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我们三个进了房间,这是我的房间我最熟,顺手把灯打开,又拧开了音响,比约克的歌粘粘乎乎地飘出来,我看了看周广成和郭振奇怪的表情,还是换了一张西班牙民乐的CD。

  这次就顺耳多了,俩人表情正常。我又从床边的小冰箱里抽出三罐红茶,一人一罐。

  我对周广成说:“今天的事儿我再给你复述一遍,就是你没来之前的——说完怎么解决你自己想办法,我能做的也就到这了,你对我的个人意见咱们再说。唉,最近一段时间挺忙,本来回来学校是想跟万校长他们见个面吃个饭,没想到碰上这种事了……”

  郭振轻轻咳了一下:“说重点,说重点。”

  我不知道是老脸一红还是小脸一红,总而言之是低头也跟着咳了两下,大概讲了一下今天问到的具体情况。

  等我讲完了,问周广成:“明白了?”

  周广成拿着罐装茶放在嘴边没动地方:“明白了……”

  我也不跟他多废话:“广成,是非进退,你自己心里比我有数。今天出了这种事,我也不奢望你再当我是兄弟。但鲁倩是我的亲人,我站在亲人角度想,绝对不会答应你们之间的事。你不爱听我也说,你现在的成就有一半是你爸给你的,你现在的年纪、性子,都不足以承担什么。你对兄弟有情有意那是另外一回事了,鲁倩不是兄弟,是我妹妹。我考虑的角度和你不一样,你不理解我也没办法。”

  周广成现在还是只知道快意情仇这个概念的年纪,虽懂人情世故,我这番话能听进去多少,听进去后他能从旁人角度为别人想上几分,都很难说。郭振尚未说话,坐在旁边看这着我们,我说完话一时间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大家的呼吸声。

  周广成想了一会,起身去床头把外套拿起来,穿在身上。我明白他的意思,也不阻拦他。

  郭振见我不动地方,也不说什么,看着周广成走出房间。

  我头都没回,大声说:“叫你们家老爷子小心对付,敢对你动手就证明他们没什么怕的了。还有,以前我跟你说过什么,有时间可以想想。有解决不了的事来找我,我和你一样的话,火里来水里去,不二话!”

  周广成静悄悄地把两层防撬门关上,走了。

  我伸手把CD机按关了:“郭子,我是不是有点过分?”

  郭振摇摇头:“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做得对。”

  我苦笑一声:“算了,睡觉吧,什么事明天再说。”

  郭振站起来和我一起往外走,走到客厅的时候,他忽然回头:“不对。”

  我被他吓了一跳:“怎么不对了?”

  郭振摇摇头:“这事有点不对。”

  “哪里不对?”

  “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不对……”郭振说,“我觉得没这么容易完,肯定还有蹊跷。”

  我和他对视一眼:“那……”

  我们两人几乎是一起跑向门口,拉开门,朝楼下奔去。

  我一边三步一跃地下楼梯一边问郭振:“周围有兄弟在吗?”

  “有,”郭振跑得比我还快,“楼下有几个在车上守夜的。”

  听郭振这么说,我心算放下了大半。

  我们俩赶到楼下的时候,周广成还没走远。我和郭振像两条体超负荷运动的狗一样追过去。

  周广成听见我们喊他的声音,回头看我们,目光一点也不友好:“干嘛?”

  我喘了口气——这么多年的锻炼怎么跟没有作用似的的呢?

  “跟我们回去,明天天亮再走。”

  “不用,再让人抓了是我自己活该。”

  我怒了:“妈的,你能不能让人省心点?郭,绑他上去。”

  郭振一共用了三下,就把周广成的手给反擒住了,还空出一只手来吹了声口哨。

  我被郭振的口哨声吓了一跳,做贼一样环视四周,幸亏现在汽车报警器不流行,不然这一声口哨之后可有得瞧了。

  停在小区停车位上的一辆面包车里跳出几个人来,其中有我们白天见过的那个小二。

  郭振按着周广成朝他们走过去:“二哥,让这小子在你们车上呆一晚上,明儿把他送回市里去,麻烦您了。”

  周广成被扭得生疼,骂骂咧咧地问候我郭振的各种女性亲属,我们也不理他。跟人对骂的年纪我早就过去了,郭振更是务实到从来只跟人动手而不叫骂。郭振过去又嘱咐了几句,我们才回头往楼上走。

  从停车位到楼口这一段路,抬头能看见那个象被人打了眼睛泛起繁星的夜空。我想起多年前我跟郭振曾经有过的一次对话,转头问他:“想有钱么?”

  郭振愣了一下,点点头:“想。”

  “有钱了干吗?”

  郭振摇摇头:“还不好说,买个岛国,搞点军队,晚上开着搭载核弹头的B2去美国上空看夜景?无所谓吧。”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回到楼上,我看见鲁薇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手里端着一杯咖啡。

  看见我们进来,她淡淡一笑:“人走了?”

