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三个盗帅

    “你真的是网络骑士?”东张西望瞪大了眼睛。

  “你是怎么知道的?”章伟宏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泥牛。

  泥牛得意地道:“我还以为网络骑士有多聪明,原来不过如此!你说你是第一次到‘激情生活’聊天室,那就不可能认识我们所有的人,也不可能从雨那里听到我的名字,因为从我第一次到‘激情生活’聊天室开始,雨就再没有来过。而你刚才一听说我和东张西望在一起,就显得非常震惊,这说明你认识我们,而且知道我们之间曾经有过矛盾。既认识我们,又很关心雨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网络骑士。”

  章伟宏和东张西望心里都想,原来是这样!

  东张西望生气地道:“你太不够朋友了!居然化名来骗我们。”

  章伟宏急忙道:“两位先别生气。我之所以用‘非常’这个化名,全是被泥牛逼出来的。”

  泥牛奇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章伟宏道:“你想啊,上回我去聊天室的时候,还没说几句话,你就喊打喊杀,我吓得急忙逃跑。后来听闪电猫说你每天到聊天室的第一句话就是‘网络骑士来了吗?我要修理他!’走的时候又说‘网络骑士是胆小鬼,他不敢来了!’所以我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再用网络骑士这个名字了。”

  泥牛笑道:“我真有那么可怕吗?”

  章伟宏道:“你可不可怕,东张西望应该比我更清楚。”

  东张西望反击道:“我们家的泥牛很听话,一点也不可怕。我倒要看看雨究竟有什么魔力,让网络骑士对她这么千依百顺?”

  泥牛也道:“等下我一定要在雨面前好好数落你这个网络骑士的罪行。”

  章伟宏道:“我总算是你们的大媒人,怎么能这么不给我面子?”

  泥牛道:“什么大媒人?”

  章伟宏神气地道:“如果没有我揭穿你,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现在好了,夫唱妇随,东张西望的‘美女三问’都被你继承了。”

  泥牛道:“只怕你在雨面前是妇唱夫随吧!”

  东张西望道:“何止是妇唱夫随,雨只要一个眼神,就像下圣旨,网络骑士是决不敢违抗的。”

  章伟宏道:“得得得,我一张嘴怎么说得过你们两张嘴?算我认输。不过等下还要请你们帮一个忙。”

  泥牛和东张西望同时问:“什么忙?”

  章伟宏道:“不要告诉雨我就是网络骑士。”

  当下将自己和翁晴的事简略地说了出来。因为怕泥牛嘲笑,只说是在约雨见面的时候才知道她就是自己的同事。

  东张西望听完了,吃惊地道:“原来你们的关系这么复杂!”

  泥牛问:“你准备什么时候把真相告诉她?”

  章伟宏道:“总要等她病好了以后吧。我不希望她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同时也想让她觉得有一件重要的事还没有完成,不会去胡思乱想。”

  泥牛迟疑道:“可是……万一……”

  章伟宏坚决地道:“没有什么万一,我相信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东张西望见章伟宏的神色有些凄凉,连忙道:“是啊,她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今天不是送药来了吗?据说这方子的疗效不错。”

  三人这才开始有说有笑。

  于是章伟宏知道了东张西望和泥牛的真名分别是张西霖和方琳。

  翁晴惊喜地接待这两位来自远方的网络朋友。章伟宏事先一点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他是怎么知道她去过“激情生活”聊天室的?又为什么不经过她同意就将她生病的事泄漏了出去?一定要找机会问个清楚,看他怎么解释!

  东张西望一看见翁晴就睁大了眼睛,连声说:“难怪!难怪!”

  泥牛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接着东张西望滔滔不绝地谈起聊天室里的趣事,泥牛却在一旁大揭东张西望的丑事。翁晴饶有兴趣地听他们说话,将自己的病痛忘到了九霄云外。

  泥牛突然亲热地扯着翁晴的手说:“翁晴,你对网络骑士这个人印象怎样?”

