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在街头打人的事似乎已经太常见了,即使是一群大人勒着周广成的脖子痛打他也没有人管。但郭振从裤兜口袋里掏出折刀并把它在灯光下挥起来之后,有人才意识到这已经从平常的动手升级到了动刀子。

  尖叫响起,郭振一刀划在离他最近的一个爷们手臂上,长长的斜斜的一道从小臂向回走,一直划到手腕,从臂弯到手背,奇怪曲线状的一条红色长痕一下暴露在所有人视线里。

  周围人太多了,女人的尖叫中夹着男人的向后退的骚乱,因为大批的人一起移动,一时间后面几个人没法立刻过来援手。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郭振的刀已经扎在低头只顾腕痛那人的肩头。

  那人撕心裂肺地惨叫了一声,双手就想去把扎在肩头的刀,摸到刀的同时又不敢拔了,想是清醒地认识到拔出来会导致失血过多。郭振倒也痛快,伸手帮他拔出来了。

  又是一声惨叫。

  我看见郭振来了,心里有了底,转头对鲁倩说:“赶快跑。”伸手把怀里电话递给她:“给你姐打电话。”

  鲁倩慌乱着接过电话:“你要干嘛?”

  我歪了歪脑袋,丢给身边一个冷饮摊十块钱,操起摆在摊子上的一瓶啤酒,对鲁倩淡淡一笑。

  “去帮忙。”

  来不及管鲁倩了,我操起装得满满的啤酒瓶抡着就冲过去了,一啤酒瓶砸在第二个赶到的人脑袋上——幸亏他个子比较矮,否则我还够不到。

  酒瓶碎了,马尿一样的啤酒溅了那人一身,其中有几片玻璃碎片打在我头上。

  想都没想,拿着剩下的半截酒瓶就往他身上扎。虽然天气冷,穿了不少衣服,衣服领口附近还有肉可扎,手上也都是肉。我心里有底,扎不死人。

  一下,两下,三下……捅到第五下那人已经接近崩溃了,一片片碎玻璃都扎进肉里,那种痛一般人是不可能忍得住的。

  我还想动手,郭振已经靠到身边拉我的手了,帮我挡下那人要抓我头发的手:“嘿,我来就行了。”

  我还没等说什么,从已经离得老远的围观的人群里走出来一群看面色绝不是什么好人的人。这群人一句废话没有,呼啦啦一群人围过去,把几个打算抓我和鲁倩的人都围住了。

  郭振拍拍我肩膀:“我带了人,刚才在你们学校没打痛快,这次怎么也得先动下手。”

  我眼看着被我扎得眼睛都直了的这个哥们也被人一脚踹倒,拖着离开我们老远,都傻了:“刚才我上课的时候你去老爷子那了?”

  郭振淡淡一笑:“照啊,来了不跟地头蛇打招呼,找死啊?”

  我想到周广成还在对方手上,心里还是有点着急:“周广成还被他们抓着吧?”

  郭振眼神很笃定:“别着急,看这帮人连家伙都没带,是求财的,他肯定没事。”

  我摇摇头:“我怎么觉着这帮人是自信到一定程度不肯带东西呢?”

  郭振仔细看了一下,要不是刚才被我和郭振打个措手不及,这些人身手还都是很好的,最起码被围殴得不是很惨,郭振这边要不是人多说不定会吃不小的亏。

  关键是,人太多了……渐渐的我们身后又出现了更多的人,围着这些人打,围观的也把圈子扩得更大了。

  郭振拉拉我的衣服:“走吧,看看周广成怎么样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还没跑多远,在人群中躲躲闪闪看着这边的鲁倩,无奈地朝她招招手:“过来吧,躲什么躲?”

  鲁倩看我朝她招手,老老实实过来了:“我,我给我姐打过电话了……”

  “怎么说?”

  “她,她说……她马上就到。”

  我看着鲁倩瞪大眼睛磕磕巴巴的小样,笑笑拍了拍她的手臂:“吓坏了?”

  鲁倩咬着牙硬挺:“没,没有……”

  “还装?”我低头看她的腿,“抖成这样了都,吃亏长记性,以后注意点吧。”

  郭振在我身后拍了拍我:“行文,有点麻烦。”

  我挑了挑眉毛:“怎么了?”

