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最后的游骑兵在《终生制职业》后再造精品

  《城市神坛》

  

  关于英雄的话题,永远讲不完,也许游骑兵正是最好的讲述者之一。

  ————————————————————

  桂西恩对艾滋病的敏感程度和我预想的差不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就去了河南。在河南,有我们的员工协助,他很容易抽到了Hiv阳性的血液样本,而且是抽了15个人,有9个是阳性。这已经是不得了的数字,几天之内他把报告、统计数据和样本一起递交给地方政府。

  桂西恩的整个过程都有凤凰卫视的人全程跟着——地方政府对这种事很敏感,记者们统统都是偷拍,难度很大。其过程让我想起当2002年底凤凰卫视采访北朝鲜的纪录片,据说当时连住旅馆都有人半夜翻查采访器材。在这方面,我倒不认为记者们都应该有唐师曾(注1)这种勇气和魄力,那是全国全世界也没多少人具备的优秀品质。对于大多数新闻记者来说,我只求他们能够做到他们现在工作应做的一半就足够了,只要有这一半的功夫,社会上大众可以知道很多他们应该知道的,也就更容易去分辨和思考。

  在新闻采访的同时,万博琛被立案调查,名誉校长鲁薇暂代校长。董事会开会宣布了这个事,由于学校一块一直只是勉强维持收支平衡,大家也没有表示强烈的愤慨之类——在问题来到的时候,抱怨是最没用的,解决问题才是关键。

  万校长被带走喝茶去了,由于“穷得只剩钱”,在里边的待遇倒还不错,至少有吃有喝且住得舒服。我和刘明耀分别过去看过他,安慰说:“一定能把问题解决。”事实上这两年万博琛自己也没少结交势力,只是当惯了老师校长的人有些天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一出大事,周围一些朋友和兄弟该跑的也都跑了。

  我一直觉得,能在大事出现之后留在身边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当然交朋友的前提是最好不要给朋友添麻烦。万博琛当老师比当商人成功,他的一些学生知悉他的事之后纷纷跑来看他,出钱出力的都有,让我很是感动。中国人在尊师重教上尤其值得被推崇,虽说这也造成很多教师职业上的人有点找不着北不知道自己是谁。

  稍微受过一点教育的学生都会很尊敬老师的另外一个理由是,中国的教师待遇是非常差的,这个只要是稍微了解一些国外资讯的人都能知道的事实。

  万博琛本来被这个事弄得很狼狈,甚至有一些绝望,后来看我和刘明耀并未对他贪钱的事说什么,反倒安慰一定会尽力保他,稍微有了一些底气。等到他这些学生们出现的时候,万博琛才彻底振作起来,开始积极地交代家里人也四处走动走动。

  万博琛贪掉的数额实际上并不大,5000万左右,当然,这是查出来的数字。关键这当中很大一部分是公益教育的钱,这就让不少人很愤慨。

  教育系统的贪污和贪污救灾款差不多,都是能迅速引起公愤的事,我们必须在这些言论积蓄到一定程度之前把群众的目光引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事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桂西恩河南之行后,许多电视台对这一份偷拍的纪录片表示了犹豫,凤凰卫视在97年12月回归之前仍算是境外电视台,可以毫无顾忌地放,内地电视就要有一些顾忌了。

  连续跟十几家电视台碰过依然无结果之后,我怒了,支持桂西恩直接把纪录片捅上去了。桂西恩在抗艾上表现出来的精神就让人感动,他真的把这份报告递给了卫生部。

  在这段期间,我找人去泰国买了一部反映当前泰国Aids流行的纪录片在国内放,这个跟我国国情无关,有些电视台犹豫了一下也就安排着放了。纪录片放了没几天,一些地方报纸开始出现了质问“难道宣传艾滋病是当前的重要问题吗?”,这有点像当年《大众影视》上放接吻剧照被观众指责“难道现阶段对于我们最重要的事接吻和拥抱吗?”。我就觉得可笑,难道回避了这个话题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么?难道鸵鸟把头藏进沙子就可以远离危险了么?从性忌讳到逃避社会问题,一直以来这些事儿怎么都被封得严严实实?

  难怪鲁迅要说真的猛士敢是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在中国,猛士就少得可怜,鸵鸟成群。

  报纸上有抨击的,我们自然也能组织枪手反击——反正文人是比较不值钱的,尤其是为了钱的文人。

  就在这样拉锯与心焦中,我们迎来了圣诞节。

  ****

  圣诞节因为万博琛的事变得有点无趣,不过好歹是张女士生日,我们自然不能闷闷地过。

  小姨本来打算跟张小桐一起回来的,被张小桐拦住了,自然是为了能和我过一个没人打搅的圣诞。我看着她打电话让小姨晚几天动身,在旁边怪声怪气叫唤:“噢噢,女儿大了,留不住咯!”

  张小桐极其妩媚地瞪了我一眼,放下电话:“今天做什么?”

  “有你在,做什么都好。”我从床上爬过去抱住她,“或者……我们做一些大人才做的事?”

