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强力推荐:《旷世奇材》,都市YY新作。

  链接:

  

  ————————————————————————

  周世昌对我所要表达的意思心领神会,完全抓住了中心思想。反正这种事儿在私怨上来说也是该做的,在从公司利益角度考虑也有足够的好处,他干吗不做?

  更何况,周世昌也很希望多做一些事来回报我对他的知遇之恩——虽然到现在为止他做的事已经太多太多了,但都是长期效益,短线一个也没有。从这一点上来说,他自己心里也该有一点着急。

  所以我才把这件事交给他做,他心里舒服,我也放心。

  ——周世昌同志,发挥您战力的时刻来到了呀,您可要给我做得漂亮一点呀。

  当然,周世昌来找我还是另有要事的,5月份在青岛有一个中国营销策划高峰论坛要搞,当然这玩艺得让去参加排名的大家伙有一点表示,周世昌来问我的意思。原则上少于1000万美元的投资和合作项目他都可以拍板,但我曾经反复强调过,在某些时候不走形式、不玩花枪,他才来问我的意思。

  我在做事风格上很似国内的一些企业家,从中国特色管理角度考虑问题,出发点就三个:实用、辩证、煽情。做企业搞商业不是治国,要人治。

  这是我的观点,不适用于很多地方,但适用于我。

  对于高峰论坛的事,周世昌本人的态度很明显可以看出,眼见此人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我怎可能不让他去?懒洋洋地问周世昌:“如果让他们把你排在第一位,要多少钱?”

  周世昌笑了:“我怎可能是第一位?我只是想去看看,多结交几个高人,前几年忙工作,耽误太多机会,羞愧啊。”

  我笑道:“周先生就算不用排名也知道您是中国第一营销高手了。既然要去,自然还是拿个排名比较好。”

  周世昌摇头:“我去倒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次活动的发起人比较有趣。”

  “谁?”

  “郑晓伟。”

  我吃了一惊:“周先生早就知道我要对付郑晓伟?”

  周世昌笑笑:“公司的东西丢了,我当然关心。以前听人说起郑晓伟这个人,总是在报纸和口头上。这次我希望能见见他,对他这个人有一个比较直观的估计。”

  原来周世昌是为这个而来,这让我大为感动。之前我曾经多次放话,这些边边角角的事不用他操心,专心搞市场就好。现在可好,主动来帮我分忧了。

  我问周世昌:“周先生对此人评价如何?”

  周世昌扶了一下眼镜,说:“这个人在营销界还算有名,不过不是那种纯粹靠实力说话的人。你也知道,自从我做了口服液成功之后,国内忽然一夜之间多了很多个人英雄的营销专家。国内的概念营销现在刚被炒起来,我估计今年会回落,第一个要倒的就是郑晓伟这种人。”

  看我没说话,周世昌继续说道:“郑晓伟有点像那个卖软件的姓宋的,浮夸成风,张嘴就来。不过现在国内搞营销的很多人就信这一套,但这有点像程咬金三板斧,唬得了一时唬不了一世,我觉得这阵风到今年底就差不多结束了。”

  我表面上点头,心里却知道周世昌说错了,这阵风实际上到2001年才结束。1997年,那个姓宋的还正眼看都不看一眼互联网,直接了当地卖了一本所谓学习革命的书,号称千万销量,卖得一塌糊涂。事实上动用著名导演卖出去的这本书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一直到2001年才栽在浮夸的问题上。

  我对周世昌的看法摇摇头:“我觉得浮夸没那么好对付。尤其是现在,国内游戏软件用户都对中国人自己的游戏抱有幻想,游戏产业的利润也在扩大,说两句大话,到时候项目坏了开几个人替罪,再来个致歉声明,换一个团队,继续干。这么折腾,最少能拖两年左右。大家也要两年之后才会彻底失望。”

  周世昌不断点头:“是,没错。软件行业和传统行业还是有一定区别,我没想到。”

  “所以我不打算给尚方机会。”我说,“一次性放倒他,这是战争,不是和平演变。”

