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史上最强艺术大盗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娇妻如云在线阅读

娇妻如云

历史 / 两宋元明

319.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2-04-22 08:56

书籍摘要: 史上最具艺术天赋的大盗,穿越到了北宋徽宗四年。身为祈国公府仆役,沈傲很欢乐,知识改变命运,智商决定前途,什么都是浮云,看我只手遮天。玩的是艺术,讲的是品味。伪作最好的名画,写最漂亮的行书,不走寻常路,会忽悠才是王道。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迷008号.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偉人青.
    书友等级: 长老
  • 书友第3名:浮一白也.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天禧盛世在线阅读
一个不应该被历史埋没的时代。 一个不应该被古今低看的帝王。  五代落幕,纷争未止,华夏迎来又一次南北分治,也迎来赵宋第三代君主赵恒。 澶渊之盟虽使中原政权渐趋稳定,三代得位不正的传言却似午夜幽灵,游荡中外。  于是,彰显正统的天书运动轰轰烈烈上演。 万千祥瑞,纷至沓来。  在这场名与利的追逐之中,有一道极其灿烂的光越千年而来,化作花团锦簇,只为盛世绽放。 九岁赴阙,天子亲试。 四元及第,冠绝古今。 五朝不倒,毁誉参半。 帝称“万世师表”。 世称“天朝祥瑞”。 史称“神童治政”。
夜半鬼读书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武冠大明在线阅读
嘉靖二十八年,朱时安穿越成为成国公朱希忠次子。 北方,俺答汗求贡不成,屡次兴兵南下寇边。 东南,朱纨巡视闽浙,再严海禁,海盗王直誓言报复。 嘉靖帝迁居西苑,一意修玄求长生。 太子朱载壡年轻气盛,踌躇满志欲振国势。 夏言去位,严嵩继位首辅,志得意满。 张居正身处翰林院,酝酿革新朝政。 我大明武德充沛,武冠大明从改变庚戍之变开始。
伊斯坦布尔的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洪武十五年,魂穿大明嫡长孙朱雄英,本想一展雄才大略,随身系统却告诉他。 人间帝王不过百载,修仙长生方为正途。 彼时八岁的朱雄英挠了挠屁股。 妈的,姑且信了。 ……………… 洪武二十五年,好大儿病危,朱重八闻讯火速赶往东宫。 赶至之时,只见朱标病榻之前,朱雄英身着白衣长袍,头绑飘逸白娟,散发批墨,盘膝坐在以北斗七星阵摆放着的烛灯中央。 “皇祖父,你来晚了。” 语闭,重八老泪纵横,悲恸之余感慨咱这大孙子真孝顺,一刻不漏的为父戴孝。 “咱得儿啊!” 刚哭出声,少年咧嘴笑道。 “我已为父王续命七年。” ……………… 洪武三十一年,老朱病入膏肓,续命七年的阿标也油灯枯尽,刚结束完入定打坐的朱雄英接到一封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与皇太子皆疾患固久,思一日万机不可久旷,兹命皇太孙持玺升文华殿,分理庶政,抚军监国。百司所奏之事,皆启皇太孙决之。 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妖怪不好吃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在线阅读
穿越到了天启二年 发现自己成了相声角色张好古 从此朱由校多了一个师傅。 从技术上带着他搞各种奇奇怪怪的小发明。 从政治上带着他搞新政,搞变法。 不知不觉,朱由校返祖现象越来越严重。 杀狗官,废宗亲,绝勋贵,灭建奴 大明的版图不知不觉就超越了巅峰。 朱由校:我本来就想当一个木匠皇帝,怎么就成千古一帝了? 张好古:因为有我!
风少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超凡大明在线阅读
张一凡魂穿到了具有超凡力量的大明朝,一样有党争,一样的内忧外患,超凡力量之下百姓为刍狗,亡国之相中,海瑞,严嵩,张居正,魏忠贤,卢象升,李自成等等,关公战秦琼,张一凡奋勇崛起,力挽狂澜,还天下一个太平。
叫天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北宋小厨师在线阅读
身为一家超五星级酒店首席大厨的李奇,因为喝了点小酒,竟然奇迹般的穿越到了北宋末年。  来到这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世界,无奈之下,李奇只好抄起了老本行,在汴京一家即将贱卖的酒楼做起了厨师。  李奇原本只想做一名低调的小厨师,可是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男人太出色,有时候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高太尉想吃牛排?-没空!”  “蔡太师想吃火锅?-让他提前一个月预约。”  “李师师想吃水果沙拉?-呃...白天没空,晚上再去。”  “李清照想吃芝士蛋糕?-问她和赵明诚离婚了没有?”  “皇上想吃金汉全席?-还在筹备当中,十年后再说。”
南希北庆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皇兄何故造反?在线阅读
景泰八年,奉天殿。 朱祁钰立于御阶之上。 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 叹息一声,抬头看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 他终于问出了那句埋藏心底的话。 “陛下,何故造反?” 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
月麒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不是首辅在线阅读
回到明末做首辅
恩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祥瑞在线阅读
是梦是幻抑是真,百年和百天的擦身而过,换来的是大明妖孽少年奇特的一生,成化二十三年春,解淳一身破旧长袍走出‘迷魂谷’,开始了他大明祥瑞独特的一生。
花谢才得香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娇妻如云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史上最强艺术大盗

