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黑鸟奇袭

  

    聂小琼默默地跟在许茹和都市天师的后面,对于都市天师看过那胡乱涂邪地图便能记住的能力,聂小琼的脑中闪过一丝的怀疑,可许茹却羡慕似地看着都市天师说道:“天师,你果真是很历害呢,看一眼就能把这地形记下来,比驴头爱大山强多了!”。听了许茹的话,又亲眼见都市天师带路不象爱大山那样,手中拿着地图,还是副琢磨不定的样子,让聂小琼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胡乱怀疑同自己一组的队友。

  幸好此时都市天师一副筹措满志的样子说道:“那是自然的,我是天师嘛,这点小事情还是难不倒我的!我的真本事,你们还没有看见呢!”都市天师说着,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嗯,这一次有你同行,还真是驴头和我们的福气!”许茹有些满意地说道。

  说完,许茹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王彪这个人很不错的!人是老板,长相也还说得过去的,可就是让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他一定会吃亏上当的!”,都市天师瘪了瘪嘴,有些怪模怪样地说道:“你是不是看他背你过河就说他好啦?”。

  许茹说道:“本来就是嘛,我得找机会提醒王彪一下,若男,你可得帮我哦!”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聂小琼一眼,听了许茹的话,聂小琼想起先前在车上的话,许茹此话是在提醒她,会帮她照着,顿时涨红了脸,都市天师象是没有看懂两人之间的秘密似的,说道:“许茹,你吃饱了饭没事干吧!有那闭功夫,也不帮我上点心,也让那一见钟情见了我也象见王彪似的,那我也算没有白认识你一场!”。

  许茹马上脸一急,说道:“你千万打住了,你一没钱,二没有权,长相又-----”许茹后面的话,似乎有些不忍心说出口来,缓了缓,又有些认定地说道:“就凭前两条,她会看上你?做你的大头梦!”。

  都市天师听了许茹的话,有一些泄气,但又不愿意被许茹看瘪了,立马说道:“许茹,你把她说成这样,她又没有看上你老公,你那么紧张干什么?”都市天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哪里是紧张她嘛,我是替王彪不值!”许茹说道。

  “值不值的,得看人家王彪本人,人家一个老板,肯陪一见钟情来爬山,怎么说会不值呢?是你自己眼窝儿浅!”都市天师嘻笑着说道。

  许茹被都市天师咯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也不知道是要生气还是担心,闷闷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走了不多会儿,便到了山顶,许茹看到都市天师停了下来,揉了揉眼睛,东张西望地打量了四周一翻,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拉了一把身边跟自己一起汗流满面的聂小琼,喘着粗气说道:“天师,到山顶了,坐下来闲一会儿,等等他们吧!”。

  可都市天师似没有听到一般,还在东张西望打量着,许茹不再理会都市天师的反映,一屁股坐了下来,半响,就听到都市天师声音有些颤抖的,面部有些扭曲地指着远处天空叫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许茹和聂小琼看着都市天师这个样子,心里一惊,都有些着慌,不由得站了起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都惊得张大了嘴巴,爱大山他们四人头顶上有一群黑黑的东西,黑得让四个人象被罩在一片乌云下面,爱大山正一只手拿着伞在空中挥舞着,另一只手捂住刘亚的头,王彪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只手用牛角尖刀挥舞着,一只手捂住钱琳琳的头,四个人正狼狈地朝着许茹他们三人所在的方向跑来。

  “那是什么东西?”许茹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

  “好象是一群有生命的东西!”都市天师答道。

  “是一群黑色的鸟!”聂小琼冷不丁地说了一声道。

  “黑鸟?”许茹有些纳闷地问道。

  聂小琼的回答,显然让许茹和都市天师都有些意外,这一路上,没有听到聂小琼说话,此时,却冷不丁地说了一句,有些奇怪聂小琼跟她们一直在一起,隔那么远,聂小琼怎么会知道是那是一群黑鸟呢?“难道鸟也会攻击人类?”都市天师嘴里喃喃地念道。

  “它们想干什么?”许茹问道。

  “笨!”都市天师此时又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字,“你没有看见他们正在被追赶吗?”都市又说道,此时,不远处的黑鸟正迅速地朝这边追赶了过来,发出了一阵阵怪异的叫声:“死了,死了!”许茹听了一脸地不自在,紧了紧鼻子,有些惊慌地问道:“天师,这,这,是什么鸟?”。

  都市天师没有回答许茹的问话,而是睁开了他随时眯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天空看了半响之后,语调有些惊恐地说道:“好象是鸤鸠!”,顿了顿,他又说道:“他们会把这东西朝我们这方向几引来的!”。

  聂小琼听了都市天师的话,脑子里一阵阵地搜索,嘴里喃喃地念了一句:“鸤鸠!”,实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鸟?

