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周广成听我这么说,觉得很奇怪:“谁?”

  我知道周广成对鲁倩很有意思,但又实在不希望鲁倩跟周广成这种换女朋友如换袜子的人有什么牵扯,一时间很为难,只能随口推托:“我姐的一个朋友找我,看来今天想过学校那边去也不行了。”

  周广成一挥手:“有事就去忙吧,回头给我电话。”

  我点点头,抄起一张他递给我的贵宾卡出了门。

  手机一直没关,出了门我才继续跟鲁倩对话。

  “周行文,你刚才跟谁说话呢?我什么时候成你姐朋友了?”

  我赶紧继续瞎掰:“一个朋友的朋友,没必要把什么事都说这么细——你人在哪?”

  “我在中行门口。”

  “靠,姑奶奶你跑那边去干吗?打算换外汇?现在可没国库卷了……”

  “我就认识这里!”

  “你不是经常来吗?”

  “那都是别人带我来的!”

  “哦,原来是个小路痴。”

  “你……”

  斗嘴不耽误打车,我边跟鲁倩扯淡边搭车呼啸超中国银行大厦奔去,到了地方,看见一个雪白小身影站在中行门口的花坛边上,周围几个“换不换美元”的中年男女穿这羽绒服四处走动。

  一段时间不见,鲁倩依然很漂亮,而且变得更会打扮——或者说,打扮更适合我的口味了。她穿了一件白色大衣,领口微敞露出白毛衣,围白色围巾,下身白色牛仔裤,浑身上下除了手套和头发和黑溜溜的大眼睛之外都是白的。

  一般女孩绝不会这么打扮,尤其是在不化妆的时候,鲁倩却反其道而行之,当然是对自己的相貌和皮肤都有相当程度的自信。就算穿了一身白,她的皮肤还是雪白雪白,让人看着就觉得如凝脂一般的夸张说法其实还是存在的。

  我看鲁倩一眼,有一点被美丽女子一瞬间迷晕的犹豫,但心中张小桐的小红脸异常清晰,眼前的鲁倩看起来似乎也就不那么漂亮了。

  我放慢脚步,倒背着手走过去:“小妹妹迷路了?要不要哥哥送你回去?”

  鲁倩看见我,也不生气,嫣然一笑:“你怎么那么久不去学校?开学都没看见你。”

  我目光上下翻飞打量她:“你不也一样?你姐呢?”

  “在公司。”鲁倩自从上一次见识到我如何跟刘明耀计划着整王金凯他爸之后,对我的态度忽然转变了,刚开始还是害怕,现在则变得有点亲密。这就是个老理——男人坏一点,女人一般不会太讨厌你。

  自从我把公司的大小事整理了一番又一次甩手给鲁薇之后,鲁薇也没什么理由继续围着我这个吃闲饭的转了,现在学校、投资、房地产都是她在搞,已经恨不得化身千手观音了,鲁倩平时没人陪,找我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她知道,我不会坑她骗她,对她也还算不错。小女孩就是这样了,她未必会记得你的对她凶,但你对她好她就一定不忘。

  鲁倩看我从出租车上下来,没好气地来了一句:“你那么有钱,怎么不自己买辆车?”

  我耸肩:“其实我最穷,你姐她们都比我有钱,你信不信?”

  鲁倩再小也不可能信我这种胡话,白了我一眼:“说个玩的地儿吧,太无聊了~~~~”

  小姑娘在句子后面托的长音都能让我隐约看见未来网络作者们喜欢用的波浪线了……看来是真够无聊的。

  不过小姑娘撒娇我见多了,鲁倩这个级别的还不够让我听一次就骨头酥两次就忘了自己谁三次就像狗见了骨头,那是主流玄幻小说主角才干的事儿。我打了个哈哈,问鲁倩:“你想去哪玩?”

  “不知道。”鲁倩大眼睛眨巴眨巴盯着我看,好像她是色狼我是美女一样,“你推荐个地方吧。”

  我先接了个电话,然后想了半天,只能沉痛地告诉她:“我现在最想去的地方,是图书馆。”

  鲁倩瞪着眼睛看了我半天,终于屈服了:“图书馆就图书馆。”

  ****

  一个城有没有钱可以从很多地方看出来,譬如路面交通,譬如有没有看起来够排场的酒店,譬如有没有名牌专卖,生意好不好……当然,我觉得最能看出一个城市有钱没钱的地方还是在书城和图书馆这两处。

  吃饱喝足的人都会考虑追求一下精神享受,所以一般看一个城市是否有钱,看书这种东西受不受欢迎就行了。

  知识永远是人类温饱之后的第一选择,也是获得更大财富的最佳理由。

  我带鲁倩从中国银行门口出发,往前走几步就是北关市图书馆,那里是一幢七层高的楼,太阳集团掏钱盖的,里边摆满了各界响应号召捐来的各类图书。我平时没事喜欢来这里泡几个小时,消磨一下时间。当然以我现在看书的速度,几个小时已经是很奢侈了。

