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坏坏腹黑男

坏坏腹黑男在线阅读

坏坏腹黑男

怜梦清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16.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1-09-12 09:26

慕容青青:莫名其妙的就成女性公敌了?莫名其妙收藏的11书就被家里发现了?莫名其妙的父母就把她扔给他一起同居了?这还不够,莫名其妙的就成他未婚妻了?一切的一切原来是你这个腹黑男在设计,端木岑,你死定了!端木岑:我赌我比你爱她,只要你在这点输给我,你就永远不可能得到她.卓以轩:“我们约好了,你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就回来找你。”慕容青青:“好啊,如果到时候你不出现,我就把你揍趴下。”端木岑:“既然你当初没有回来,现在我就绝不放手把她交给你。”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事因

    “青青,你等等我啦,今天走那么快干嘛?”随着放学铃声的响起,慕容青青拿着书迅速的往外冲,背后死党何小娟的声音让她急忙止步。

  “呃,小娟,不好意思,今天我老爸老妈特别交待要早回家,说什么有急事相商,今天不能和你一起走了。”心里隐隐不安,该不会是前几天的事引发的后遗症吧?

  “这样啊,本来还想叫你一起去看店里先进的几本漫画的说。”何小娟给了一个”你知道的”眼神给慕容青青。

  “唉,我现在哪还敢去买漫画。”慕容青青苦着脸说道,就是因为那些漫画,害得她这几天吃不好也睡不好。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何小娟关心的问道,她和慕容青青都是BL漫画忠实爱好者——俗称腐女,正因为这个两人才走得特别近,平时说到有新进的漫画慕容青青眼睛都泛着绿幽幽的光,今天不知道怎么却没提起兴趣。

  “说来话长,有时间再告诉你,我要走了,要不然老妈又要打电话过来催了。”今天下午可是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都是老妈提醒她要早点回家的。

  “OK,BYE—BYE。”何小娟给了个了解的眼神。

  慕容青青快步的往校门口走去,因走得太急在转角处突然与人撞上了,随着哎哟一声,书本散落了一地,慕容青青也被撞倒在地,郁闷的揉了揉额头,在心里叹到最近好像做什么事都不顺利,真是祸不单行,正准备自己站起来时,眼前出现一只细长白皙的手,“你没事吧?”耳旁传来淡淡的关怀声,慕容青青抬头一看,顿时脸就红了起来,是江雅俊,学校有名的才子,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娇羞的把手放在江雅俊手上,忙不停的道歉道:“对不起江学长,我走得太快了。”

  “呵呵,没事,是我自己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你。”江雅俊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低下腰帮她把散落的书本捡起来,“还给你。”

  “谢谢~~~”慕容青青紧张的接过来,随即瞄了一眼江雅俊,正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趁着这个好机会找个借口请这根校草去喝喝咖啡什么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慕容青青,你还站在这干嘛?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

  一听这声音慕容青青的脸顿时黑了下来,“端木岑,你怎么在这?”

  “找你啊!干爹干妈打你手机一直打不通,就叫我过来接你了。”端木岑似笑非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还在这跟人打情骂俏,你还真有闲情逸致啊!”

  慕容青青脸一红,“我才没有打情骂俏,我只是不小心撞到江学长了,再说手机打不通还不是因为被他们打了一下午电都耗光了。”说完偷偷瞄了一眼江雅俊。

  端木岑看了眼慕容青青,再看了下江雅俊,若有所思的拍了拍一旁江雅俊的肩膀,“哟,你好,逸城学院的江才子,我是端木岑。今天青青给你添麻烦了,她啊,人很迷糊,平时很喜欢给人添麻烦的。”

  “原来是青林学生会长端木岑,幸会幸会。”江雅俊淡淡的打着招呼。

  “今天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你啦,青青,我们走吧!江才子,下次有机会再见。”朝江雅俊挥了挥手,端木岑拉着慕容青青的手不由分说的往外走去,直觉让他不喜欢江雅俊。

  “那个,江学长再见。”慕容青青冲着江雅俊甜甜的说道,扭过头,随即露出凶巴巴的表情,压低声音道:“死端木岑,放手,你拉得我手疼死了。”

  “啧,刚还是一个温柔的淑女,转眼就成了恶妇了。”端木岑放开慕容青青的手嘲笑道。

  “哼,关你什么事。”慕容青青没好气道,这个端木岑,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欠了他什么,从小被他欺负到大也就算了,好不容易高中分开上了不同的学校,结果还能被他破坏好事,真是她的克星。

