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骑士勋章

    轻易得来的胜利不值得喜悦,只有经历过千难万险得来的胜利才弥足珍贵。

  章伟宏此时的心情就是如此。打败盗帅在以前是遥不可及的幻想,现在变成了现实。他能不高兴吗?

  战胜了盗帅就是战胜了自己,网络骑士终于向最高境界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认识认识这三位老朋友,弄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厉害。

  首先拜访的是冒充闪电猫的那位盗帅,他在重庆。他电脑注册的用户名是“老臭虫”。

  在硬盘中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黑客程序和黑客技术资料,容量足有3G之多;硬盘上还有一个文件夹名叫“臭虫工厂”,里面放的全是他自己编写的黑客程序。看来这是一位黑客技术专家和编程高手。

  章伟宏叹为观止,改天定要向他讨教一二!

  无暇一一细看,他又去拜访第二位盗帅。

  这时候,盗帅和网络公主已突破了防火墙,开始检查“天网基地”,章伟宏毫不介意,只管做自己的事。

  第二位盗帅的电脑注册的用户名是“楚留香”,他的电脑中存放的东西与前一位大大不同:除了必备的黑客软件外,剩下的几乎全是网页制作的资料;硬盘上还有一个文件夹名叫“留香画院”,章伟宏进去一看,赫然是数以百计的画稿,里面有一些画稿在“留香居”见过,大部分则从未见过,尤其是那十几张明显画的是红袖、甜儿的画稿,让他爱不释手。出于礼貌,还是改天再向他要吧。

  看来,这位盗帅的专长是网页设计和电脑绘画。

  那么,最后一位盗帅又有什么专长呢?

  章伟宏来到了青岛。

  这位盗帅的电脑注册的用户名是“香帅”,他的电脑中存放了很多ICQ类软件以及各种聊天室的资料,其中赫然有AICQ在内。

  原来这位仁兄是位聊天迷!

  一个名叫“网络骑士”的文件夹引起了他的注意。进去一看,还有几个子文件夹,分别是“给网络骑士的信”、“网络骑士个人简历”和“网络骑士技术资料”。

  第一个文件夹中收录的是盗帅曾经写给网络骑士的信,原来好用古文写信的就是这位仁兄!

  第二个文件夹中存放的是一份文件,上面详细介绍了网络骑士的个人简历,章伟宏一看之下几乎要晕倒——莫非这位盗帅是搞谍报出身的?为什么他什么都知道?

  那份文件写的是:网络骑士:本名章伟宏,男,1975年10月出生。曾在台资企业工作过,现与威科反病毒软件公司合作开发反黑客软件。

  爱好:球类运动、电脑、音乐。

  性格特点:幽默、机智、思维敏捷、分析问题有独到见解,与黑客对抗冷静沉着,手法不拘常理。

  合作伙伴:曾骏龙,男,是网络骑士的同学兼同事,黑客高手,凡与黑客对抗必与网络骑士联手,两人配合默契。

  女朋友:一号:翁晴,网络骑士的同事,网名“雨”,现患癌症,为肾上腺肿瘤晚期,急需治疗,网络骑士为此四处奔走。二号:于心遥,台湾人,黑客高手,对网络骑士情有独衷,其余不详。

  主要活动场所:“天网基地”。该处有一台服务器,三台电脑,ISDN上网,24小时提供反黑客服务。

  开发软件:(与曾骏龙合作)AICQ、BOK、BOK2、Flattop等。

  战绩:2000年4月查杀“蝗虫”邮件病毒,抓住了病毒制造者。

  同月为新加坡网讯服务公司破获黑客入侵案,十二名黑客束手就擒。

  2000年5月打败国际黑客集团MARTIAN,九百余名黑客束手就擒。

  同月打入MARTIAN核心机构,该黑客集团全军覆没。

  章伟宏几乎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本以为自己大获全胜,其实早就输得一干二净!

  在盗帅的面前,他竟然没有秘密可言!

  不行,定要找出这位盗帅的真实身份,还以颜色!