  鲁倩对图书馆似乎印象不佳,用一种小女孩特有的挑剔眼光打量周围,鼻子里往外哼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声音。鲁倩大概已经很能代表90年代中后期大多数年轻人对文学青年之流的看法,所以我当年不断告诫一些妄图在网上以小帖子俘获美人芳心的假文青们,这条路已经不通了。

  图书馆阅览室里净是沙沙的翻书声,偶尔有轻微的一两声咳嗽和小声的耳语,我和鲁倩进来的开门声导致不少人目光集中过来。

  集中过来的目光大部分没归位,就那么停的鲁倩身上了。这个道理告诉我们,世界上大部分的男人,就算他再文学,再刻苦,也要为金钱美女所诱惑。在大多数时候,金钱比较遥远,盯着美女看比较实在。

  看来我的免疫力还是比较过关的。

  我带着鲁倩走到一个盯着她看得最厉害的男生面前,我让鲁倩往后站一点,笑着问他:“王金凯对吧?”

  坐在那里的当然是王金凯,这个人上次打了周广成之后,被他爸好一通骂,逼他一段时间内不准乱跑,只能到图书馆和几个制定的地方活动。他爸警告他,一旦知道他再去迪吧之类的地方,立刻收走他所有的卡。

  这些事我可以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一直按兵不动没来找他只是因为还没开工,不能打草惊蛇。

  现在时候到了。刚才那个电话就是告诉我他人正在图书馆。

  王金凯抬头看见我,心里恨意估计是不打一处来,扬起书就想动手,被我一把按住了。

  鲁倩没想到我来图书馆是找王金凯,有点吃惊地后退了一步,看着我抓住王金凯腕子把他抓得龇牙咧嘴。

  我对王金凯微笑:“怎么?不想坐下来好好谈一下么?”

  王金凯咬牙切齿看了我几眼,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不搭理他,在他对面坐下。周围几个人看见我动手,都没敢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往远处挪了挪。

  我坐下,手里依然捏着王金凯的手腕:“奇不奇怪?我居然能知道你在这里。”

  王金凯疼得不能行了,点点头。

  我松开手:“别打算跟我动手了,第一你打不过我,第二你就算把我打倒,外面还有人等着你。”

  王金凯还是不忿,又想站起来,结果手又被我抓住了。

  “怎么着?说了白说,还不长记性是吧?”

  不少人伸着脖子往我们这边看,我四下一扫:“操,没见过寻仇?”另一只手有意无意地亮出了弹簧刀,大多数人都立刻变得目不斜视了。

  我朝脸有惧色的王金凯一扬下巴:“听说你爸最近挺不好过的?要不要我帮你们家排忧解难一下?”

  王金凯不明白我的意思,有点迷惑地看着我不说话。

  我拿起身上的另一部手机,给大禹房地产的总经理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喂?王总在吗?”

  王金凯的父亲,也就是大禹房地产的老板王德荣对这个陌生的号码显然一无所知,和他儿子一样迷惑:“我就是,您是……”

  我开门见山:“听说贵公司最近阻力很大呀,省里对贵公司的工程质量和施工地段都很不满意,不知道王总希不希望解决一下?”

  估计对方正为这事发愁呢,听我这么一说没有立刻回应,少了民营企业家的那种风度和应变,乱了阵脚。沉默半晌,王德荣试探着问道:“您到底是……”

  “咱们别废话了。”我装作不耐烦地说,“现在我就告诉您,如果我愿意,这个事儿明天就能解决,你现在欠了不少钱,你是希望不付出代价地试试呢?还是决定不信我,立刻挂电话?”

  王德荣白手起家的人,自然不是白给的,很冷静地听我说完,用有一点敌视,有一点哀求的声音问我:“你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想要。”我随口说了张惠妹的某首流行歌,“现在,我花一天时间给您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了之后,我希望您能好好管管您儿子。这个事就这么算了,做人留三分余地,下次再有,我绝不会主动给您打电话了。”

  王德荣听我没什么别的过分要求,口气开始平和:“我知道了,谢谢您,我一定好好教训这个小兔崽子……”

  我打断他的许诺:“行了,你半个小时后接电话。”

  挂了这部手机,我用另外一部手机给刘明耀打了个电话:“刘总,听出来我是谁了么?”

  “听出来了,你这声音能治小儿夜啼。”

  “你哭吧,我不拦你。”

  “……”

  “说正事,说正事。”我就怕跟刘明耀斗嘴,最耽误时间,“那个,大禹老王的那个事儿,松口吧,让老王吐点像样的东西给你那帮叔叔们,然他继续开工吧。”

  “就这么完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说,“网开一面这种事,能做到最好还是做。”

  “行,一切听你的。”

  我收起电话,看了看眼前目瞪口呆的王金凯,摇摇头,叹了口气。

  “没事了,我们先走了。”

  王金凯想站起来,犹豫半天,还是没站起来,老老实实坐在那发呆。

  我拉着鲁倩就走,看都不看他。

  鲁倩在图书馆大门口问我:“你怎么知道他在图书馆?”