  “什么是鸤鸠?”许茹惊乍乍地一脸迷惑地问道。

  都市天师此时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根本没有时间来解释,象是遇到一个可怕生物似,只简单地说了两字:“快跑!”。

  许茹看都市天师这惊慌的神色,虽然没有彻底弄明白都市天师的话,但看天师的表情,也知道决不是什么好东西?看见都市天师不要命往山脚下跑去,想也没想,看着都市天师跑的方向追赶了去,聂小琼犹豫着,往前看,是许茹他们跑的方向,往后是黑鸟袭击爱大山他们的方向,聂小琼现在不知道是应该朝前还是留下来,隐隐地觉得扔下爱大山他们,朝许茹他们追赶去,似乎有些不妥,就在聂小琼愣神的功夫,一只黑鸟已经朝她追赶了过来。

  聂小琼不敢在再愣神,意识到跟这黑鸟的战争即将来临了,象是传承了人类自古以来就有防御危险的本能,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挂在双肩包上的黑伞,伸手极快地从上面取出了下来,伞是黑色的,不带一丝花纹,看起来很旧,这伞现在已经没有的人用了,似乎早就淘汰了,这伞是聂小琼母亲的,由于上一个星期下雨,老人家来了以后,就忘记了带走,来的时候,聂小琼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带了这把伞,用现在的话来说,拿着丢人,摆在占地方。

  可这把伞顶却是不锈钢做的,尖尖的,虽然有些老式,但很结实,不象许茹他们带的伞是折叠,轻巧、漂亮,但不中用,包括爱大山现在手中舞弄着的那把伞,都是现在时尚的折叠式暗花伞。

  就在这黑鸟要达到聂小琼头顶上方的时候,聂小琼没有思索,赶紧撑开了伞,想要阻挡一阵子,可那只黑鸟很诡异地停在伞尖的边缘上不动了,一动不动的,聂小琼本能地抖了两声,想把它晃下来,可那黑鸟象贴附伞顶上面一样,丝毫不想动了,聂小琼有些奇怪这黑鸟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一只鸟打不过她,要等着别的鸟一起上来袭击?

  王彪他们一行人跑到这里的时候,那些黑鸟就有一部分就移到聂小琼的伞上了,伞柄在手中顿时变得沉甸甸的重,爱大山把刘亚来推到聂小琼的伞下,挥舞着头上已经为数不多的黑鸟。

  钱琳琳也来到了聂小琼的伞下,暂时被伞护住了,两个男人向空中挥舞了一阵,发现头顶上的黑鸟倒是少了,可大部分都一层履一屋盖在了伞面上,聂小琼觉得手中的伞越来越重,额头上也开始冒着汗,几乎要撑不住了,嘴里干涩得叫不出一句话来,头顶上黑漆漆的一片,渗得让聂小琼双脚发软,额头不停地冒汗,手中的伞不由得开始往下沉,三人之间,刘亚的个子要高一些,头几乎要顶到了盖着伞面的布料。

  刘亚惊叫了一声,引得钱琳琳抬头看到头顶上的诡异的伞面的黑鸟不停地往下降,离自己的头顶越来越近,伞内已经黑黑的一片了,一股股很浓恶心难闻的味道从伞外传来,钱琳琳的瞳孔正在放大,她猛地尖叫起来。

  幸好刘亚只此惊叫了一声之后就停下来了,意识到聂小琼已经撑不住了,此时她反映极快地伸出手来帮聂小琼撑住正在下划的不锈刚的伞柄,猛地向上一抬,叫道:“快撑伞!”钱琳琳此时还在尖叫,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刘亚的话一般,刘亚又叫了两声钱琳琳的名字,可根本没有用,钱琳琳盯着伞面的黑鸟象疯了似的尖叫,到了最后,黑鸟几乎全都盖在伞面上了,钱琳琳刺耳的尖叫声,让刘亚和聂小琼举着伞的手有些抬不动了,伞又开始慢慢地往下滑落,两人此时手慌脚慌的,额头上不停下冒着汗,却又找不到办法来治止钱琳琳此时嘴里发出的尖叫声!刘亚和聂小琼在心里祈求有谁能找到治止钱琳琳疯叫的办法,来救救自己?

  

第十章 黑鸟奇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