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香榧木棺

  

    这人影子明显在黑暗外,而聂小琼又在明亮外,太阳光照着,两人僵持了有两秒钟的时间,一动不动的,聂小琼想闭一会儿眼,以便看好地看清楚蹲在棺材的人影子,可连眼睛似乎都不听使唤了,又怕闭了眼,这人影又会突然袭击过来,心里处的惊恐却是无法形容的,此时就听“嘿嘿!”一声传来,聂小琼一愣,这声音好象是傻子的声音,不由得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此人正是爬在地哭闹的傻子,此时手中拿了那块牛肉干吃得起劲,看到聂小琼发现了他,“滋溜”一下纵到棺材的后面藏了起来。

  聂小琼此时终于喘了一口气,一脸的无奈,刚才还嘲笑对付这样的傻蛋绰绰有余,现在差一点给傻子吓傻了,暗想是刚才自己站在太阳光下,这里又很黑,一时看不清人影子也是有的,喊了一声:“出来!”见傻子没有反映,便拿了手中的牛肉干在空中扬了扬,果然傻子中计,纵到棺材上,盯着聂小琼手中的牛肉干,磨叽了一下牙齿,象是吃完了抢去的最后一点牛肉干,期盼着聂小琼再给他一点,聂小琼摇了摇头,问道:“你好好地回答我,我就给你!”傻子似乎听懂了聂小琼的话,仰了仰头,露出一双死鱼眼一般的眼睛,口水流了下来,然后又似摇似点头“嗯!”了一声。

  “叫什么?”聂小琼问道。

  “楼--呢--二---黑!”傻子有些口吃地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象从小没有说过多话,很吃力的样子,聂小琼一听,粗气粗气的,透着怪怪的民族味,若有所思地从嘴里喃喃地念了一句:“二傻!”看到傻子并没有反对,甚至于没有反映,转念一想,傻子甚少还回答了自己提的问题,还得鼓励一下,为了提防被他一把全抢了去,只得一只手紧紧捏住,另一只手递了一小块个牛肉干到二傻面前,二傻一把夺过,噻到嘴里,又是二声:“嘿嘿!”又接着问道:“你们家几个人?”。

  二傻抬起头,伸出又黑又怪的指头,数了半响,才答道:“三个!”。

  “你是老几?”聂小琼问道。

  二傻散散地念,“-----三!”二傻答道,聂小琼一听,好象不对劲,既然叫二黑,怎么会排行老三呢,正沉思间,二傻又把手伸到聂小琼面前,似乎在提醒聂小琼要给他牛肉干了,聂小琼把脸一沉,叫道:“不给,你乱扯!”。

  二傻一听,嘴里“唔唔!”发出一种动物的怪叫声,急得从棺材上跳了下来,窜到聂小琼面前,手舞足到的,聂小琼心想也不能太跟傻子计较了,让人知道了笑话,于是又递给了他一块牛肉干。

  二傻表情开心地在一旁吃着,聂小琼看了看这棺材,还是有着本能的畏惧,棺材代表着钱和权力不能控制的死亡,是非人力所能撼动的权威,聂小琼站在这棺材面前有些发怵,可不知道为什么这神婆在玄关处放在口大棺材,想干什么?又问道:“你家的大棺材为什么放在这里?”二傻停住了嘴里的咀嚼,愣了愣,似乎根本不懂聂小琼在问些什么?。

  突然二傻又从嘴里吐出:“傻子,这棺材本来就放在这里!”,这话差一点让聂小琼吐血,二傻居然骂自己傻子,抹了抹脸,幸好四周没有人,不然一头撞死得了,转念一想,这也说明这棺材放在这里的时间长了,在二傻的脑子里从睁开眼就看到了它放那里,所以二傻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如同现在他已经有了感官认知的情况下,在他面前看见把太阳说成是月亮一般,他一定会认为你是个傻子。

  聂小琼再次看了看这棺材,心想这神婆家到底放了一口什么棺材,能放那么长时间?,不由得走近了去看,发现这棺材的样子倒是很普遍,但摆放的位置很高,棺盖几乎到了聂小琼的脖子,聂小琼沿着棺材走了一半,发现棺材的另一侧被木柴堵住了去路,木柴上面是一些干草,象是一般的农家用的柴火。

