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水助阴火

  

    都市天师此时已经坐了起来,眯着眼,双手合什,脸色凝重,一副忧心之态,让人看了有些心慌慌的担忧,细想觉得他的话里有些深意,是在指在谁身上附了恶鬼呢?爱大山听着就极不舒服,不想让大家被的话语所引导,产生一些没有必要的互相猜测,便说道:“天师,既然你醒了,你的意见是往前走还是往后走呢?”。

  都市天师却说道:“有人身上附了恶鬼,这一路上,会给我们带来恶运的!”众人听了都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都市天师指的是谁?“天师,你说是谁呀?”钱琳琳一脸惊乍乍地问道,眼睛充满了几许恐惧,这种表情象是一个正在打哈欠的人,传染很快,让人不由得被钱琳琳此时的表情所感染,都想弄清楚都市天师嘴里所说的谁被恶鬼缠身了,给大家带来了恶运的人是谁?。

  都市天师的眼睛里有的一束光亮在众人的身上游走,嘴里喃喃地念道:“肉眼闭,慧眼开,肉眼闭,慧眼开,开开开!”众人听了他连着念了几个开字后,眼皮都有跳得有些历害,脚上还有一些发软,生怕他开出个什么惊天骇俗的鬼魂来,每个人都转过头去东瞧西望的,生怕自己的身后站了一个什么鬼怪,把来灾难引到自己身上来。

  爱大山此时黑着脸,一副不屑样子,直想骂人,只是看到众人似乎很认真对待此事,都把今天出门看成是不吉,而且看到眼前的几人对都市天师的话都深信不疑的,也就强忍了心中对都市天师的不满,可就在此时都市天师就对着他说了一句:“恶鬼,快出现身吧!”。

  众驴友都看向他,爱大山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扯蛋!大家别听信他的鬼话!”都市天师却不慌不忙地说道:“恶鬼!我们今天被你害惨了!你到底要把我们引到鬼门关里才肯摆休吗?”。顿了顿又说道:“驴友们,你们看一看这一路上遇到多少的事情,还有许茹都成什么样了,难道你们要亲眼看到她送了命,才肯相信我的话嘛?”都市天师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

  此时,许茹坐了起来,象是听清了都市天师的话,有些恨恨地看着爱大山,似乎她遭受的这一切都是爱大山所赐,爱大山有些气愤,自己拼死拼活救下来的人这样看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实在是让人心寒。

  “天师,那你赶紧想一想办法,收了恶鬼吧!”许茹说道。

  众人点头称是,聂小琼冷冷地看着这一切,让人根本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爱大山看到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有些泄气,刘亚脸色变幻着,不知道应该信谁?不过,看到爱大山怎么进去一躺树林出来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心里也没有底,有心想看一看都市天师到底怎么个收恶鬼。

  都市天师得了众人的默许,便围着爱大山一阵阵地乱舞,舞步的摆动很大,手在空中舞动,有点象跳大神,脸上目无表情,嘴里喃喃地念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东西,众人缓缓地记起他嘴里念的东西是不是他一开始说的驱魔咒?。

  正在疑惑他会不会驱出个什么鬼怪来,他已经在爱大山的周围转了两圈后停了下来,低下头,一阵阵地挥舞,象是中了什么邪似的,一阵阵地痉挛,手伸在空中一阵阵地乱抖,最后,慢慢地抬起头,从嘴巴吐出一口气,猛然间,爱大山的面前就出现一堆忽隐忽现的火光。

  火苗无声向上窜,这堆火看起来有些蓝,映照得爱大山的脸变成了蓝青色的,爱大山的脸上还和嘴唇上还保留着一些墨绿色的树汁,让他此时看起来有些象僵尸一般的可怕,很容易地让人联想到一些鬼怪来。

  众人都惊叫起来:“天师!”,此时,都市天师却说道:“众人都要不怕,有我在,看我如何灭了这鬼火!”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包粉末来,酒向了爱大山面前的那堆火,可更奇怪的是火势没有因此而减灭,反而由原来的局部发展到爱大山的四面八方,让人产生一丝丝的诡异,如果先前是都市天师故意作的自然气体来谎称有恶鬼作祟,这火应该在都市天师掏出粉末酒向爱大山的时候就息灭了,怎么反而火势越烧越旺,难道真是爱大山的身上附了恶鬼?刘亚的心思彻底被眼前的事情弄得动摇了。

  此时爱大山的脸上也惶慌起来,额头上也流下了汗,似乎也意识到问题严重了,随手脱了一件衣服开始扑打,可是奇怪的是火势始终围着他的周围,根本没有息灭的迹象,“天师啦,你快灭了此鬼火吧!”许茹几乎是哭着说道。

