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网页杀手

    章伟宏推开设计组的门,赫然看见翁晴坐在他的软椅上。

  难道她有事要和自己谈?

  其他的同事还没来,使得气氛有些尴尬。

  小心翼翼地走到她面前,拿出自己谈笑自若的风格,笑道:“是什么风把翁小姐吹到我这寒椅上来了?”

  翁晴一脸怒气,冷冷地道:“白少雄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要这样陷害他?”

  章伟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陷害白少雄?”

  “想不承认吗?白少雄家境虽然不好,可是他人穷志不穷。你为什么要到处散布他的谣言?”

  章伟宏正想叫屈,白少雄进来了。

  他一脸得意相,就好象买彩票中了头彩。一进门就冲着翁晴笑道:“你猜我昨晚做了什么?”不等人回答就自己续道:“我在网上逮住了一名黑客!”

  章伟宏心中暗骂:“这种人简直说谎都不用打草稿。要不是昨晚用超能力亲眼看着他关机,这会儿说不定也会被他骗过。”

  不耐烦听他那天花乱坠的谎言,章伟宏想扭头走开。呆会儿再向翁晴解释吧。

  然而叩头虫却拦住了他,就象长辈关心晚辈那样说道:“咦,你的脸色怎么还这么差?是不是昨晚又熬夜了?我有洋参丸,你跟我来,我拿一粒给你。”

  再看翁晴,她的眼睛好象在说:“你看,人家这么关心你,你竟然还恩将仇报。”

  章伟宏的肺都要气炸了。铁青着脸跟了出去。

  算了,什么都豁出去了,今天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两人来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白少雄停住脚步,转头狞笑。

  章伟宏感觉刚到有点不对,落脚处已陷了下去。

  救命!

  章伟宏跳了起来,恐惧地看往四周。

  举手拭去额上的冷汗。

  ——幸好只是个噩梦。

  七时二十五分。

  章伟宏推开设计组的门。翁晴已经来了,不过没坐在他的位子上。

  曾骏龙一把将他拖到一边。严肃地说道:“我分析了一个晚上,那七百多个帐号没有一个是真的。有五种可能。一是先盗取七百多个帐号,让它们同时使用一个邮箱,将信发出后,再注销所有帐号。二是用特殊的方法修改邮件信息,使它显示是来自七百多个帐号;其实只要用一个帐号,用完后注销即可。三是……”

  章伟宏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不管盗帅用什么方法,我只想知道怎样才能找到他。”

  曾骏龙丧气道:“我还没想出来。不过我已经把预警监控程序做好了。你的欺骗程序完工了没有?”

  章伟宏不好意思地答道:“才做了一点,昨晚我有点头疼,所以很早就去睡了。不过今晚一定可以完成。”

  “那这样吧,”曾骏龙干脆利落地说道:“今晚我们互相交换做好的部分,然后互相攻击对方,检验一下实际效果。”

  “对了,”章伟宏补充道:“我们的BOK也该升级了,就叫BOK2吧。”

  曾骏龙笑道:“我没意见。”

  今天上午的工作很快完成了。章伟宏很想过去试探翁晴,可叩头虫老在翁晴身旁晃悠,过去只会自讨没趣。但终于忍不住,找了个借资料的借口,向梁玉媛走去。希望能用顺风耳得到一点情报。

  嘴上和梁玉媛说着话,耳中传来翁晴带笑的话:“……亏你想得出来,还会写什么歪诗,要不要我拿到公司来展览一下?”

  白少雄忙小声地道:“千万不要。”

  果然是在谈贺卡的事。翁晴居然没有生气,似乎还很满意。究竟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乌龟和蜗牛都是让叩头虫自掉身价的,竟然还得到翁晴的赞扬。真是没有天理!

  也许叩头虫的原稿还不会有这种效果。

  这趟自己真是阴沟里翻船,为他人做嫁衣裳,这叫作“偷鸡不成……”不对,这句话应该用来形容叩头虫。

  悻悻然回到自己的座位。暗忖叩头虫真是贼人有贼运。

  下一步该怎么办?

