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噬魂毒花

  

    映入聂小琼眼帘的是一张锁大的脸,面孔的肌肉僵硬,正似笑非笑地盯着聂小琼,眼睛从打了许多结的灰蒙蒙的头发缝隙中透了出来,看起来感觉有些鼓,也看不清眼睛的大小和颜色,鼻子是那种扁大扁的,皮肤很黑,象是云贵高原上那种少数民许的特有肤色,嘴角还挂了一些口水。

  再往下看,此人蓬头垢面的,衣着有些破旧,头上象是好长时间没有洗了,不但打了结,还几乎贴在一起,身上发出一味恶臭,跟黑鸟身上发出的臭味差不多,聂小琼倒吸一口凉气,“嘿嘿!”此人发出来似笑非笑的声音,眼前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人是鬼,还是自己也叫不出名字的山魈,还是别的什么生物?。

  眼前看到的-----,让聂小琼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这人又朝前走了两步,聂小琼赶紧又朝后走了两步,这人又朝前走了两步,聂小琼还想再退的时候,背后已经是墙面了,聂小琼眼角的余光看到平台上的水瓢,随手操起水瓢,叫道:“别过来,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要-----!”聂小琼急促说着,一时又吐不出要什么的字来,此人似乎听不懂人话似的,一直逼了过来。

  聂小琼一个水瓢砸了过来,正好套在此人的脑头上,此人象是吃痛了,伸出手来,一把扯掉了水瓢,扔到地上,瞪着聂小琼又走了过来,聂小琼随手操起平台上的一块石头,又狠狠地砸了过来,“咚”地一声,正好砸在此人的胸口上。

  眼前的人摇晃了两下,“扑!”地一声,摔到在地上,跌了一个狗啃泥,就听到“哇!”地一声哭叫起来,听起来有点象没长大的孩子的哭闹,聂小琼一下子懵了,脑子回不了元神,半响,才意识到这应该是个人,还有可能是个傻子或者疯子,聂小琼才幻幻乎乎地从背包里掏出几颗大白兔奶糖,慢慢地走到他前面,蹲了下来,把糖递到他面前,此人抓了糖,站起来就跑。

  聂小琼在后面追,发现他跑进了刚才打碎镜子的那道门,随后门“呯!”地一声关了起来,把聂小琼隔着外面,聂小琼赶紧敲了敲门,这疯子就是不开,聂小琼没法,总不能跟一个疯子斗气吧,让人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

  还得用智慧,聂小琼静了静心,猛地想起自己的背包里还有一包五香牛肉干,毫不犹豫地从背后拿了出来,撕开袋口,冲着门缝摇了摇,没有动静,聂小琼心想刺激还不够,又手作扇作,对着门缝扇了起来,当门缝里飘荡着香气的时候,顿时“咯吱!”一声传来,门就开了条口,顿时露出一张锁大的丑脸来,聂小琼猛地捏紧口袋,不料口袋最下面的一角,却被傻子伸出那一只白森森的瘦手一把扯开了一个洞,傻子迅速地抢去了一块五香牛肉干。

  聂小琼迅速往前跨了一步,操起在平台上准备好的一块小石头,恰在门缝里,门后面的人推了两下手,推得吱吱地响,但门还在原来的那个位置,似乎被什么恰死了,只得作罢,聂小琼心里一乐,自己虽然没有都市天师那样给人下套的本事,也没有神婆那神乎乎的能力,不过对付个傻疯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出来!”聂小琼叫了一声,门后没有回应,聂小琼不敢马上进屋,不过,听到门背后一阵阵细细碎碎的声音传来,想是这疯子又在门后作什么怪了,聂小琼又把门彻底推开了,一眼望过去,前面一段是这屋内的玄关,玄关的屋顶用一段黑漆漆的油毛毡盖住,上面用一屋青砖瓦镶嵌,门外又是太阳光照,院子的天井里没有顶,太阳光也没有被遮挡,把这段玄关夹在中间,让院子和外面的光线透进来,显得忽明忽暗的,让光线变得诡异,透着一种让聂小琼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让聂小琼的内心一阵阵地收缩,仿佛通过玄关便会有一个古怪离奇的世界一般。

  虽然这样,但透过这玄关里的光线,聂小琼还是看清这神婆家里的院子,院子里有一口井,井口朝上,井旁有一个小桶,桶上有一根小绳,聂小琼猛然想起先前爱大山在神婆家门口拿起的一瓦罐水和一把木瓢,转过身一看,它还在平台上躺着,看起来很清澈,再看别人家的门口,吃的都是河里引上来的水,有些混浊,而神婆家的祖先却能是这半山下脚下找到泉眼,真是不简单。

  以前又没有什么测量的仪器,这神婆的祖先是如何找到的,这里虽然离清水河不远,可离河边的高度至少也有50米的距离,如果她在这个位置往下挖的话,即使挖到水,也会挖到沙积屋,水质会受到影响而水混浊,看神婆家的土罐里的水这般清澈,应该是挖到了泉眼上,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实在是口渴难耐。

