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神婆怪丸

  

    钱琳琳在挣扎了一阵,之后嘴里就发出一阵阵似动物一般的古怪撕叫声,聂小琼在镜子里看到此时王彪的脸有些扭曲,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似乎很难受,也不知道是为失去钱琳琳而难受还是为自己被捆在树上而难受,众驴友们心下骇然,这神婆给的到底是什么丸子,不会毒药吧?,可一想到刚才神婆说的话,那宁可还是象钱琳琳一样的,也好过---------。

  钱琳琳此时求救似地看着那个要了她的那个彝族男青年,可他似乎也帮不上她什么忙,只是闷闷地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吃了神丸之后,就成了我的阿莫,也会得到寨神的保护!”,钱琳琳听了,脸色缓了许多,虽然内心知道它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目前的情况,不吐下,似乎逃脱不了眼前的这一劫。

  钱琳琳最终还是是众人的注视下,无可奈何地吐下了神丸,手持法器的彝人便目无表情地松了手,钱琳琳本能抓了抓脖子,似乎想吐出来,可是在干呕了两声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定了定神,好象跟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此时神婆环视众寨民,之后,众寨民的目光又从钱琳琳身上移到了神婆的身上,神婆在众人的注视下,朝着这座山峰最顶的地方拜了拜,此时最高的山峰看起来更象是一只黑鸟的头,神婆嘴里喃喃地念了几句让人听不懂的怪话,聂小琼觉得神婆的嘴里念的也应该是一些祷告词之类的彝话。

  钱琳琳吐下神婆的给的神丸之后,众驴友都看向她,似乎在等着看钱琳琳吐下这所谓神丸的反映,可是出乎大家意料的人,好象钱琳琳什么怪异的反映也没有,半响之后,钱琳琳神色、脸色、精神等等系列的身体情况似乎都很正常,似乎什么特别的迹象,还吐了一口气,嘴里自言自语喃喃地说了一句:“一切还正常,幸好没有什么感觉!”众驴友们再看了看钱琳琳似乎跟平常一样的,众驴友们的脸一下子缓了许多。

  神婆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钱琳琳,再看了看驴友们的反映,脸上的表情不再古怪,而是有些威慑地宣布道:“从今往后,这女人就是村寨里的人,同众村寨民一样,享有寨神的保护!不过-----!”下面的话,神婆没有接着讲,而是环视了一下众人,钱琳琳立即抬起头,眼睛紧紧地盯着神婆,似怕她说出什么惊涛骇的语言,众驴友也脸色颤颤的,但耳朵却聚起全部的功能都等待着神婆下面的话,而神婆象故意这样似地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以前你汉人的名字也得改一改!”。

  钱琳琳一听,原来神婆只是让她改一改名,松了一口气,其他的驴友们似乎也没有料到神婆只是说了一样一句话,立即传来了:“对,寨神,这名字古怪!”,寨子里的人脸色自然地小声议论,然后看了看钱琳琳又看了看神婆,似乎在等着她的决定,“就叫米朵吧!”神婆缓缓地说道。

  此时就看见钱琳琳慌乱地朝神婆了点头,从嘴里吐着了一口气,神情似恢复了正常,只看见先前看她的那个彝族男青年对神婆说了一声:“谢谢寨神!”之后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上前来,急急地为钱琳琳松了绑,她喘着粗气,伸展了一下手臂,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看了看还捆在树上的几个驴友,钱琳琳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彻底松懈下来了,瘫坐在地上。

  看上去似一点力气也没有,象经历了一场灾难之后获救一般,被两个身着彝族服饰的女人架了起来,几乎是抬着到了旁边,而其他几个捆着树上的驴友看到钱琳琳已经获救,也都还在眼巴巴搜索着村寨中这身着民族服饰的村民,似在祈求自己也能象钱琳琳那样,有村寨子里面人要了,只是要吃神婆给的药丸等----然后就被松了绑,架到一边。

  聂小琼看到这里,也猜到这是怎么一回事情,看到许茹干巴巴的眼神里,嘴巴一张一合的,带着几分沮丧,带着几分希望,带着几分祈求,带着-----,聂小琼也不由得暗暗替许茹担心,会不会有人要她,让她逃过一劫?。

  也不禁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幸好自己没有同爱大山一起前往,不然可能也逃脱不了驴友们一起的命运,自已哪里有钱琳琳这样的本事,即使不死,恐怕也会脱层皮。

