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人面竹椅

  

    聂小琼恐慌地看着两个黑暗中的鬼怪在抢夺自己带来的牛肉干,手中的刀柄握得更紧了,暗想只要这两个鬼怪敢上来撕吃自己,那毫无疑问,自己就会给它了一刀,正暗暗下定决心的时候,就听半空中一个黑影的一只手迅速地抓住了牛肉干,另一只手抓住了岩石,另外一个黑影子在半空中成抛物线一般,最后“扑!”地一声落在对面的岩石上,一动不动的,不知道是怎么了。

  聂小琼背靠在洞壁上,惊恐地看着两个鬼怪此时都伏在暗外,似乎都在躲避着手电射到的光线,手电的光线由于没有遮挡物,只得射到很远的洞内,两个黑暗中的鬼怪都一动不动的,聂小琼不知道它们要做什么?是不是都是蛰伏待机,或者想要寻找着执对方于死地之机?。

  可发现自己的理论不对,因为没有抢到食物的那个黑物此时正往更深的洞内移去,可洞壁上的那只偏不让,紧紧地攀爬了几步,堵死在地宫的入口处,聂小琼不知道它要做什么,按理说,抢得了食物为什么还不让另一只离开呢?,这有些不合常理,它到底想要是干什么?。

  另一个黑影子看到前面的路被堵死,只得就停了下来,两个黑影子又对峙起来,让周围顿时恢复了寂静,聂小琼只能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趁两鬼怪对峙之机,好象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似乎也没有功夫对付自己,看来自己舍得扔出一包牛肉干却起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套住了两个怪物,心想还是赚了,脑子里飞快的运作,看到地宫台阶上的手电,几乎要激发身体所有的潜能去摸索突破口,暗想必须小心地防备着,不让两个鬼怪靠近,看了看手电,身子迅速地摸到地宫的入口处,捡起地上的手电,猛地射向半空中的鬼怪,聂小琼终于看清了抓住岩石的鬼怪真面目了,手中的手电差一点掉到地上,嘴里愣愣地叫了一声:“二傻!”,然后喃喃念道:“难道你没有死?”此时,洞壁上的灯也亮了,那伏在洞壁上的另一个黑影也看清了,是一只大老鼠,有山猫那么大,二轮绿森森的珠子正迅速眯了起来,象是受到了突然的光线刺激,惊慌猛地一转头往洞里的深处窜去。

  二傻朝着老鼠手舞足蹈吆喝着,捉弄似地嘲笑着,傻笑着,象是得无数便宜似的,聂小琼看着二傻这样,有些无奈,“二傻,二傻!”聂小琼叫了两声,二傻赶紧低下头,往嘴里放了一块牛肉干,才嘿嘿地冲着聂小琼笑了两声,便从岩石上纵了下来,“嗯!还你肉!”说着,塞进聂小琼的手中,聂小琼一愣,这傻子倒是傻得可以,这么夺过来的东西还要还给自己,这倒是没有想到,看来这傻子还是老实的。

  “二傻,都给你了,你告诉我,我们怎么才能回去?”聂小琼问道。

  “不----你,出去了,你就不跟-----我玩了!”二傻道,聂小琼听了,脑子里一阵阵地玄昏,啮牙裂嘴地,竟说不出一句话来,看到地宫口上扔下在包还在,便捡了起来,关了手电,暗想只要二傻知道出口,自己慢慢地就会套出来,也不急在一时,再说神婆不可能几天都不下来地宫一躺吧。

  转念一想,二傻可能是在地宫里呆久了,孤独紧了,会不会刚才跟老鼠闹着再玩?嘴里怪怪地冒出了一句:“二傻,你刚才在和老鼠玩游戏?”,二傻裂开嘴,嘿嘿地嗯嗯啦啦两声,聂小琼一看,让真是让自己给猜对了,二傻天天在这地宫里,都跟老鼠成朋友了。

  “二傻,你刚才掉下去,怎么好象一点没有受伤的样子?”聂小琼惊奇地问道,二傻手舞足蹈地比画了一阵,看聂小琼还是一脸的迷惑,此时他跺着脚,似很焦急的样子,又比画了一阵,看聂小琼不明白,干脆直接拖着她就往前跑去,这二傻力气实在太大,聂小琼挣不开,只得借他拖拉的力,跑到断层边上,聂小琼拼命地往后退,心想会不会被傻子给害死?。

  幸好傻子到这里,松开了聂小琼的手臂,聂小琼才往后一仰,没有被带着往下面去,而二傻自己却往下一跳,聂小琼心道,这一次是你自己寻死,怪不得我了,我也不会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了。