  章伟宏大怒,刚才才答应不提起网络骑士,为什么转眼就食言?可是有翁晴在场,他不好发作。

  东张西望也悄悄向泥牛使眼色,但她装作没有看见。

  只听翁晴回答道:“他这个人啊,有幽默感,也有些学问,但很淘气,喜欢胡搅蛮缠。”

  泥牛笑嘻嘻地看了章伟宏一眼,又问道:“你见过他的面吗?”

  翁晴道:“还没有。”

  泥牛道:“他好象对你很有意思,如果你见到他,会怎么做?”

  翁晴道:“我会请他吃一顿饭,然后赶走他。”

  泥牛煞有介事地道:“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喜欢上了别的什么人,所以就将网络骑士甩了。”说话的时候,她大有深意地望着章伟宏,使人一看就知道她话里的“什么人”指的是谁。

  翁晴急道:“你再胡说,我就……我就……”

  泥牛笑道:“就怎样?”

  东张西望见状连忙转移话题。

  晚上,章伟宏在“海之都”设宴为东张西望和泥牛接风,还请了梁玉媛和曾骏龙来作陪,席间欢声笑语,好不热闹。章伟宏欣慰地望向翁晴,他从没见她这么开心过。

  大家诚意邀请东张西望和泥牛多玩几天,但东张西望答道:“不行啊,我们只请了两天假,明天就得回去了。”

  大家颇感惋惜。

  东张西望又道:“不要紧,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见面,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到青岛来,一定先通知我们。”

  席散,章伟宏、曾骏龙和东张西望回“天网基地”,梁玉媛和泥牛陪着翁晴回家。

  章伟宏心想,今晚有这两员女将相陪,翁晴就不会寂寞了,他也可以放心去赴于心遥的网上约会了。

  东张西望见到“天网基地”的电脑,高兴地道:“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啦。”

  章伟宏笑道:“你平常一定是被泥牛管得太严了吧?”

  东张西望道:“话不能这么说,平常大事都是我决定,只是在小事上我才让着她点。就像这次来你们这里,是我说了算,本来是我一个人来的,但是她说不放心我一个人出远门,一定要陪我来,我就由着她了。”

  曾骏龙插道:“只怕她不放心的是你本人吧。”

  章伟宏拍手笑道:“这句话真是入木三分,绝对精辟!”

  东张西望傻了眼道:“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章伟宏道:“那还用说!”

  东张西望作势道:“真是没大没小,看我回去怎么管教她!”

  AICQ传来呼叫声,章伟宏一看,是于心遥的第三次呼叫,忙对东张西望道:“抱歉,我要失陪了。”

  东张西望和曾骏龙也各自上网去了。一时间,“天网基地”只剩下点击鼠标的声音。

  章伟宏在AICQ中写道:“真对不起,我刚刚才回到‘天网基地’。”

  于心遥马上回应道:“何止是对不起,你为什么把我的AICQ号告诉那个林其忠?

  他这几天每天都给我写莫名其妙的信,烦都烦死了!“

  章伟宏大乐,他可以想象得出林其忠会在信中写些什么内容。

  不紧不慢地写道:“罪过!罪过!你可能不知道林其忠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他整天烦着我和曾骏龙,我只好告诉他了。”

  于心遥生气地道:“他很厉害吗?怎么网络骑士也怕了?所以就任由他来欺负我?”

  章伟宏道:“你欺负别人我还相信,别人想欺负你未免难度太大。”

  于心遥道:“那倒也是。你猜我怎么对付林其忠?”

  章伟宏心想林其忠这一回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于心遥该不会把他的电脑给毁了吧?试探着回答道:“当然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于心遥果然道:“错。你还记得我们的幻影队队长Jet吗?我告诉林其忠,我已经换了一个AICQ号,而且改名叫Jet.”

  章伟宏道:“你这不是借刀杀人吗?”

  于心遥道:“应该说是小惩大戒。”

  章伟宏道:“你不怕我告诉林其忠吗?”