  我知道,刚才我们那么大声音,聋子都听见了,装睡这种拙劣行径才不是鲁薇的风格。这种事不好解释,解释也多余,对她无奈地摇摇头:“没有,在楼下,明天找人送他回市里。”

  鲁薇点点头:“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我整理一些东西,你们先睡。”

  我朝她灿然一笑:“您也早休息,明天开始,事儿不断呢。”

  鲁薇端着咖啡杯朝我微笑。

  ****

  第二天早上,郭振接到电话,周广成已经被扔在市区他的娱乐中心楼下了,我估计他会第一时间联系他爸,那么这件事我基本上不用管了——尽管我和郭振都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对劲,但谁也说不上什么不对。原来围着张小桐转的几个姑娘剩下了两个还在北关没走,我干脆喊过来给鲁薇当护驾。鲁薇对我的决定不是很抗拒,估计也是为了鲁倩的安全着想。

  我们上午联络了一下万博琛,约他中午吃个饭。整个上午鲁薇都在忙着公司的事,我看着鲁薇来回奔走,几个秘书像飞行射击游戏里的僚机一样跟着鲁薇。

  等鲁薇忙完了,万博琛也到了,我们一起去榆林县开发区的一个五星酒店吃饭。

  席间,我对第三方财务监督的事提出了一些想法,现在鲁薇的担子太重,公司的部门依然繁多,各种财务问题很让人头疼。我推荐了安永。对世界第一大的PWC——即著名的普华永道,我很有一点怀疑。世界人都知道中国某个著名企业曾经因为轻信他们而导致损失千万的案例,01年财务丑闻的时候也只有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比较门儿清,选择它们意味着能远离一些丑闻。虽然我肯定要做假账,不过不能让人看出来……

  吃饭的同时,我还提到一个事,那就是我想把学校做大做多,配合那个创业基金,让学校的人才资源和基金之间形成互动。

  这事没什么可反对的,也就是个宣传上的噱头而已。我这次来主要是代表张小桐来给万博琛庆功,最近一段时间学校搞得不错,而且前途一片明亮。对于这个教育上的事我很看重,能够给更多很可能是优秀人才的人竞争的机会,让他们加入到目前的社会竞争中去,比赚了美国人和RB人钱更爽。

  我其实挺不齿国人对外张牙舞爪对内也青面獠牙这一套的,有那个时间喊什么国际地位之类的废话不如对自己家里人好一点,一边挖着脚上网一边在网上大骂各种社会问题的人真就不如肯躬身投一个硬币在公益募捐箱里的人。

  尤其是城市里长大的年轻一代,很多人缺了务实精神,空谈一套一套,可惜就是捐个钱都要绕路走。希望工程这么多年,肯一对一捐助学生的人一直不多,不是没那个钱,是没那个习惯。

  我总觉得这就是教育问题,家庭社会学校三方面联合形成,家庭我暂时没办法动,社会的改变也很缓慢,于是只好考虑学校。

  郭振对我这么热衷于公益学校也不太能理解——我自己就是个以身作则的典型逃课坏学生,不过他也觉得这是好事,没跟我仔细讨论。

  吃过饭之后,万博琛回学校,我们四人一行一起回到了北关市区。

  我给王金凯的父亲去了个电话,问清楚了那个在山区搞地皮的商人到底是谁,王德荣还很惊讶地问我:“怎么问起这个人来了?你不知道么?”

  我打了哈哈:“没什么,一点生意上的小误会,找王叔了解一下,您别问了,也别告诉别人我问过您,好不好?”

  王德荣何等聪明的老狐狸?立刻保证不说出去也不追问——当然,就算他说出去,我也不怕。

  那个跟周广成父亲有利益之争又落了下风的土鳖企业家叫唐敏,以前是靠纺织起的家,做了几年之后把厂子承包了,然后转手出去,利用国家政策搞房地产。最开始挺顺利,后来周广成他爸自己也开始搞地产,这姓唐的有点看不起周广成他爸:一个城建局长能有多大能耐?没想到后来周广成他爸守得云开见月明,调到市里去了,一下子权大了不少,姓唐的立刻吃鳖。估计是日子久了,积怨深了,才想出这么一个没智商成份的招。

  我懒得管这事,丢一边不去想他,周广成他们家老爷子内外兼修,手腕一流,对付这种事再合适不过了。我自忙好我自己的就是。

  跟周广成翻脸是在意料之外的事,不过我没什么时间为此惆怅叹息什么的,张小桐的电话来了。

  宝石星的谈判进行到尾声,袁子春在股价上稍微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终于妥协了。没有了默多克的支持,没有了金融家们的鼓励,没有了董事会的广泛同意,他所能做的也只是拖延时间看事态发展而已。好在张小桐承诺公司的首席执行长官将继续由他和姓梁的担任,这一点让他的情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与宝石星—收视指南不同的是,Ebay的夫妻店对投资和并购显示出了极大的热情,张小桐现在在美国的公司布局是一个控股公司下辖各个分公司和基金。风险投资基金承诺在2年之内为Ebay筹集4亿以上的美金作为发展资金,所以收购Ebay的速度基本上超过了我们在街头打一架的速度。