  聂小琼只得停下来,打量起这棺材来了,棺材的两头圆形的,长方形的,显然有一种很厚重感,还透着丝丝古意,奇怪的是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芳香,不由得伸出手来摸了摸这棺材,这是一具精致的镶玉漆棺,棺面上镶满了玉石,这些玉石排列得十分工整,分菱形和方形两种方式排列,棺材的四只角是圆形的用金粉漆成的,一圈一圈成螺旋状,棺村的材质坚实牢固,纹理细密通直,色泽金黄悦目,鼻子凑近闻了闻,似乎香味更浓了,聂小琼倒是听说过了香榧木,极其珍贵,早被列为世界濒临灭的植物之一了,此木喜干燥,避风,聂小琼暗想,看着神婆摆放的位置,大概就是香榧木了。

  暗想这神婆把这大棺材放在这玄关内,到底有什么玄机???,聂小琼想不出来,干脆不想这个问题,只想知道这棺材里到底会放了些什么东西,该不会是个死人或是个大综子吧!

  转念一想,应该不可能,再怎么古怪也不可能把死人放在家里的,神婆把棺材放玄关处,会不会是把财关在自己家里的隐意?还是别的什么风水棺材,还是仅仅是个装饰用的棺木,-----,聂小琼还是理不出头绪,发现棺材的盖子口开了一条缝,便凑过去,用一只眼看了看,发现里面透出一丝光来,光灿灿地闪烁着,好象棺材里面夹了无数的宝石,正发出诱人的光芒,便转过头忍不住地问道:“二傻,这棺材里都有些什么?”。

  “扑!香!”二傻答道,聂小琼有些奇怪,觉得二傻说着似乎有些不可能,聂小琼从这条光里判断,暗想会不会云母之类的东西,被神婆利用来作一种反射和折射的技巧,所以棺壁才显得那么亮晶晶的,聂小琼不由得问二傻:“什么香?”。

  二傻抓了抓头,显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什么样子?”二傻在地上比了比,聂小琼从他比画的样子里看出四四方方的,象是一个“匣子”之类的东西,心里一时好奇二傻嘴里描述的到底是什么东东?。

  “我们打开看看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聂小琼问道。

  “不行,阿姆说了,------谁要敢看,就让我爬出来抢回去!----阿姆回来偿肉吃!”二傻口吃地说道。

  聂小琼听了一惊,原来这玄关内的棺材是傻子看守的,满脑子都想看一看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看来可能是傻子的妈给二傻下了命令不要让外人来看,看了看棺材,不死心,暗道,既然排除了死人等不吉祥的东西外,而且还看到了一丝丝的光来,就不可能是什么脏东西-----,聂小琼遐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经不住诱惑,此时正迅速地寻找着胡弄傻子的机会,最后,灵机一动,便说道:“二傻,我是你的一个表姐!”二傻抓了抓头,似乎根本不懂表姐是什么意思,嘴里怪怪地念道:“表姐?是什么?”聂小琼马上意识到他可能听不习惯汉人嘴里的表姐,赶紧换了一种当地的彝族语笑道:“就是阿咪惹!”二傻傻声傻气地问道:“纳罗泼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二傻讲的是不伦不类的彝族土话,但聂小琼也听懂了,阿咪惹就是姐姐的意思,纳罗泼是自称的意思,聂小琼回答不出来,只得坏坏地笑道:“不是你的家里人,哪里会给你东西吃呢?”。

  二傻抓了抓头,似乎也回答不出来,聂小琼赶紧递了一块牛肉干给他,说道:“我打开看一眼,赶紧关起来,你老姆不会知道的!”,二傻直愣愣地没有回答,聂小琼当他同意了,在棺材的一侧来回走了两步。

  伸出手用力一推,棺材的那条缝张开了许多,聂小琼又用力一推,棺材的盖子全部揎开了一大半,聂小琼伸头一看,棺材有两层,第二层也是开了一条缝,还是透明的镜面材料做的,推开第二层,果然个看到了一个光亮的匣子,光亮似乎是从镂空的匣子里透出来的,聂小琼推了推匣子,发现它移动了一下,细细看了起来,匣子的用料考究,象是一种上等的黄花梨木制成的,雕刻得很精致,聂小琼伸手小心地抚摸了一下,看得让人心慌心跳的,双手紧紧一夹,匣子居然抬起了一点,试了试手,好象不重,聂小琼干脆把匣子给抱出来了。

  聂小琼把它放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个匣子,正寻找着能打开匣子的途径,此时,二傻“嘿嘿!”走过来,伸手一碰,也不知道碰触到哪里,就听到匣子“哗啦!”一下打开了,眼前一道道的光亮刺得人睁不开眼,聂不琼忍不住随着这光亮看过去,聂小琼被惊得目瞪口呆。

  这光亮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二十四章 香榧木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