  那份“网络骑士技术资料”他也不想再看了,他要彻底搜查盗帅的电脑,希望能发现线索。

  盗帅会将他的个人资料放在什么地方呢?

  这里有一个文件夹名叫“聊天专家”,进去看看!

  里面放的是一个个人主页的全部资料,主要内容是介绍这位盗帅的兴趣爱好:上网聊天。栏目有“是男是女”、“一见如故”、“称兄道弟”、“铲奸除恶”、“千里姻缘”。

  第一个栏目介绍的是如何识别对方的性别,章伟宏觉得里面介绍的方法有些眼熟;第二个栏目介绍的是第一次见面如何赢得对方的好感;第三个栏目介绍的是如何成为受欢迎的人;第四个栏目介绍如何整治无聊德的人;第五个栏目介绍如何追求网上MM,其中有不少网恋成功者的照片,最大最醒目的那张竟然是东张西望和泥牛的合影!

  章伟宏睁大了眼睛细看,确实是他们!

  心中立刻涌起不祥的预感。

  笔记本电脑发出警报,“弹指神功”的行动终于被发现,盗帅展开了反追踪。

  章伟宏急忙将预先写好的给盗帅的信发出去。这是一个可执行文件,执行结果直接显示在三个盗帅的屏幕上:三位盗帅兄别来无恙!

  自盗帅兄携红袖、甜儿畅游名山大川去后,小弟不胜挂念,几次寻兄不遇,失之交臂,甚感遗憾。今日略施小计,引兄来见,别无他意,聊表谢意而已。人生难得一知己,何况是三知己?诚盼一晤,共谋大醉,不亦快哉!

  网络骑士回拜三位盗帅果然停止了追踪行动。

  然后,章伟宏立刻打开第三位盗帅的聊天资料:孔明、张三丰、闪电猫、酒中仙、棒棒糖、泥牛、雨、网络骑士……一个个名字是那样触目惊心,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不能不信:东张西望就是盗帅!

  难怪他对网络骑士的个人简历一清二楚,他已经亲自来“天网基地”视察过了!自己竟然还蒙在鼓里!

  这个东张西望可真会演戏,居然还说他不懂黑客技术,其实早就将“天网基地”的一切看在眼里了!

  难怪他那么热心要亲自将翁晴的药送来,原来是一箭双雕之计!

  可为什么泥牛在机场突然揭穿“非常”就是网络骑士的时候,东张西望也大吃一惊呢?

  如果那样也可以假装的话,那他的演技也太高明了!

  是了,东张西望早知道“非常”就是网络骑士,既然他可以随时进入“天网基地”,就不难查证这一点。可是,因为某种原因(很可能是要遵守盗帅的纪律),他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泥牛,所以泥牛突然凭借常识推断出这一结果时,他才会大吃一惊。而后面那些埋怨网络骑士的话就全是在演戏了。

  至于为什么盗帅要冒充闪电猫,而不冒充其他同样参与攻击MARTIAN的队员,那就更好解释了,不就是因为闪电猫经常在“激情生活”聊天室和东张西望抬杠吗?

  好你个东张西望!

  章伟宏马上写了封问罪信给东张西望:“东张西望你这混蛋!把我骗得好惨!哪有盗帅不敢承认自己是盗帅的?哪天我去青岛一定要做两件事。一件是让尊夫人狠狠K你一顿,治治你知情不报之罪;一件是请你吃一顿饭,感谢你两次救了翁晴。”

  东张西望很快就回信了:“章兄何必发火?你不是照样把我们骗得好惨吗?什么阿里巴巴、四十大盗,亏你想得出来!我们一心想帮你,你却反咬我们一口,哪有这样的待客之道?至于翁晴的事,那张药方是我找到的不错,可是去天津癌症康复研究会治病那条信息是老臭虫和大臭虫的功劳,不关我的事,你要谢就谢他们吧。热切期待你的那一顿饭,别让我望眼欲穿哦!”

  章伟宏心道:“原来第一位盗帅叫老臭虫,第二位叫大臭虫,那么东张西望一定就叫小臭虫了!好,下回见到你的时候就这么叫!”

