冲了下来,脸上带着欣喜的问:“怎么样了?”

  我答道:“大概搞定了吧。人家要你斟茶道歉,然后给点钱就算了。”

  听到钱,刀疤又变坎坷不安起来:“多少钱?他们要的不少吧?”

  “不多,两千而已。”太子答了,“这个你不用担心了,自然有人出。只是你道歉的事……哼哼。”

  “阿正别笑那么奸,吓坏小朋友的。”我走上前去搭上刀疤肩膀,“阿晋啊,钱我们帮你搞定。道歉的时候注意事我也给你说一说,然后之后的事你打算怎么做就看你的决定了。”

  刀疤让我们两人的话弄的一愣一愣,呆愣着让我拉上楼去。

  花了半个小时时间跟他讲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刀疤算是比较明白了,摸摸脑袋说:“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只要你拉下面子来,其实不难办。”太子答话道。

  我点点头,说:“对,走前我已经拜托人家帮我们留意他们每天都晃荡在什么地方了。你确定没问题的话怎么明天就去堵他们。只要你能不怕丢脸。”

  刀疤拍拍胸脯,大声说:“邦哥你吩咐的事情,再丢脸我也能办。”

  我一巴掌将他仰着的头拍回脖子里去,骂道:“去你的‘邦哥’,老子年轻力壮,风华正茂,少把我喊老了。”

  过不了几天,梅姐就托人给我们送来了消息。重炮手下的几人每天常去的地方一一的给我们列了份。我与太子两人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都踩了遍,最后决定了在祥记游艺厅。一来是这里人多眼杂,他们一是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二也很有面子。而且半条街过去就有个派出所,安全有保障。再走了两遍,最后也就决定了在这等好了。

  我们三人忽然间的就从带点乖张毛病的好学生变成不去上课的好学生。尽管有可能不去上课就已经是坏学生了,可是成绩依然没变的话这个坏字很难套在我们头上。如果我们被定性为了坏学生,那么这学习标兵也就该成反面榜样了。太子这混蛋考试的时候可是从来不屑于隐藏实力的。

  游艺厅,也就是比较地方乡土味叫法的街机厅了。祥艺的机器多是些让我感怀万千的老游戏。哦,也许现在还有不少该说是新游戏。起码,SF2-DASH是够新的了。太子对这个很感兴趣。我粗略的跟他介绍了些出招与压制的规则,再讲了讲某些连续技的概念。他就已经可以理论联系实际了。看着他风光无限的大杀八方,我摇摇头笑笑,找了台同为CAPCOM经典的威虎战机坐了下来,刀疤看到了,也过来投了币。

  我忽然心里一动,问:“玩这个你摇过炸弹吧?”

  刀疤点点头,奇怪的回答:“当然。怎么了?”

  “我们来试试多长时间能摇满三发。”

  说完我当下已经是点完保险,疯狂的转起摇杆来。刀疤看了有样学样。顿时机子开始狂摆。眼角余光瞥到老板往这边看了眼,不过转眼又捧起了自己的茶杯。看来他也已经是习惯了。

  正与刀疤奋力用炸弹轮流轰第23关的BOSS的时候,太子忽然来到了身旁。

  “看来来街机厅玩也是很有意思的啊。用手柄怎都没用摇杆有感觉。”

  我盯着屏幕说:“什么感觉。”

  “拆机啊。”眼角的余光看到太子向门口示意,“他们来了。”

  看到门口带头进来的人是坦克,旁边的那瘦的跟猴一样的家伙就叫土猴。坦克身子骨好,打架是一把好手。土猴虽然瘦小干瘪,可是却无赖下流,专用些什么撒沙子、撩阴脚这类招数。后来有一次沙子没撒好被人挡了,一巴掌给抽到地上,虽然边上五个人去抢可也没抢回来。十来人围着他舞了近半个小时的刀子。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还会不会那很难讲。

  刀疤惹上的是一个跟在坦克背后的高个子。我倒是放了点心,坦克比土猴要讲规矩的多。拉刀疤一把,让他上前去,我跟在他后面走了过去。让太子坐一旁看着就好了。

  刀疤走上前,一个大弯腰:“杰哥。”

  一群人停住了,两个老大看了看后面的那个杰哥。那家伙走上前来,问:“你谁啊你?”

  刀疤抬起头:“杰哥,上次不好意思。是个误会。对不起啦。”

  看到刀疤的脸,这杰哥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原来是你啊,上次你运气好。”一把抓住了刀疤的衣领,可是没等拳头落下去我已经拉住了他。

  “杰哥,杰哥。别生气别生气,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和气生财和气生财。上次是这小子糊涂,所以我让他在这里给你当众道歉。”在他手里塞了两百块,“大哥你去喝个茶吃点夜宵的怎也比浪费力气在他身上强啊。”

  他看看我,再看看钱,想了想收了手。上下来回估量了我,说:“你是他老大?”