  “跑了两个殿后的,周广成让他们带走了。”

  我心里一阵慌乱:“操!把这几个都拎回去,问问路子。妈的,周广成千万别有事,有事这帮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郭振摇头:“难说,敢在这边闹这种事的,肯定不认识老爷子。妈的这什么世道,大街上就敢动手绑人了。”

  我拉着鲁倩,等她腿不再那么抖了才慢悠悠跟着郭振一起离开。从事发到现在十多分钟,居然一个警察都没出现——我大概明白老爷子在榆林县到底只手遮天到什么程度了。

  接到电话的鲁薇很快赶到,看见我们三个一脸的关切:“没事了?有没有受伤?”

  我把鲁倩推到车上:“鲁姐,你带小倩先回去,我和郭子去解决一下问题。”

  鲁薇看了看我,见我脸色凝重,不容她多说什么,点点头拉着鲁倩开车去了。

  我对郭振说:“找点人守着鲁姐的住处,不能犯两次一样的错误了。”

  ****

  我们两个几乎可以因为伤人被刑事拘留的混蛋小子大摇大摆离开了夜市。三辆面包车里塞满了人,郭振带来的,还有给我们扎得不会说人话的,经过几个兄弟的简单包扎,再辅以绳子刀子,这些人倒也老实,冻鱼一样被搬上车。

  郭振坐在我对面,掏出一包烟,给同车厢的几个兄弟先点上,又把烟递向我:“要不要?”

  我摆摆手:“不用,谢了。”

  郭振笑着点点头,又给同车被绑的三个人一人塞了一根,点上。

  我在心里暗夸他做得圆,内外分明,对自己兄弟是个尊敬,对外人也是个尊重——刚才我们打得死去活来不要紧,现在你在我们手上,说得客气点是客,就得给一点礼数。

  那几个人被点上烟之后,脸色缓和了一点。

  郭振朝离他最近的那个中年人点点头:“大哥,脸儿挺生,哪里人?”

  那人看了郭振一眼,没说话。

  郭振笑笑,磕了磕手里的烟,也不继续问了,任由车子出了中心街道,往县城郊区的工厂开过去。

  三哥的父亲在榆林县的实业不少,有流体设备制造厂、糖果厂和汽保设备厂。其中汽保设备厂应该是王鹄志他爸有一点关系,糖果厂在榆林县城里,最主要的盈利大头在流体设备制造厂,这里的阀门经过一家挂名外企的包装后出口加拿大,再从加拿大卖回到国内来。由于是创汇企业,政府对三哥父亲的事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老爷子平时没事基本上坐镇在流体设备厂里,郭振拉了人当然直接找老爷子定夺——不管这个事能不能解决,用了老爷子的人,还是得让人家拿主意比较好,这是一种礼数。在这方面,郭振一向做得比我得体。

  到了工厂,看见那个看门的我就知道……这里晚上留下的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人。那人长了一对牛眼,眉毛浓得跟香港漫画的主角似的,偏偏脸上还生了一脸的横肉,若早生几年去演电影,说不定比成奎安还红。

  开车的司机跟那人打了个照面,两人比划了一下我看不懂的手势,那人挥挥手,大门打开,三辆面包鱼贯而入。

  我看了一眼郭振:“啧啧,演电影一样。”

  郭振回了一句我常说的话:“生活比电影小说更离奇。”

  我笑笑,不再说话。

  ****

  几条冻鱼被人从车上搬下来,郭振双手揣兜里跟我一起走在众人后面。

  “老爷子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我对这种会面总觉得心里没底,因为主动权不在我手上。

  “挺好说话的。”郭振笑笑,“他还想感谢你让三哥肯回来找他呢。”

  我摇摇头:“亲情什么时候都不会太淡的,我也就是帮三哥找了个台阶而已。”

  郭振拍拍我肩膀,跟我一起走进一间仓库。

  冻鱼们待遇不错,一人一张椅子都坐在那了,只是双手还被绑着,我仔细看了一下,绑人的手法很专业,两只拇指并拢被绑起来,手腕上又缠了一圈,这样绑基本上没什么机会使出力气挣脱。

  一个相貌隐约有点像三哥的人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看见我和郭振进来,站起来朝我们走过来。

  我仔细打量他,这人看起来脸如三哥一样有书生气,可惜脸上的皱纹实在太多,纵横遍布着破坏了他的年轻。我看了一会,始终无法确定他的年纪,但我知道,这个人肯定就是三哥的父亲。

  他看见我和郭振,先是笑起来,随后用力拍了拍郭振的肩膀,再朝我伸手:“沈昆瑞,朋友赏脸,叫我一声沈叔。”

  我握上他那只宽大的手掌:“周行文,一直听三哥说起沈叔的风采,今天终能一睹,不胜荣幸。”

  沈昆瑞听我有模有样地说着酸溜溜的客套话,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哈哈,自家人,别客气。你是什么人物,沈叔能不清楚吗?来,坐。”

  我干笑两声,跟郭振一起坐在旁边给我们准备好的椅子上。

  沈昆瑞看了看这几个人,问我:“小周,你朋友被带走了?”

