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诡异黑鸟

  

    聂小琼不由得走了过去,发现那黑鸟的头上突起一个小包,小包上血肉模糊,红糊糊地一片,此时正“沽沽!”地往外流着血,石头尖尖的部份正好砸黑鸟的头上,让聂小琼有些手足失措,心里麻慌慌地难受,黑鸟锋利的尖嘴此时朝天空张着,让人觉得有些诡异,突然黑鸟睁开了它那绿森森的珠子,翻了两翻,似人类临终的告别,最后,黑鸟就彻底地不动了。

  此时,这黑鸟的身上正散发出一种很难闻的怪味,象一种什么东西腐烂的恶臭,这种味道熏聂小琼直想发恶心,胃里一阵阵地干呕,然后是一阵阵地咳嗽,眼泪都要流出来。

  之后,聂小琼紧紧地盯着地上黑鸟一阵阵地失神和难受,一副痴呆状,也不知道是为自己失手打死了鸟难受还是黑鸟身上难闻的气味让人难受?。

  不远处的许茹看到聂小琼傻傻地呆站着,往回走了几步,大声地叫道:“若男,你倒是快点啦!你磨磨蹭蹭地干些什么?”。

  聂小琼听到许茹的话,才晃晃糊糊地,脚步有些踉跄地追赶着前面正等着自己的许茹,“你这是怎么啦?一脸的苍白,先前看你还好的嘛,怎么---”许茹有些迷惑地问道,聂小琼低了头,有些难受地说道:“刚才有些恶心,不过,现在没事了!”,聂小琼不想把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说给许茹听,现在实在不想看到她那一惊一乍的表现,这会让自己更难受的。

  许茹看起来有些怀疑地说道:“你这个人啦,我是越来越看不懂,感觉你怎么越来越怪了!”,聂小琼目无表情地看向前方,不想再说话了,脑子里却回放刚才的那一幕,心里隐隐地升起一种不安。

  刚往前走了几步,刘亚突然盯住前面的山峰,说道:“你们看,眼前这山象不象一条一只鸟?”

  聂小琼听一鸟这个字眼,冷不丁地打了一颤抖,“真的很象啦!不说不知道,刘亚,你这一说,倒真是很象的!”许茹象发现新大陆一般地惊喜地叫道。

  “这山的名字本就叫海鸟峰!”爱大山手中拿着地图说道。

  “这么会叫海鸟峰呢?应该叫绿鸟峰才对!”钱琳琳说道。

  “应该是黑鸟峰才对!”王彪冷不丁地说了一声。

  “哪里黑了,明明是绿嘛!”钱琳琳有些娇嗔地翘起嘴说道。

  王彪看着钱琳琳这样的表情,痴痴地看着,没有再言语,不过,聂小琼却知道王彪说的是对的,钱琳琳可能不是云南本地人,云南是一个多少数民族的地方,在一些地方,黑同海音发音是相同的,例如:普者黑,黑便是湖泊、河、海的意思在里面。

  许茹看着那似鸟头山峰说道:“那鸟头远远看上去,山势最顶的部分突出来,高耸入云,下面一段要细一些!”。

  经许茹这么讲,大家觉得更象了,只是站在这巍峨的山峰下,只能看见一片莽莽山林,成片的茂密树冠之下所发生的情景根本无法窥得,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篇,“我们现在就在鸟爪下,现在往它的背上穿越过去!”爱大山说道。

  这山林是点型的热带或亚热带山林,一年四季这里的植被都是碧绿苍翠的,茂密的林间有着鲜艳的野花、小沟壑、松树、桉树、绿阔叶林、荆棘、灌木、草丛等等,眼前没有发现一条有人踩踏出来路来,爱大山手里拿着地图,皱着眉头,停了下来,把手中的地图抬起来,又放下去的,转来转去的,眉头有些紧蹙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眼睛东瞧西望的,想找到一条可以往山上走的路线,驴友们都汇聚到了一起,眼睛都向林中扫去。

  爱大山这副摸索不定的样子,让许茹的脸上升起了一些不满,瘪了瘪嘴,说道:“爱大山,你这驴头怎么当的,你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啦?”。

  “没有!”爱大山头也没有抬,眼睛盯着地图说道。

  “啦!这你也敢发贴!”许茹嘴里小声地嘟囔一句,都市天师冷“哼!”了一声,一脸的讽刺之意,没有言语,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不过,有地图!”爱大山答道,爱大山的话,刘亚的脸上升起了一丝不安。顿了顿,爱大山又说道:“贴上不是注明了可能会迷路嘛!你难道没有看吗?”。

  许茹听了,一脸地泄气状,都怪自己没有仔细看,一心想着减肥,却把这在茬给漏掉了,王彪也是一脸地迷惑状看着钱琳琳,似乎钱琳琳来之前也没有告诉他似的,钱琳琳脸色一时苍白,一时红润地变幻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王彪这个样子,钱琳琳马上又露出了媚笑,似深情地看了勾了他一眼,说道:“怕什么,我一个小女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真是的!”,王彪马上嘿嘿地,看起来有些不自然地笑了。

