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电“脑”

    章伟宏轻轻地敲打着键盘,将球一脚开到中场,接球!晃过两名拦截的队员,对方的防线大开,球门就在眼前,来一个单刀直入!“噗!”对方后卫的一个凶猛铲球,将球破坏掉了,球的控制权随之转移。防守!赶快防守!他们是边路进攻,后卫!

  快!追上他!来不及了……传中,头球攻门!幸好守门员及时将球扑出。正想喘口气的当儿,形势突变,对方的一名队员冲了上来,凌空抽射!球进了!

  为什么会输球?难道这也是命中注定?如果天上真的有神灵,为什么不保佑善良的人?生命就如此脆弱,可以随便被摧毁吗?这世界太不公平了!

  肾上腺肿瘤是什么病?简直闻所未闻!只听说过胃癌、肺癌、肝癌,哪里听说过肾上腺癌?为什么病魔偏偏落在她身上?

  那天晚上离开医院的时候,章伟宏首先想到的是梁玉媛的丈夫严文尉,虽然他是牙科医生,但他毕竟在大医院里,认识的人多,也许他能够告诉自己答案。

  梁玉媛一听到这消息,就叫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她在哪家医院?……什么,在家里?我这就去看她!”说完,拎起手提包就走了。

  严文尉很抱歉地说:“我学的是牙科,没有研究过癌症,我们医院的一位肿瘤科医生是我的同学,我可以帮你问问。”

  电话那头的回答是:“肾上腺肿瘤很少见,我们院没有这样的病例,但我可以帮你问一下肿瘤研究所的专家。”

  答案找到了。肾上腺肿瘤主要分为皮质癌和髓质瘤,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是手术,但因为肾上腺与人体内分泌有密切关系,所以手术成功率不高,即使成功,也有可能留下后遗症。

  翁晴是否因为这个原因而拒绝住院动手术呢?

  章伟宏的心口像有一块铅坠在那里,堵得无法呼吸。一个可怕的字眼从脑海中冒出来:

  死!

  只有这个字才可以解释为什么翁晴说她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不是国外,而是天堂!她早就知道自己的病,可为什么要瞒着所有的人呢?

  痛苦、绝望、恐惧、疲倦笼罩着他,恍恍惚惚地拦了辆出租车,又恍恍惚惚地下车,走着走着,差点被另一辆车撞倒,这辆奔驰车就在他身旁急刹车,地上磨出了一道黑黑的轮印,司机开了车窗大声叫骂,但他什么都没听见,只是机械地往前走着,也不知是怎么走回“天网基地”的。

  一进门,曾骏龙就兴奋地迎上来说:“你把手机关了吗?大家都在找你。你赶快来解决一下这个问题,然后我再告诉你其它好消息。”说着就将他按入了软椅。这时,他的头脑才开始有些清醒。

  曾骏龙指着屏幕道:“是洪存刚发来的消息,我替你回答了几句。”

  屏幕上显示的是AICQ中的对话:

  洪存:“网络骑士,你写的程式真厉害,就在我不知道自己该死几回的时候,胜利就降临了,真像在做梦一样,同学们都夸我是资讯时代的花木兰,校长不仅没有惩罚我,还特别在集会上宣布授予我奖学金,就为这个,我要在台北摆一桌酒请你,你能来吗?”

  网络骑士:“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也很想去台北,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还去不了,只好说声谢谢了。另外我想冒昧地问一个问题,夸男人是花木兰好像不正常吧?”

  洪存:“谁告诉你我是男生?”

  网络骑士:“你的名字不像女生。”

  洪存:“恰恰相反,我的名字很女性化,只是你没看出来。现在你可以猜猜看。”

  ……

  洪存:“怎么,猜不出来吗?网络骑士的智力不该这么差吧?好,再给你3分钟。”

  谈话到这里暂停。

  “洪存是女生?奇怪!”章伟宏愕然,世上会有这么厉害的网络女高手吗?

  “我实在看不出‘洪存’这个名字有任何女性化色彩,你说这会不会是个恶作剧?”曾骏龙说。

  “慢着,我知道了。”章伟宏道。

  在AICQ上快速写起来:“‘洪存’就是‘红唇’,我没猜错吧?”

  洪存立刻响应:“你的速度让我很失望,你多用了1分23秒!”

  曾骏龙在一旁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真是女的?上帝!”