  于心遥道:“随便你!对了,为什么你平常嘻皮笑脸的,在照片里却呆呆的,像根木头?”

  章伟宏自嘲道:“正因为我不上镜,是最好的陪衬,所以我的朋友最喜欢和我一起拍照。”

  于心遥道:“这么说我是沾你的光啰?”

  章伟宏道:“哪里哪里,好说好说,小意思小意思,别客气别客气。你什么时候将照片寄来给我瞧瞧?”

  于心遥道:“别急别急,好说好说,等一等等一等,再商量再商量。我自然会给你的,但不是现在。”

  章伟宏笑了笑,转移话题道:“你的毕业论文写完了吗?”

  这时,AICQ又传来呼叫声。

  是闪电猫。

  他只留下一段话就走了:“我已经查到MARTIAN的阴谋了,他们已经侵入了香港股市的网络交易系统,但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我们现在必须要查出他们的真正目标。快来吧!必须赶在明天股市正式开盘前找出应对的方法。”

  章伟宏大吃一惊,急忙招呼曾骏龙。

  东张西望也凑过来看,两手一摊道:“哈,这种事我可帮不上忙。”

  章伟宏见于心遥回应道:“还没有。你是不是希望我早点毕业,好为我庆祝呢?”

  急忙写道:“没时间聊天了,MARTIAN的残余分子可能要发动新的进攻了!我要去查查情况。”

  于心遥道:“让我帮你吧。”

  章伟宏道:“还是学业重要,这一次你就别参加了。我会把进展情况通知你的。”

  于心遥道:“好吧,我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代我向曾骏龙问好。请告诉我你窗外的月色美吗?”

  章伟宏看了一眼窗外道:“很美!”

  于心遥道:“我很想你,真的。”写完这句话,她就离开了AICQ.

  章伟宏看到这一句立刻面红耳赤,因为曾骏龙和东张西望还站在他身后。

  果然东张西望夸张地道:“不会吧,你怎么脚踩两只船?”

  章伟宏尴尬地解释道:“这位朋友喜欢开玩笑。”

  另一个AICQ的呼叫救了他。

  原来又是闪电猫。

  他写道:“喂,老朋友,好久不见!这一次我们将MARTIAN打得落花流水,应该庆祝一下,我建议来一个聚会。由你牵头怎么样?”

  章伟宏纳闷地问道:“你3分钟前才告诉我要一起对付MARTIAN的残余分子,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轻松了?难道警报解除了吗?”

  闪电猫回答道:“你搞错了吧,自从打败了MARTIAN,我可是第一次和你联络。”

  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AICQ又传来新的呼叫声。

  章伟宏心道:“今天究竟是什么黄道吉日,为什么这么多人找我?”

  竟然是翁晴!

  她应该吃完药,躺下休息了,为什么还来聊天呢?莫非她有什么急事?

  她在AICQ中写道:“好久没和你聊天了,你可能忘了我吧。”

  章伟宏转头对东张西望说:“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帮什么忙?”东张西望道。

  “帮我和翁晴聊天。我口述,你输入。”章伟宏快速地说。

  “这是你们的悄悄话,我怎么敢偷看?”东张西望挤眉弄眼地道。

  “我现在忙不过来了。再说我和翁晴的事你都知道了,有什么要紧?”章伟宏劝道。

  东张西望这才答应下来,坐到另一台电脑前问道:“第一句话怎么回答?”

  章伟宏道:“就说‘请放心,我的记忆力比你想象的要好得多。’”

  接着立刻向曾骏龙问道:“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注意到曾骏龙的神色有些异样,补了一句:“你没事吧?”

  曾骏龙怔了一下,才答道:“什么?……我没事。我先去查一查香港股市那条线索吧。”说完就走回自己座位上去了。

  章伟宏不明白曾骏龙为什么这么反常,他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前面的问话。

  但现在也没时间考虑这些了。必须搞清楚闪电猫的话为什么前后矛盾。

  一个人不可能连自己3分钟前说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也就是说,前后两个闪电猫不是同一个人,其中一个定是假的!同名同姓的可能也应该排除,因为AICQ只允许注册一个闪电猫。

  上帝!