  章伟宏用双手枕着后脑,望向天花板。

  人生的际遇就是这样奇妙,原先当成是至交好友的恰恰是自己最想打败的敌人,原先恨之入骨的敌人最后终又变成至交好友。幸好他与盗帅并没有成为真正的敌人,否则弄得两败俱伤又有什么意义?

  AICQ发出呼叫声。

  又是网络公主!

  今天这场好戏差点就毁在她手里!

  她发来的信息是:“骑士哥哥,算你命大,那个攻击‘天网基地’的人已经走了,不过你的文件也被破坏了好几份。你究竟到哪里去了?真叫人担心。”

  章伟宏没好气地回答:“我是不是该谢谢你挺身而出呢?我今天只不过是利用‘天网基地’和朋友玩玩捉迷藏,明白告诉你,那个攻击‘天网基地’的人就是我,那几份文件也是我破坏的。你不帮我也就算了,也不要帮倒忙嘛!害得我差点输了。”

  网络公主也生气了:“骑士哥哥,你太没良心了!上回你欺负我,我还没有惩罚你,现在我好心来帮你,你还要这样骂我。你要是输了就太好了,谁让你不早告诉我呢?活该!”

  章伟宏心想,这个网络公主真是胡搅蛮缠,不理她嘛,又怕她使小性子,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理她嘛,又要处处让着她,就好象她真的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一样。要他卑躬屈膝比砍了他的头还难受,虽然男人要有绅士风度,可也不能什么都让着女人。

  于是写道:“既然你认为我没良心,那你干脆就别理这个没良心的人,那样不是开心得多吗?”

  网络公主抱怨道:“我能够开心得起来吗?今天我和男朋友分手了,全是因为你!”

  章伟宏急道:“喂,不是吧,连你和男朋友分手也要算在我头上?”

  网络公主道:“为什么不应该算在你头上?以前他都肯让着我,可今天我说一句,他就顶两句,我一气之下,就跟他分手了。如果不是你诅咒我,怎么会这样?”

  章伟宏叫屈道:“我什么时候诅咒你了?”

  网络公主道:“‘他固然可以忍你一时,但决不可能忍你一世’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

  章伟宏心想,怎么这么巧,居然让自己说中了!现在她真的失恋了,还是别惹她为妙!

  连忙缓和语气道:“我建议你去喝一杯牛奶,什么都不要想,立刻去睡觉,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网络公主道:“你又想躲着我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章伟宏道:“说的对,其实你说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是太抬举他们了,应该说男人简直不是东西。”

  网络公主乐了:“好耶,原来骑士哥哥不是男人!难怪骂起男人来这么卖力。这真是天下奇闻!”

  章伟宏道:“你大概理解错了,我说男人不是东西,是因为男人是人,本来就不是东西。”

  网络公主道:“骑士哥哥,你又耍我!不行,你一定要道歉。”

  章伟宏心想,她今天心情不好,何必跟她一般见识?算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道歉一下又何妨?

  于是写道:“如果你马上去睡觉,我就马上向你道歉。”

  网络公主道:“不行,你要先道歉。”

  章伟宏道:“那你要保证我道歉完了,你立刻去睡觉。”

  网络公主道:“那要看你道歉的诚意如何。”

  章伟宏道:“我道歉,我真诚地道歉;是我不对,我真的不对;对不起,我实在对不起。”他边写边想,反正没有指明向谁道歉,也不算太丢面子。

  网络公主道:“骑士哥哥,谢谢你!我的心情好了很多,我听你的话乖乖去睡觉了。明天见!”

  章伟宏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累了一天,他也该去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他才起床,这一觉睡得可真好!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翁晴。

  在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后,他愈觉得这份感情的珍贵。

  以往再困难的事他都成功完成了,这件事他也一定会成功!

