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真实的梦

    这是一个奇怪的世界。

  背后传来巨大的风扇噪声。大量的空气被风扇巨大的吸力带动,穿过风扇进入另一个空间。

  所幸自己是在一个安全的通道内,不虞被气流卷走。眼前有四个出口,随便拣一个,躲开这恼人的噪声吧。

  章伟宏选择了最大的那个出口。

  这里没有任何照明设备,空间中充斥着奇异的光束,感觉比阳光下还要明亮。这些光束似乎是一个整体,朝着一个方向缓缓流动。走路格外轻松,奇怪的是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

  章伟宏愣住了——眼前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庞大空间。

  迷宫般的道路延伸往各个方向,怕没有上百条,也有数十条。许多道路的上方矗立着高大的楼群,挡住了视线,让人看不清道路的去向。这些高大的楼群中最显眼的是一堵堵墙似的建筑,其次还有柱形的、方形的、扁平的,都透着种种诡异的气氛。

  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这些建筑都是建在路的正上方,一些建筑甚至横跨十几条路。有几座墙形建筑的上方还矗立着广告牌似的东西。它们与建筑本身差不多宽,但要高很多;上面居然也有道路连通。

  莫非来到了外星城市?

  章伟宏不敢再往前走。

  前面会不会突然跳出来几个妖怪,杀死他们后就可以得到一些经验值?可是身上既没有刀和剑,也没有魔法书,这样赤手空拳去冒险太不划算;更何况这样复杂的迷宫也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他一向最反感迷宫。

  还是回头到其它路上瞧瞧吧,说不定能碰到什么人,或者买到一些物品。

  第二个路口一切正常,很快就来到一个大厅。这里光线昏暗,但隐隐约约可以看出脚下的地板的形状——一个大大的圆盘形。屋顶有两根横梁交错在一起,结合处有亮光,大概是一盏吊灯。再往前走几步,就发现地面凹凸不平,好象堆满了很多东西。也和刚才的迷宫一样,透露着许多古怪。

  章伟宏开始困惑:“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来这里是准备干什么呢?”

  他拚命回忆,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难道是在做梦吗?

  想起来了!盗帅会不会藏在哪个角落要暗算自己呢?

  可是……盗帅是谁?

  “嗡”的一声巨响,让毫无准备的章伟宏跌坐到了地上。只见横梁开始向下移动,那盏吊灯也开始剧烈旋转,朝着自己的方向迫了过来!

  原来真是盗帅的陷阱!

  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那盏吊灯已经闪电般地在前方抛下了一样东西,然后径自穿透了他的身体……

  章伟宏回过神来,刚才的袭击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就好象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存在一样。

  横梁和吊灯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一切又重归平静。

  现在唯一能解开谜底的,就是刚才落到地上的那样东西。

  章伟宏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这样东西竟是自己从网上订阅的有关电脑新闻的电子杂志!是谁敢把自己的信件到处乱扔呢?

  周围还有一些和这封电子邮件形状相似的物品,拣起来一看,都是今天刚收到的电子邮件。

  “嗡”的一声,又有一封电子邮件落了下来。

  那盏吊灯后面一定隐藏了什么,那就是自己要找的答案。现在要做的就是往上跳,看看能不能够着那盏吊灯。

  这么想着,人已经进入了吊灯。

  又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自己就好象一位轻功超卓的武林高手,举手投足间轻易地跃上了重楼。不!自己要比武林高手高明百倍。因为自己只是动了动念头,就完成了这一切!

  终于从陶醉中回过味来。视觉告诉他,吊灯里有一条路!

  现在试试跑步。眨眼间就来到了早先见过的那个“迷宫”,不过是在另一条路上。

  正在为走哪条路犹豫,又一封电子邮件迎面扑来,看过之后,任它向后飞去。

  章伟宏大喜:“这不是最好的路标吗?”

  眼前是一个更大的迷宫。早先见过的那个“迷宫”与之相比,只不过是小溪之******。纵横交错的道路上飞驰着各种各样的数据包,随手抓来,都是网页、软件、电子邮件之类。

  章伟宏的心中泛起不妥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他决定回头再做调查。

  检查完大厅地上的所有东西,章伟宏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里的东西与他在硬盘上存储的东西完全一模一样!

  如果这里就是硬盘,那么“风扇通道”就是电源,“小迷宫”就是主板,而“大迷宫”则是自己穿过MODEM和电话线后见到的电脑网络!

  难道自己将身体缩小了万倍钻进了电脑?

