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鬼画符地图

  

    这是一份用手工绘制的用AS纸打印的黑白草图,纸张已经有些被揉得有些融了,看得出爱大山在这地图上是花了一些功夫的,只是聂小琼觉得绘制这地图的人缺乏基本的地理绘图的知识,似乎根本没有运用脑海中的网格细胞创建内部地图思路的概念,几乎是凭着脑子中想象的山脉纵横交错,象小学生的随手和胡乱涂邪,杂乱无章,把山画得象鬼怪獠牙一般地呲着,河流画着象条蛇一般,弯弯扭扭的,整个一张图就是想到哪里画到哪里的草图,比鬼画符还难看,象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人故意乱涂了的把戏,可那图上面确实注有山的名字——海鸟峰,海鸟峰被绘制得一层层叠起来,象一个个骷髅头上的白森森的牙齿,黑色的山峰在白纸的配映下,象医院门口摆放在的花圈,让人看了不舒服,聂小琼没有评论这地图的好坏,只是不动声色把它递给了天师。

  哪知都市天师看了,却眯缝着眼,却点了点头,说道:“嗯!不错!画得有水准!”。看过地图的人都一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天师的话,觉得实在有些不可思议,难道这天师真的以众不同?。

  刘亚和爱大山听了一愣,一脸地吃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到聂小琼看过地图后,一言不发的样子,让刘亚猜测是不是自己水平差,智商不如人?半响,刘亚忍不住说道:“天师,你不会说了骗我们吧,我和爱大山在车上研究了一个钟头!”。

  “你们俩哪在是研究,分明----”后面的话,都市天师没有说,眨了眨没有睡醒一般的小眼,引得别人去猜测,刘亚的脸顿时微红起来。

  许茹听了,有些好奇地说道:“天师,让我看一看吧!”都市天师一副怕别人从他手中夺了宝贝似的,双手把地图举到眼前,“别贼惊惊,让我看一看!”许茹说着,也不管都市天师握在手中的地图还没有完全松劲,就伸手一抢,“划啦!”地一声,地图被撕成了三半,都市天师手中拿了一片,许茹手中拿着一片,地上倒了一片,许茹看了,爱大山看了,一愣,然后,是一脸烦躁。

  许茹看了看手中拿着一片的地图,又看了看地下的那一片,意识到是自己毛毛躁躁的结果,一脸的尴尬,讪讪地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贴贴就行了!”说着,赶紧捡起地上的地图,蹲在地上拼凑着,一边拼,还一边皱着眉头,最后,终于忍不住骂道:“这什么鸟人画的,看了让人头痛!”。

  然后,又问道:“谁有胶水?”。

  “谁爬山还会带这东西啦!”刘亚闷闷地说道,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怪许茹做事情太鲁莽,许茹想了想,突然眼里闪过一丝的光亮,自语道:“有了!”之后,在自己的包里东找西的,找出几块巧克力奶油纸,希望能找到一点奶油渣子,可包装好看的奶油纸上什么也没有,此时,许茹有些不甘心,又掏出包里的饭盒来,拿出几料米饭来,在接口处一搓,把原来中间接口处裂开的那部分关键的字迹给搓得没有了,饭和纸有的地方已经贴到一起了。

  爱大山在一旁看了急得直跺脚,许茹一脸难看着扫了众人一眼,讪讪地说道:“这纸太薄了!”。

  “没事,没事,反正我记住了,扔了吧!”都市天师一脸地自信地说道。

  爱大山有些纳闷自己研究了两天了,居然还没有一个算命看相这么会功夫就把这个地图弄得清楚了,实在是有一些不好意思说出来让驴友们知道了自已的心事,动摇了驴友的积极性,特别是当着刘亚的面,更不想让她知道了,幸好许茹看了,都帮着自己说看不懂,让他觉得挽回了一些面子,此时他把脸上的尴尬色缓减了一下,吐了一口气,对于看过地图的聂小琼,他实在是猜测不到她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天师,你真的记住了吗?不会骗我们吧!”许茹急急地问道。

  都市天师听了许茹的话,眉头一皱,马上说道:“唉,没有天赋啦,没有慧眼啦----!”都市天师一副痛心疾首,仰天长叹的样子,咯得看过画的人都闭了口,不好意思再提这地图,特别是爱大山,更是一脸的不自然。

  一路上,刘亚似有意无意地说道:“天师,既然你记住了,就来前面带路吧!”。

  可都市天师偏不给爱大山面子,坏笑道:“我倒是愿意带路的,可你们家老爱怎么办呢?他可不愿意哦!”。

  刘亚的神色变幻了一下,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竟说道:“你胡说什么,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都市天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他不借口发那徒步旅行的贴子,怎么叫得动你来,既然你来了,他还敢不好好表现?这驴头的位置,他自然不会让了!”。

