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初遇蚂蝗

  

    王彪到了河对岸把钱琳琳一放,钱琳琳看起来有几许深情地看了王彪一眼,王彪伸出手来在她的脸上捏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到许茹还在对岸,便又朝着原路返了回来,许茹见王彪返回来背自己,有些吃惊,这她倒是没有想到,以为这王彪眼里只有钱琳琳,根本看不到别的女人,没容许茹发愣,王彪便半蹲了身子,反手把正在吃惊的许茹按下背上就走。

  爱大山见聂小琼听了自己的威胁,眼睛还盯着河里,头都没有抬一下,嘴里却只是淡淡地答了一句:“嗯!”,爱大山听了聂小琼爱理不理地应了自己一声,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他话里的吓唬,他此时脸色有些难堪,看不懂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情,他弯了弯身,才发现聂小琼的眼睛里是一片晶亮,亮得似乎烫到了自己,爱大山一怔,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此时眼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光亮,这光亮似乎不应该出现这里,爱大山此时固执地认为聂小琼一定是在河里探索到了什么,吸引着自己想去刚才聂小琼停留的河里探索一翻。

  爱大山伸出脚来,在聂小琼脚边摸索了一下,除了冰冷的沙石和水草,就什么也什么了,当碰处到了聂小琼已经跟河水一样冰冷的脚时,聂小琼才抬起头,眼里的光亮瞬间消失了,看也不看爱大山一眼,向河对岸走去,爱大山在聂小琼刚才停留过的地方摸索了一阵,什么也没有!

  爱大山看着聂小琼离开的方向,象是受骗上当似地,低低地骂了一句,都市天师此时在对岸着看着爱大山的表情,眯着眼笑了,这笑纹里似有讽刺之意,一直扯到嘴角,好似在说:“眼前这个冷刺头够你受的!”。

  刘亚看着聂小琼露也了一丝不意察觉的笑,似乎在笑又少了一个竟争对手,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又让她惊慌起来,就在这时,爱大山大叫一声,象是在河里受到了什么奇袭似地,众人的心一紧,都向爱大山望来,爱大山三步并两步跳上岸来,身后溅起一人多高的水花。

  “怎么啦?怎么啦?”刘亚急急地问道。

  爱大山此时的脸上看起来黑乎乎的极难受,也不答话,一屁股坐在一块扁大的石头,指了指他的脚,脸部有些扭曲,黑红的脸上几乎说不出话来了,众人一看:一条黄豆粗、半小指长的黑褐色的虫子正紧紧附着爱大山的脚上的寒毛孔上蠕动,直想往爱大山的肉里钻,头已经看不见,肉麻得让人直发恶心,这是蚂蝗吗?众人还没有问出口来,“快点拿刀来!”爱大山终于大叫道。

  众人环视了一圈,面面相觑,似乎都不知道此时,谁会带了刀来?

  刘亚一声惊慌地叫喊:“刀在哪里?”。

  “我的旅行包里有!快点!”刘亚在爱大山的包时一阵阵地乱摸,被爱大山一把夺过,伸手从旅行包外层里掏了出来,这是一把牛角尖刀,爱大山有些手慌脚慌地打开了牛角尖刀,似乎想把这虫子挑了出来。

  女人们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爱大山捏扶脚上被黑色虫子正钻着的肉,一手用刀想去挑这黑色的虫子,此时爱大山的脸上流下汗来了,他顾不得擦,急切地伸手一挑,虫子从中间断开了,后半段挑在地上,前半段仍然在脚上蠕动着。

  爱大山看着这里有些慌神,想再去挑,又怕前一段的虫子再挑碎了,再往里钻怎么办呢?刘亚此时,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恨恨地看向聂小琼,眼睛的历光恨不能化成一柄剑在聂小琼的身上戳个洞,似乎想提醒她,这一切都是她惹事生非弄来的结果。

  聂小琼看到刘亚的眼光,心里也一阵阵地发慌,惶恐恐地低了头,似乎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是好,幸好此时王彪一把夺过爱大山手中的牛角刀,一只手紧紧地捏住了爱大山被虫子袭击的肉,一只手熟练地用刀尖轻轻一挑,那虫子的前半段便挑得附在刀尖上,爱大山的脚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小血色小坑,只剩下一点肉眼还可以看到的蚂蝗头在红色的小血坑里蠕动着。

  王彪似得家传的屠户手艺一般,紧紧地捏住爱大山脚上的肉的那只手更使劲了,那小血坑附近的肉被捏得白森森的,僵硬不堪,流不出半点血来,另一只手用刀尖下手极快极准确地挑出来那黑蚂蝗头来,刀尖上不带一点肉渣,连鲜红都只是刀尖的边缘上带着几乎看不到的少许,然后把刀递给了爱大山,双手使劲抱脚一挤压,一小股鲜红的血液从小血坑里冒出来,象是符合某种庖丁解牛的步奏,整个过程利落干净,这在过程中,王彪的神色镇定,象是在做一件平时一直再做小事情一般,让旁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此时,爱大山脸上的肌肉终于松了一下,吐出一口气来,“他娘的,这河里还真有蚂蝗啦!幸亏今天有你在!”爱大山狠狠地骂了一声,顿了顿又说道:“谢了,老王!”。