  “是是是,不关我事,那我房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漫画也不关我事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拿去扔掉好了。”端木岑笑眯眯的说道,还吹着口哨表示自己完全不在意那堆漫画会是什么下场。

  “真卑鄙……”慕容青青咕噜道,

  “咦……我好像听到你在骂我?”端木岑作沉思状,“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我去跟干妈说那些漫画不是我的,其实是你的好了。”

  慕容青青立刻换上甜美的笑容,“我怎么会在骂你呢?端木哥哥。”

  “行啦,别装了,再装就不像了。”端木岑给了个了然的神情,“漫画的事情还没了结呢,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

  说到漫画,慕容青青顿时一脸苦像,事情倒回到前两天,她放漫画的抽屉一直都是锁着的,可是前两天她看了漫画放进去的时候忘记把钥匙拔出来了,结果悲剧发生了,老妈整理房间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那些漫画,她可以想象当老妈看到那些男男交缠的BL漫画时脸上是怎样的惊怒,结果下午一放学回到家里,马上开始了批斗大会,顺便要没收那些她辛辛苦苦收藏的经典漫画,没办法,她只好说那些漫画是端木岑放她那的,因为端木岑知道她那些爱好,为了证明她没有说谎,她还特意打电话叫端木岑过来,经过几翻暗示之后端木岑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胧去脉,最终漫画没被没收,但被端木岑拿去了,可是两天过去了,干爹和干妈却没有任何动静,直到今天通知要开场家庭会议,她才感觉不妙。

  这里又要说说端木家跟慕容家的渊缘了,慕容辉跟端木翎,也就是她爸爸跟端木岑的爸爸,小时候就是玩伴,从小学到大学毕业,两人一直都在同一家学校,而端木岑的妈妈阮月月跟她妈妈宁雪儿两人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读高中的时候遇上了那两人,后面四人又同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在大学正式确认了恋爱关系,毕业后双双结婚,并约定在同一所城市工作,最后连房子都买在了一起,于是她就成了端木家的干女儿,而端木岑也成了慕容家的干儿子,开始了她悲惨的命运,从小端木岑就是个聪明的恶霸,她的玩具、零食没一样能逃得过端木岑,就连读书都是跟他同一所学校,而端木岑每次都能考个全校第一,她则榜上无名,上中学的时候还要经常被人拜托帮他转交情书,结果他还陷害她,说从来没有收到任何女生的情书,啧,都不知道是谁拿着情书看也不看就直接撕掉扔进垃圾篓的,好了,从此以后她慕容青青就被女同胞们彻底的抛弃,开始了她孤癖的中学生活,后来终于在高中的时候两人分开了,端木岑上了名校青林,直接升到了大学,而她则勉强考上了普通的高中逸城,惊险的升上了逸城大学,总之中间的种种恩怨,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说得清。

  2

  正当慕容青青与端木岑急着往家赶的时候,慕容夫妇与端木夫妇四个大人正聚在一起商量大事,只见端木岑的妈妈阮月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我就知道小岑有问题,今年都大四了,还从来都没交过女朋友,也不见跟哪个女孩子有暧昧,整天冷着个脸,房间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这像普通的大学生吗?要不是阿雪从青青那看到那些书,还不知道小岑竟然有那种可怕的不良嗜好,呜呜,翎,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我们就那么一个儿子,要是他搞背背山,那我还不如不要活了,呜呜”,慕容青青的妈妈,也就是宁雪儿急忙安慰阮月月道:“月月,不用怕,现在岑儿还好,及时纠正还来得及,我已经从网上查了下一套测试题,很快就知道岑儿是不是那个啦。就是不知道他是攻还是受,如果是受的话恐怕会难办一点。”宁雪儿皱眉做沉思状,“什么?小岑竟然还是受?呜呜,生个儿子,竟然还能成为别家的儿媳妇,我真的不要活了,呜呜……”阮月月无法想象某一天儿子羞答答的带着一个帅哥走到她的面前跟她介绍说,妈,这是我的男朋友。慕容辉和端木翎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越扯越远,额上不禁出现了几条黑线,叹了口气,慕容辉赶紧拉住越帮越忙的妻子,不让她再开口,自己则安慰阮月月道:“现在我们不是已经在想解决办法了吗?总之先按照之前商定好的计划行事吧!本来准备在青青大学毕业后就让他们俩结婚的,现在青青已经18岁了,先让他们订婚好了。放心,就算小岑他真是弯的,我们四个人加上我们家那个不成气候的青青也一定能把他掰直了。”