  强烈的危机感向章伟宏袭来。

  重新查看了两人的注册名,第一个用的是“闪电猫”,第二个用的是“闪电猫_”原来有细微的差别。

  莫非现在说话的这个是假的?可他怎么也知道MARTIAN的事?

  东张西望道:“翁晴问‘你不问我这几天为什么没上网吗?’你怎么回答?”

  章伟宏道:“就说‘一切尽在不言中,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断定你不是去干坏事。’”

  灵机一动,他开始试探闪电猫:“请问你认识东张西望吗?”

  闪电猫答道:“你说的是‘激情生活’聊天室的那个耍嘴皮的吗?你有没有毛病,我们上回不是在一起聊天吗?”

  章伟宏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个才是真的?

  东张西望道:“她说‘你真聪明!那么请你说说看我去做什么事了?不准用否定词。’你怎么回答?”

  章伟宏迟疑了一下道:“就说‘如果我猜对了有什么好处?’”

  又问闪电猫道:“那你为什么改名叫‘闪电猫_’?”

  闪电猫道:“我也没办法。前天我就想找你了,可是突然发现我的AICQ号不能用了,所以只好重新注册。”

  章伟宏看了张口大叫道:“曾骏龙,你要小心!前一个闪电猫有问题,‘香港股市’可能是一个陷阱!”

  曾骏龙不解地问:“闪电猫会有什么问题?”

  章伟宏严肃地道:“我怀疑这个闪电猫是MARTIAN派来的奸细。”

  “什么?竟有这样的事?”曾骏龙失声道。

  “你想,如果MARTIAN进攻的目标是香港股市,他们就根本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因为被捕的黑客没有一个是中国国籍,就算他们控制了香港股市,也没有办法向各国政府施压,以达到救人的目的。”章伟宏分析道。

  “所以,攻击香港股市只可能是一次报复行动的前奏,报复的目标就是我们,而诱饵正是闪电猫!”曾骏龙震惊地道。

  章伟宏的心里何尝不是万分震惊。如果提供MARTIAN情报的那个闪电猫是假的,那他就太高明了!不但侵入了AICQ系统,而且盗用了真闪电猫的AICQ号,更可怕的是,他懂得利用自己急于知道MARTIAN残余分子下落的心理,向自己提供情报。

  难道有一个懂得汉语的高手加盟了MARTIAN?他们想打间谍战吗?MARTIAN这次输得这么惨,一定会不择手段进行报复。真是苍天有眼,让真的闪电猫揭穿了这个阴谋!可时间还来得及吗?

  多算胜少算不胜,敌人已经摸清了我方的底牌,他们的底牌我们却一无所知。如果他们今晚就发动进攻,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章伟宏觉得全身发冷。

  东张西望道:“她说‘猜对了我请你吃饭,猜错了罚你写一篇2000字的散文。’”

  章伟宏道:“你回答她‘我不同意。为了公平起见,我建议猜对了你就嫁给我,猜错了我就入赘到你家。’”

  东张西望笑道:“你这个人真会占便宜,不管是否猜对,都是你合算。你真的要这样写吗?我看翁晴会骂你一顿的。”

  章伟宏道:“不要紧,照写。”他知道泥牛和梁玉媛一定在翁晴身旁,她们看到他的回答一定会乐不可支。

  要不要告诉翁晴现在自己有急事,改天再聊?可翁晴已经很久没有和网络骑士聊天了,这样做不是太令她伤心了吗?

  回到真假闪电猫这个思路上来。他向真闪电猫写道:“一定是AICQ出了故障,我查一查看,稍后再与你联系。”

  章伟宏不敢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闪电猫,如果让那个奸细看到了,就有可能打草惊蛇。

  立刻删除刚才与闪电猫的谈话记录,希望那个奸细没有侦测到这一段谈话。

  AICQ已经由曾骏龙改进了安全防范措施,究竟什么地方出了漏洞呢?

