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不知死活

  

    小公交车左边是两个坐位,右边只有一个坐位,许茹自然而然拉着聂小琼来到一排两个人坐的位子,许茹背着包,朝聂小琼鲁了鲁嘴,指了指靠里面窗户的坐位,说道:“就这里吧!”然后把聂小琼往里面的位子推了推。

  聂小琼笑了笑,“嗯!”了一声,便挨着窗户边坐了下来,没有再言语,许茹看聂小琼只是简单地回应该了一声,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没有说服力,一旁的聂小琼不相信,一时想不到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想帮聂小琼驱散一下刘亚刚才讲那句话的负面性,让聂小琼看起来精神头好一些,同时也为自己一路上的旅行找到一个伴,最好在她想吃东西的时候,时不时地说上一句地鼓励的话,能够顺利地完成自己订的减肥计划。

  许茹现在有这闲功夫在聂小琼耳边磨嘴皮子,她不停地说这说那,从她三岁的儿子扯到现在他的老公,再从她的老公扯到她费话连篇公婆等等,然后是一些沉芝麻烂谷子的锁碎事情,聂小琼也是有一句,无一句地应着。

  到了最后,无话可说了,许茹才转过头,东瞧西望的,开始数起人数来了,数完了,嘀咕了一句话:“怎么才七个人!”不过,马上就住了嘴,似乎不应该这样讲话,会影响旁边聂小琼的士气一般,虽然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一想到可以减去两公肉,就满怀信心地笑了,转过头来,象是突然想了什么似的,眼里透着亮光,戳了戳聂小琼,小声地带着一丝神秘地问道:“若男,你结婚了没有?”。

  聂小琼一愣,不知道这许茹要问这个做什么?脸上有一些不自然,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许茹这时又说了一句:“肯定没有结,不然不会这么扭捏!”聂小琼看着许茹一脸的自信状,便含糊地胡乱点了点头。

  她又有些神秘地凑近了聂小琼,小声地说道:“若男,我一看见你,就觉得我们俩个特有缘,我帮你看着呢,这里如果有合适的男人,我帮你照着,你好搞定他!”聂小琼听了,有些无奈,觉得许茹根本不用这样动员自己的积极性,而且既然已经上了车,这一路,自己一定会跟她在一起的,再说,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让自己丢下许茹,跑去和她或者她他套近乎。

  聂小琼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胡乱地“嗯!”了一声,之后,便再没有言语,还是一脸的目无表情,这多少让许茹有一些失望,自已实在想不到这聂小琼是这么是冰冷人,象是个石女,让她觉得捂不热,还想找一个可以和她路上聊天的对象,发现只有都市天师也是一个人坐着,象着她一样,正东瞧西看的,似乎想找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可都市天师跟她中间隔了一条过道,还是在后面一排,讲话极不方便,只得干笑两声,作罢,闲着没有什么事情,许茹忍不住又她的双肩背包里摸索了一阵,手一伸一缩的,似乎在犹豫着手中的东西,最后,象是下定了决心似的,一副死猪不所开水烫的样子,从大包里掏出一块奶油巧克力来,看见聂小琼看向她,有些不自然地笑着道:“在车上,颠得有些饿了!”说着,不再看聂小琼,就刨开了奶油巧克力的精装纸,白白的胖手象小孩吃东西似的一个巴掌地把整块巧克力往嘴里塞去。

  顿时,一股奶香味传了入聂小琼的鼻子,甜甜的,许茹脸上甜开了花,象是得了极大的享受一般,沉醉在奶油的香甜里,一副醉死不愿醒的架式,聂小琼心道,这许茹如些这样贪吃,吃的全都是高脂肪、高热量的东西,不胖往哪里找嘛,这一身的肉要减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啦,许茹吃完一块,似乎还有些不过瘾,有了第一块自然就有第二块,许茹又在大包里一阵阵地搜索,完了之后,果然又掏出第二块,到了第三块的时候,没有犹豫,伸手进去就把它拿了出来。

  聂小琼很担心这样下去,许茹会把大包里的吃食在小公交车上就把它完全报消掉了,看着许茹在车上忍不住偷吃带来的食物,暗想自己备得倒是很多的,只是此时不便告诉她,生怕引得她肆无忌惮地猛吃,还好吃完了这一块,摸了摸大包,象是没有了,许茹才一脸无奈地打了一个哈欠。

  这哈欠立即传染了聂小琼,也不由得闭了眼睛,想眯一下,下了车才能精力爬山,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了,一只手摇了摇聂小琼,说道:“快醒醒,若男,到了!”聂小琼猛地抽搐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象是被什么东西魇住了,一头一脸的汗,太阳的阳光从车窗外射了进来,让聂小琼分不清颜色,“这是在哪?”聂小琼问道。