  阮月月感激的望了一眼慕容辉,果真是十几年的朋友,患难见真情啊,扯了扯端木翎的衣服,阮月月可怜兮兮的说“翎,要不然我们还是直接问问小岑吧?这样拐弯抹角的问时间太慢了。”端木翎拍了拍额头,叹了口气,把阮月月搂进怀里,帮她擦着眼泪:“月月,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能直接问小岑,你想,现在他还是瞒着咱们的,要是我们一问,不就摆明了让他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的秘密了吗?到时候没了顾虑,他直接带男人回家了怎么办?要有耐心,我们一点一点的帮小岑纠正就行了,别担心了。”“嗯。”阮月月柔顺的任端木翎抱着,心里慢慢安定下来。

  门外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慕容青青和端木岑一走进客厅就看到四个大人严肃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讨论什么,两人相互对看一眼,交换下眼神,慕容青青忐忑不安的想到,不会是漫画的事情吧?要知道家里可是很久没开家庭会议了,愣愣的看了他们会,慕容青青不安的走向他们:“爸妈、干爹、干妈,我回来了。”,而端木岑则一副事不关己样,照平常那样淡淡的说道:“爸妈,干爹、干妈。”

  沉默了五秒钟还是没人答应,端木岑疑惑的看着他们,宁雪儿悄悄的扯了扯阮月月的衣角:“青青,岑儿,你们回来了,来,先坐下。”

  端木岑奇怪的看着这四个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神神秘秘的大人,挑了一张空沙发坐了过去,慕容青青把书放下,犹豫了一会,最终选择跟端木岑坐在一起,诡异的气氛再次漫延开来。

  慕容青青不安的扯了扯端木岑的衣角,悄声问道:“喂,端木岑,今天这四个人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好像怪怪的。”

  端木岑回给她一个邪恶的微笑:“估计是你的事情已经曝光,你要倒霉了。”

  慕容青青立刻凶巴巴的道:“不是吧?你告诉我妈了?”

  端木岑耸了耸肩“也许吧,忘了。”

  “端木岑……”慕容青青咬牙切齿的叫道。

  “咳。”慕容辉清了清嗓子,打断慕容青青和端木岑的互动,“青青、小岑啊,你们天天读书累了吧?”

  慕容青青在心里暗叫不好,不对劲,果真不对劲,老爸老妈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读书的事情,今天诡异的沉默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肯定有什么阴谋。

  “呵呵,干爹,我不累,不过青青累不累,我就不知道了。”端木岑意味深长的看着慕容青青,给她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慕容青青没好气的用手肘狠狠的撞了下端木岑的腰,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说道:“爸,我不累。”

  “这样最好了,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商量了一下,为了避免你们变成书呆子,今天特意准备了几个脑筋急转弯给你们俩试试,如果答对了有奖哦。”宁雪儿笑眯眯的说道,同时碰了碰身边的阮月月示意她配合下。

  “对对,特别是小岑,不要整天看书,闷出个什么……”阮月月话还没说完端木翎已经把她一把抱进了怀里,接过口道:“小岑,妈妈的意思是说,整天死读书不好,人要懂得变通,要是整天读死书以后进社会的话用处也不大。”

  慕容青青眼睛一闪,哈哈,原来是针对端木岑的,害她白白担心了一场,随即笑眯眯的附和道:“就是,岑哥哥,我们老师说了,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

  端木岑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慕容青青,慕容青青立刻自动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因为端木岑的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诉着慕容青青,要是她再落井下石,他就马上把漫画的事情给交待了。

  “爸爸,我知道了。”端木岑开口道:“有没有什么规则?”