  匆匆吃完早餐,他写信向翁晴问候。

  翁晴说她一切都好,激光治疗和针灸治疗的效果很好,肿瘤已经开始缩小,她正在加强身体锻炼,估计再有一个多月就可以全面康复了。

  章伟宏高兴地说:“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对了,翁晴,我们的事你考虑得怎样了?我这里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我想立刻就飞到你身边。”

  翁晴道:“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如果你真的来了,就等于逼着我立刻给你答案,这会让我很为难的。卢教授也说这一段时间是治疗的最关键时刻,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情绪波动。我答应你,只要病情一稳定,就立刻联系你。这一段时间梁玉媛会及时向你报告我治疗的进展情况,你就不用回信了。”

  章伟宏道:“好吧,我听你的。有一句话我很早就想对你说了,但由于梁玉媛在场的缘故,这句话只好暂时用……代替,以你的聪明不会不知道我的意思。我的心会陪伴在你身边,等待睡美人醒来的那一刻!”

  翁晴无言。

  章伟宏遗憾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又想,自己追求翁晴多少个月都等了,又何必在乎多这么一个月?这段时间他可以去参加网络骑士大聚会,认识一下闪电猫、Jet、黄河、颠倒时空;还可以去拜访三位盗帅,互相切磋一番。这些事情做完,一个月也差不多了。

  这天晚上,收到了网络公主发来的信息:“骑士哥哥,我这里有十道测试题让你回答,每天两题,是对你的性格进行测试,你必须诚实回答。”

  章伟宏道:“奇怪了,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网络公主道:“因为这十个问题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

  章伟宏不以为然地道:“不要危言耸听好不好?”

  网络公主道:“我不是危言耸听,你想想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再说堂堂网络骑士还会害怕回答几个问题吗?”

  章伟宏心想:“说的也是,我网络骑士怕过谁来?如果网络公主的问题是蓄意刁难,那不回答就是了。”于是道:“说来听听。”

  网络公主道:“听好了,第一个问题是:你热爱你的工作吗?第二个问题是:你有女朋友吗?”

  章伟宏讥笑道:“这种小儿科的问题回答一下又何妨?我爱我的工作,我有女朋友。回答完了。下面的问题是什么?”

  网络公主道:“今天就到这里,下面的问题明天再问。记住这几天你不可以出远门,老老实实等着回答问题。”说完她就走了。

  章伟宏纳闷,这个网络公主又玩什么新花样?管她呢!自己该做什么事还是照做不误。

  第二天网络公主的问题变得棘手了:“第三个问题:你最喜欢的女性朋友有几个?(A。3个B.4个C.更多)第四个问题:你女朋友对你说的话,你是(A.言听计从B.爱理不理C.让她听你的)”

  章伟宏道:“我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只有三个选项?这明显是误导消费者!”

  网络公主道:“你只要选择最接近你的答案的一项就可以了。请放心,我发誓为你保密。”

  章伟宏想,这个网络公主对“天网基地”那么关心,不像是坏人;再说他也对网络公主的行为有些好奇,很想知道最后的答案。于是他写道:“这两题我都选A.”

  网络公主道:“问一个额外的问题:这3个你最喜欢的女性朋友中,有没有我在内?算了,还是别让你为难了,我们明天再见。”

  章伟宏顿时傻了眼——这算不算是自作多情?

  他心目中的3个最喜欢的女性朋友当然是翁晴、梁玉媛和于心遥。至于网络公主,他可不敢跟她攀什么交情。

  不行,这个游戏有点危险,明天不玩了!

  第三天,当网络公主来的时候,章伟宏已经准备要宣布自己的决定,但一看那题目,全是跟电脑有关,无伤大雅,也就算了。

  两个题目是:“第五个问题:如果你有了一台最新的电脑,你会不会将已经过时的旧电脑送人?(A.会B.不会)第六个问题:你如何升级电脑?(A.更换配件B.再买一台)”

  章伟宏的答案分别是A和B.答完之后,他突然叫了一声:“中计!”将旧电脑送人,那不是叫喜新厌旧吗?可是要改已经来不及了。

  网络公主的这些问题一定有陷阱,他决定明天回答新问题时,自己怎么想就偏偏不按照这种想法来回答。

  第四天的题目是:“第七个问题:你认为先恋爱再结婚好,还是先结婚再恋爱好?(A。先恋爱B.先结婚)第八个问题:有的男人将欺骗妻子的行为说成是‘善意的谎言’,你同意吗?(A.同意B.不同意)”