  张小桐气定神闲地扭头看我:“好啊。”

  “……我就随便说说。”我头一次看张小桐在我面前宛如一个成熟女人,有点不习惯,“反正能抱着你就是最好。”

  “甜嘴。”张小桐笑着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我回亲了她一下:“生日快乐,我的姐姐……”

  说到姐姐被张小桐用手指按住嘴唇了,我的绝代佳人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有点娇嗔地责道:“还,还叫我姐姐?”

  “啊……”我呆了一下,赶紧改口,“亲爱的老婆……”

  “切,谁是你老婆?”张小桐口不对心地推了我一把,脸上的开心都要掉下来了。

  “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是学校某个女同学吧?”

  “小坏蛋。”张小桐又恢复成小女儿状,紧紧搂着我,“有你陪着,生日怎么能不开心?”

  我搂着她,有声胜无声。

  “你开心就好。”

  ****

  “咱们去哪?”

  精心打扮后的张小桐被我拉出来,瞪着眼睛问我,极其貌似被诱拐的洋娃娃姑娘,让我想起一些国外犯罪电影里坏人带着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们四处逍遥脑子里却想着龌龊下流计划的场面。当然,我怎么龌龊下流估计身边这个洋娃娃早就很了解了。就在我习惯性用目光扫一遍街头的时候,身边的张小桐弯腰凑近我耳边轻轻问到:“老公——咱们去哪里?”

  这一弯腰,仿佛变身后的小狐狸又翘起尾巴,迷人到死。我故作冷静地扭头看了她一眼,一挥手:“去看我给你买的礼物。”其实心中狂跳不止,这姑娘,怎么越来越会勾人了?老子可不是真的高僧,读佛经偶尔也会没用啊……

  张小桐在我的带领下来到了很多年前我们经常来散步的公园,这里经过再一次翻修,多栽了许多树,人工湖和假山也等等也都扩建翻新,加了许多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看起来很似古代官宦人家的私人庭院。现在冬天,满眼看过去都是枯树什么的自然没有夏天花红草绿好看,但有着建筑衬映的山和水看起来也略有一些风味。

  我拉着张小桐的手走到一处路边长椅前,小着问她:“还记得吗?”

  张小桐看看长椅和周围的景物,也笑了:“记得。”

  “当年,”我拉着她坐下,感慨地说,“当年在这里,你问我,一个人知道那么多到底有什么用。你还记得吧?”

  张小桐袅袅婷婷地在我身边坐下,点点头:“记得。”

  我靠近张小桐,用自己嘴唇在她耳畔轻轻一触。

  “亲爱的,这个问题我到现在也没法完全回答你,所以我把这里买下来了,送给你,咱们以后有时间常来思考一下。”

  “啊?”张小桐捂住嘴里的惊呼,“你……”

  我托着下巴笑笑:“以后这里的保养费用都要你掏钱了。买什么东西给你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有回忆。”

  “嗯……”张小桐慢慢把手放下来,搂着我,“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我无奈地看看她:“不行啊,怎么也不如您一年一年的震撼……”

  张小桐淡淡一笑:“跟你学的。”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哎……”

  “怎么了?”

  “没什么,”我亲亲她,“爱情啊,真像个步履蹒跚的孩子,你觉得呢?”

  “我们都是蹒跚学步的孩子呀。”张小桐笑得灿烂,“你曾经对我说过的。”

  我故意叹了口气:“怎么我说的话都让你记住了?看来以后不能总向您承诺什么了。”

  ****

  跟张小桐过了一个开心圣诞之后,我们又得开始四处为万博琛的事情走动。不仅是我,张小桐也要帮忙四处跑,幸好这一次她不用回去,我忙得心里踏实。

  现阶段最重要事就是等桂西恩那里的答复,这种事急不来。

  就在我们等待的同时,刘国良如我所料的代理了职务。这当中有什么内幕我是不知道了,不过由此可见此人背后的圈子抱得很是紧密。我“热情”地打了电话祝贺他,还托刘明耀送了点东西过去。

  再有几天过了元旦,小姨回来了,我和张小桐之间不能像当初那样肆无忌惮地在一起腻着了。这个时候,桂西恩上报的结果下来了。

  上级批复是“一查到底”。有这个批示,桂西恩和我们办事就方便很多了

  桂西恩是个很务实的人,他带了几个学生直接就再去了河南。这一次他打算大规模调查一次,弄到更详细的数据和比较真实的情况。上一次我们匆匆而过,看到的肯定只是表面,实际情况要比这个严重的多。这些问题时至今日仍然无人过问,让人想起来心中就是一股闷气。

  不是说所有的事民众都要知道,最简单的一个道理,有了可以危害一个民族生存的问题总要优先解决吧?中国卫生条件本来就差,一旦大面积扩散开来,这问题谁来负责?就算负责了又能如何,对死亡的和即将死亡的那些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其实我对万博琛好感不深,他真要是被判死刑也就判了,现在救他是给刘明耀面子,也是借题发挥去捅艾滋病扩散这件事。从个人角度来说,我非常推崇桂西恩务实的做法,任何行业里有一些他这样务实的人,那个行业都能比较让人满意了。可惜就算在人口众多的中国,这样的人也是凤毛麟角。