  我点了点头:“他才上道,不太懂事。以后大家多亲近亲近好了。”

  拍了拍我肩膀:“看来你很懂事嘛,老大是谁。要不你来跟我们混?”

  “我在梅姐那做事,以后去玩我请你喝酒。”

  这个杰哥丝毫没掩饰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一脸的不屑:“你在鸡窝里转有什么意思,来跟我们坦克哥不更有前途吗。”

  我笑笑,拖着刀疤走了。在门口呆了会,太子也走了出来。

  看见我们两人站在路边等他,向我们走来:“看来很简单,没出什么差错。”

  我耸耸肩:“看来是我太过紧张了。看来他们也并没有太把这事情放心上,也没为难阿晋。”

  刀疤笑笑,没说话。

  “回去上课吧。”我看看天,“看样子还能赶上后面两节。”

  刀疤呆了呆:“为什么还要回去?既然旷了,明天再上好了。现在回去一定要挨骂。”

  太子说:“回去是要找个地方好好想事情而已。反正也没别的事情做了。”

  刀疤不能理解,摸了摸自己脑袋:“我们换一家机厅去玩不也成吗?”

  太子嗤了一声,说:“这些东西都没意思。现在给那疯子拖下水,我们要玩大的。那种小游戏不玩了。”

  刀疤又摸了摸脑袋。

  太子跟他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没出声,好好想过后才开口了:“阿晋,别摸了。你摸又不会能摸明白。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

  “如果有一件事情,你要拿命去赌,而且这件事情还不风光。你去不去赌?”

  他没想多久,立刻就回答了:“你去我就去吧。”

  我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为什么?”

  “你脑子比我好使,你敢做的事情一定是有好处的。而且爷爷也说,让我跟你多学着点。你去我就去好了。”

  我呆了呆,方点了点头:“哦,那好吧。你先跟家里说一声说事情了结了。不想去学校不去也没所谓,不过不要乱跑。不去学校就呆家里。”

  刀疤答应了声,自己走了。我跟太子两人并排着往学校那走。走到半路我问太子:“阿正,你怎么看他们?”

  “一群小流氓。”太子知道我说的他们指的是什么。

  我嘴角扯出一丝微笑:“看你样子很看不起他们啊。那你怎么也打算要做流氓呢?”

  “流氓也有三六九等,我们做流氓,怎么也要做新时代的四有流氓吧。”

  微笑变成了大笑:“你还想做有理想,有道德的新流氓吗?小弟佩服佩服。”

  “少胡扯了。”太子却没笑,“你打算怎么玩?说个大概来。”

  我静了静气,反问他:“你也看过他们了,你自己估计一下。如果说打架的话,你能打的赢他们多少人?”

  太子想了想:“除了带头的那人外,一对一我该稳赢,如果三人以下,配合不很默契那种我有赢的机会。问这个做什么?”

  “你比我厉害,群殴我没把握。”

  “你打算跟他们打架?然后拉一队人来闯天下?”太子疑惑的说,“我觉得这个计划很蠢。”

  我翻了个白眼:“别扯了,要打天下除非我现在是15岁。还有那么两分机会考虑考虑。现在这身板,打打小架还成,打大架是妄想。”

  “那到底怎么玩?”太子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要玩,首先就要知道游戏规则。你认为黑道的最高规则是什么?”

  太子没回答,左顾右盼的摇头晃脑了半天。最后轻摇了摇头:“不知道。黑道规矩似乎定出来就是给人破的。难道说这个没有规矩也就是规矩?”

  我轻哧了声:“你难道打算去悟佛吗?什么没有规矩也就是规矩。”

  “有答案就别卖关子了,你装的再有学问我也不会景仰你的。有屁快放。”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其实混黑道的跟老实人们都有着一个相同的目的。大家出来混,也就是混口饭吃而已。什么义气,江湖规矩就全他妈的都是在放屁。大家把脑袋别裤腰带上出门,无非不过是正路上吃不饱,吃两口偏食而已。”

  “嗯,有点道理。不过这道理太大,你就像在跟我说地球是圆的一样。对是对,可是却没说明白怎么做。”

  我挥挥手:“说到这份上了,你也该明白了。大家出来都为求财,而财富,也就成了关键了。”

  太子接着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该跟他们斗钱?不,不对。钱是根本。硬要比喻的话,就是游戏里的经验值。经验值的高低只代表了人物实力的一个方面。人物真正要发挥作用,靠的还是升级的点数以及技能跟魔法。你的意思是,我们要以钱为本,灵活运用来玩这一场游戏?”

  我点点头:“你也太聪明了过分了点。”

  太子歪着脖子看我:“你似乎也不差啊,至少你就知道有这么个玩法。”

  我暗中苦笑,摇了摇头,经验能弥补智力的不足,不过经验优势可不是长久都能保持的。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去?”太子看着学校的大铁门说。

  不知不觉中,我们就已经走到学校了。我看了看校门,问太子:“你想去上课吗?”

  太子跟我大眼瞪小眼:“你想吗?”

  “我们还是去梅姐那坐会吧!”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