  “其实没什么特别是规则啦,只是考考你们的反应能力罢了,问题都比较简单,你们在3秒钟答出来就行了。”宁雪儿答道,随后补充道:“因为问题太简单了,你们俩就一起答吧。”

  “哦。”慕容青青轻松的答应,知道了不是漫画的事,现在她心里的石头放下了。

  “我也没意见。”端木岑更是没什么话说,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是什么,至于过程嘛,不重要,想着,他瞄了一下身边什么都不知情的慕容青青,露出了一个高深的笑容。

  慕容青青没理由的打了个冷颤,心里闪过一丝不安,随即就丢到脑后去,既然不是漫画的事,其余的她什么都不怕。

  “好,时间开始。枝上有三只小鸟,打死了一只还剩几只?”慕容辉问道。

  “一只都没有。”端木岑和慕容青青答道。

  “小花在路上看到一根骨头和一个钱包,为什么它选择了骨头没选择钱包?”宁雪儿接着问道。

  “因为小花是狗。”

  “什么时候壹加壹不等于贰?”阮月月问道。

  “错误的时候。”

  “什么字大家都念错?”端木翎问道。

  “‘错’字。”

  “楼上有三只小鸟打死一只还剩几只?”慕容辉问道

  “一只。”

  “近的反义词是什么?”宁雪儿问道

  “远。”

  “多的反义词是什么?”阮月月问道。

  “少。”

  “攻的反应词是什么?”

  “守。”

  “受。”

  客厅突然安静了下来,宁雪儿和阮月月面面相觑,慕容青青答的是守,端木岑答的是受,阮月月的眼睛里开始溢满了泪水,而慕容青青则狠狠的掐了下端木岑,事到如今终于知道这几个人在玩什么把戏了,难道题目都容易得要死,原来是来测试他们俩的,慕容青青愤愤的压低声音说道:“死端木岑,你干嘛说是受啊?”

  “还不都是你害的,老在我旁边说什么攻啊受啊,我不是没反应过来吗?到是你,我还以为你会说是受呢!”端木岑表面脸上布满了懊恼,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眼睛里的笑意,不过现在四个大人都在那伤神,而慕容青青心里更是不安,所以没有人发现端木岑的不同,这会是一个知道结果,却不知道过程的故事。

  慕容青青白了一眼端木岑,“笨,只是刚入门的腐女才会答受,资深的肯定会答守啦,哪有那么容易露馅,现在好了,不知道我爸妈和干爹干妈他们要出什么招了。”

  “咳。”这下打断慕容青青郁闷的是端木翎,“好了,你们都答对了,今天就奖赏你们两张电影票,明天不是周六周日吗?不上学,你们就好好看看电影吧,看晚点也没关系,晚上八点半的票,你们收拾下赶紧去吧!”

  咦?慕容青青脑海中冒出了无数个问号?这简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结果,看着端木翎把两张票递给端木岑,阮月月则催促他们俩赶紧去,慕容青青只好在心底给自己解释说大概那四个人把受听成守了,毕竟读音相近嘛。

  3

  七点半才出门,好不容易在八点多一点点的时候到了,这时电影院门口热门非凡,可能因为是周末的缘故,看电影的人比较多,其中大部分是情侣,慕容青青拿着票站在那等着去买饮料和爆米花等零食的端木岑,同时无聊的在心里坏心的给那些陪着女朋友来的男生们配着对,同时给他们分类打分,穿白衣的那个像小受,长相阴柔,眉清目秀的,极品小受啊,穿红衣服的男生真酷,有点像会强攻的那种,穿黑衣服的那个……

  “慕容青青,真不知道你从哪学来的不良嗜好!”端木岑拿着饮料和爆米花还有话梅之类的东西走了过来,在远处就看见慕容青青不怀好意的看着那些男生,凭他对慕容青青的了解,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现在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哼,”慕容青青不以为意,“什么不良嗜好,现在腐女也是一个很强大的种群,你没见腐女吧里有多少会员啊?”她就是腐女吧里资深的会员,名叫腐得有特色,平时也会编一些虚构的BL故事在吧里美名曰直播,赚了不少的点击率和回复率,其中有一篇主角就是端木岑,把他写成一个受了,哈哈,不过她可不敢告诉他。

  端木岑摇摇头,大步走进了电影院。

  好不容易找到了座位,电影已经开播,竟然是情侣席,正想是不是找错座位了,那恐怖的背景音乐一出来,差点没把在喝可乐的慕容青青给呛死,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端木岑的声音已经悠悠的在耳边响起,“哟,慕容青青,这好像是你最怕的恐怖片啊!”