  周世昌点点头。

  商量完一些其他公司的细节之后已经接近晚饭时间了,我妈买菜回来,我硬是留周世昌在家吃了一顿便饭。周世昌以为我会拿多了不得的东西招待他,没想到真是随便到不能再随便的家常便饭。我跟他解释:“平时只要不是出去请客,我都不太挑吃的。”

  周世昌看着桌子上的家常菜不断点头:“看来,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我笑笑:“要保持朴素的是心,不是行为。”

  ****

  吃过饭,我送周世昌出门。太阳家园的小区看不见什么星空,我们一起走出去,抬头,漫天繁星,一轮饱满的下弦月挂在当空,正是正月十五没过多久的日子,空气中散发着香甜的冷。

  路灯在地上拖了两条长长的影子,我和周世昌。

  我边走边问周世昌:“周先生还记得我们初逢那次么?”

  周世昌跟我一起仰头看看头顶繁星:“记得。”

  我呼出一口白霜:“周先生当时曾经问我,做了那么多,为的是什么。我想现在我已经有更好的答案了,周先生知道吗?”

  周世昌面带笑容看着我:“世昌驽钝,还是很想知道。”

  我抬头,直视他的双眼:“周先生觉得,您迄今为止所受的教育,所接触的宣传,所看见的世界,是怎样的呢?”

  周世昌被我问得一愣,不知道怎么作答。

  我抬头看星空,仿佛自说自话一般对他说:“周先生,我最近一年来用尽所有个人时间,终于粗粗翻阅完了一些我以前大概知道目录而无时间看的书。总计下来,大概有超过一万册吧。以前我看过一个小说,说人看多了书,知道的多了,很容易看开一切。我觉得我做不到,我还是很看重一些东西。”

  周世昌停下脚步,仰头看天,等我继续说下去。

  繁星如水,夜也凉如水,我们如两条仰头向上呼吸的鱼,一起凝视万古不变的夜空。

  “周先生,我觉得,一个人应该先对自己好,要得让自己幸福;其次要对社会要负责,让他人不困扰;最后则是要为自己所向往的事业努一点力。”

  “嗯。”

  看周世昌很入状态,我继续抒情:“您现在应该对我们姐弟比较了解了。我觉得人都是自私的,图名图利图兴趣图虚荣或者图过程当中的一个快感,首先要自己得到的比较多了,才有闲暇考虑别人。我觉得自己也是这种人,现在我得到的已经很多了,有像周先生这样的人全力支持我,有朋友,有亲人,还有钱……嘿嘿,您别笑,我认真的。那么现在我做点什么也不为过,您说是不是?”

  这种自私论调周世昌恐怕头一次听说,带着闻所未闻的新鲜和惊讶,他点点头。

  我把仰得酸了的头摆回到正确位置,这45度仰望天空果然还是有难度的事,看来能坚持时间长的都是强人。

  “周先生,我心中有一个很狂妄的计划,”我对同样不习惯45度的周世昌笑着说,“我只希望为更多人擦亮双眼,给更多人插上翅膀。”

  “世昌不明白。”

  “周先生很快就会明白的。”我说,“您还记得我要办的那个大学生杂志吗?那只是开始,很快我们就会建立大学生创业基金,通过严格的审查制度给条件不好又有能力的大学生们提供创业资金,不用很长时间,我们的股份和影响就可以让人决的生活有改变的可能了。”

  周世昌听我说完,反问道:“只是大学生吗?”

  我笑了:“周先生好犀利,当然大学生只是方便炒作的开头,我希望无论什么人,只要有想法,能施行,都可以来我们这里申请他的第一笔创业资金。”

  周世昌叹息道:“这是大手笔啊,需要配合目前的失业问题来宣传么?”