  聂小琼不由得来到泉眼旁边看了看,泉眼只有一米多深,四周用大石头砌成圆形,泉水就从这个出口沽沽地流出,清澈无比,由于冒出地面时的涌动,水面出现轻轻的波纹,聂小琼拿起了水桶里放着的一只水瓢来,随手舀了一些起来,暗想既然是神婆家里的水井,应该非常安全,一仰头,喝了一口,觉得非常干甜和冰凉,而且水里象是有聚集各种有益矿物质,这确实是矿泉水,聂小琼不由得又舀满满一瓢清清的井水,喝了一大半。

  聂小琼想起自己刚好翻过了一座大山,这里刚好处于两个山脊间的低洼处的汇合地带的穴上,倒是寻到泉眼的有利条件,但还必须寻到有构造破碎带的存在,中薄屋状的沉积岩才行,暗想能在这里找到泉眼的人一定是一位有智慧的高人。

  向四周看了看,院子的地面是那种红沙石砌起来的,被人踩得坑坑凹凹的,院子的一侧留有一小块空地,透过围栏,聂小琼只隐隐地看见里面的地上种了花草,又在院子中的另外一侧隔出一小团地上种了些时鲜的农家小菜,大部分葱和蒜的调料,想是为了方便。

  聂小琼不明白神婆为什么要把花草同农家小菜隔开来,花草这边还用了围栏,在自家的院子种花草还要用围栏,这似乎有些说不通,难道围栏里会有一些----,聂小琼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怀着一股好奇之心,聂小琼靠近花草围栏。

  看见花草的中间有一种奇异的花,黑中带着紫色筒状,六瓣,但开口外是微略成喇叭花状的花朵,多皱缩成条状,下部的直径渐小,完整者长9~15cm,有牵牛花大小,花粉粒类球形或长圆形表面微有茸毛;此花独茎直上,高四、五尺,生不旁引,圆柱形,上部呈叉状绿色分枝,叶如茄叶,成心脏形,边缘不反折。

  有的花朵中间已经打了包,成了褐色,聂小琼猛间想起母亲叫它狗核桃,学名叫曼陀罗,花期5-9月,果期7-10月,关于曼陀罗中毒的报道并不少见,曼陀罗的花、叶、果实、种子均能使人中毒,中毒的发生一般以深秋九、十月份为最,主要表现为颜面入皮肤潮红,躁动不巡,脉率增快,步态不稳,头晕,幻觉,口干,口渴,口发麻,呕吐,言语不灵,瞳孔放大,对光反射消失,甚至于高烧,昏迷,大小便失禁,阵发性抽搐等等的情况。

  聂小琼想到这里,赶紧把眼睛移开,自己现在好象还没有不正常的反映,应该还没有中毒的迹象,可这曼陀罗花的颜色实在是罕见,大多是白色,淡黄色,更让聂小琼惊奇的是围着曼陀罗花的外围竟是罂粟,但花期已过,打起包来了,也是成了褐色。

  罂粟旁边还有一些花,聂小琼也叫不名字来,不过,聂小琼却知道这神婆家的花卉园子一定都是一些噬魂的毒花草,不敢再好奇,深知此时的好奇,不但会害死猫,同样也会害死自己的,生怕在不知不觉中会中毒,想到这里,聂小琼开始疑心疑肝的难受,甚至于怀疑自己已经有轻度的中毒的迹象,也会象先前傻子那样变得傻傻的,也可能是中毒的间隔要长一些,暂时还没有表现出来。

  聂小琼不由得打了一个颤抖,想找一找先跑进来的那个傻子,抬头一看,院子的尽头有一个平台,平台前有两台阶,台阶是用青石板铺成的,平台由两根柱子撑住,柱子后面是一个老式的竹躺椅,象是看风景的一个平台,平台前有两根柱子,由于长年失修了,看起去有些风化,却透着一种破而不衰的风骨,象神殿前的两根柱子,平台后面就是房子。

  傻子会不会跑进房子里去?聂小琼犹豫了一样,是否应该进去瞧一睢?正要抬腿向青石板上走去,就听到身上传来一阵阵细细碎碎的声音,还夹着窸窸窣窣的滋滋声,听了让人忐忑不安,聂小琼才猛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窜入的陌生者,不敢深想去想身后会有一个什么稀奇古怪之事在等在自己,可自己已经进来了,再诡异也得硬着头皮去面对了。

  聂小琼咬了咬牙,猛地一转头,看到身后的玄关内有一口大棺材,聂小琼立时向后退了退,这声音正是从棺材上蹲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发出来的,聂小琼的后背一凉,冷汗就下来了,整个人开始发怵,暗恨自己太鲁莽,怎么也不看清楚,就往里闯,这棺材上的这人影子是人还是鬼怪?,自己现在赤手空拳。

  

第二十三章 噬魂毒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