  自从上一次搞农民问题搞得全国一片叫好之后,从凤凰卫视出来的节目很多人都不太敢要。现在盯着上级的批示,才有人敢试着放一放。这个时候,前一段时间关于泰国艾滋病的纪录片就发挥了效果。

  这种东西,只要电视台肯大面积播放就一定有效果。中国人不怕苦不怕穷,就怕出什么事关系到自己,一听说这个事就在身边发生,都人心惶惶起来。

  一方面,我的效果达到了,另一方面,副作用也就出来了。把全国人民弄得人心惶惶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节目广泛播出不到一个星期,凤凰卫视本来谈得好好的内地落户的事儿被搁置了。

  我对这个结果可以所是意料之中,又有点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肯定国内的审查之类会变得突然严格,意料之外则是除了这个没有别的风声。节目播出之后的效果倒是一如我们所想,大家的目光转过去了,河南几个地区的问题也被重点“关怀”起来。万博琛这个贪污犯的事反倒没什么人注意了。果然比起财产来,大家还是更关注人命一些。

  很多电视台虽然看出了艾滋病追踪报道的潜力,却不敢妄动。毕竟这种事大家还都很敏感,而万博琛贪污的调查也在缓慢而坚定地进行着,这样拖到1月底,领导亲自去了一趟河南,算是彻底表明了国家对这件事的态度。

  几乎是一夜之间啊,各地电视台纷纷组织记者过去,中央电视台还派了三队记者,对不同的县和村进行采访。尽管当地一些官员极力阻止,事情还是不可避免地暴露出来。

  既然大多数人目光都放在了艾滋病防治问题上,我们救下万博琛的事也就容易得多。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差不多三百多万,万博琛的命算是保下来了。至于判多少年,那最多是个形式问题,判了之后再减刑,再保外,也就和没事一样。经过这一次之后,万博琛在我们探监的时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直说对不起我们。

  我们能说什么呢?刘明耀跟我一起出来的时候很是无奈地问我:“你觉得我们做得对不对?”

  我耸肩:“没什么对不对的,太绝情让人心寒,太宽慈没有警示,你说怎么办?”

  刘明耀挠了挠头:“妈的……”

  我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今天把周世昌喊过来,你也来,我有事交待你们做一做。”

  “嗯?”

  “来吧。”我朝在车上冲我们微笑的张小桐招手,“两个事,你和周先生都要忙的。”

  ****

  在办公室,我先放了一段宣传片,刘明耀一眼就看出来了:“《最终幻想7》!”

  “没错。”我说,“他们公司的股票你估计能收购多少?反正现在咱们在RB也有分公司,多吃一点没关系。下个月这个游戏就发售了,股票一定会涨,而且会涨很多。”

  “你的目的不是股票吧?”

  “嗯。”我承认,“这个公司的决策层有一点问题,股票膨胀之后会收缩,我想慢慢渗透把它吃下来。”

  刘明耀笑了:“你知道我们公司的市值预测是多少吧?”

  “我知道,”我看了犹如拈花微笑一般的周世昌一眼,说道,“不过是到1999年900亿美元而已,他们预测高一点对自己总没坏处。”

  “不止。”刘明耀说,“现在太阳集团最不好预测的就是风险投资的收益。按照市场规律,从来没有一个公司在所有涉及的领域里全部获利,而且是占主导地位。所以很多人对太阳集团特别有信心。如果你想要SQUARE,拿一部分资金进行融资,直接吃掉它就是了。”

  “不。”我摇头,“不能太激进,会激起RB厂商的联合反抗。这些人排外情绪特别严重,别忘了,我们在美国还有一个很有钱的对手叫EA。UBI虽然被我们入了股,也不会老实。你觉得现在你有精力把这些麻烦都对付了么?”

  刘明耀老老实实地摇头。

  我说:“其实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现在跟这些厂商开战不是时候。技术啊,朋友,你要知道技术革新在竞争里才是最核心的问题。我们现在要慢慢从RB和美国厂商那里积累技术,等待时机。”

  另外一句话我没说出来,那就是不管什么市场,都有一个培养的过程。譬如网络和游戏,这些市场都是经过无数失败者烧钱搞到几年内人尽皆知的。我们走得太快就很有可能也成为烧钱的失败者之一。

  我又对周世昌道:“周先生,我跟你说的这件事其实也要刘总帮忙。”

  周世昌把微笑撤走,眯起眼睛:“哦?”

  我笑着对刘明耀说:“刘总啊……能不能考虑一下让最近上市的这个壮阳药……在药检上不合格呢?”

  周世昌把身子坐直了一点,有保健品情结的他听出来点儿意思了。

  注1:中国知名战地记者。

  

  

第一百零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