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测试幻觉

  

    二傻看到聂小琼这副失魂落魂的样子,似乎也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地讷讷说道:“纳罗泼-----不舍得吃,留给你的!”,听了二傻的话,聂小琼差一点要吐血,看了看手中还剩下几十粒的罂粟子,心中升起了一种怪怪地悲凉,目前有瘾无瘾的,暂时也没有功夫思虑,现在担心还是这罂粟子吃了,会不会产生一些幻觉------。

  聂小琼愣了愣神,想驱逐一下脑子里木然,让大脑皮层想活泛一下,抬头看了一眼石柜,正要再跑过去看一看石柜子里的东西时,不过,却被二傻按在人面竹椅上,说道:“坐---下---看!”然后指了指镜子的方面,聂小琼此时正火气“腾腾!”地往上窜,踢打傻子的心都有,可二傻却偏不知道事情的轻重,还傻傻地想让自己坐下椅子上吃着罂粟子,再看-----。

  心神正全部在恼怪傻子的上,眼睛的余光有些不耐烦地在不经意间扫了对面那块镜子一眼,脸色立即变了,惊愕得嘴巴立即成了“O”型,把快要站立起来的身子也不得不坐了下去,此时,镜面上出现了画面,画面上有一些衣着彝族服饰的男女老少,都表情不一,有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地,似在说话,这些彝人的对面还有几颗很大的短粗大树,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亚热带或者是热带才具有的植物,而树上却捆着几个人,聂小琼一眼就认出是爱大山、都市天师、许茹------除了自己,一同来的驴友们一个不讷,猛然想起都市天师的话来,他们弄死了黑鸟,神婆带领全村的人正把他们捆着树上呢?。

  可不知道为什么爱大山和都市天师也会被神婆他们捉住了,都市天师不是说他认识神婆的女儿,难道他也逃脱不了这命运?,旁边还有一群身着彝族服饰的村民,老的,小的,年青的,男男女女站了一大堆人围着一大群的人,对着树上的人看起来非常的愤愤,在这群人中,最显眼的是一个着彝族服饰的老女人,穿着上档的特有的黑彝族民族服饰,服饰上还配佩金戴银的,下身着深黑色妇女裙及地,不露趾,行动起来果然是有些威风,比其他的彝人的裙子要长一些。

  头戴鸡冠帽,帽上佩了一些银片,还镶嵌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银泡在上面,梳的是双辫,双辫之中夹了一些白发,一双眼睛虽然有些混浊,却透着一种古老的民族威慑感,让人觉得有一些神秘的色彩在里面,耳朵缀了银光闪闪的银坠子,袖口也锈了刺锈,也比其他的彝人妇女要多一些,看起来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不过,从那么深浅不一的皱纹中,聂小琼看不出她具体的年龄,只能看个大概,她手中持着象狼牙棒似的器物,此时阳光下闪闪发亮,看上去有点象法器之类的东西,看到她身上透着很自然怪怪的力量,村寨的人看她的眼神似乎都很尊重,透着崇敬,似乎在体现着等级十分鲜明的特点,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在这群彝人尊卑贵贱,地位一目了然。

  聂小琼看到这里不由得想到石坊上看到的那一幕——巫神,她身着彝人服饰,看起来几乎是一个样子,让聂小琼直怀疑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难道她就是石坊中所说的神婆?,一想又觉得不对,石坊之中的神婆如果能一直活得现在,那还不成了老妖怪了,眼前的这彝人妇女有可能是石坊中神婆的后代之类的人物,猛然间想起临行前都市天师说的神婆,也应该是二傻的老娘,想到这里,不由得问道:“二傻,她是你阿姆?”二傻重重地点了点头,聂小琼不由得心也往下沉了沉,同自己一起来的同伴都在树上捆着,显然是违反村寨中某些崇敬的东西,聂小琼有些奇怪他们的嘴里动作着,似乎没有声音,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只能看到人,而听不到声音呢?。

  会不会是自己刚才吃了二傻的罂粟子从而出现幻觉了或者说自己刚才看到的是虚幻之境?连同触觉神经都出现问题了?聂小琼开始有些着慌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迅速地想着应该如何证实自己是不是到了虚幻之境了,还是出现了幻觉。

  眼前的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真实,聂小琼不由得抓了抓头,抓到头的瞬间,猛间象是触到了什么,脑子就意识到自己的大脑皮层是还是有明显感觉的,眼睛此时也一亮,猛然想到大脑皮层是人的高级活动中心,主要与条件反射和思维的形成有关,而非条件反射的神经中枢主要在脊髓。