  昨晚的那场噩梦到现在还清晰的如刚发生的一样。如果叩头虫真的来送洋参丸,自己会怎么做?难道真的揍他一顿吗?不,他正愁没机会排挤自己,这样做只会正中他的下怀。如果自己被激怒得失去理智,那不但会失去工作,而且会给翁晴留下永远的恶感。

  真高明!竟然懂得利用人性的弱点。好吧,你叩头虫会笑里藏刀,我就来个假痴不颠,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猛然间脑海中电光一闪:“人性的弱点?盗帅不也是人吗?只要能想办法激怒他,他就有可能露出破绽!”

  章伟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到了曾骏龙身边。

  吃完午饭,章伟宏用五分钟写完了给盗帅的恐吓信。他和曾骏龙利用午饭时间已经商定了反击盗帅的种种细节。盗帅能否上钩,就看这封恐吓信了。信的题目是“通缉令”。内容是:近来有网络黑客一名,名叫“盗帅”,专事盗取他人帐号,并在做案后留言警告被害人不得修改帐号。气焰十分嚣张。尚未遇到“盗帅”的用户请做好预防工作;已经受害的,请将受害经过写成详细文字,寄往以下E-Mail地址,以此作为“盗帅”定罪的证据。

  接下来又交代了预防Yegg程序的简易方法。最后当然要署上一个响亮的名号。

  盗帅在网上干尽坏事,名字里有个“盗”字;自己则是维护网络正义的,那就叫“网络骑士”吧!

  心情大好。信中的E-Mail地址当然是个陷阱。只要盗帅看到这封信,就一定会利用它来发动攻击。到时候,哈哈……

  顺手抓起两个玩具,让一只玩具狗在地上爬,一只玩具象在桌上翘鼻子。让它们也一起来预祝胜利吧!

  下午叩头虫被课长叫走了。走得正是时候,章伟宏拎起那只玩具狗朝翁晴走去。

  今天翁晴穿的是一件很有风格的套裙,与她白皙的皮肤相衬,显得明艳照人。但脸色仍有些苍白。

  章伟宏靠在她的办公桌旁,没话找话地说道:“我们公司的玩具太缺乏创意,最近连网站都没有什么生意。你是项目负责人,去给课长提点建议吧。”

  翁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哪有资格提什么建议。你不是很有创意吗?自己去找课长吧。”

  才说一句话就碰钉子,甚至不给他说第二句话的机会。

  将手中的玩具狗抛往半空,等接住的时候,章伟宏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长叹一口气后,装作沮丧的样子说道:“这可大大不同。我说话就像雷声大不过蚊子叫,虽然气贯长虹,但人家不明白;而你只要站在他面前,连嘴都不要动,人家就立刻闻弦歌而知雅意。所以这是个工作效率的问题。”眼角却瞥见梁玉媛走了过来,心中暗叫不好。

  果然梁玉媛笑道:“咦,你会打雷吗?我怎么都不知道。打两声来听听,看看像不像蚊子叫。就怕连蚊子叫都听不到,谁还会帮你转达意见。”

  章伟宏从没想过要提什么建议,因为他知道翁晴绝不会耐心听他讲话。他来这里,不过是想了解一下自己在翁晴心目中的地位究竟有多差。

  可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灵机一动,鄙夷地道:“你可以怀疑地球是不是圆的,但绝不能怀疑我的智慧。”举起手中的玩具狗,“你们看这只狗,它只会到处乱走,一点也不会取悦主人,当然没有人爱玩。所以,我们应当赋予它宠物的特点。

  比如说,它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主人,有时又会趴下来睡觉。当你捏它的鼻子时,它会愤怒地汪汪叫;摸它的头时,它会高兴地呜呜叫;抱它的时候,它一声不响;主人不高兴时,还可以给它一脚,让它惨叫……“

  看到翁晴留心在听,心中不由得暗自得意。

  正要继续往下说,梁玉媛突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

  “你干什么?”章伟宏莫名其妙。

  梁玉媛转向翁晴笑道:“怎么声音不对?”