  刘亚扭捏了一下,象是被人道破的隐藏在两人之间的秘密,她有些奇怪都市天师怎么这么清楚两人之间的事情,象背后长了眼睛似的,驴头爱大山转过头,身上挂了两个沉沉的包,还要开路,不时还要拉一拉身后的刘亚,时间长了,自然有些吃力,此时,听了都市天师的话,他象头老黄牛一般喘了一口粗气,没有吱声,在众人的眼里,是默认了,刘亚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低了头默默地走路,许茹却象捡一个剩屁似地哈哈笑了起来。

  日头如剑矢一般渐渐地直刺人睁不开眼睛的时候,爱大山擦了擦汗水,看了看身后的队友们都有些汗流满面了,抬手一看,已经十二点了,便让大家原地休息,吃点干粮,继续上路,许茹看着大家都在吃东西,自己仅喝点水,队友们饭菜的香味一阵阵地飘浮过来,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背包里仅有的一盒鸡蛋炒饭又在她的脑子里一阵诱惑着她,咽了一口吐沫,最终还是把她带的那盒饭拿出来,吃去了一半。

  午饭后,爱大山又宣布:“现在给大家五分钟的时间解决个人问题!迟到不等!”说着,带头向一处往矮树丛中钻,众人见了,也没有犹豫,各自找一处矮树丛方便,还不二两分钟,就听到钱琳琳捂着屁股又在尖叫,众人赶紧又往尖叫的树丛中望,幸好刘亚离得最近,看到男人们不顾一切地往这边冲,不由得不叫道:“等一等,别过来!”。

  冲在最前的爱大山不得不止了步,总算没有让女士们的屁股暴光,许茹看了一眼钱琳琳蹲下去的地方,发现有几株草,幸灾乐祸地叫道:“哎呀,你蹲在前麻叶上了!”。

  “啦,这草怎么会盯得人痛痒无比啦?”钱琳琳疼痛难忍地问道。

  “这种草本来就是这样的!”许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好似在说,你虽然是护士,但也有不懂的东西,看着钱琳琳一副欲哭无泪,奇痒无比的样子,让刘亚偷偷地乐了。

  钱琳琳一副雨打梨花似的样子,急得王彪心疼无比,直想脱了钱琳琳的裤子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情,都市天师也说道:“这怎么办呢?会不会出现-----”。

  “放心吧,没事,就只是痛痒!”许茹说道。

  “许茹,有什么办法吗?”爱大山问道。

  许茹眨了眨眼,似乎也不知道解除这种其痛痒的办法,“谁有办法?”爱大山问道,聂小琼想起前一次在走山的过程中遇到过一次,确实是奇痒、奇痛无比,回去以后查了资料,才知道此草学名叫:天蓝星,虽然没有查到具体止痒的办法,不过,聂小琼也找到了一丝医治的方法,那就是用清凉油涂在上面,虽然不能马上止住,但会轻松许多的!这次出门准备充分,也带了,便拿来出来,对着哭泣的钱琳琳说道:“你试试,看有没有用?”钱琳看着聂小琼手中的清凉油,眼里有一丝的怀疑,但痒痛无比,只得娇滴滴地看王彪一眼,王彪一句话也没有,接过聂小琼手中的清凉油,说了一声:“你们先走,我们马上跟来!”。

  两个男人怪模怪样地往前走,也不知道是不是恨自已现在不是王彪,许茹这一路上,心神有些复杂,由于有了王彪背许茹过河的事情,让许茹对王彪有了一些重新的认识,后来仔细观察发现王彪虽是个粗鲁的男人,但却发现这男人心思少,跟他讲话,不必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辞,也不必猜想对方的话里话外的意思,这样的人怎么会跟钱琳琳绞缠到一起呢?许茹有些想不通。

  看见钱琳琳把王彪迷得五迷三道,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许茹内心就极不舒服,想着想着,就觉得钱琳琳一定是看中了王彪的钱财才跟他在一起的,许茹得了王彪的帮忙,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比任何人看得都清楚,而且还有责任提醒他让不要上当了,想通了这一点,许茹越看王彪越觉得他是憨厚老实的,越看钱琳琳越觉得她是狐狸精,真恨不得把自己的想法立即让王彪知道,让他彻底清醒过来,只是看到钱琳琳一直跟王彪在一起,自己实在是找不到机会。

  许茹有些气恼地让都市天师在前面带路,都市天师也没有什么人需要照顾,自然轻松一些,又被许茹象和谁赌气一般推嚷着,不由得默默地跟了许茹直往前冲去,不一会功夫,尽超过了驴头爱大山他们好大一段路,都市天师说来也怪,看了一眼地图后,居然把地图记在脑子里了,无论许茹怎么问路,一点也没有难不倒他。

  聂小琼紧紧地跟在许茹的后面,听着两个的一问一答,总是觉得都市天师对这条路线熟得有些怪异,难道他真的以众不同,是看一眼就能记得那鬼画符一般的地图?

  

第九章 鬼画符地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