  聂小琼正暗自担心着许茹的时候,身后的二傻“嘿嘿!”地几声传来,聂小琼扭头一看,见二傻正拿着牛肉干高兴地坐在一边的人面竹椅上,高兴起劲地吃着聂小琼的牛肉干,眼睛盯着画面,看好戏一般地,似乎不关他的事情一样,聂小琼不由得起了一丝丝的焦燥。

  没好气地问道:“二傻,如果被绑在树上的人没有人要,你老姆会怎么处置他们?”,二傻毫不犹豫地说道:“不给-----他们东西----吃,把他们砍了------让---吃!------”,虽然二傻讲得不是很清楚,不过,也大概听懂了,就是要把这几个驴友砍了,后面的,聂小琼没有不大懂二傻的话,只听得心扑扑地一阵阵乱跳,连着眼皮也跳了起来,这是少数民族地区,政府也管不了的地界,且这些民族又认死理,弄死了他们崇拜的东西,这可怎么办呢?。

  看着二傻,脑子里闪过一丝丝怪异的念头,“二傻,你爹呢?”聂小琼问道,二傻似从来没有听爹这个词似的,摇了摇头,似乎没有听懂聂小琼嘴里说的爹的意思,傻里傻乎看着聂小琼,这样的表情又让聂小琼一怔,似乎有些不对劲,赶紧又解释了一遍:“你的阿大呢?”。

  二傻还是摇了摇头,半响,才答道:“没有!”聂小琼听了,一愣,马上回过神来,差一点要晕翻了,想笑,想乐,想悲,想----,只是现在没有那个心情,暗想这傻子怎么回事情,怎么傻得连自己的爹是谁都不知道呢,不得不又耐着性子好好地跟他解释道:“就是你阿姆的阿依阿贝?”。

  二傻抓了抓头,似乎听懂了聂小琼的话,没有半点悲伤的异色地答道:“没---看过!”,聂小琼听了,有些意外,顿了顿,又问道:“你从未见过你阿大吗?”,二傻还是一副打死都不是爹是谁的样子,聂小琼也只得作罢。

  半响,聂小琼象是触到了什么似地,又有些试探地又问道:“二傻,你知道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吗?”,二傻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聂小琼又惊奇地接着又问道:“二傻,你上过学吗?”二傻还是摇了摇头。

  “你出过了村寨吗?”聂小琼再次问道。

  二傻还是摇了摇头,问到这里的时候,聂小琼听了有些震憾,甚至有些奇怪神婆为什么不让她唯一的儿子出门呢?,聂小琼想不出来会是什么原因,一个心念在脑海中一闪,难道这二傻不是神婆生的?,所以才忍心把他放在这地宫里,任其自生自灭,聂小琼不敢轻易地确认二傻就是自己想的那样,不过,同时也想到了另一种情况,既然傻子连那爹都不知道是谁?,那么极有可能神婆恨极了傻子的爹,所以报复二傻的爹,把他一直关在地宫,想到这里,便又问道:“二傻,你老姆为什么不让你出门呢?”。

  二傻还是副傻了巴叽的样子,不过还好摇了摇头,然后连比带画的样子道:“不知道!-----阿姆不让我离开这个这里,----出了地宫,阿姆---就罚我,不给---吃饭!”。

  “那你先前是怎么出的地宫?你老姆不知道吗?”聂小琼问道。

  “不知道----,我----经常偷偷跑出---地宫,隔着门板看-----外面!”二傻道。

  “先前你都看到了些什么?”聂小琼不由得问道。

  “看到了一些人-----从院子的门--------经过,然后见他们------死了------!”二傻说着手脚乱舞了一通,然后又指了指他的头顶上面,聂小琼此时听二傻说他们死了,心里一惊,自己在镜子看到驴友们好象一个也没有死嘛,难道胡琳琳他们进入了村子跟寨民们发生了冲突?,二傻说的是村寨里的人死了?似乎实在是弄不懂他在讲什么人死了,急道:“二傻,你倒是说清楚,到底谁死了?”二傻见聂小琼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更是一阵阵地乱跳,只见他指了指然后又指了指他的头顶上面,似乎想表达着什么----,可偏聂小琼不明白,只见二傻指了指头顶,聂小琼猛然想到洞壁上面是应该是地面,地面上面会有些什么?,再上面呢?。

  聂小琼眼睛突然一亮,象是突然悟到了什么似地,立时明白过来了,二傻嘴里说的是谁死了?。

  

第三十三章 神婆怪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