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恶鬼缠身

  

    聂小琼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喘了几口粗大气后的爱大山,两人都累得说不出话来,看了看四周,垂下来的树杆看起来阴森可怖,似乎随时都想吸尽人身上的血液,非常担忧这些树杆会在不经意之间缠过来,虽然现在两人还弄不明白为什么嘴里无意间吸进的墨绿汁液到底对自己有没有伤害,不过,却发现嘴里发出来气味同周围的树木差不多,散发了着怪怪的树腥味,好象树杆缠住的力度会松一下。

  爱大山和聂小琼的外表出被这墨绿色的树汁包裹了一层,感觉这种状况对自己要有利一些,似乎比刚进来的时候要安全得多,可两人发现这些树杆的植物神经还是很敏锐的,特别是在鼻子喘气的时候,垂下来的树杆就好象探到了什么似的,树杆上的树皮就会变得比原来要鼓起一些来,让人觉得这里的树木阴森森,透着一种说不说的诡异气氛,让人的脑子里会产生一种赶紧离开的念头。

  可爱大山看着许茹脚上的树杆,是深深地包裹着许茹的脚里,好象要与她脚上的肉溶在一起,看到这里,爱大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失望的神情,看着聂小琼有些无奈地说道:“许茹倒是有救了,可我们的刀断了,还是先回去再想办法吧!”说着,伸出手来拉聂小琼,发现聂小琼有些僵硬地望着许茹,似乎不想扔下她走掉。

  聂小琼明白现在两人已经很累了,连说话都是很费劲的,如果再不走的话,出许三人会同时葬身这里,聂小琼的内心在矛盾着,丢下许茹似乎有些不妥,可一时又找不到别的好办法,爱大山看着聂小琼这样的犹豫,又累又急,一时也找不到说服聂小琼的办法,只得刺激她一下,说道:“你有办法除掉她脚上的树杆吗?”见聂小琼没有反映,马上语调坚硬地说道:“快走!”。

  聂小琼看着又有了一些呼吸的许茹,脸孔朝上,嘴巴还在半张着,似乎带着对生命的无限向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在聂小琼的心中弥漫着,撕扭着内心的那根弦,爱大山此时似乎都清醒,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来领会聂小琼的心思,猛地拉了一把脚下象生根一般的聂小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嘴里小声说了一句:不自量力,这种话语调顿时让聂小琼想到什么似的。

  “等一等!”聂小琼突然朝爱大山叫道,爱大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停了下来,眼神有些迷惑地看着聂小琼,一副探究的样子,聂小琼没有理会爱大山这样的表情,而是迅速地从背后的双肩包里取出一副野外生存救护用具来。

  还未等聂小琼找到什么是锯子的时候,爱大山已经迅速地从野外生存救护包里抽起来三指来宽,一尺多来长的锯子,象天线一般地又抽出一段来,几乎成了三尺的长的锯子,随手拿起柄,安在锯子上,口气有些激动地说道:“嗯!她有救了!”。

  说着,玄风一般地跑到许茹的脚旁,提了一口气,迅速地锯了起来,不到一分钟,居然把拳头粗的一根树杆锯开了一半,树杆顿时流出了墨绿色的液体,爱大山心中一喜,一用劲,还未锯到底,树杆竟全松开了。

  爱大山把锯子递给了聂小琼,伸手出去,恰住许茹的双手,往上一抬,许茹整个身子横在爱大山的肩上,身子往下沉了沉,顾不得理会许茹七歪八扭的姿势,就往外面疯跑,聂小琼也不再犹豫,跟在爱大山的后面开始往先前的那个方向狂跑,手中还拿起滴着墨绿色树液的锯子。

  两人跑出了树林,爱大山还来不及查看许茹,脚下一软,瘫倒在地上,许茹也顺势从爱大山的身上滑倒在地上,爱大山此时眼睛似闭非闭的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聂小琼也累得不行了,半响才发现先前的地方却变了样子,拴绳子的树木已经倒塌,树林外的三人也不知去向,只得先坐在许茹的倒下的地方先休息一下,清理一下目前的状况。

  聂小琼从背包里翻出一水来,凑近许茹的嘴上,发现许茹的脸上竟管溅到了少许墨绿色的树液,但还是看得出此时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心中一喜,掰开她的嘴,倒了少许的水到她的嘴里,“沽!”地一声,许茹竟咽了下去,聂小琼一喜,叫道:“许茹,许茹!”。

  许茹的眼皮动了一下,半响才睁开眼睛,眼神游走聂小琼的身上一会儿,又看了看躺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爱大山,似乎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只是现在还没有力气说话,聂小琼又把水递给爱大山。

  爱大山接过聂小琼手中的水,缓缓地坐了起来,“沽沽!”地喝了两口水,才发现四周已经变了样,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惊,说道:“他们人呢?”,见聂小琼没有吱声,爱大山才意识到她同自己一样,也是一无所知,立即爬起身来,打量着四周。

  爱大山大叫了一声:“刘亚!”,没有人回答,爱大山又扯开嗓子大叫两声,四周还是静悄悄地没有人回应,半响,才发现不远处有三颗人头才从树丛里露了出来朝这边张望,爱大山看三人神色有些不对劲,满脸泥土,一副小心提防他的样子,似乎在努力地分辨着自己是人还是----。