  “爱大山,你到底会不会看地图?”都市天师有些不耐烦地叫道。

  爱大山抬起头来有些烦闷地说道:“唉,这地图标注有些不明,娘的,哪个白痴画的,研究了两天,有些地方愣是没有看懂!”。

  都市天师走了过来,一把夺过地图看了看,眯着眼看了一会儿,神色有些难堪说道:“既然翻过这座山就到绿邑,这附近应该有小路的,我们找一找吧!”。大家一听也觉得对,刘亚说道:“这样,我们分成三组,一组留守,其他两组分别往前后找一找,看有没有上山的小路!”。

  很自然的又象先前一样,聂小琼和许茹还都市天师为一组留守,爱大山和刘亚往前面去探路,王彪和钱琳琳往后面去探路。

  不一会,爱大山那边就扯着嗓子叫起来了,“快过来,这边有路!”。幸好王彪和钱琳琳走得不远,坐在原地休息的许茹扯着嗓子叫了起来,王彪拉着钱琳琳的手往这边赶来,中间这部份人等着钱琳琳两人到了,便开始往爱大山他们一边赶去,众人聚集了一看,果然有一条小路,象有人走过的,虽然不明显,但总算是找到了通往绿邑的山路。

  一行人背着重重的行李包,“呼哧呼哧!”地开始往山上爬去,当然了,刘亚和钱琳琳的行李包自然是有人背了,还是爱大山打头,刘亚跟着后面,最后面是王彪垫底,这样的安排似乎很合理。

  驴头爱大山走过的地方,一些矮小的植物已经被踩平了,爱大山还不停地用带了手套的手顺平或者扯开带刺的身边植物,以便后面的人好走路,刘亚紧紧地跟着爱大山的后面。

  越往山上走,海拔也越来越高,风也越来越大,来之前,聂小琼查过资料,这云贵高原形成这种地势的原因是由于新生代第三纪喜马拉雅地壳运动的影响,青藏、云贵高原被逐步抬升,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的挤压,造成褶皱,变质和断裂,山下由于北部高山屏障,遮住了北来的寒流,加上孟加拉湾暖湿气流的影响,山下是形成了四季无寒暑的气候,大面积的土地高低参差,纵横起伏,发育了各种类型的岩溶地形。

  而云贵高原属于青西藏高原的南延部分,云贵高原又由滇东、滇中、云南高原组成,而现在驴友们正处在滇中高原上,是云贵高原的第二梯层,滇西北的德钦、香格里拉一带是地势最高的第一级梯层,平均每公里递降6米,第二梯层最高峰海拔4344米,平均海拔是2000米。

  聂小琼来之前没有查到这山具体叫什么山,海拔具体是多少?不过,看这山的架式,应该不会低于海拔3000米,好在这里的植被很茂密,一行人在山林之中前行也不闷,反而还很舒服,只是偶尔眼角的余光透过植物的空隙处,会看到有一些是蜘蛛网,网上结了一些五花色的小花纹蜘蛛,蟾蜍在野草下呱呱乱叫,也许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毛毛虫附在叶子的后面,冷森森的偷窥着这群陌生者的入侵,仿佛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一些出其不意的危险,聂小琼的脑海里提醒自己不要去盯着哪些个毛绒绒的小生物仔细看,会引得一身的鸡皮疙瘩,混身的不自在的。

  这一行人里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带着点兴奋往前爬着,不时欣赏着林间的景色,就听到最后来“啦!”地一声尖叫,直刺人的耳膜,众人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钱琳琳整个身子都附在王彪的身上,王彪拍着她的背,轻轻地说道:“别怕,有我呢!”。

  “什么东西啦?”许茹瘪了瘪嘴问道。

  “我刚才看到地上有一个全身长满赖鼓包的怪物,还有许多花花绿绿的毛毛虫子!”钱琳琳语调有些扭曲地说道。

  刘亚没有好气地说道:“怪了,爬山遇到这些东西是很正常的,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这么尖叫,简直是吓唬人啦!难道你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亏你还是一名护士!”。

  “就是!”许茹说道,顿了顿又说道:“刚才你的叫声吓着我了,我以为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呢!”许茹有些不满意地说道。

  听了这样的话,钱琳琳的脸迅速调整了一下,看了王彪一眼,语调有些让人发腻地说道:“我也是第二次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人家从来没有遇到过嘛!”。

  “不怕,没有事情的,这毛毛虫只是表面看有点害怕,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王彪说道。

  “就是!见多就不怪了!”许茹有些不满地说道。

  “真正怕的还是毒蛇、饿狼、野猪等,不过,大家都不用怕,有我在,决不会让它们得逞!”爱大山大声说道。顿了顿,又扯出一句来:“放心跟我走!”

  听了爱大山的话,驴友们放心了一些,只有都市天师一个人嘀咕了一声:“哼,连地图都不会看!”,这话象长了脚似地马上传来爱大山的耳朵里。

  “唉,我说天师,你刚才不也看了嘛,根本就是标注的不明确嘛,怎么能怪我呢!”爱大山不服气地说道。

  “就是嘛!我先前在车上也看过了,看不懂!爱大山,你再拿出来给大家看看,评评理!”刘亚说道。

  爱大山把地图拿给了刘亚,刘亚看也不看,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然后就把图直接递给了聂小琼,聂小琼接过了一看,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是地图还是鬼画符?

  

第八章 诡异黑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