  我点点头。

  老人挥挥手:“不用问了,找他们的老大来吧,他们是海城人,他们老大没记错的话是小勇。”

  郭振看沈昆瑞的表情立刻一脸的高山仰止:“沈叔,您认得他们?”

  沈昆瑞对郭振笑笑:“全省出来混有名有姓的我都能记住。小二,你给小勇挂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这几个我就认识俩,其他的都是新人么?”

  被沈昆瑞叫到外号的人立刻用身边的电话挂电话,这个人嘴很灵,三言两语就把话说明白了。

  “沈叔,”小二捂着电话说,“勇哥说他马上过来。”

  沈昆瑞眼睛一眯:“马上?什么叫马上?告诉小勇,一个小时内来不了,让他去火葬场门口接人!”

  小二挺机灵,沈昆瑞吼到一半的时候他已经把捂着电话的手松开,自然那边的那个“勇哥”也听见沈昆瑞的话了。

  挂了电话,我们只能坐在这里干等。沈昆瑞吩咐手底下人去给这几个被绑的准备点吃的,意思很明显:一是对敌人也要客气一点,二是吃饱了才死符合中国人作风,吓唬吓唬这几个人。

  沈昆瑞坐到我和郭振的旁边,问起三哥最近一段时间的动向,以及跟他恢复联系之前的生活。我和郭振倒也照实说起来,说得沈昆瑞连连叹气。我觉得这挺好,一个人一旦对自己所做的一些事能够做到自责和自省,事情往往会朝好的方面发展。

  亲人之间的事儿尤其如此。

  我们说着说着,那个“勇哥”已经赶来了。这个胖子进门就朝沈昆瑞一跪到底:“沈叔,是我管教不严,您给他们条活路吧……”

  沈昆瑞看了我们一眼:“今天的事儿你们小哥俩做主吧。”

  郭振摆手:“沈叔,我们只想知道我们朋友的下落,咱先把话问明白了,回头怎么处置还是听您的。”

  沈昆瑞微微点头:“也好。”

  转头对勇哥道:“小勇,你也不用这样,起来吧。我这两年不如从前了,没那么大火气,你给我个解释,当什么事没发生过。你看怎么样?”说这些话的时候沈昆瑞脸上笑呵呵的,仿佛跟人打商量一样。

  那个勇哥看着沈昆瑞的笑容,大冷天的脸上明显开始出汗:“沈,沈叔……我,我来之前都,都问清楚了……”

  沈昆瑞点点头:“然后呢?”

  勇哥都没敢站起来,就在那跪着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次来对我们动手的几个人主要是冲着周广成来的,周广成他爸在附近的山上投资了不少钱,买了几个山头的五十年使用权。附近一些同样搞开发的房地产商干不过这个当官的,在生意上吃了几次亏,加上周广成自己还开了个娱乐中心,把其中一个老板的生意给顶得不能行。那人索性一横心,打算勒索周广成他爸一票,再趁机整点事儿出来——如果周广成他爸不拿这笔钱,儿子就得死,拿了,就肯定是经济上有问题,可以找人揭发他整他下台。

  这一招我不是没见过,不过这帮人消息也太快了点吧?我刚跟周广成到学校不到半天,就赶来动手了。不过想想整个北关市和周边地级市加起来最远也没超过两个半小时车程,倒也正常。

  勇哥这时候看起来特悔改,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我是真不知道啊沈叔,这个事都是小林这个兔崽子不知深浅搞出来的。他前几天收了几个小弟,没跟我打招呼就出来瞎闹……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您大人有大量……”

  沈昆瑞摆摆手:“给他们几个松了,让他们把周家小子送过来,你们就可以走了。”

  我明白沈昆瑞为何不问具体是谁指使的,这是不成文的规矩,问了就越了出来混的底线了。当老大要服众,该放的地方就要放。

  被松绑的几个人看自己老大这么不顾身份在那低头认错,知道自己惹着狠角了,一个个不作声。那个被勇哥叫做小林的低头走到勇哥跟前:“勇哥……”

  我和郭振在旁边抱着手看着,这小子似乎没挨多少打,脸还是端正英俊,很能讨女人喜欢的那种长相。

  勇哥不管这套,当着众人面狠狠抽了他两个嘴巴,本来挺英俊的脸立刻肿了。

  “妈的,这种事也好干么?你以为你是谁?”勇哥在那演给众人看,“赶紧让跑那两个**崽子把人送回来,要不我跟你没完!”