  章伟宏接着写:“你不用神气,我只是刚好肚子疼,所以失陪几分钟。”

  洪存道:“这么巧,你敢发誓吗?”

  章伟宏道:“请注意你的身份,士兵是不能要求长官发誓的!”

  洪存道:“长官应该以真面目示人,不该蒙着脸说话。你说你来不了台北,那我们就在香港或深圳见面,让我看看你像不像长官。”

  章伟宏与曾骏龙对望一眼,写道:“对不起,我没空。”

  曾骏龙抗议道:“你傻啦,见一见面又不吃亏。”

  章伟宏道:“糟糕,我忘记给你们俩牵线搭桥了,我没有空,你肯定有空,可是现在话来不及收回了……”

  曾骏龙道:“喂,别扯上我,洪存可是冲你来的!”

  这时候,洪存的答复来了:“原来网络骑士水平也不过如此!我只是和你说了几句话就知道你的地址了,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别忘了你说过的话,要请我吃饭哦!

  好好改进一下你的AICQ吧,让我用报警声向你说再见!“

  BOK2果然在此时响起了报警声。

  找到一个黑客程序,洪存利用的是AICQ的漏洞。

  既然MARTIAN能够侵入AICQ,洪存当然也能,是该好好改进的时候了。

  对这么聪明的“花木兰”,两人只有报以苦笑。

  曾骏龙所说的好消息有两个:一是各国警方对MARTIAN的搜捕行动有了辉煌的战果,1083人当中只有76人漏网,警方正在根据各种线索对他们展开追捕。二是公安部准备成立网络犯罪调查中心,想聘请网络骑士当主任。

  章伟宏听完后说道:“MARTIAN没有被一网打尽,有可能会进行报复,我们要小心。至于当警察,我是不干的。”

  “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曾骏龙道,“我问过林成日,那几个外国专家有没有参与我们的行动,他说没有,这说明在最后关头来帮助我们的不是他们。”

  章伟宏只是点了点头,现在这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他的心里又涌上了悲哀。

  曾骏龙去修补AICQ的漏洞了。

  章伟宏闭上眼睛呆坐着。癌症晚期意味着什么?他只能干坐着,什么忙也帮不上吗?

  突然眼睛一亮,网络是一个巨大的信息库,不可能没有癌症的信息,也许能找到治疗肾上腺肿瘤的新药。

  章伟宏立刻行动起来,打开多个搜索引擎,开始搜索。

  曾骏龙已经去睡觉了,他还在忙着。

  只有一点小小的收获:

  《日本防癌十二条》一。摄取平衡的营养,不偏食。

  二。每日食物要改变,不要千篇一律。

  三。勿过食,可吃饱到60%为宜,控制脂肪。

  四。饮酒适量。

  五。少吸烟。

  六。多吃富有维生素A、C、E及纤维素的食物。

  七。不吃太咸、太热的食物。

  八。不吃焦食。

  九。不食生霉食物。

  十。不要过度日晒。

  十一。避免过劳,适宜运动。

  十二。保持人体清洁。

  《抗癌食品》:红薯、芦笋、茶、欧芹、茄子皮、人参、甜椒、番茄、大葱、金针菇、大蒜、芹菜、绿花菜、柑桔、亚麻籽、大豆、中华猕猴桃、刺梨、海藻、乳酸。

  另外还找到一些抗癌明星的事迹材料。

  章伟宏将找到的材料都打印了出来,他最大的遗憾是找不到与肾上腺肿瘤有关的任何材料。

  第二天,他就依据这些材料买了些抗癌食品上翁晴家去了。

  翁晴的父母都很热情,再三表示感谢,他们双眼失神,脚步迟缓,一副大病未愈的模样。即将失去女儿的悲痛给两位老人带来的打击可想而知。

  在翁晴的卧室中,他见到了翁晴和梁玉媛,两女的眼圈发红,显然痛哭过一场。

  翁晴冷默地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送东西来干什么?多此一举!再有20天我就死了。”

  听到这话,章伟宏的心像被针重重扎了一下,阵阵绞痛。翁晴谈到死,就像在谈论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他不禁回想起翁晴在医院醒来的那一刻,她对章伟宏是那么无情,对网络骑士又是那么一往情深……

  翁晴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爸妈,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要和他单独谈谈。”

  两老眼中噙着泪,显然有很多话要说,但又不忍违拗女儿的意思,只得走了出去,关上了急救室的门。

  “你……好吗?还……会不会难受?”章伟宏吞吞吐吐地说。

  翁晴用凌厉的眼光逼视着他,像是在审视一个犯人。

  “你是不是在跟踪我?”她说。

  章伟宏心里不是滋味,她不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也就算了,竟然还怀疑他心存不轨。要在平时,他早就大声道:“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但现在,他只能小声而坚决地说:“我,没有!”