  最终,在4月底,美国传来消息,宝石星的收购到底是完成了,为此美国太阳集团共花费美元零,人民币零,张小桐私人为我垫了3亿。

  就在我们忙着疯狂收购的几天里,周市场从华南地区赶回来,给我带来了新的销售网络分布图,虽然没有最初预想的那个效果,成绩也超过期望值的百分之七十,这个成果已经足以说明周世昌是个不世强者。

  如此相安无事到5月,音乐节开幕了。

  ****

  我站在离主会场很远的吉普车上,眺望远方,问蔡青:“见过这么多人么?”

  蔡青拿着望远镜看了一眼,摇摇头。

  车上四个人,我,鲁薇,蔡青,刘明耀。我们现在在距会场还有差不多半公里的距离,从这里看过去,五月初微绿的青山在远处抹起一条条起伏,在这些起伏的背景前,是一片平坦开阔的土地,简易围起的场地和经过精心设计的舞台表达了这次活动的宗旨——开放与敬意,开放的是界限,敬意献给一切创作。

  在舞台后面,有一些给来演出的音乐人们准备的临时房间,以及一排排接送人员的车辆。聚集在会场的大多数音乐迷是自行赶来的,因为门票实在便宜得要死,按说这种级别的事肯定是在XX体育馆之类的地方搞,能这么贴近群众还是第一次。

  为了这次音乐节,我们临时聘用了大约1000名工作人员,地方政府还支援了几百名地方警力过来,以维持现场秩序。但即使是这样,有些慕名从其它省份赶来的人加入到人流当中之后,我还是觉得自己估计得少了。

  主持音乐节的主持人是黄霑和内地的一个高校生。黄霑坦言,喜欢跟年轻美丽的小姑娘一起主持节目,对此我们只能莞尔……当然老家伙的口才和水平实在不是盖的,就算说的是他不太习惯的普通话,一样能让未开幕的整个会场气氛热烈。

  我们四个来音乐节只能算是走个形式,除了刘明耀要上去致开幕词之外,其它人都没什么事——我们还忙着去算钱呢,哪有这个闲工夫?

  车开进会场,刘明耀西装革履,头发梳得铮亮,看起来绝对是社会精英型败类的打扮,在黄霑“有请太阳电子总经理刘明耀先生之开幕辞”的引路声中走昂首阔步走上台去,在麦克风前站定,会场四周巨大的音响中回荡着他象征性的轻咳。

  抖开我写的开幕辞,刘明耀面部表情凝固了三秒钟,看见台下一脸坏笑的我,这人表情扭曲地念道:

  “我们想办音乐节,我们就办了。想来的人就来,不想来的人就别来。”

  (郑渊洁叔叔请您杀了我吧……)

  后来电视台和报纸上称刘明耀的这次开幕辞是有史以来最绝妙的开幕词,还有报纸称,正是这种务实求实的精神,才导致中国民营企业迅速走向世界。

  当然,更多的孩子愤怒地打电话和写信来揭发刘明耀抄袭他人言论的事实,这是全国实况转播,所有电视台都很有默契地没剪这一段。

  ****

  音乐节上我碰到了邵科、王易和高康,问起他们组队去RB开演唱会的事。因为之前要宣传,预热,彩排,搞各种噱头造势,我不知道他们愿不原意。

  对这些事,邵科是最不抗拒的,王易也差,高康觉得有点接受不了,理由很简单——烦。

  “这个演唱会下来,应该有差不多500万可以拿。”

  我简单明了一句话,把高康的烦恼解除了,因为目前乐队人手不够,还得把上次鞍山演出的几个哥们拉着。

  我背着王易和高康的面,一再叮嘱邵科:“千万要保持好团结,别出那种一有钱哥们就要闹散伙的事……咱吃得起亏,丢不起这人。”

  邵科看了看正在兴奋地讨论着有钱了是买拖拉机还是买牛车的王易和高康,点点头:“放心吧,有我呢。”

  我笑了,邵科还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邵科,值得信任的一个人。

  ****

  音乐节第一天的演出才到一半,我们已经匆匆赶到沈阳。在沈阳,姜博士从深圳发过来的第一批VCD机已经到了,五月份开始,新品牌VCD之战就要开演了,我们站在仓库里看着闪闪发光的VCD机包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时代进步的气息。要知道,科技和人文互相交战又胶合的时代就快来了,资讯、概念、产业、创意,这些东西统统都要来了。

  而我们,绝不是惟一一批有准备的人。

  

第八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