  我笑嘻嘻看着她:“商业秘密。”

  ****

  鲁倩和她姐完全不是同一类型的女孩——当然也不排除鲁薇更年轻的时候和她一样疯,鲁倩喜欢购物,喜欢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观赏各种街头档和商铺上面,喜欢肆无忌惮地大声说话,仿佛一只白色小鸡,围着我叽叽喳喳乱叫一通。

  我陪女孩子逛街的经验也算比较丰富了,一般遇到她想“看一看”某物的时候,我是能坐下就坐下,能休息就休息,似乎所有女生在逛街的时候都能爆发出无穷潜力,乃至于我相信平时体检她们所表现出来的肺活量和各种体能测试都是胡说八道。

  我以前一个人的时候爱好广泛,有无穷的精力研究各种东西,所以我现在吃起老本来受益无穷,但偏偏女性的服装、化妆品之类我都未曾涉猎,鲁倩难得在我面前可以牛上一次,对我不断介绍各种各种香水和化妆品,还有她所喜欢的衣服。

  很可惜,我脑子全是张小桐擦了香水或者换上衣服的样子,真是对不起她的一番苦心。

  我们这么顺着街道一路走一路逛,鲁倩没怎么买东西,只是不断地跟我说话,我爱搭不理地回着,碰到我懂的事就多说两句,碰到她有兴趣的事就少说两句,这样居然走了近三个小时。

  鲁倩一点也不掩饰对我的好感,这让我很头疼。这种不咸不淡的谈话和行走进行到最后,我忍不住给鲁薇打了个电话。

  “鲁姐,我们在步行街,有点累了,能过来接我们一下么?”

  鲁倩见我把她姐姐都搬出来了,有点无聊地地头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头。我向***保证这动作特傻,80年代末就已经没人用了。

  鲁薇很快开车过来,看见鲁倩正在一手挽着袋子一手挽着我,忍不住笑了。

  偷偷问我:“不好受吧?”

  我故作扭捏地答道:“还好啦……鲁姐,当年你也这样么?”

  鲁薇笑着打了我一下。

  鲁薇一来,我立刻装了公事公办的表情,上车之后开始跟鲁薇搭讪。

  “鲁姐,我给您讲一个有关浪漫的故事吧。”

  鲁薇忙着开车,微微点了下头:“嗯哼?”

  我慢悠悠地说:“1995年,也就是去年,在美国,有一个工程师叫皮耶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他快要结婚了。他的未婚妻特别热衷于搜集一种糖果盒子。在一次和她闲聊的时候她谈到:‘要是能通过网络搜集这些盒子,并和这些搜集者们聊天该多好?’后来,皮耶尔·奥米迪亚用了劳动节期间的假期架设了一个网站,这个网站叫eBey。”

  鲁薇明白,我这是又在动哪家生意的脑筋了,静静听我继续说下去。

  我说:“其实我宁愿相信这个故事是他们公司自己编出来的,因为我们听到的传说总跟事实有一些出入。好像牛顿从来没在苹果树下躺过一样,大多数我们知道的故事都是编的。但我不在乎这个,有人肯编故事意味着他已经成功了。”

  鲁薇点点头:“嗯,eBey,现在应该发展的不错了吧?”

  “差不多。”我说,“通过小桐姐那边联系他们吧,我们要收购,继续收购。”

  美国政府也想不到吧?我们为什么总要收购小得不能行的网站或者企业呢?一个几十人的小游戏公司,一个夫妻店一样的网络交易平台,或者是几个看起来完全没什么发展的大学生工作组。

  可怜的美国,1996年连电信市场都开始对外开放了,等它回过神来,估计几个宣传制高点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吧?

  偏偏以前我们通过其他方式进行海外投资政府还能干预,现在张小桐已经到了美国,连这种心政府都没得操了。

  跟鲁薇滔滔不绝讲了一路eBey的经营模式和发展前途,听得鲁倩直打呵欠,提前放我回了家。

  家里,两位尊长正在讨论关于我的事,我进门前只听见隐约的“行文”、“小桐”,钥匙插在门上的一瞬间,讨论声奇迹一般消失了。

  我贼眉鼠眼地开了门进来,看见父母,打招呼,打算往房间走。

  我爸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眼儿:“等会,你过来一下,我和你妈有事对你说。”

  我用僵尸一般的步子倒退着走回来,面对两人双手垂膝,神色恭敬:“听,听从领导们的教诲。”

  我爸爸张嘴就说:“我说行文啊,你和……”

  电话声,老爷子的讲演被打断了。

  我连声抱歉地从怀里掏出电话,是刘明耀的号码。

  “尚方今天晚上在中关村开了个发布会,发布了一款新游戏,叫《商路》,游戏跟咱们正在开发的关于丝绸之路的经营游戏一模一样。有人泄漏了公司的游戏资料!”

  

第七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