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诡镜幽想

  

    聂小琼抹了抹脸,之所以在这里出现这个动作,似乎是不想让镜子中的自己太难看或者说离自己脑海中的面孔太走样,也想知道嘴角是否还有些绿汁液在嘴边挂着,想到这里,便正了正色,终就还是有些麻慌慌对着镜子照了照,在可镜子里没有出现自己的样子,这种情况让聂小琼有些不安,想起先前看紫水晶的时候,不应该出现自己的样子,可偏又出现,自己亲自来照怎么又照不到自己的影子,这是什么古怪的镜子?,难道镜子有什么玄机在里面,自己还没有察到?又或者是自己目前的位置离得有些太远,照不到?还是根本就不是一块镜子,是一块-----?。

  聂小琼甚至于想到它有可能是一块彝人鬼镜,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它不对劲,因为既然是鬼镜就应该是照鬼的,而且摆放的位置似乎也不对,它就应该是悬挂在门头或者地宫的入口外,又怎么会放在这地宫里呢,神婆也不可能会自己照自己呢?,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聂小琼觉得最主要的是它如果是用来照物的,甚至于说它真是用来照鬼的---,可它也根本不需要这么大,最后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岔了,它根本就是一块镜子,只是距离、角度不对,还没有照到自己而已。

  又小心地往镜子前凑了凑,还是看不到自己的脸和身子,聂小琼怀着侥幸心理又在镜子面前转了个身之后,侧了侧身子,再次充满希望地抬头向镜子里看去,希望可看到自已熟悉的面貌了,这会让聂小琼的内心踏实许多,哪怕是难看、走样等等,也会让内心安心得多,可还根本看不到,这多多少少的让聂小琼此时心里一惊,甚至有些着慌。

  生怕这镜子里会隐藏着自己目前还看不见的什么大怪物来,或者一些恐怖事情等待着自己,一想到这是在巫婆的地宫里,什么怪事都可能遇到,内心就有些惶恐,聂小琼在镜前发了半秒钟的呆,也不知道是后悔下这地宫来了还是想放弃眼前的对这镜子的探试,不过,最后决定静下心来,仔细地寻找着镜子的突破口。

  突然眼睛一亮,咬了咬牙,把脸几乎凑到了镜面,终于看清了,可样子却骇人得很,鼻子几乎贴在镜面上,看起来扁而大,脸色青蓝中透着苍白,眼睛的瞳孔比平时大了许多,还带着一丝丝的惊恐,聂小琼赶紧把脸移开,不敢再看自己,生怕再多看一眼,自己也会疯掉,同二傻一个样!。

  抬头看到二傻在一旁,看见聂小琼这样,象看西洋镜似的,透着傻里傻气的开心,似乎根本没有意识聂小琼脸上的惊恐,二傻的表现,不得不让聂小琼缓了缓神,有些心虚地试探地问了一句:“二傻,你看我同进来之前有什么变化?”二傻迷糊地看了看聂小琼,似乎有些弄不懂聂小琼想要他做什么?。

  “就是我的样子有没有变?”聂小琼有些耐心地解释道,这一次二傻象是听懂了,三步并两步地纵了过来,上下看了看聂小琼,围着聂小琼转了一圈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聂小琼看到二傻的表情,心里一惊,难道自己并没有变,只是这镜子在作怪?。

  聂小琼有些奇怪自己的脸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镜子里的自己象一个鬼怪,第一次意识到在这种地方照镜子非常的可怕,还不如不照,至少心理上会好受些,可现在的情况是既然已经照了,就得承担后果,把它弄清楚,这样,心理才不会有纠结,活得才会安然,再说,现在是有这个机会的。

  想到这里,聂小琼不得不把脑子再次转到这镜子上面,自己刚刚照到的会不会是哈哈镜,此时聂小琼心中想的哈哈镜是一种游戏镜,哈哈镜的原理众所周知,是利用镜面凹凸的原理,使人看起来完全走样,变大,变长,变怪----聂小琼看到这里,又仔细察看了镜面,发现镜面非常光滑,没有一丝的凹凸,聂小琼从几个面看了看,确认它确实没有一丝凹凸,只是有一点点的倾斜,象竖起来的莹光屏,聂小琼不明白神婆为什么这样做???它的用途是什么呢?。

  一时又找不到答案,只得把眼睛抬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周围有一些石柜子,二傻正在石柜前一阵阵地摸索,似乎想从石柜里拿起东西出来,聂小琼此时没有心思再理会他,似乎又跟镜子对上眼了,她不敢相信自己一下变成了这个可怕的样子,或者是不愿意相信。