  章伟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两个B.且看最后一天网络公主还有什么新花样?他准备这件事一完,就立刻飞重庆去找老臭虫和大臭虫。

  最后一天的题目是:“第九个问题:如果你的女朋友要和你分手,你会怎样?(A.自杀殉情B.苦苦等待C.再找一个)第十个问题:如果事业和爱情你只能选择一个,你会怎么做?请具体说明原因。”

  章伟宏痴痴地想,翁晴会和他分手吗?不会的!他们携手闯过了重重难关,历尽千辛万苦才走到了这一步,命运应该不会残忍地将他们分开。翁晴现在的情绪变化仅仅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只要她的病一好,她就会立刻想明白的。

  于是他选择了B.最后一个问题明显是个陷阱,回答“事业”,那就是无情;回答“爱情”,那就是小男人。

  这样的问题只能险中求胜。章伟宏想了想回答道:“如果命运非要将人逼上这条绝路,那么我选择事业。因为只懂风花雪月的男人固然可以讨女人一时的欢心,但最终他会因为无所作为而失去爱情。而选择事业的人顶天立地,虽然会伤心一时,但只要真情永存,他将赢回失去的爱情。”

  网络公主道:“好了,十个问题你都回答完了,我将会对你的答案进行全面的分析,最后给你一个分数。明天上午九点三十分到十点寄给你,请一定准时观看,别忘了我曾经说过,这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祝你今晚睡个好觉。”

  章伟宏想,这些问题怎么会关系到我一生的幸福?回答不回答还不都一样吗?如果网络公主明天讲不出个名堂来,他一定会狠狠地讥讽她一顿。

  章伟宏一觉醒来,觉得神清气爽,走到阳台一看,是绝好的天气:天高云淡风清,夏日的骄阳将万道金光铺满了大地,把世界照得一片光明。

  时间还早,他不紧不慢地盥洗、吃饭、整理房间。

  AICQ响了,果然是网络公主,她说道:“骑士哥哥,你的分析报告出来了。这份报告是综合你回答的问题和我们之间的交往得出来的:你是个大男人主义者,你喜欢以个人为中心,较少考虑别人的感受。你富有冒险精神,积极进取,但喜新厌旧,不能容忍别人的缺点。你口是心非,嘴上说对女朋友言听计从,决不欺骗,但实际上你谎话连篇,好在这些谎话情有可原,所以少扣你几分。你很会哄女孩子,幸好并不花心。你懂得怜香惜玉,但缺少浪漫激情。你口若悬河,嘴皮子功夫老到,但往往口惠而实不至,让女孩子伤心。你对事业有执着的追求,对爱情也还算专一,这两个优点掩盖了你不少的缺点。你的综合得分是65分,勉强及格。所以我虽然舍不得,但还是决定将翁晴姐姐嫁给你。你赶快打开‘天网基地’的大门迎接新娘吧!”

  章伟宏大为震惊:难道网络公主也认识翁晴?

  正思索间,耳边传来了有人开门的声音。

  他站了起来,转过身,第一眼看到的是曾骏龙,他的身后赫然是梁玉媛和于心遥!

  他立刻目瞪口呆地道:“你们怎么……”

  话还未说完,他们的身后又走来一个人:她一身素白的丝裙,脚步轻盈,就好象一朵正在绽放的出尘脱俗的莲花!

  不是翁晴又是谁?

  她是自己走进来的!她已经不需要轮椅了!

  章伟宏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章伟宏,我们可将新娘子给你送来了,怎么感谢我们你可要想好哦!”于心遥说话了。

  章伟宏向她望去,强烈地感受到她深情的凝望,她的眼角还有些泪花,但强忍着没有落下。这是喜悦还是伤悲呢?

  这一瞬间,他看懂了她。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究竟是她还是曾骏龙将“天网基地”的秘密告诉翁晴的?

