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突然失踪

  

    幸好此时,爱大山和王彪两人终于赶跑了头上的黑鸟,暂时停了下来,不过,手臂上的衣服也被黑鸟啄破了几处,正流出浓浓的鲜血,地上躺在几只黑鸟的尸体,就是两人刚才一通乱挥舞的杰作,爱大山狠狠地甩了甩头,把伞棍子举到眼前看一看,棍子已经短得只有巴掌那么长了,狠狠地骂道:“什么破伞,一点不结实!”。

  聂小琼和刘亚撑着伞面的黑布被压得往下压得死沉沉的重起来,钱琳琳的尖叫声,把爱大山和王彪叫得心恼意乱的,把聂小琼和刘亚叫得心惊肉跳,却毫无办法的难受。

  幸好此时王彪一把拉过钱琳琳,用自己的嘴堵在钱琳琳的嘴上,尖叫声才变成了怪怪闷响声,闷响之后,钱琳琳才停止了尖叫,爱大山看着这一切,直想让他骂娘,怎么第一次发贴,就遭此灾难。

  他抓了抓头,发现这两女人有些撑不住了这伞,不由得自己也钻到伞下,狠狠地咬着牙齿,猛地把伞撑了起来,二只黑鸟一下子划落在到地上,被爱大山狠狠地抬起大脚,猛地一踩,那黑鸟还没有来得及发音,便顿时成了爱大山脚下的肉泥,刘亚看到爱大山踩死了一只鸟,也跟着反映极快地一脚踩在另一只黑鸟身上,黑鸟发出象“死了,死了!”叫了两声后,便不会动荡了。

  半响,王彪才让钱琳琳平静下来,“老王,搞定了吧!”爱大山冲着王彪的后背急促地说道。“嗯!”王彪嗯了一声,“老王,这群鸟怎么办呢?总不能一直这么撑着吧!”爱大山有些茫然地问道。

  顿了顿,爱大山又说道:“如果把伞扔来了,它又一直追着我们怎么办呢?”王彪嗯嗯了半天,才说道:“干脆,放把火烧了吧!”。

  刘亚和爱大山象是发现了什么似地,一脸轻松地说道:“对呀!”。

  “嗯,你们快去找柴,我在这里撑住!”爱大山说道。

  刘亚拉着身体有些僵硬的聂小琼正要跑去找柴,此时,不再尖叫的钱琳琳似乎清醒了过来,说道:“放点酒精在上面就烧掉,何必找柴呢?。”两人顿时止了步,转过身来象突然间反映过来似地看着钱琳琳,钱琳琳也不理会两个人的茫然状,从她的包里掏出一瓶先前用过的酒精来,倒了一些在一张干纸巾上,递给了王彪,王彪接过纸巾,琢磨了一下,似乎放在伞内的小伞骨上会安全一些,放完之后,爱大山也觉得还行,没有吱声,王彪掏出了随身的打火机来,转过头来,看了看三个女人,说道:“你们快走远一点!”。

  然后又对爱大山说道:“我一点着纸巾火,你就向外扔伞!”,爱大山“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脸部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紧张。

  三个女人一边快步小跑着,一边紧张地回过头朝这边张望,两个男人在聂小琼她们三人的眼里渐渐地远了,刘亚的脸上有些担心,额头上也冒着汗,紧紧了鼻子,似乎盼着两个男人能顺利地回来。

  “可以啦!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吧,这里既可以看到他们俩所在地,离得又远!”刘亚说道,聂小琼有些焦急地点了点头,刘亚发现钱琳琳此时还是一副自己走到哪里都的缺有男人的样子,看起来似乎一点不焦急,一点不担心,让刘亚有些担心爱大山会受不住她的诱惑而放弃对自己的追求。

  两个男人移到了一块很湿的清草丛,王彪点着了打火机,“嘣!”一声,纸巾点燃的瞬间,把爱大山的脸照得光亮起来,让他黑红的脸上看起来不那么黑了,爱大山反映极地把黑伞已经扔了出去,2米之外的黑鸟们发出一阵阵地怪声:“死了,死了!”,就象在自己的耳边嘶吼一般,还夹杂着“滋滋!”地响声,让两人听起来的象一种毛骨悚然的嚎叫声,两人都没有回过头去看,也不知道是不敢回头还是顾着逃命,飞快地一直朝着三个女人所在的方向跑去,刘亚看到两上男人跑得近了,才急急地问道:“怎么样了?”。

  “还好,没有追来!”爱大山喘着粗气,流着汗,回过头去看了看,象松了一口气似地说道,王彪也本能回头看了看,吐出了一口粗气,看着钱琳琳,鲁了鲁嘴,似乎在提醒她应该轮到她出场了,钱琳琳赶紧拿出了酒精和沙布为两个男人的手臂上几处伤口处涂了涂,又在伤口处又糊了一层白药,作了简单的处理后,两个男人看起来又精神起来,之后,爱大山才猛然想起来似的问道:“许茹和都市天师他们两个人呢?”。