  “我的初衷,也只是打算让一部分有能力但未必有机会的人有一点希望罢了。”我站在路灯下,低头看着长长的影子对周世昌说,“但是这个世界很现实,想要别人接受这种做法,还是得从头做起。”

  周世昌非常诚恳用力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兼爱无类。”我笑着说,“我是墨子门生。”

  周世昌没说话,抬头又看了看无尽苍穹。在那里,银河如一笔重墨划过天际,留下无数传说和遐想。

  ****

  在负责文化出版等事务的蔡青的安排下,我于1996年3月10日见到了我一直很想见又没有时间见的付晓飞。无所事事的小美女鲁倩跟在我身边,鼻涕一样,甩也甩不掉。

  付晓飞1月份到了新编辑部,2月底没回家过春节,加班加点工作,一直到3月初,被蔡青一个召调令调过来。所以现在脸上尽是长期失眠缺觉的痘痘和一双毫无精神的黑眼圈——尽管见到鲁倩的前五分钟,他曾经回光返照地兴奋过一次。

  我号称自己是《绯红少年》现任主编,由于张小桐以前也曾经是少年主编,大家对杂志主编是学生这种事保持了习以为常的乐观态度,付晓飞见到我时并没有显出多惊奇。

  我之前询问了蔡青新刊的销量,蔡青告诉我效果并不理想,时尚杂志还成,大学生那本《中外学生》简直就是惨之又惨,亚洲传媒集团曾经有心跟我们谈过一次收购,被蔡青拒绝了。在她概念里,我绝不是肯出卖自己东西的人,从来只有我收购别人。

  我问付晓飞:“做学生杂志感觉如何?”

  付晓飞的回答倒很干脆:“不痛快,限制太多。”

  呃,和我想的差不多,这份直截了当很好,我喜欢。

  “如果做纯时尚杂志,你会不会觉得好一点?”

  “有难度,”付晓飞说,“我只会恶搞,而小资是不吃这套的。”

  恶搞和幽默还有差距,女人会喜欢幽默的男人,但未必会看得起喜欢恶搞的男生。

  我不厌其烦:“如果是游戏杂志呢?”

  说完,我看见了一双星星眼。

  “哥哥,我就是为了游戏而生的呀……”付晓飞不管我比他小的事实,开始满嘴喷胡话。

  得,看来这个人还是要做跟电子游戏沾边的东西才能活过来。

  我喊蔡青给付晓飞安排到刘明耀原来管的那份《太阳软件》上去做游戏频道编辑,负责电视游戏和电脑游戏两手一起抓。付晓飞受宠若惊,立刻如战场上入党一帮适时地表示自己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声称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就是游戏相关文字,曾经写过不少游戏攻略和相关资料等等。

  这些我自然知道,老子01年还曾看过他写的《骷髅战记》来着,丫就是个专业的游戏小说作者,创意方面也很能行,只要提前培养,绝对一人才。

  付晓飞对我的安排非常满意,还意识不到自己上了贼船,甚至临走之前还感谢我来着。我没敢说我这其实是早就知道您的发展方向才做了个顺水人情,等过一阵子估计你就该哭了。

  和付晓飞讨论《航海纪行》的乐趣正上瘾,蔡青电话响了,她接了电话嗯了几声,低头在我耳边轻轻说:“中国彩电业制造商要联合发起国产彩电的价格战,挤走国外品牌,问你要不要参加?”

  我小声问:“参加需要干嘛?”

  蔡青说:“咱们的电器城连锁都要施行新售价,包括一部分已经高价购入的存货。”

  我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损失不会太惨重,点点头:“参加,干吗不参加?能为民族工业做点事我巴不得的呢。”

  蔡青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责任心了?”

  我也笑:“刚才……”

  不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的付晓飞在一旁傻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

  1996年3月26日,以长虹等品牌为主的国产电视开始冲击国外彩电品牌,价格战之惨烈浩荡史无前例。自此,平价家电方面,许多外国品牌在中国只能屈居后列,中国人最后还是用回了中国人自己的电视。

  无论目的和经过,也无论这个产业重组的过程有多少血泪,这件事所代表的意义让人欣慰。

  ___________________

  强力推荐:《旷世奇材》,都市YY新作。

  链接:

  

  

第八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