    “现在插播一条最新新闻。”电视中,面带微笑的主播的声音很圆润,随即电视显示屏画面一转,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出现在观众们的眼帘。

  “著名的艺术大盗沈傲今日在逃避国际刑警组织过程中坠崖身亡,有关部门就事发地点组织搜寻,已找到相关遗物,暂时还没有寻找到尸体。”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沈傲的犯罪过程。2001年,沈傲伪造明清时期传世作品《五彩竹林七贤图瓷器》获利七千万元人民币。此后该嫌犯疯狂作案,在荷兰博物馆盗窃价值七百万美元画作《西班牙古堡》。

  2003年,嫌犯伪造了梵高最有价值之一的作品《向日葵》并顺利兜售,一名国际收藏家以一亿四千万美元收购。2006年,嫌犯伪造《清明上河图》试图出售被国际组织破获,但嫌犯一直在逃。

  逃亡过程中多次伪造名画、古董兜售,行为恶劣,并且屡屡以诈骗、偷窃手段作案,以非法手段得到各时期名画、古董数十件。

  国际刑警组织将通缉级别上调至红色通报,悬赏百万美元寻觅该嫌犯踪迹。直到五年后的今天,嫌犯终于绳之以法。”

  电视的画面切换到了一处悬崖边,各色警服的警察、西装笔挺的干探以及军警已经布置好了警戒线,直升机在半空盘旋,有人放下缆绳开始试图进入悬底搜索。

  “本案的后续内容,我们仍将关注。接下来为您放送的是关于肯尼亚的最新消息……”

  ……………………………………………………

  春水、桃花、游船。交错在若水湖畔的春天里,湖面微波粼粼的,静若处子。迎着湖岸的阳光,停驻在河面的画舫弥漫着桃花的芬芳。

  画舫上,几个公子风华正茂,笑声不绝。

  “本公子诗兴大发,少不得要吟上一首来助兴了。”

  一个爽朗大笑,个子矮胖的公子一张麻子脸熠熠生辉起来,叉着手道:“河边一群鸭,呱呱呱呱呱,我往河边站,群鸭呱呱散。”

  “好诗!”同桌的两公子拍案而起,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个子高瘦的公子就差点儿五体膜拜,个矮的那个双眼冒光,纷纷道:“周公子画作的好,诗才更是无双,这样的好诗,天下间再难寻了。”

  “听说清河郡主最爱才子,周公子拿这首诗赠予清河郡主,还怕俘获不到清河郡主的芳心?”

  “哈哈哈……”矮胖的周公子开怀大笑,得意中带着谦虚,谦虚中隐含着卓傲,卓傲中兼带着矜持,坐下道:“兄台们过奖了,本公子的诗嘛,比起李杜来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

  在岸上的杨柳树下,几个小厮家仆们静候着,一个俊秀的家丁吐出一口吐沫:“我呸!”