  无论如何她要找一个答案,哪怕这个答案一点搭不上边,她也愿意找一下,想起进来之前自己一直是跟爱大山在一起的,他也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说明之前自己是正常的,不过是进了这地宫之后才发生的,聂小琼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照了镜子以后才发生的,也许只有这面镜子才让聂小琼照成这样的,问题还是出在这面镜子上。

  一仰头,发现洞壁的下面,也就是镜子的上现还有一小块凸镜子,怎么又有一块小镜子,聂小琼有些奇怪,不由得开始观察洞壁上的那面凸镜的时候,二傻已经从石柜里,拿出了些什么东西,正兴奋地纵过来,把聂小琼一把拉到人面竹椅的旁边,伸手一按,顿时力不从心地坐在人面竹椅上。

  聂小琼顿时有一种坐在别人脸上的不自然,屁股上就象被刺到了一般地想纵起来,不过二傻的劲太大了,移动不得,只得别别扭扭地坐了,屁股上的神经不得不开始接受这人面竹椅,半响,感觉好象跟平时一样,全身并没有什么怪异的感觉,聂小琼暗想恐怕是自己太紧张了,产生的心理反映。

  二傻有些口吃地慢慢说道:“你----闭着眼,张---开嘴!”聂小琼有些惊慌这二傻到底要做些什么?看见他手中紧紧地握得有些鼓的,就猜想可能是刚才在石柜里拿到了些什么东东?看二傻把手中的东西当成宝贝似的,也不象要害自己的样,可能就想跟自己开了玩笑之类,“好吃!”二傻看起来傻笑说道。

  聂小琼说不清为什么,此时在怪怪地抬着头,把嘴巴张开了,不过,并没有闭眼的打算,想看一看二傻到底想做些什么,他毕竟是个傻子,二傻从手中的指缝里漏了几颗黑黑的东西在聂小琼的嘴巴里,聂小琼用舌头一搅拌,觉得就是几颗菜子、芝麻之类的东西,而二傻此时也傻乎乎地说了一句道:“香!”。

  聂小琼猛然想起这里的少数民族有一种习惯,如果他第一次给你东西吃,你不吃的话,那就认定你看不起他,不跟你交往,有些少数民族也会从身上搓下一些脏东西的来让你吃,不吃,马上就跟你绝交,聂小琼心想自己在这地宫里,要想出去多多少少都要靠这二傻的帮助,趁自己还不知道这到底是脏东西,赶紧先吞下去就慢慢理会它是什么东东?转念一想又有一些不放心,万一是毒----之类的东西,那不给自己害死自己了吗?,对方又是个傻子,-----。

  二傻定定地看着聂小琼的嘴,似乎有些奇怪聂小琼的嘴巴怎么半响没有动静,此时,又再次说了一句:“香!”似乎在催促聂小琼赶紧吃啦,聂小琼一咬牙,也不敢咀嚼,猛地吞了下去,用舌头搅拌了一下,好象还有一颗子没有彻底吞下去,聂小琼又用舌头把它搅到齿缝间小心地咬了咬,顿时一丝的香味在口里弥漫,暗道:"果然很香",没有那种油腻腻恶心感,暗想还好不是某些人身上的污垢。

  “二傻,什么东西这么香?”聂小琼问道,二傻伸开手看了看这黑黑的象菜子一类的东西,似乎有些舍不得,不过,还是把聂小琼的手抓了起来,全部放在聂小琼的手掌中,聂小琼以为是芝麻之类的东西,不过,又觉得有些不象,芝麻没有这么香,总觉得香得有些诡异,透着聂小琼不知道的神秘,有些不对劲,想了想,脑子里也搜不到这会是什么香,正好二傻把那东西放进自己的手中,聂小琼仔细看了看,瞬间明白这是什么东西来了。

  “二傻,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聂小琼有些惊骇地问道,二傻有些迷惑地看了看聂小琼,似乎完全不懂聂小琼要做些什么?但也听懂了聂小琼的问话,指了指石柜方面,聂小琼一脸死灰地说了一声:“坏了!我怎么会相信个傻子的话呢?”。此时,聂小琼有些绝望,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千小心万小心还是没有料到自己会吃了这个东西,真想一头撞死得了。

  请读者们猜一猜二傻给聂小琼吃的是什么呢?。

  

第二十九章 诡镜幽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