  没有人回答爱大山的话,都把眼睛看向聂小琼,似乎觉得她应该是最了解当时情况的,可聂小琼却象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情似的不想说,她实在是不想当时大家的面,说出许茹他们是丢下队友们,自己逃命去了。

  “唉,还用问吗?肯定是往前面跑了,看到危险,就贪生怕死的,比免子的爹还跑得快,没有一点集体观念!”刘亚气愤地说道,顿了顿,又想起什么似地说道:“聂若男你也是的,当时你在场,怎么不阻挡他们呢?害我们现在还得冒险去找他们!”。

  这话惹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她,让聂小琼瞠目结舌,找不到为自己辩解的词,有些憋气,冷冷地站在当场,她这种冷横的态度,激得刚从黑鸟逃生下来的驴友们仿佛觉得罪魁祸首,应该就是聂小琼,目光都有些冰冷看着她。

  “算了,临时组建起来的一群散兵游勇,能指望得上吗?”爱大山说道。

  顿了顿,爱大山又看了聂小琼一眼,象是提醒大家一样地说道:“幸好今天有聂若男带的一把伞救了我们,不然,还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呢?倒是可惜那把救命的伞现在已经烧了。”。

  王彪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不过,那伞是旧得不成样子,烧了就烧了吧,她自己不也要躺避那黑鸟的追袭嘛!”刘亚说道。

  听了刘亚的话,聂小琼心里不是个味,也不痛,就是扯得心里有些难受,硌得更是没有言语。“说这些没有用,我们现在怎么找到她们呢?这么一大片山林!”钱琳琳识时务说道,爱大山点了点头,脸孔变得严肃起来,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骂他们就可以解决的,聂小琼听了钱琳琳的话,也平心静气地也觉得首要任务是先找到他们再论是非。

  “他们往哪里跑了?”爱大山问聂小琼。

  “他们看到黑鸟后,就胡乱地往山下跑了!”聂小琼指了指他们跑下山的方位正色地说道,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有问必答。

  众人来到许茹两人下山的地方,爱大山开始查看了一下周围,思索了半刻之后,象是突然想了什么似地说道:“有了,我找到办法了,我们顺着他们踩断地树枝、树叶、或者嫩草就寻找吧!总会留下些痕迹吧!”,众人一听,还真是个好办法,这一行人马上还是由爱大山打头,王彪垫底,动身顺着树叶踩倒的方向一直追赶了下去。

  追赶了一段路后,几人便再也找不到踩断的树枝、嫩草或者树叶了,眼前出现了一看树林,爱大山一脸地皱着眉头,东瞧西望的,后面的人看他这副样子,也不敢冒然前行,眼前出现了一片树林,地上有云贵高原上特有的红土,红土上有很少的一点干枯树叶,根本看不出有人走过的痕迹。

  “驴头,怪了,这里再也找不到踩断的树枝了?”钱琳琳说道。

  爱大山没有答话,刘亚说道:“你没有发现这里根本没有矮小的树木,嫩草吗?”。

  “怪了,怎么到了这里就突然没有痕迹?”钱琳琳有些迷惑地问道。

  对于钱琳琳的这个问题,爱大山也找不到答案,只是本能得停下来,想思索一下目前的情形,对于刚才刘亚说的这些情况,他也意识到了,他目光如炬一般地搜索着。

  “你们看,那是什么?”刘亚说道。

  “一只鞋子!”钱琳琳说道。

  众人都表情紧张地互相望了望,内心都被震得十分地不安,爱大山本能地说了一声:“都不要轻举妄动!”众人眼睛着睁得大大的,意识两人一定是遇到了让人不祥的事情,都不敢轻易往前再走一步了,“从这鞋子上看,应该是都市天师的!”刘亚说道,对于这一点,众人都不约而同点了点头。

  “可她们在哪里?”刘亚问道。

  “许茹!都市天师!”王彪先叫了一起来。

  众人猛地醒悟过来,跟着王彪大声叫喊起来,可叫了一阵,树林一点响动都没有,“他们会不会已经走远了?”刘亚问道。

  “这种可能也许性很小,一是他们跑得这么远了,应该会本能停下来看看,这鸟会不会追赶来!”顿了顿,他又向着不远处的鞋子说道:“二是,都市天师的鞋子还是这里,他不可能连鞋子都跑丢了还不知道吧!即使马上发现不了,他也应该回来捡才对!可他们为什么听不见我们的叫喊声呢?”

  对于爱大山有理有据的分析着,大家都觉得对,可在这树林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直叫人胆战心惊的恐慌,他们到底在哪里呢?

  

第十一章 突然失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