  要想更改AICQ号必须拥有超级管理员权限,而获得这种权限需要一个专门的附加程序,而启动这一程序的密码只有他和曾骏龙知道。所以要盗取闪电猫的AICQ号就必须先盗取附加程序并破解密码。可系统并未发现附加程序被非法拷贝的迹象,这说明这名奸细还使用了某种欺骗手段。

  一个可怕的对手!

  一个值得较量的对手!

  可是他来的不是时候!

  章伟宏觉得自己太累太累,如果MARTIAN迟些发动进攻该多好。

  东张西望大声道:“哈,翁晴对网络骑士可比你章伟宏好,你可要当心了。”

  章伟宏问:“她说什么?”

  东张西望道:“她说‘还没见面就想娶我,你对爱情太随便了吧?大概你对其他女孩也是这样说的吧?’”

  章伟宏张口结舌道:“不会吧,翁晴怎么这样说话?”想了想,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是泥牛和梁玉媛搞的鬼。”

  东张西望道:“你怎么能确定不是翁晴说的?”

  章伟宏道:“翁晴不是那种随便撒娇的人。至于泥牛,嘿嘿,那就难说了。”

  东张西望不满地道:“喂喂,你这样说泥牛,我可不乐意。如果这句话不是泥牛说的,你小心我的拳头。”

  章伟宏笑道:“我们可以打个赌,如果这话不是泥牛说的,我甘愿吃你的拳头。”

  东张西望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你现在准备怎么回答?”

  章伟宏道:“这个答案还是我自己来写。”

  东张西望凑过来,看章伟宏怎么回答,只见他写道:“我对其他女孩说:”我就要结婚了,恭喜我吧。‘女孩说:“真的吗?那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请你转过身去。

  ‘我高兴地转过身去,只听’咚‘的一声巨响,我就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身边有一根手臂粗的钢管,上面用血粘着一张纸,写着’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八姐妹都喜欢你吗?为什么你那么专一,那么不解风情?从现在开始,我们准备抛弃你,我们要去找情圣东张西望了,再见!‘“

  东张西望按住章伟宏的肩膀叫道:“喂,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这样诋毁我?”

  章伟宏讨饶道:“别发火,别发火,我只是试探一下讲话的是不是泥牛。你看,你看,她们说话了。”

  AICQ中显示的是“网络骑士,你再胡言乱语,看我不揭你的老底!”

  章伟宏得意地道:“怎么样,是泥牛吧?”

  东张西望无话可说。

  章伟宏又写道:“雨,你身边是不是有其他人?怎么说起话来怪怪的?算了,我们还是改天再聊吧,免得被别人窃听了我们的私房话。”

  AICQ中显示道:“谁稀罕!”

  章伟宏转头对东张西望道:“明天替我好好教训泥牛一下。”

  现在可以专心对付奸细了。

  AICQ并未自带追踪的功能,所以必须先和BOK2建立关联。这项工作并不困难,可是在展开追踪的时候遇上了麻烦,BOK2无法查出对方的地址。看来对方早有准备,必须想其它的办法。对了,AICQ会记录下每次使用超级管理员权限的具体时间,只要排除他和曾骏龙使用的时间,就可以知道这名奸细是什么时候盗用AICQ的,然后再查一查当天Flattop系统记录下的一些数据,也许能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果然不出所料,这名奸细一共使用了两次超级管理员权限。第一次是在4月24日,这一次只是参观了一下,并未采取什么行动。第二次是在5月11日,这一次窃取了闪电猫的AICQ号。

  章伟宏百思不得其解,MARTIAN对中国的网站展开进攻是在4月28日,为什么这名奸细的第一次侵入反而在他们进攻之前?难道MARTIAN能够先知先觉,知道一定会和网络骑士较量?

  这样的解释不合逻辑。

  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

  正思索间,曾骏龙叫道:“香港股市的网络交易系统果然有被人入侵的迹象,但入侵者没有留下监控程序,所以无法确定是不是MARTIAN干的。”

  章伟宏道:“我现在已经确定,向我们提供情报的那个闪电猫是假的,但他也不是MARTIAN的人。你想想看,这个人可能是谁?”