  于心遥又道:“曾骏龙,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去参观水族馆吗?我们现在就走。”

  曾骏龙和梁玉媛都歉然地向章伟宏一笑,转身随着于心遥走了。

  他们关上了门。

  “天网基地”里只剩下他和翁晴。

  他终于明白了网络公主是谁。三个女人一台戏,再加上曾骏龙这个聪明的男人,不骗倒网络骑士才怪!

  究竟是谁出的馊主意?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自己也一直将网络骑士这一身份瞒着翁晴,是自己有过在先。这笔糊涂帐还是就这么算了吧!

  他不再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翁晴,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健健康康地回来了,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翁晴亭亭俏立,眼神中充满欣悦、怨怼、期望等种种复杂的感情,但就是不说话,像是在等待什么。

  章伟宏小心翼翼地问:“不要紧了吗?”

  翁晴道:“常规治疗都结束了,卢教授说还要再休息一个月,但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天网基地’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所以就回来了。这样回答你满意吗?”

  章伟宏道:“其实你可以事先通知我,让我到机场接你。”

  “我只是一个平民百姓,怎么敢劳您的大驾?”翁晴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道,“网络骑士、骑马的人、花猫、歪理先生、章兽医、章神医……章伟宏,你究竟有多少名字?”

  章伟宏笑了:“你难道忘了,这些名字大部分是你送给我的。”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骗我的?当初你说等我病好了就带网络骑士来看我,我还以为你有多本事呢!原来是监守自盗!”翁晴仍在生气。

  章伟宏镇定地望着她,缓缓说道:“只要能治好你的病,我还愿意继续骗下去,哪怕事后被你骂一千句一万句,那也值得。”

  翁晴的眼眶湿润了。终于她放弃了所有的矜持,一头扑入了章伟宏的怀里,在他耳边哭道:“傻瓜!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章伟宏同样是心情激动,紧紧地搂住了翁晴,似乎他一放手,翁晴就会飞走,远远地离他而去。嘴里还不忘说风凉话:“这是我的新名字吗?”

  翁晴早已泪如雨下。

  哭了半晌,翁晴又用一双粉拳捶着他的胸口,骂道:“都是你欺负我!”

  章伟宏感受着翁晴那如棉花般无力的捶击,看着她从未有过的女儿娇态,一时痴了。直到翁晴发觉不妥,停止了捶击,抬头望着他道:“你干什么?”

  章伟宏醒过神来道:“你刚才数我名字的时候漏了一个。”

  翁晴奇道:“你还有别的名字吗?”

  章伟宏笑道:“这几天你都一直在叫,怎么现在反而忘了?快叫几声‘骑士哥哥’来听听。”

  “想得美!”翁晴不依不饶的道:“那是那两个死丫头发明的,不关我的事。你想听的话,去找她们吧!”

  章伟宏假戏真做道:“真的吗?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要后悔哦!”

  翁晴将章伟宏推开,冷然道:“要去快去,她们可能还没有走远。”

  章伟宏连忙上前陪不是。

  翁晴又伸出了那双粉拳,两人很快又缠mian在一起。

  突然“天网基地”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两人齐齐愕然。

  原来是BOK2和Flattop系统同时发出警报,这说明有黑客入侵,而且是高级别的入侵!

  “那是什么?”翁晴好奇地问。

  “那是我们的婚礼进行曲。”章伟宏顺口说道。他已经决定,不管这时候有多厉害的黑客光临,他也决不理睬。

  他重新搂住翁晴的纤腰,在她的耳边不怀好意地道:“我还没有吻过你,拣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好不好?”

  翁晴的脸一下子羞红了,骂道:“没正经!”试图挣脱出他的怀抱,但是他的臂膀太有力了,怎么也挣不脱。最后干脆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了。

  章伟宏将脸向她靠去,感觉到了她急促的喘息……

  不屈不挠地追求终于如愿以偿,天地间的一切刹时变得那么动人,那么美好!

  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网络骑士和章伟宏。

  《网络骑士。下卷》完

  

第十二章 骑士勋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