  许茹一脸地迷惑,伸出手来摸了摸聂小琼的额头,说道:“不烫啦,睡糊涂了?”许茹自言自语地说道,“今天几号?”聂小琼又问道,显然又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简直让许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许茹盯着聂小琼一阵阵地研究,说道:“8月24日!真搞不懂,发车时你还很正常,现在却好像从外星球回来了?”顿了顿,许茹象是一下子猛然清醒了一些又说道:“你不会是耍我吧!”。

  聂小琼似乎还是没有反映过来,一脸的迷糊,这两天来的恶梦又在眼前出现,汗水从额头滑落,身下是摇晃了一下的车座,右边是明亮的窗玻璃,左边是一张熟悉的脸——许茹。

  许茹一脸的无奈,“完了,完了,我要晕了!”。

  对于许茹这惊奇的表情,连讽刺带挖苦,让聂小琼粗喘了一口气,想彻底清醒过来了,用力揉着太阳穴,后背心已满是冷汗,记忆像被打碎的镜子,就连自己的脸也随之破裂,没有人能重新拼合起来。

  驴头爱大山手中拿着地图,象是一路上都在研究,此时,看见公交车上的司机转过头,提醒道:“终点站清水河到了!”。驴头爱大山他抬起头来,扫着了一下全车的人一眼,小公交车里只剩下背大包的驴友们,其他的乘客似乎早就下了,他扯着嗓子叫道:“驴友们下车了!”都市天师揉了揉眼睛,嘴角挂了一些哈拉子,用手袖猛地一擦,嘀咕了一声,看到爱大山已经到车门口,便随着大家下了车,到了车下,又有一两个村民打扮的人背着菜,正等着上车,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聂小琼象没有睡醒似的,一脚踏上这红土高原的地面上,脚底板就有些电流般的麻感。

  抬头一看,有一块破旧的木制的车站牌,一指来厚的木板已经断裂开了,清水河这字也跟着破裂开来,字迹弯弯曲曲的,象一只只黑色的虫子在木板上爬着,耳边就听到“轰!”地一声,小公车从眼前驶过,司机目无表情地回头看了一眼几个背着大包在七月半出门的旅行者,嘴里象是在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死活!”不过,很快,小公交车就驶出徒步旅行者们的视线。

  下了车的驴友们暗想,这地方既然叫清水河,那怎么都应该有一条河才对,可是前方不是,而是一片金色的田野,中间只有一条小土路通过,刚好够小公交经过的,此时,正是田野里的谷子变得金黄色,果实累累地缀在麦杆上,让人的心情一下开阔了起来,太阳普照下田野上,让谷子变成了金、黄、红色,田野的尽头,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峰,远远地看去,有些模糊,象是染上了一层袅袅的清雾,渐渐幻化出数千条白色的虫子,点缀在绿色中。

  “哇!“地一声,没有人去理会这是谁发出来的,也许是自己,不过,已经分不清了,眼前的一幕,顿时吸引所有驴友们的眼球,似乎都摒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一群在惯了城市里的钢筋水泥的旅行者,猛然间看到这景象,还真是美到了极致,微风一阵阵地袭来,夹杂着稻香,轻抚在每一个人的脸上,让人沉醉在其中,驴友们都不愿说话,似乎都享受这就是乡村的田野,聂小琼早已把自己已经融进了这空气中,此时什么样的语言都不能形容驴友们初见对这景色的激动心情。

  刘亚赶紧抬起挂着脖子上的相机,“咔!”地一声照下这美丽的画面,“这景色实在太美了!”许茹大声叫道,爱大山此时,把头抬得更高了,一脸的满足和开心,看完了近处,又把眼看向远处的群山,巍峨的高山颠簸起伏,再往上是层层的流云,高山在绿色的点缀下,才显得分外生动。

  在聂小琼的视野里,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眼前还有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田径小路通向大山深处,似在引诱着驴友们通向不可捉摸的命运深处。

  此时,只听到照相机地“咔咔!”声,半响,才听到爱大山说道:“大家觉得这景色怎么样?”驴友们才反映过来,自己是在乡间,看到这样的景色,驴友们觉得先前的担忧,紧张和焦虑一切都烟消云散,甚至还有些感谢爱大山起来,头点头跟鸡啄食一般,嘴里念着:“嗯,好,好!”,聂小琼心想难道我们就是要穿过田野到达对面的山峰?

  

第四章 不知死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