  狗屁打油诗也就罢了,偏偏还还要伺候着一群相互吹捧不知廉耻的‘公子’。沈傲有撞墙的冲动。

  沈傲没有死,当日被刑警追捕,悬崖下是汪洋大海,而沈傲早在海中布置了救生装置。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制造一个假死来使国际刑警组织相信他已经死了,然后再改头换面,重新开始自己的大盗生涯。

  那一跳却出了差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重新换了一个身份,成了北宋宣和四年汴京城祈国公周府的杂役。

  穿越了,而且穿的似乎有点儿让沈傲失望,一个没有地位的杂役。

  卖身契还捏在周府,也就就意味着他没有人身自由。一旦擅离周府,官府就可以将他抓捕起来,在额头上印上刺青,发配卫戍边关去。

  身为大盗,沈傲自然有许多种办法开始新的生活。只不过他对这里并不熟悉,而且单纯为了逃脱周府就受到官府的通缉确实有点划不来。所以,这个杂役他还得做下去。

  最好的出路就是想办法弄些钱赎身。

  今天的沈傲算是死过一回的人,早就厌倦了逃亡的生活,要重新开始,不到迫不得已时他不会用激烈的手段。

  而且,杂役的生活似乎还不错,虽然辛苦一些,但是周府里小姐、丫鬟成群,俱都是中上的姿色,倒是挺对沈傲的胃口。

  只不过周公子与几个狐朋狗友的互相吹捧,让身在远处的沈傲忍不住有逃亡的冲动,他一辈子浸淫各种艺术,从诗画到瓷器、雕刻,造诣非凡。遇到这群附庸风雅的家伙,沈傲无语问青天。

  伫立在杨柳树下,与其他的仆役、家丁们比起来,沈傲显得有点卓傲不群。几个家丁有点儿看沈傲不太顺眼,凑在一堆闲扯,将沈傲排斥在外。

  沈傲笑了笑,眼睛落在其中一个家丁抱着的酒坛子上,他鼻子微微一动,浓郁的酒香弥漫在鼻尖盘绕不散。

  “好酒!”沈傲凑过去:“我猜的没有错,这应当是储藏了十年的竹叶青。只这一闻,就知它是酒中圣品了。”

  抱着酒坛的家丁叫张绍,是张公子的跟班,冷眼瞥了瞥沈傲:“我家公子带来的自然是好酒。只不过这酒又不是咱们下人喝的,你又开心什么?”

  几个家丁俱都笑了,有人道:“或许人家也想尝尝也不一定,只可惜爹妈不是王侯,只有干看的份。”

  沈傲微微一笑,道:“这么说你们是咬定我喝不上这酒了?”

  “是又如何?”张绍将酒坛子抱得紧了些,眼眸中满是蔑视。

  沈傲叹了口气:“本小厮很佩服你们的勇气,我们来赌一把。若是我没有喝上这竹叶青,便每人赔你们一贯钱。可要是喝上了呢?”

  张绍与几个家丁面面相觑,不知这沈傲是不是疯了。一贯对于仆役来说是一个月的工钱,连同张绍这里一共有四个家丁,如果沈傲赌输了,可能要赔上半年的用度出来。

  张绍眼珠子转了转:“你要赌也无妨,你能喝上这竹叶青,我们出四贯钱你。只不过事先说好,你须当着几位公子的面喝。”

  张绍怕沈傲使诈,这家伙偷偷的沾了一点去吃,岂不是中了他的诡计?

  沈傲立即露出为难的样子:“这样啊……好吧,我试试。”

  四个家丁笑作一团,张绍更是心里乐开了花。这酒是张公子的珍藏,最是宝贝不过。这个没有眼色的东西竟敢在公子们面前喝他们的珍藏,公子们发起怒来,非活活打死他不可。

  三个公子里头一个姓周,名恒,是祈国公的嫡子,也是沈傲伺候的正主。另两个一个姓张,一个姓王,张公子是枢密副使家的公子,姓王的家世也不简单,乃是汴京最大的巨富之一。

  三人在汴京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打死个人还不是玩儿似的。这姓沈的当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这个时候,张公子的声音从画舫里传出来:“张绍,还不拿本公子的酒来?”

  沈傲对张绍道:“我送过去。”

  张绍将酒坛子交给沈傲,诚心要看沈傲的热闹,张绍早就看这个新来的家伙不顺眼。此时整整他,还能赚一贯钱,实在是好得很。

  沈傲抱着酒坛子沿着河堤上了画舫,那张公子显得有点儿不满:“怎么张绍那狗才不端酒过来?”