  可二傻跳下去以后,半个身子还露上外面,正抬头对着聂小琼一阵阵地傻笑,聂小琼一阵惊愕,低头朝二傻站的地方望去,发现有一层台阶,二傻又猛地朝下面一个台阶纵去,才明白为什么二傻还活着,原来是摔在台阶上,唉,害自己虚惊一场,聂小琼迅速地寻找着原因,可能是先前由于光线照不到这低洼地上,所以自己还以为没有路了。

  聂小琼心想既然二傻跳下去才到他的腰部,应该就是一米左右的距离吧,伸手到背包里摸了那把手电出来一照,果然只是一米左右的距离,往下还是一层层的台阶,聂小琼把手电往背包上一挂,也纵身跳了下去。

  稳稳地落在台阶上,聂小琼心踏实了一些,暗想这神婆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又是为了迷惑外面的入侵者?拿起手电照了照下面的一台阶,发现下面的距离又近了许多,似乎不需要纵身跳了。

  聂小琼不敢大意,生怕神婆又设了什么机关,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一步,由于台阶的距离很高,聂小琼每走一步都象踏在半空之中,然后又慢慢地把脚落在地上,才放心许多,不过,越走,发现台阶的距离越来越短。

  二傻必竟是傻子,根本不会顾忌聂小琼的紧张经神,看到聂小琼这么慢腾腾地,就一把拖着聂小琼就往下拉,聂小琼赶紧哄骗道:“二傻,你姐姐累了,你在前面开路就行了,你看我停下来,你就停下来,嗯,知道了吗?”

  二傻嗯嗯地点了点头,聂小琼赶紧塞了一块牛肉干给他,让他听话,二傻看起来开心极了,一纵一纵地往前开路了,两人下了一百米的距离,来到一个圆形的厅里,聂小琼觉得这有点象地宫的中心。

  厅内正中的位置有一张张的人脸正对着一面镜子,一动不动的,或笑或哭,或慎或喜,或美或丑,或悲或愤的-----各种各样的,千姿百态的,而且非常的诡异,聂小琼心里一惊,故意把脚步声弄得很大,想看一看这些人脸有些什么反映,可这些人脸好似没有反映似的,根本不会转过来看聂小琼一眼,聂小琼心下骇然,暗想这里怎么会有这些多的人脸?。

  难道这些人脸不是人脸,都是鬼脸?,不敢贴人的生气,或者说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才具有的脸孔,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不由得打起十二万的精神来,定了定神,才发觉这些人脸好象很硬化,人脸全都雕刻两把竹椅上。

  还有一把竹制的躺椅,两把竹椅都是用一种人面竹做,竹节一节的上面象一张张怪异的人脸,所谓人面竹,就是它的每竹节上都有一张人面,脸还有大小,竹节又犹如一片片的光亮的龟甲,这些人面竹象是被人特别地加工厂过,透着一种聂小琼从未见过的古怪和诡异。

  聂小琼倒是见过四川竹海,看见过里面的人面竹,是没有经过加工的,而且加工得这般逼真倒是没有见过,两把椅子之间还是一个小茶几,不过,小茶几却有几个杯子倒是很特别,有半公分那么大,是高脚的,透着一种现代的时尚,同时却由于年代久远,让图案和花纹雕刻得非常古朴和精致,只是简单的波浪几条线,似流动的水,然后再没有任何的装饰图案。

  聂小琼拿起来瞧了瞧,样子很普通,可木质却是一种濒临灭绝的珍贵植物——红豆杉,又称为紫杉,是第四纪冰期时代遗留的古老树种,红豆杉中含中紫杉醇,具有独特的抗癌机制和较高的活性,能阻止细胞的繁殖和抑制肿瘤细胞的迁移,被公认是当今天然药物领域中阻止重要的高癌活性物质,红豆杉一般成树要生长100-250年的时间,在我国已列为一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

  聂小琼见过生长了几十年的红豆杉,很细小,可眼前的这五个杯子的红豆杉,直径至少有10厘米,它需要多长年才可以长成这样子,实在是让人不敢想象,可必竟眼前这五个杯子确实有这么大。

  放下杯子,再抬头打量了一下房间,发现两把竹椅的对面正对着一块镜子,镜子有些大,聂小琼不由看得来到这块略微有些大的镜子面前,不敢靠得很近,也不敢冒然碰触,似乎怕神婆设了机关。

  聂小琼开始仔细观察了一下镜子,发现此镜子是用四根铁架子撑起来的,铁架子的表面用防锈漆刷了一层,镜子看起来也只是一把普通的镜面材质做的,具有镜子透光特性,聂小琼不知道神婆把这面镜子对着这里想做些什么?面对着镜子,聂小琼突然产生了想照一照镜子的念头。

  有谁能猜到神婆往地宫里放镜子是做什么用的吗?

  

第二十八章 人面竹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