  曾骏龙迟疑了半晌道:“我猜不出来。难道这个闪电猫是想要对付我们的另外一股势力?”

  章伟宏道:“可他为什么要向我们提供MARTIAN的情报?而且第一份情报是完全真实的?”

  曾骏龙问:“那么你认为今天的这份情报可信度有多高?”

  章伟宏道:“也有可能是真的。”

  曾骏龙道:“也就是说他是友非敌啰?”

  章伟宏道:“目前还不能排除他是想骗取我们信任的可能。”

  曾骏龙道:“不管怎么说,他已经非法侵入了我们的AICQ系统,从这一点来说,他就不是我们的朋友。”

  章伟宏皱起了眉头,今晚若不能揭开谜底,他绝对睡不好觉。

  沉思了一会儿,他向东张西望道:“东张西望,我有一个问题问你。”

  东张西望尴尬地摆手道:“别,这种事我可是一窍不通。”

  章伟宏道:“我的问题很简单:你相信无名英雄吗?”

  东张西望笑道:“这个问题倒是容易回答,我当然相信无名英雄,这些人的英雄行为完全是出于自身责任感的驱使,如果是为了出名才去当英雄,那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真正的英雄。”

  章伟宏又问:“那有没有人为了出名而去犯罪?”

  东张西望道:“怎么没有。我听说有一个外国人为了让全世界人都记住他,就去放火烧博物馆。”

  曾骏龙插话道:“这个人的思想一定有问题。”

  东张西望道:“想不想出名最终取决于罪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例如,一般人干了坏事是不敢到处宣扬的,否则警察很容易就会逮住他。恐怖分子则不同,他们必须要留名,以迫使对方在心理上产生恐惧,从而更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

  曾骏龙补充道:“我们中国古代的侠盗,往往在偷了别人的东西后在墙上留名,大概也是出于同一种目的吧。”

  章伟宏突然叫道:“东张西望,真要谢谢你!你的话提醒了我,一名黑客如果有机会打败网络骑士却不留名,那么他的行动将毫无意义,对方用‘闪电猫’这个假名,显然不是想向我们宣战;另外,我们刚才还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假闪电猫如果要对付我们,时机早就成熟了,何必多此一举向我们提供情报?”

  曾骏龙也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这个假闪电猫是来帮助我们的,而且准备暗中帮助。我们与MARTIAN决战那天,也有一个神秘人暗中帮助我们,这两个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

  章伟宏大喜道:“你真聪明!我怎么没有想到?我们现在立刻去查一查Flattop系统中的记录,希望没有被删除。”

  章伟宏和曾骏龙曾经以为在最后关头出现的这个神秘人就是公安部的那几名外国专家,所以一直没有仔细查看有关记录,希望记录中能保存一些有用的东西。

  让两人大为失望的是:Flattop系统中居然没有神秘人的记录!神秘人究竟用什么方法避开了Flattop系统的监控呢?还好那3个MARTIAN成员的记录还在,现在只有通过这份记录来间接查看神秘人的底细了。

  记录中显示了双方的对抗情况,神秘人介入的时候,这3个MARTIAN成员立即停止了对“天网基地”的进攻,看来神秘人打击了他们的要害,迫得他们不得不回防。但MARTIAN终究不是好惹的,他们只迟滞了20秒钟时间就展开了反击。神秘人的抵抗很顽强,同时他也并未停止进攻,从操作手法上看,如此攻守兼顾而不借助其它自动程序,只能用“神速”来形容。MARTIAN的追踪能力也是很惊人的,在3人配合下终于成功地突入了一个局域网……记录在这里停止了。按时间计算,正是自己的超级“病毒”感染达到100%的时候。

  曾骏龙道:“我们立刻行动,看看他究竟是谁。”

  章伟宏道:“等一等,我叫上闪电猫一起去。”

  为了不让神秘人察觉,章伟宏没有用AICQ,而是给闪电猫发了一封E-Mail,闪电猫很快回信道:“是哪个欠揍的敢冒充我闪电猫,逮住他先让我砍两刀!”