  王彪没有言语,嘿嘿地傻笑了两声。

  “长这么大,还头一次见到过这么大的蚂蝗!”许茹吐了吐舌头,心有余悸地说道,可却见都市天师却一脸幸灾乐祸地表情望着爱大山,真是让许茹看不懂。

  钱琳琳看了,一声不吭地从包里翻出一个小瓶子来,然后又她拿出一根绵签来,把小瓶子打开了,空气里顿时飘浮着一股子浓浓地酒精的味道来,钱琳琳用绵签涮了瓶子里的酒精,在爱大山的脚上职业性地上涂了涂,爱大山啄了一下嘴,象是痛到了,但又看到刘亚一脸紧张的样盯着自己,脸上又嘻嘻地笑了。

  说道:“没事了,我以前在云南边境当兵的时候,有一次急行军的时候,有一个战友在过一条河的时候,不小心也碰上这种蚂蝗,你们猜怎么着?”。

  众人都不吱声,似乎在摒住了呼吸看向他,不知道他会说出骇人听闻的话来?许茹有些等不及了,赶紧问道“快说!怎么样了?”。

  “这个被蚂蝗咬的战友叫马为兵,他当时没有在意,用手拿了两下没有拔出来,这蚂蝗越钻越深,最后痛得大叫起来,战友们才发现,刚好有一个当地的傣族战友,看到了这种蚂蝗赶紧用当地的土办法,临时找来了一把锋利的尖刀,几乎挖了一个对穿,才把那条蚂蝗给弄了出来了!我那战友当时就被痛昏了过去!”爱大山有些惊悚急促地说道,顿了顿,他象是回忆当时的情境似地衰伤地说道:“最后来,我们把那个战士送到营地医院里的时候,血差一点流干了,彻底叫不出来了!惨啦!”。

  众人听了,眉毛都纠结在一起,刘亚更是牙齿都有咬得吱吱地响了,半响才说道:“幸好今天多亏了王彪师傅在,不然今天惨啦!”许茹身上也抖了一下,点了点头。

  涂完酒精后的钱琳琳,拿了一块创可贴把刚才爱大山被蚂蝗咬到的地方贴了起来,扭着身子,向爱大山投去了一个媚笑,说道:“好了!放心吧,消过毒了,没事了!”,爱大山此时又被钱琳琳的媚笑给吸引住了,一副十条蚂蝗钻进肉里都愿意的样子,直让在一旁看了的刘亚脸色发白,刚升来的一点对钱琳琳的感谢之意马上消失殆尽。

  “既然没事了,就快走吧!”刘亚干巴巴地没有好气地说了一声道。

  爱大山迅速地穿好鞋子,向刘亚追赶去,聂小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象是什么东西在招自己的魂一般,磨磨蹭蹭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刚才被挑出来的半段蚂蝗还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上蠕动着,似乎正在展现它那顽强的生命力,努力地挣扎着,此时,聂小琼不想再看,转过头,正准备去追赶大部队的时候。

  身后就传来一声“死了!”地叫声,这叫声让聂小琼极不舒服,猛地一回头,发现是有一轮绿深深的珠子正瞪向自己,发出了阴森森的光,聂小琼猛地一阵惊慌,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发现这是一只全身上下很黑的鸟此时正停在爱大山刚才坐过的石头上。

  瞪向自己的这只鸟紧紧地盯自已,尖尖的嘴上没有一丝的黑毛,象一把开了口的利刃一般闪着寒光,聂小琼一跺脚,发出一点声音来,想把它吓跑,可这死鸟居然一点也不会害怕人类一般,让聂小琼一阵阵地恼怒,正寻思着给这鸟一点历害看看,居然敢挑战人类的智慧和文明,无视人的存在,那诡异的黑鸟象是耍弄够了聂小琼一般,它慢慢地把绿森森的珠子看向那条没有死透的蚂蝗身上,伸出嘴来在蚂蝗的身上啄了一下,流出浓黑的乌血液,那蚂蝗顿时瘫在那里不会动了,然后,又啄两下,那蚂蝗顿时成了肉泥,血肉模糊地贴在一起,让聂小琼看了,马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聂小琼低头一看,正好地上有许多的碎石头,随手捡起了一块地上的石头向它砸去,正好砸在那黑鸟的头上,顿时,那黑鸟一动不动的,聂小琼的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料,死了?是被自己打死的?

  

第七章 初遇蚂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