  两女同时笑了起来,引得众人侧目。梁玉媛伏在翁晴的肩上笑,翁晴则是掩嘴失笑。章伟宏还是不明白有什么可笑。

  梁玉媛又凑在翁晴耳边说道:“要不要再给他一脚试试?”

  两女笑得更厉害了。

  章伟宏终于明白了。也笑道:“好啊,你们敢取笑我。我现在就去找一只真的小狗来咬你们!”

  作势要走。翁晴的笑容忽然僵硬,身体前倾,似要呕吐。

  “你没事吧?”章伟宏着急地问道。

  梁玉媛见状,忙搀着她上洗手间去了。

  怎么会这样?

  林其忠凑到身边,神秘兮兮地小声道:“你说女人呕吐会是什么原因?”

  章伟宏一把扯住他的胳膊,怒道:“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其忠显然想不到章伟宏会发这么大的火,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走了开去。

  翁晴回来时脸色更加苍白。同事们都了围上来,商量着要不要送她去医院。梁玉媛代她解释道:“她说,她只是最近胃肠有些不好,不要紧的。还好今天是星期五,这两天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下班。

  目送梁玉媛和翁晴乘坐的的士离去。心知今晚没有机会去网上探望她了。

  今晚的任务是完成BOK2。

  编一个欺骗程序要比监控程序容易多了,曾骏龙总是把容易的工作留给他。

  上网。

  将欺骗程序发了出去。不久,曾骏龙将集成好的BOK2发了过来。接着网络寻呼机AICQ响,是曾骏龙的一个短消息:“我已经准备就绪。”

  执行BOK2,看见工具栏上增加了许多功能。章伟宏不由得跃跃欲试。在网络寻呼机中输入了“开始!我先攻击。”几个字。

  章伟宏使用的是最可怕的十种黑客软件。这些软件都无法被杀毒软件查杀。它们具有远程控制、自我复制、自我隐藏,甚至还有自动变形的功能。其中有个名为Rookie(新手)的软件,是曾骏龙从网上的一个黑客俱乐部中偷回来的。经过了繁杂的解密过程,才得窥庐山真面。

  这是一个智能化的软件。它具有反侦察、欺骗杀毒软件、主程序随机改名、被查杀后自动学习的功能。一旦下一次再遇到能够查杀它的杀毒软件,它就会主动攻击,是名副其实的杀“杀毒软件”软件。

  顺利地进入曾骏龙的电脑,章伟宏耍了个小手段。先让最强大的Rookie软件打头阵,真正的主力却是另一个软件:BitEat。

  既然曾骏龙已经知道他肯定会用Rookie,那他就投其所好,让Rookie来制造混乱;而真正的杀手则暗伏其旁,等待最佳时机。这才叫作攻其不备!

  Rookie将曾骏龙的电脑屏幕显示在面前,但却看不到BOK2在执行。

  Rookie开始全面搜集系统信息,并进行解密操作。章伟宏知道那只会搜集到自己刚编写的欺骗信息。不去理它,现在来采取一个有威胁性的行动——删除曾骏龙的一个临时文件夹。成功!不过章伟宏知道这是一个假象。

  在使用上一版本的BOK程序时,屏幕会提示“无法删除”,并显示一句警告入侵者的信息。可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曾骏龙制作的监控程序果然大有功效。再使用Rookie去删除其它文件。然后在BitEat中输入已被“删除”的那个临时文件夹名,再次执行删除。如果成功,说明BOK2还有不完善的地方。

  “警告!警告!发现入侵者!”

  自己电脑中的BOK2突然发出报警声。程序信息栏中提示“攻击来自BOK2程序的另一个副本,请确认其合法性。”

  不由得一愕,曾骏龙这么快就跟踪上门了。

  寻呼机AICQ中传来曾骏龙的信息:“你没有删除成功!”

  接下来轮到曾骏龙攻击。也没有成功。

  试验证明BOK2确实具有强大的防护和跟踪功能,章伟宏对战胜盗帅充满了信心。

  看看时间,已到了该睡觉的时候。

  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将那封恐吓信发给盗帅。

  轻而易举地,章伟宏进入了盗帅可能去过的几个服务器,冒充网管给所有用户发了信。

  饵已撒下,只等鱼儿上钩了!