  这是一个小型局域网,三人进入的时候,只撕开了一道防火墙,没有遭到预料中的顽强反击。三人将这个局域网翻了个底朝天,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因为事隔多日,就算真的有线索,也早该被神秘人删除得一干二净,这是真正的黑客必须养成的习惯。

  闪电猫泄气地道:“真不走运。”

  章伟宏道:“我有个提议,我们已知的情报只停留在纸面上,不如我们来模拟一下神秘人与MARTIAN成员对抗的过程,也许能从中找出这个神秘人是用什么手法利用这个局域网进行攻击和防御的。”

  曾骏龙道:“可以试试看。就由我来扮演那个神秘人,你们来进攻我。”

  章伟宏和闪电猫表示同意。

  模拟对抗一开始,章伟宏就按照MARTIAN的方法展开追踪,但立刻有一种虚不受力的感觉。眼前像有层层的迷雾,破开迷雾,又见到无穷无尽的岔路,动用全部的五官感觉,也难以确定正确的方向。

  MARTAIN的对策是向最容易暴露神秘人的方向突击,这无疑是很明智的,他们用的不是五官感觉,而是直觉。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

  章伟宏和闪电猫一鼓作气突入了局域网,顺理成章地获得了一个子网掩码号:255.255.255.0,和该局域网的IP地址一起换算,目标锁定在局域网中的一台电脑上。

  闪电猫立刻兴奋起来。

  曾骏龙提示要小心。

  章伟宏的感觉却有点怪,神秘人所用的种种手法让他有似曾相识之感,但又回忆不起来这些手法在哪里见过。

  三人制定好严密的防范措施后,攻入了这台电脑。

  仍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神秘人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基地吗?

  直觉告诉章伟宏,这里可能是神秘人为MARTIAN设下的另一个陷阱。它被神秘人设计得很像是真的进攻出发地,实者虚之,虚者实之,真正的杀招恐怕就藏在真实的后面。

  蓦地心中一震,这种受骗上当的感觉他曾经经历过!

  有谁既擅长这种欺骗手段,又能够对Flattop系统有深入的了解,从而让系统无法记录他的操作呢?

  一个熟悉而又久违的名字从脑海中跃出来:

  盗帅!

  就是他!神秘人的一些手法与“弹指神功”极为相似!也只有盗帅曾经盗走了Flattop系统!

  现在还有另一个证实的办法,按照“弹指神功”的习惯,目前所在的这台电脑一定是陷阱,陷阱中有一个被动式攻击程序,隐藏在BMP格式的图像文件中,而盗帅本人应该在不远处窥视着,根据猎物的反应来决定是进攻还是撤退。

  章伟宏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盗帅的事现在还不能让闪电猫知道,只是让闪电猫和曾骏龙去检查这台电脑中的所有BMP图像文件。

  可惜,仍没有发现可疑的文件。

  如果这台电脑确是陷阱,那么当时盗帅会藏在什么地方观察对手呢?

  最方便的地方当然是本地服务器,但MARTIAN也会想到这一点,所以不安全。其次是局域网中的其它电脑,只要在“网上邻居”中作一些设置,就可以不用黑客程序而达到监控的效果。

  章伟宏立刻检查了这台电脑中的“网上邻居”设置,发现有三个地址与这台电脑关系过分紧密。系统的历史记录中显示这三个地址总是同时与这台电脑联系。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三个地址而不是一个?

  莫非……

  盗帅是三个人而不是一个人?!

  难怪盗帅的攻防反应那么快!原来是三位一体!盗帅一定有什么方法让三人的动作同步,一人攻,一人守,另一人机动,从而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

  眼前的事实让人难以置信,但又不能不信。

  盗帅呀盗帅,我们又见面了!

  

第六章 三个盗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