  让爱大山有些无奈,直想骂人,不过,爱大山此时看起来象极了山魈,一脸的墨绿色,看不出来脸上的表情,身上穿的衣服也分不清颜色,聂小琼的狼狈相也跟爱大山差不多,爱大山没好气叫道:“你们这么鬼鬼祟祟地想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他探究,好象怀疑他进了树林一会儿就不是原来的那个正常人爱大山了一般,爱大山有些烦躁地叫了一声:“刘亚!”,刘亚的脸上先是一喜,对三人说道:“是他!还没死!”。

  三人脸上的神情缓了缓,终于从树林是站起身来了,刘亚发现爱大山看到她时却没有她心中的那种激动心情,一脸的怪模怪样,她亲眼看到王彪是怎么救护钱琳琳的,而爱大山对她的爱护不及王彪的一半,想到这里,心里就升起了一种烦闷,口气有些不善地说道:“你问王彪吧!”。

  爱大山看向王彪,似乎在等他的解释,王彪看了一眼地上的都市天师,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是被自己打晕的,人家爱大山是去救人,而自己却把驴友给的打晕了,最头疼的是打晕的还是一个关键人物——都市天师,这群人里唯一能记得这次旅行路线的人,这实在让他难以启齿,还是钱琳琳先开口说道:“他打晕都市天师!”,王彪的脸上更尴尬了。

  可爱大山听了脸上却一松,问道:“人在哪里?”,钱琳琳指了地下说道:“这里!也不知道他使了多大的力,棍子都打断了,幸好打在背包上,可能是震晕了!”爱大山听了,脸上看起来更轻松了,嘴里说了一句:“很好!”看到三人一脸的惊愕,也不想解释是在担心都市天师还在树林里,也没有精力再往树林里冲一次了,只是奇怪都市天师的鞋子还在树林中,怎么人却在外面?。

  爱大山才猛然意识了什么似的,快步走到近前一看,果然是都市天师,顿了顿,他环视了一下眼前的三人,说道:“你们是在哪里发现他的?又是怎么打晕他的?”。

  刘亚看了一眼爱大山,象赌气似的偏不说给他听,钱琳琳只得把先前的情况跟爱大山一讲,爱大山听了,说道:“没死就行!”,看了一眼坐在地上问刘亚:“我的背包呢?”。刘亚一听,挑了挑眉,嘴角弯了弯,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给我多少钱?要我来跟你看包!你自己找吧!”。

  爱大山被咯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己拼死拼命的,刘亚不但不担心自己的生死,还说出这等不痛不痒的话来,自己怎么就遇到这么个不会体谅人的女人,这女人换了别人倒也罢了,可偏是自己一直追求的,以后要和他成为一家的人,让他有些失望,他抹了抹脸,开始寻找自己的背包,钱琳琳一边查看许茹的伤势,一边还不忘了向爱大山鲁了鲁嘴,指了指树木倒塌的方向,表情生动地说道:“那不是你的背包吗?”。

  爱大山走了过后,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烟来,点燃,吸了起来,一缕缕的烟在他脸上升腾着,众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钱琳琳忍不住问道:“爱大山,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爱大山没有吱声,往前走,自己也没有走过,脑子里只有一点点地图的影子,心里没有底,往后还会不会遇到那群黑鸟,还要过那条河,一时也找不到更安全的办法,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两人,许茹倒是醒过来了,眼神有些茫然,象是受了一些刺激,幸好钱琳琳说:“没事,都是一些皮外伤!”。

  许茹躺在地上休息着,聂小琼在旁边照顾,目前只剩下都市天师还没有醒,爱大山吸完了两支烟,然后,走到都市天师面前,狠劲地摇了摇,喝了一口水,猛地喷到都市天师的脸上,刘亚在一旁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这么粗鲁!再说,地图只有他一个人记住了!”。

  爱大山看起来有些烦躁地说道:“等到他自然醒过来,要等到什么时候?”,说完这一句话,都市天师居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众人都围着自己,一脸的迷糊,似乎有些不明白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情?钱琳琳翻了翻他的眼皮,解释道:“不用担心,他的意识现在还处于一种迷糊状态,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驴友们对钱琳琳的说辞,是深信不疑的,爱大山彻底地松了一口气,暗想,总算驴友们都平安无事了。

  “爱大山,我们现在是要继续往前走吗?”钱琳琳问道。

  爱大山有些颓唐地说道:“现在我们投票吧!”看到大家一脸的迷糊,顿了顿又说道:“赞成往后返回走的举手?”众人互相看了看,没有一个人举手,爱大山又问道:“赞成往前继续走的人举手?”还是没有一个人举手,众人还是面面相觑,对于爱大山的提议,众人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

  “爱大山,你是驴头,你自己都不知道,我们怎么会知道呢?”刘亚说道,这个难题似乎又踢回到爱大山自己的身上,让他直想骂娘,把心一横:“往前也是一刀,往后也是一刀,不如------”爱大山的话还没有讲完,众人就听到一阵阵半男半女的声音传来:“七月半,鬼门开,恶鬼来,附人身----唵嘛呢叭咪吽!”众人听了,都有些惊骇,面面相觑,似乎都意识到这话里夹着让人头皮发麻的诡异,不由得寻找到了这声音的来源。

  这话正是从都市天师的嘴里念出来的,不知道他的此话的意思是什么?

  

第十五章 恶鬼缠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