  第二天。

  查看那个诱饵邮箱,里面有二十几封来信,都是被盗帅袭击的受害者的信。盗帅果然干了不少坏事。盗帅聪明就聪明在只盗用别人三小时上网时间。三小时不会花去多少金钱,因此受害者多是忍气吞声,不去报警。

  其实报警又怎样?公安局的网络犯罪科里能有几个人才?上次章伟宏和曾骏龙就曾经去拜访过一趟,他们的防火墙简直不堪一击。当然,两人的原则一向是“参观”,而不是“破坏”。

  盗帅仍没有动静。

  章伟宏忍不住又试了试自己的超能力,想看看能否发现点线索。结果一无所获。

  顺便去林其忠的家逛了逛。这个“网上情人”又在聊天室里****那无聊的勾当。

  这一回,他扮成一名初涉网络的天真少女“蜻蜓”,弄得整个聊天室大晕其浪。

  心中惦记着盗帅的事,章伟宏不敢久留,又急急忙忙乘坐邮件快车回来。

  章伟宏和曾骏龙轮流监视邮箱。

  盗帅仍没有动静。

  章伟宏开始有些急躁。

  有一次郊游,在湖边看见一个钓鱼的老头。据他说已经钓了几个小时,可桶里只有一条小鱼。看他那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的模样,就知道他是为钓而钓,不是为鱼而钓。

  章伟宏自问达不到这种境界,他现在只想快一点抓住那条大鱼。

  这一晚,盗帅终于没来。

  星期天。

  章伟宏一个上午在网上到处乱逛。又收到几封受害者的信。盗帅仍然没有行动。

  难道盗帅没有看见信?或者他高明地看出了这是个陷阱?

  带着失望情绪,章伟宏沉沉地睡了个午觉,直到被电话铃声吵醒。

  是曾骏龙的电话。只有四个字:“盗帅来了!”

  头脑立刻清醒了不少。扑到电脑旁。开机!

  快!快!快!

  来到网上,曾骏龙已经追踪盗帅去了。他留下的信息说,盗帅只攻击了一次,可能有所警觉,又缩了回去。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封恐吓信。章伟宏在信中隐藏了一个只有BOK2能识别的信号,这样,就算盗帅大放迷雾,也不用担心跟丢了。

  章伟宏已经插不上手,只有等待。

  网络寻呼机AICQ终于响了。

  “我只差了一步。盗帅在我进入电脑之前离线了。”

  章伟宏可以从文字中看出曾骏龙的沮丧。自己更是沮丧。

  盗帅这一趟学乖了,下一趟就不好对付了。

  功亏一篑比惨败更让人灰心丧气。

  晚饭时候,连家人都看出他有些魂不守舍。

  晚上横竖无事,就再到网上去看望翁晴吧。现在也许只有这件事,能让他狂乱的心得到平静。

  正要行动,突然网络寻呼机响。

  “救命!我的网页被黑了!”发消息人是林其忠。

  章伟宏觉得好笑。一定是林其忠冒充MM被人发现,这才招来报复。

  毕竟是自己同事,不帮他又不行。

  在寻呼机的信息栏内写道:“网页不是有自动恢复功能吗?”那是曾骏龙和章伟宏共同设计的一个程序,能在网页被黑后十秒钟自动恢复。

  林其忠答道:“可是刚恢复又被黑了。”

  章伟宏写道:“到我的网页上下载一个‘清除非法文件程序’试试。”

  没过多久,林其忠又发来消息:“不好!你的网页也被黑了!曾骏龙的的网页也被黑了!公司的网页也被黑了!”

  章伟宏大吃一惊,连忙联上自己的个人主页。

  这是一幅图画,没有任何文字提示。网页刚刚自动恢复,几秒钟后又出现被黑的画面:一片灿烂的桃花林前立着个手执摺扇的古装人物,他的脚旁有个人倒在血泊中

  

第四章 网页杀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