  或者这只是自己做的一个荒唐的梦?

  章伟宏思索良久,仍不得其解。忽然他想起了跃上“吊灯”(也就是硬盘磁头)的经验,于是像念咒语般在心中默祝道:“如果这是一个梦,就让它醒来吧!”

  一切都没有改变。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章伟宏垂头苦思。良久良久,他才朦朦胧胧想起似乎和电源插座有一点关系。

  坐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如去电源插座调查一下吧。

  除去来路,电源插座里有四条路,如果所料无误,其中一条连接市电;剩下三条分别是显示器、音箱和MODEM的电源线。音箱和MODEM没什么好去,显示器那里也许能找到点线索。

  章伟宏眼前一亮——这该是显示器的屏幕了。往外望去是一个光线明亮的房间。

  正前方有一张床,可是上面没有人。

  离开显示器,欣喜和好奇被失望取代。

  难道这又是一条死路?

  茫然地四处张望,一处地方引起了他注意。这是一个插槽,奇怪的是铜片变形得厉害。

  快步往铜片走去……

  章伟宏重重地跌倒在地上。第一个感觉是有什么东西回到了大脑。

  头痛欲裂,四肢麻木。

  终于记起自己被电击而失去了知觉。被砸裂的电源插座就在眼前,也记起了自己在电脑内的冒险经历。

  那真是一个梦吗?

  电脑屏幕显示:电子邮件程序和BOK程序尚未关闭。

  章伟宏揉了揉尚有些麻木的右臂,坐回到椅子上。

  检查电子邮件程序,自己在梦境中看过的电子邮件竟然都在!

  ——这是一个真实的梦!

  没有力气再去想任何事情,章伟宏决定关闭电脑,马上躺回床上休息。下意识地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时间……

  凌晨六点!

  这怎么可能?

  扭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证明电脑没有出故障。

  这才发觉,晨曦透过那扇开着的窗户笼罩了整个房间。

  抱头苦想,忽然觉得头发有些异样。站在镜子前,章伟宏欣赏到了天然的爆炸式发型。

  冲完澡,找出一块绝缘胶布将电源插座粘好,也不吃早饭,敷衍了父母的询问,匆匆忙忙出门了。

  他是第一个来到设计组的。

  一头趴在桌面上直想睡觉。

  同事们陆续到来,章伟宏勉强打起精神与每个人打招呼。

  曾骏龙也来了。急忙告诉他“盗帅”的事,他愕然道:“真有这么厉害?”

  “快想想办法吧,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曾骏龙习惯性地用食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这样吧,我们中午再谈。”说完坐到座位上去了。

  叩头虫也来了,当然不和他打招呼。

  他看了章伟宏一眼,忽然走了过来,一脸关切的模样,说道:“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请假回家休息?”

  章伟宏心中大骂“假仁假义”,口中没好气地道:“不要紧,我没事。”

  白少雄拍了拍章伟宏的肩膀,用一种亲密的语气小声说:“昨天的事我跟课长解释了,我知道你从不在上班时间玩游戏,课长也答应我以后不再追究。”

  章伟宏真想立刻给他的嘴巴一拳,打掉他满嘴的牙。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虚伪小人。害死了人,还要人家当他作大恩人。心中暗道:“不收拾这人渣,我章伟宏誓不为人!”

  现在当然不是翻脸的时刻,干笑了一下道:“那我可真要好好感谢你了。”

  白少雄似乎没有听出这句话的言不由衷,说了声“不用谢”,径自朝一边走去了。

  幸好他不是坐在自己旁边,否则自己也不知能否忍住不去揍他。

  全组人都来了,只少了翁晴。

  十分钟过去了,人没有来。

  三十分钟过去了,人没有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来。

  她出事了吗?

  章伟宏往梁玉媛处望去。她是翁晴的好朋友,应该知道消息。但如果明目张胆去问她,未免太没有面子。

  今天的任务不多,只要将两种新式玩具的数据输入电脑,然后制作出模板。章伟宏偷空打了几个瞌睡——当然要先装出在思考问题的样子,总算恢复了点精神。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梁玉媛手中拿了份资料走了过来。只有章伟宏知道这份资料只是个幌子,忙移了张空椅到身边。好在叩头虫已经离开,就算开开玩笑也不要紧。

  梁玉媛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还将椅子移近章伟宏。神秘地笑道:“喂,叫一声大姐,我就把情报告诉你。”

  看着她迷人的笑容,章伟宏顿时心情大好,恢复了往常的幽默风范,调笑道:“为什么女人都爱当大姐,你知不知道这大姐可是不好当的。拿来!”说着伸出了右手。

  梁玉媛愕然道:“什么?”