  翁晴的神色缓和下来,说道:“那我应该感谢你送我来医院。”

  “不用。”

  翁晴又问道:“你在准备送我来医院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手捧鲜花的人?”

  原来翁晴表示感谢是言不由衷,目的是要问这一句话!

  章伟宏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悲伤好。高兴的是她对这次与网络骑士的会面十分重视,悲伤的是章伟宏本人在她的眼中几乎一钱不值。

  现在能否告诉她,他就是那个手捧鲜花的人?

  ——不能!这只会使她因失望而加重病情。

  不知是在什么念头的驱使下,他回答道:“我看见了一个手捧鲜花的姑娘。”

  “我不是说女的,我……”

  “我也看见了一个男的。”

  “是么?”翁晴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竭力使自己保持平静,“他……他是什么样子?”

  “他和一个姑娘走在一起,将花送给了那个姑娘。”

  翁晴一脸失望:“还有看见其他人吗?”

  “没有。”

  翁晴沉思了一会儿,又说道:“我得的是什么病,你都知道了吗?”

  章伟宏点点头。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翁晴避开章伟宏的目光说道。

  “什么事?”

  “我生病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为什么?”

  “我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梁玉媛是你的好朋友,如果我不告诉她,她会恨我一辈子的。”

  “好,除了她以外,谁也不能告诉。”

  “还有曾骏龙,我和他天天在一起,恐怕瞒不住他。”

  “你必须瞒着他!”

  “那么叩……白组长呢?”

  “也瞒着他。”

  两人沉默。

  “你去开门吧。”翁晴说。

  等她的父母进来以后,翁晴对他们说:“我们回家。”

  两位老人苦劝她留下住院,章伟宏也在旁好言相劝。

  “再说一遍,我要现在回家!”翁晴的决心似乎不容更改。

  她的父母只好答应了。

  天色已晚。不知为什么,今夜的风特别凉,吹得人汗毛竖起。

  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章伟宏目送他们离去,临走的时候,听到翁晴对司机说:“先去中心公园。”

  约会的时间已过,她仍不死心。

  ——因为她时日不多,这或许是她最后的愿望。

  “时日不多”本来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现在亲耳听到翁晴说只剩下20天,章伟宏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匆匆告辞出来。

  翁晴的母亲悄悄叮嘱他说:“你看,小晴的身体都这样了,还要每天晚上上网,我怎么劝她都不听,你们和她是平辈,又是同事,你们说的话她听得进去,你们一定要帮帮她。”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伯母,你放心吧,我们会想办法的。”章伟宏的语气很坚定,不知道是为了安慰翁晴的母亲,还是安慰他自己。

  回到“天网基地”,曾骏龙不在。

  坐在转椅上,与翁晴相处的片断一幕一幕浮现眼前。

  她的“肠胃病”、眼泪、工作效率不高、不爱理人原来都是因为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如此看来,那天送模板到技术课的时候,翁晴狠心拒绝他,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呢?如果是这样,就说明自己在她的心目中并不是一钱不值。

  然而,现在明白这一点又有什么意义?

  从电脑中调出与翁晴聊天的每一个记录。重新回味翁晴的散文《春花秋月》和《尘恋》,重新品读“两姐妹与小仙女”这个故事,重新揣摩她对生命、命运的探索和追求、无奈和忧伤。

  他开始痛恨自己的无能。自从那一夜电流改变了他的大脑后,他就变得无所不能,在网络中所向无敌。用电“脑”去战胜电脑和人脑几乎是十拿九稳,可面对癌症,面对日渐憔悴的心爱的人,这么聪明的电“脑”也一筹莫展,不知所措。

  如果超能力能够钻入人体,将癌细胞一个个打扫干净,那有多好!

  可恨的是,超能力只能在网络中发挥作用,为自己骗取不应得的荣誉,却不能挽救一个普通的生命!

  美丽的生命只能像烟花一样只灿烂一夜吗?

  剩下的只有无助的哀鸣:

  魂兮,归来!

  

第一章 电“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