  看着已经坐在座位上的端木岑,慕容青青只好也坐了下去,勉强的给端木岑一个笑脸,她开口反驳道:“笑话,本姑娘从来不怕这个东西。”

  看着慕容青青不自然的笑容,端木岑假装关心的说道:“青青啊,怕的话就说嘛,我们马上回去,我也不会去告诉别人你怕这些什么虚构的东西,更不会告诉别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慕容青青独独怕这些有的没的。”

  “呵呵,端木岑,你别用激将法了,本姑娘本来就不怕这些什么有的没的。”慕容青青在看到屏幕上出现幽蓝的《猛鬼街》这几个字后,脸色迅速由青转白,心里不禁暗暗抱怨老爸老妈,知道她从来不看恐怖片竟然还叫她来,这不是存心整她吗?

  “哦?可是我好像听到你的声音有点颤抖的样子,是不是……”端木岑坏心的说道。

  “那你要去看耳科了,不说了,看电影。”慕容青青心虚的打断端木岑的话,趁他没注意,悄悄从包里拿出纸巾揉成两个小纸团塞进耳朵里,电影的声音终于小了一些,她也稍稍觉得安心了点,可是当主角一说话,慕容青青就知道她错了,塞个纸团根本没用嘛,想了想,她又悄悄的靠近了端木岑一点,直到感觉到端木岑的体温,她才放心下来。

  端木岑看着慕容青青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心里暗暗开心,表面上却装作疑惑的说:“青青,你怎么了?靠我这么近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俩是情侣呢?”

  “呵呵,这里冷气太强了,我有点冷。”慕容青青尴尬的说道。

  端木岑给了她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转头继续看电影,慕容青青则郁闷翻翻包,玩玩手机,想要分散注意力,结果还是惘然,没看到内容,单是听到声音她已经吓得要命了,结果到了最后,她只有紧紧的抱着端木岑的手臂度过了这场恐怖的电影,同时郁闷的想到为什么是恐怖片还有那么多情侣来看,不明白……

  这大概是端木岑看着最过瘾的电影了,不是因为电影的内容,而是因为慕容青青的表现,平时总是离他远远而且凶巴巴的慕容青青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柔顺得像一只小绵羊,一边享受着佳人**,一边想着自己的计划实在是比想象中的顺利,老爸老妈果真没辜负他的期望,给了他这么精彩的过程。

  赶回家已经是晚上11点半左右,慕容青青哆嗦的掏出钥匙打开门,同时叫住正要进屋的端木岑,忘了说,端木岑家就在慕容青青家对门。

  “干嘛?”端木岑明知故问道。

  “你等我进屋后你再进。”慕容青青不自在的说道。

  “哦?为什么?”端木岑挑眉问道。

  “不为什么,哼!”给了端木岑一个鬼脸,慕容青青迅速闪进了屋,屋里一片黑暗,慕容青青摸索着打开了灯,心里终于放心了下来。

  端木岑微笑着摇了摇头,那个嘴硬的丫头,怕就怕嘛,还不肯承认。

  慕容青青正奇怪屋里怎么这么安静的时候,终于在茶桌上发现一张字条,“青青,我和你爸还有你干爹干妈一起去泉林山庄玩去了,要下周一才会到家,这是端木家的钥匙,伙食费压在钥匙下,这两天记得做饭给小岑吃。妈妈字。”

  慕容青青傻样的拿着字条看了又看,五秒钟后终于弄懂了字条的意思,他们到底想干嘛啊?先搞一套莫名其妙的答题,再来个恐怖电影袭击,最后在女儿最恐惧的夜晚竟然还去泡温泉?这世上哪有这样的爸妈啊?真怀疑她是不是他们抱着来的,慕容青青郁闷的把字条撕了个粉碎,再狠狠的扔进垃圾篓里,随后一愣,现在爸妈都不在家,也就是说这么大个屋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这样一想,慕容青青突然觉得这个熟悉的屋子里阴森了起来,每个黑暗的角落都感觉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快步的闪进自己的房间,慕容青青坐立不安,屋子里安静得让她有种要窒息的感觉,脑海中那些恐怖的故事一个接一个闪了出来,让准备去冲凉的她停住了脚步,想了想,她打了个电话给端木岑,电话一响再响,却没有人接……

  而正在去泉林山庄路上的阮月月正担心的说道:“雪儿,你说青青会不会怀疑我们的动机啊,毕竟做饭给小岑吃在你们家做也是一样的嘛!”

  宁雪儿摇了摇头:“月月,你太高估我们家青青了,不要说她现在正害怕得没办法冷静,就是平常,她也不会多想其他的,或者是,想不到其他的。”

  于是,就这样,慕容青青在大人们的算计下开始了恐怖的生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浪漫青春小说青春校园小说

坏坏腹黑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