  章伟宏笑道:“见面礼呀!我也不为难你,就挑便宜的吧。你送我一部笔记本电脑得了。”

  “去你的大头鬼!”梁玉媛似乎生气了,将资料用力甩在章伟宏脸上,临走时点着他的额头道:“真是好心没好报!看我以后还帮不帮你!”

  看着她远去的倩影,心中不由得一片温暖。毕竟还有人关心他,鼓励他,让他在遭受连番挫折后,终于恢复了些许自信。

  梁玉媛是组里的两大美女之一。她的身上总是焕发着健康的气息,而且待人和气,和她说话可以无拘无束。她在两个月前和一名医生结婚了。

  记得在结婚喜宴结束后,“网上情人”林其忠伤心地说:“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是你看看我们这班窝囊废,竟然让外人捷足先登!”接着直指其名道:“章伟宏,你不是和梁玉媛很好吗?为什么不先一步把梁玉媛追上手,这样我的心里也会好过一点。”

  午饭时间。

  章伟宏在餐厅点好了菜,等着曾骏龙。在这之前,他已经旁敲侧击地从林其忠那里得到了本该由梁玉媛告诉他的情报:翁晴昨晚打了个电话给叩头虫,说是感冒头疼,要去看病,所以今天一天都不会来。

  曾骏龙来了,皱着眉头,脚步缓慢,一看就知道在思考问题。

  曾骏龙是自己的高中同学,瘦高的个子配上那副眼镜,怎么看都比自己有学问。

  在大学里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不像自己半路出家;而且他做什么事都那么认真,不像自己贪玩好动。所以,把“盗帅”这样的难题交给他是很明智的。

  章伟宏满怀期望地望着坐进椅子中的曾骏龙。

  “没有办法。”曾骏龙一脸的无奈,“我找不到追踪盗帅的方法。盗帅的手法很巧妙,让人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如果我来做,我可以盗取多个帐号用来接收黑客程序发回的信息,但我绝做不到用七百多个帐号同时发送一封信。这一点我真的想不明白。”

  “现在我们只有先加强防御。你今天晚上先把那个Yegg程序、那封信和你找到的地址都发给我,我要做进一步分析;然后我们要改进一下我们的BOK,我负责增加警报功能,监控任何想要获取系统信息的程序;你负责编写欺骗程序,记住用随机数来表示系统信息;这样,那些侵入者就会怀疑,是不是他们的程序出了毛病?接着很有可能再做攻击。我们就可以分析两次攻击的规律,然后进行反击。”

  章伟宏点头称是,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

  下午。

  解决了两个重要问题,章伟宏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想想那个奇妙的“梦”。

  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曾骏龙在内。谁会相信自己曾经在电脑内漫步,而且能够随手截住在网络中飞速穿梭的数据包?

  想起被磁头袭击而毫发无损的情景。那进入电脑的究竟是自己的灵魂还是意识呢?

  难道自己的身体非但不怕电击,还被电击激发出了超能力?这真的不是梦吗?

  如果自己真的拥有超能力,那就可以做很多别人想也不敢想的事。超能力在他的面前展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让他窥探到人生和宇宙的秘密,甚至于改变自己的命运。自己真是上天选定的幸运儿吗?

  拥有了超能力,他将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黑客。只要愿意,他可以随意转移银行的资金,控制各国的军队,轻易地制造出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而且根本不会被任何科技手段发现。

  ——章伟宏不禁被这些想法陶醉了。

  随即警觉:为什么要去干这些毁灭人类的事呢?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唯一有深仇大恨的只是叩头虫和盗帅。用超能力来对付他们不是正好吗?

  正要下定决心,一个念头又冒了出来:“万一昨晚的经历只是碰巧呢?”他到现在还对被电流击中的那一瞬间心有余悸。这毕竟是一件要冒生命危险的事。

  犹豫了片刻,又想起叩头虫和盗帅的种种恶行,这口气怎都难以下咽;兼且自己对超能力充满了好奇,不尝试一下是绝不会甘心的。

  他终于决定:晚上回去后先踏踏实实睡上四个小时的觉,然后用超能力去找叩头虫和盗帅的麻烦;有可能的话,再去探望一下翁晴的病情。

  

第二章 真实的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