  觉得自己现在至少可以简单地测试一下,自己是否是出现了幻觉,想到在电脑里测试神经反映的游戏等等的一些内容,可这里没有那文明先进的设施,只得用一些简单行为动作了,聂小琼先咬了咬舌头,立即舌头就传来丝丝的疼痛感,说明自己的还是有舌头上还是有触感觉神经的,突地又感觉舌头太敏感了,就是一个傻子也有吃东西的本能,就象人一生下来就会吃、会笑、会哭等等一系统的反映,极有可能测试不出来,必须找一个自己敏感性极差的东西在试一试,想到这里,聂小琼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好象也传到大脑神经中枢了,而且还有了反映。

  聂小琼甚至想到采用一些简单的方法既可提高身体的其他部位的系统能力,不过的是现在大多数人只注意到那种反射,而完全忽略了另一股强大的力量——神经系统,因为当动作在进行有关能力的真正支配者,神经系统的反应时,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就可以获得反应的即时反馈。

  想到一种迅速地能够检测或者改善更多的感觉系统的状态,那就是:单腿站立,稳定下之后,迅速向左转头,再次稳定下来之后,迅速向右转头,重新稳定下来,缓慢转头是无效,转头是为了让内耳平衡系统开始工作。

  聂小琼发现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当神经系统发现某个动作有危险时,它马上会做出反应,关闭身体,让身体无法充分用力,而例如:两个非常相似的动作-反手和正手引体向上时,站立触脚尖等等的动作,当感觉这个动作流畅时,会很自然地选择这个动作。

  测试完这几个动作,聂小琼认为自己的反应还没有下降,当然这些,聂小琼觉得还不够,这只是极少的一部分神经,传达到了大脑中枢,远远不够的,便又问道:“二傻你会做计算题吗?”二傻摇了摇头,显然不知道聂小琼要他干些什么?,说起算术题,聂小琼猛然想了算术中的九宫计算题,脑子里迅速放了一个九宫图,不过,还是不到两分钟便也解出来,说明逻辑计算思维还是是没有问题的,可最主要是怎么验证自己的触觉神经是正常的呢?,并没有出现幻觉呢?,这才是最关键的,聂小琼又潜意识地想到了一个办法,那是就用火来烧一下自己的手指的,看一看是什么反映,因为她觉得当一个人伸出双手去探索周围的世界时,至少会收到动觉和触觉的两种感觉反馈。

  聂小琼从背包里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手指慢慢地靠近,发现手指越靠近火,越感觉到热,再近,发现灼热得有些痛了,才猛地一缩手指,然后,聂小琼发现热度又慢慢远离的手指,觉得这应该就是自己的神经纤维的某一部分受到了刺激产生的反映,受到刺激的部分就从一个神经元很快通过突触传递到另一个神经元,而不能向相反方向传递,例如一个运动员在长跑过程中,之所以会出现呼吸困难,腿酸脚痛现象,那就是因为心血管的活动增弱,缺少有氧分子吸取,可当听到人们叫喊“加油!”后又能冲刺,其主要调节过程是声音,声音通过神经系统传给心血管,心血管活动受到大脑中枢的干扰,立即心血管活动会增强,同时也会有氧呼吸。

  聂小琼觉得至少这组感受器已经将信号传入了大脑,大脑的才会将这些信号在大脑皮质中的感觉区域做了作理的,才会又反馈给手指,手指接到信号后,才会缩回手指来。

  之后,聂小琼又弯了弯手臂,肌肉拉长等一系统的动作,聂小琼觉得这些信号都传入了传输到大脑中的躯体神经内做了作理,当然这些感受器的种类繁多,但每一种对应的一种形式行为的刺激,大脑的中枢都会有收到一些反映才反射回来给身体接触的那部分神经,比如身体的所接触特定物品的轻触、重触、压力、振动和疼痛等等一系列的活动,聂小琼都做了简单的测试,当然更复杂的,聂小琼此时也没有那个条件,不过,所幸自己测试的这些情况好象都没有问题。

  通过这种触觉神经的测试,聂小琼觉得问题应该出现了这镜子上面,这不应该是幻觉,但转念一想,猛然又记起还有视觉神经的测试还没有做过呢!,会不会问题出现在视幻觉上?。

  

第三十章 测试幻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