  沈傲笑道:“他胳膊有点儿酸麻,生怕搅了几位公子的雅兴,是以让我来代劳。”

  他启开了泥封,为几位公子倒了酒,口里说:“张公子的酒当真好的很,只闻这酒味我就已醉了三分。”

  张公子高瘦的个子显得更加挺拔了,敷了粉的脸上也透出一点儿鲜红:“这是当然,这样的好酒我平日都舍不得喝的,只有遇到至交好友才肯拿出来。”

  周恒刚才吟诗吟的口开舌燥,此刻也满是期待,端起杯子浅尝了一口,连忙说:“好酒,好酒,张公子的诗好,酒也好的很。”

  张公子连忙谦虚的说:“祈国公府有的是好酒,在下是献丑了。”

  几个人互相吹捧,沈傲已经听不下去了,笑呵呵的道:“其实说起这酒,我倒有个绝活,只怕要让几位公子见笑。”

  周恒脸拉下来,呵斥道:“狗才,这般的没有规矩,我与两位仁兄喝酒,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沈傲连忙告罪,边上的张公子道:“周兄别急,先听听他怎么说?咱们吟了诗又赏了景,正愁找不到乐子。”

  沈傲装作小心翼翼的样子道:“我这人天生有个毛病,但凡是喝了劣酒脸上就会长出黑斑,可喝的若是好酒,就没有任何妨碍了。要知这酒是不是上品,只要我品尝一下就可以。”

  周恒有点儿恼了:“狗才,你这话莫不是说张公子的酒是劣酒?”

  沈傲摇头:“不是这个意思,酒自然是好酒,只不过到底有多好就不得而知了。”

  他这话算是忤逆之极,周恒是什么人?立即就要发作。恰恰这个时候,张公子却来了兴致,连忙说:“这样只能分辨好酒坏酒,至于好酒好到什么地步又如何估量?”

  沈傲道:“酒中的瑕疵越多,脸上黑斑就越多,这酒越是极品,脸上便没有异常了。”

  “妙极!”张公子神采飞扬起来,他这十年竹叶青珍藏已久,若不是要巴结这位周少爷,他也舍不得拿出来。可是酒这东西却有一个坏处,好酒坏酒虽有区分,可是好酒之间又难有分别,能让沈傲证明这酒乃是佳品中的佳品,他在周恒面前岂不是更有脸面?须知周恒乃是公爵世子,家中珍藏无数,所饮的哪一样不是珍品?若是尝不出这十年竹叶青的妙处,岂不可惜?

  “那么你就自斟一杯,给我们开开眼界。”

  边上的王公子也起了兴趣,一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沈傲。周恒也就不好发火了,笑嘻嘻的袖手旁观。

  沈傲拿来一个空杯,满上之后喝了一口,这酒香醇的很,入口带来一股竹叶的芳香,回味无穷。

  “好酒!”沈傲咂了咂嘴,回味着这股醇香的气味,放下酒杯便向张公子道:“公子看我脸上生出了黑斑吗?”

  张公子认真端详,摇头:“没有。”

  沈傲又给周恒、王公子看,两个人也饶有兴趣的打量了片刻,俱都是摇头。

  沈傲衷心称赞道:“这酒已是佳酿中的极品了,在酒市上只怕百贯也买不来,张公子真是豪爽,这样的好酒也舍得拿出来与人分享。”

  张公子已是乐开了花,哪里还管这沈傲是不是故弄玄虚,他要的就是这一句评价,对周恒道:“周家果然非同凡响,就连一个家奴也这样的有眼色、会说话。”

  沈傲捧了张公子的酒,张公子又回过头来捧周家的家风,周公子那麻子脸上立刻光彩照人,看沈傲时觉得顺眼多了,哈哈大笑着谦虚起来:“不敢当,不敢当。”

  沈傲又给几个少爷们斟了酒,便退出画舫,回到那杨柳树下,只见张绍几个家丁脸色苍白,奇怪的望着沈傲完好无损的带着酒气回来。刚才他们是亲眼看见沈傲满了一杯竹叶青一口饮尽的,想辩也无处辩了。

  “拿钱来!”沈傲微微一笑,伸出手,朝着四个目瞪口呆的家丁努了努嘴。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