  小林不傻,赶紧接过电话,给自己兄弟打电话。

  没多久,周广成回来了,脸上不少淤伤,看见我和郭振的架势知道是我们把他救回来的。原来看我的眼神还是有点敌意,不过扫了一圈周围这帮神色不善的人之后,他也非常聪明地什么都没说。

  沈昆瑞看了看把周广成送过来的那两个小青年,应该是这些人里年纪最轻的,摇摇头:“年轻人有胆是好事,但不能有胆无识。”

  勇哥吓得连连点头:“是是……”

  沈昆瑞看看周广成:“小勇,你们把这位小朋友打成这样,也不能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了吧?我给你面子,你是不是也得给我点面子?”

  勇哥扑通一声又跪下了:“沈叔,您划道吧,只要饶了这几个孩子,您说什么是什么……”

  沈昆瑞问周广成:“小朋友,你觉得怎么办好呢?”

  周广成咬着下嘴唇,眼睛转了无数圈,最后还是一摇头:“算了,让他们走吧。”

  沈昆瑞冷冷地瞄了一眼勇哥:“看见没有?你们啊……还不如一孩子。赶紧滚,以后再捞出西柳海城那一片,我肯定没今天这么好说话。”

  勇哥知道好歹,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两扎百元钞票,也不管周广成收不收,按到他手里:“兄弟,哥哥在这里替这些不懂事的弟兄们给你陪不是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这些混饭吃的穷鬼们计较……”

  周广成状态恢复很快,他冲勇哥淡淡一笑:“您放心,冤有头债有主,我知道该找谁。”

  沈昆瑞笑道:“现在的孩子比我们当年真是强太多了啊,小哥几个晚上谁也别走,我做东,咱们去喝两盅。”

  我看看周广成,又看看郭振,心中生出极为怪异的感觉……

  ****

  有郭振挡着,一顿酒下来,我脸还是没红多少。周广成比我实在,他特佩服打架打的好的人,跟沈昆瑞手下的几个人喝了一圈,几乎是被人扛着离开的。

  坐在鲁薇来接我们的车上,我把解酒的罐装茶递给郭振:“晚上一起去鲁姐那住吧,房间正好够。”

  郭振也不推辞,看了一眼旁边死猪一样的周广成:“今天喝酒的时候他有点不对劲啊,怎么像拼命似的?”

  我含糊了一声:“可能心里不痛快吧。”

  郭振笑着看我:“为了什么事?”

  我低头嘀咕了一句:“用不着问这么仔细吧……”

  郭振笑着拍了我一下:“等他酒醒吧,问问怎么对付那个掏钱想绑他的。妈的,见过买凶杀人的,没见过买凶绑架的。”

  我不置可否地摇摇头:“难说,现在这帮土鳖农民企业家,真以为有钱了就什么都能干了。你见过暴发户没有?我见过,真镶一嘴金牙,在粤菜馆门口要‘澳菜’……”

  郭振笑着摇摇头,继续喝茶。

  我问在前面开车的鲁薇:“鲁姐,你妹妹还好吧?”

  “啊,”鲁薇看了一眼后视镜,“小倩好像给吓坏了,躲在家里不敢出来。”

  我对鲁薇道:“鲁姐,这事我们自己来解决就行了,您就不用跟旁人说了。”

  鲁薇点点头:“今天跟你们一起喝酒的那个老头是谁啊?三哥父亲?”

  我和郭振一起笑了:“鲁姐眼神够好的,三哥跟他爸长得还真像。”

  车到了鲁薇的住处,我和郭振把周广成给连抬带拖弄到楼上,丢到以前我住的房间,我住张小桐以前住的房间,郭振住鲁倩的房间,鲁倩和鲁薇住一个房间。安排妥当之后,我想了一下第二天该怎么面对周广成,在充满张小桐回忆的房间里睡着了。

  半夜,我被敲门声惊醒了。

  开门,我看见周广成红着眼睛站在门口,明显是心情不好加喝高了之后的脸色。

  “行文,我能不能进来说两句话?”

  我揉揉眼睛,回头看了一张小桐的眼房间:“不用,我到你房间吧。”

  我们俩走到客厅中间,发现郭振也出来了。

  “半夜约会啊?”郭振走过来,“门敲那么大声,聋子也听见了。”

  我微微一笑:“得,一起吧。咱们先谈谈这个打算绑广成兄的强者,私人恩怨放放,好不好?”

  

  

第八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