  众人看得心惊肉跳,没由头的恐惧起来,钱琳琳也哭了起来,扑到王彪的怀里,此时都市天师也一愣神,看起来有些慌手慌脚,猛地把那整包粉末象全都酒向爱大山,可根本没有用,火势在爱大山的周围左右,最后,都市天师看了看掏出来的纸包里没有了一丝的粉末,不得不惊恐地把最后剩下的纸包扔到地上,脸色变得煞白,有些惊慌地喃喃念道:“这些恶鬼太历了!喷鬼火了,大家小心了!往后退”。

  都市天师急急地往后退,生怕火烧到他的身上,众人看到都市天师都成这样了,一个二个都吊着一张脸惊恐的脸也跟着都市天师往后退,许茹死死地抓住都市天师的衣角。

  爱大山此时顾不得他的四周都布满了火,大叫一声:“大家快救火!”可发现根本没有一个人帮自己救火,爱大山看着刘亚,有些急促地叫道:“刘亚,难道你也不相信我?”看到刘亚目无表情的脸上没有一丝同情,让爱大山有些难受,他此时急走了几走,火势也跟着挨近刘亚的身边,刘亚见蓝色的火苗往她这边窜了过来,厌恶惊恐地跑到一边,爱大山有些悲悲地问道:“刘亚,你我的关系不比外人,你怎么也见死不救?”。

  刘亚的神情一时间变得很难看,最终还是说道:“谁跟你有关系了,明明是你一相情愿的,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你别自作多情!”此时让爱大山听起来更是难受,定定地愣在当场,难道一直以来都是他自作多情吗?他不相信会是这个结果。

  聂小琼一直冷冷地看着他在蓝色的火焰之中,思绪再不停地变化着,一开始她觉得都市天师是应用了一种自燃气体使爱大山的面前燃起一堆阴火,后来,看见都市天师酒了粉末,可火势仍然不减,聂小琼就觉得事情可能并不想她得那么简单。

  聂小琼努力地搜索着爱大山周围出现这么多鬼火的可能性,猛然间想起有可能是爱大山在救许茹的时候,树林中有许多的人骨,这种死人多的地方,可能带了磷,因此他的身上带了许多的磷,由于都市天师点燃的自燃气体而使爱大山的周围引发更多的磷火,想通了这一点,聂小琼并没有象其他人那样,往后退,而是焦急地想着如何扑灭这阴森森的鬼火。

  聂小琼眼角的余光在四周扫射着,她看到地上有一瓶喝剩下的大半瓶水,迅速地拿起地上的半瓶水,向爱大山酒来,可是这时就听到都市天师尖利的声音传来:“聂若男,不要酒!”,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聂小琼已经把水酒出去了,都市天师又象是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叫道:“这是阴火,水会助火势的!你害死我们了!”火果然是越烧越烈,刘亚用历的眼光扫了过来,似乎要在聂小琼的身上戳一个洞,聂小琼顿时慌了神,站在原地。

  “水助阴火!”聂小琼喃喃地念道,看着爱大山周围的火势越来越蓝,还有向旁漫延的趋势,猛地有些悟到了都市天师这话的意思,虽然在五行里面,水可以克火,但这鬼火本来就属阴物,水属阴,必然是助势的,可聂小琼一时也找不到对付这阴火的办法。

  爱大山看到聂小琼没有走开,便一步步地走她走来,火势也一步步地带了过来,爱大山此时开口问道:“若男,为什么会这样?”聂小琼此时回答不他的问题,只能定定地看着他,蓝色的火焰在爱大山的周围飘浮着,他的脸上的黑色变成了一种诡异的蓝,他在聂小琼眼眶中的世界也开始恍惚不定起来,不知道怎么的,她猛地想起了个典故来:凤凰涅磐,是指凤凰在大限到来之时,集梧桐树枝于火中,经历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在烈火中新生,并在重生中让其羽更丰,其音更清,其神更髓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幸福。

  聂小琼不明白这时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脑子里幻化出凤凰涅磐的影子后,便通过面部表情显露出来,眼睛尤其明显,仿佛把这脑细胞里产生的礼赞很快通过脑髓传到眼睛里,表情柔迷地反射到眼前火光中的爱大山身上。

  许茹惊叫道:“聂若男,快走!”可聂小琼象没有听到一般,由先前冷眼变得焦急,再由焦急变得怪异,再由怪异变得祥和起来,一动不动地看着爱大山,“糟了,聂若男可被恶鬼上身了,表情邪门得很,恶鬼勾了她的魂魄了,快跑!”都市天师叫道,都市天师的话刚一出来,王彪抓了钱琳琳跟着都市天后面跑去,刘亚也反应极快地跑在都市天师的后面,许茹由于体重的因素,落在了最后面,似乎在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两条腿一般。

  一行人拼命地跟着都市天师往前跑去,只留下奇奇怪怪的聂小琼和看起来一脸绝望的爱大山,聂小琼和爱大山的命运是如何呢?

  

第十六章 水助阴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