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命悬一线

  

    聂小琼先前的怪怪的预感此时得到了验证,之前刘亚一直在演戏,激得爱大山为她站出来,为她扛罪,聂小琼奇怪她怎么拿捏得那么准,然后又要大家众口一辞,把事情的错误全部推给这爱大山和王彪,这杀鸟的事情以其他的人无关等等----其他几个人完全是受了他们两人的连累,即使此事情还有聂小琼参与,可她现在并不在现场,再说神婆和寨民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她本人,干脆就把聂小琼卖个底朝天。

  扯得聂小琼非常难受,虽然她确实也有这事情发生,不过,必竟不能在现场分辨,倒是被刘亚添油加醋地增了许多她的无中生有的罪,想起先前那镜子不是她打坏的,可偏让都市天师认为是她和爱大山一起打坏了,那事还没有来得及申辩,又惹上了这件事情。

  刘亚的这翻说辞,让聂小琼实在没有想到,刘亚在这时候,脑子里还有这沉稳的说辞,冷静的计谋,这么深的城府,------让人实在是不敢想象,她为了保住她自己的性命,竟然同她最亲近的爱大山,也会抱起石头来砸他。

  爱大山听着刘亚这般说话,有些刺痛,但也毫无办法,半响之后,王彪似听出刘亚的深意,气得嘴直裂裂,大声地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是在恨自己点子背,还是在恨刘亚把自己往火上推,有心要分辨,不过,觉得分辨来分辨去,自己至始至终也推不脱,还不如不分辨呢,王彪此时开始象爱大山一样扯着嗓子直骂娘,什么粗话都骂了一遍,心里似乎好受了一些。

  许茹再怎么笨,也猛地悟出了刘亚的意思,原来如此,赶紧闭上了先前张了“O”型的嘴巴,一副低头沉思状,之后又恐慌地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都市天师身上,似乎想得一些暗示,先看看都市天师怎么做,再做定夺,可都市天师没有理会许茹的目光,似早就料到刘亚会是这样做的,而是扭动着头,看了看王彪,嘴巴一张一合,似在说:“哥们,对不住了,现在的情况就这样,我也没法!”然后,又对着神婆和众人环视了一圈,振振有词地说道:“刘亚说的句句属实,确实是这样的!我们都是无辜的!”。

  然后,又显露出一副悲悲的,替人受过的样子,说道:“苍天啦,神婆啦,你睁开眼睛看看吧!-----我才是你忠实的子民,从来没有害过什么人,----尊重的神婆啦,我愿意匍匐在你的脚下听从你的教诲!”,神婆听了,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都市天师的话,似乎非常符合她的心意,眼睛里透出怪怪的光亮。

  都市天师不失时机地说了这翻话,之后又恭敬、讨好地看着神婆一眼,眼巴巴地环视了一下村民,村民们立刻有了反映,私下议论着,也许这两人真象刘亚说的那样是无辜,都纷纷地看着神婆,许茹此时彻底反映过来了,也跟着识时务地赶紧惊恐地点了点头,“是啦,我们都是无辜!”。

  神婆看了都市天师一眼,低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暂时还是捆着,等事情弄清楚再处置!”此时,就见刘亚脸色缓了缓,吐了一口气,看了看许茹和都市天师一眼,有些轻视的味道,让人看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深意。

  不过,许茹和都市天师两个人也吐了一口气,都市天师又磕头似的直朝着神婆敬礼,嘴里说着一些恭维的话,“神婆英明!神婆------!”,刘亚和许茹也跟着都市天师说了几句肉麻的恭维话。

  神婆听起来似乎很受用,事情成了这般模样,聂小琼实在是没有想到,她甚至想到了关键时候,让二傻冲出来先救下许茹再说,现在似乎没有必要这样做了,可爱大山和王彪怎么办呢?有谁肯愿意救他们呢?。

  聂小琼想不出寨民们不愿意救下他们的原因是怎么?难道是忌讳神婆,需要看神婆的脸色行事,还是要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侍候那黑鸟一辈子?,还是别的-----,所以不愿意呢?。聂小琼暂时还触不到这其中的缘故,神婆此时又眯了眯眼,又把目光投到爱大山身上,似乎在想着如何处置他,爱大山说来也怪,平时极爱骂娘,自从捆在树上之后,一句粗话也没有,看上去坦坦然然地,象去救义一般,表情极是光明磊落,让人看到实在不愿意他去死------。

  此时就看到一个年老的彝族老汉慢慢地走了出来,似要走到神婆面前,众彝人立时让开了一条道,此彝族老汉衣着有些不同,手袖要长一些,包裹着的头帽也要高一些,而且身上还透着一种稳沉的气宇,看着他的穿着,聂小琼觉得这彝族老汉不是寨主,就是村寨中地位极高的人,就听到要了钱琳琳的那个彝族男青年叫了一声:“阿大!”但这彝族老汉似没有听到一般,透着一种沉稳的步伐缓缓地走到神婆面前,恭恭敬敬说道:“尊敬的寨神,这汉人象极了我们的勇敢的阿黑,是不是再等等,看看这村寨中的彝女娃还有谁看得中他?”。

  聂小琼在地宫里也为爱大山吐了一口气,总算有一个彝人为他说一句话,神婆沉思了一下,看了来了人一眼,众人都摒住了呼吸,静静地领会神婆的意思,神婆半响才慢慢地说道:“就依寨主的话,再等半个时辰吧,只要是在此寨中的彝妇人看中了他!,他就可以不死,留在寨中,为神鸟赎罪!”,听了这话,村寨中的妇人有的脸色缓了缓,有的还是原模原样的,有的还在议论纷纷。

  不过,聂小琼却注意到此时捆在树上的刘亚却在东张西望的,似乎在找着什么人,聂小琼不知道她要做什么?难道是想到了救爱大山的办法?聂小琼不由得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神,最后看到她最后把目光落在钱琳琳的身上。

  难道是刘亚让钱琳琳去救爱大山,猛然想起神婆的话,只要是村寨中的彝妇人看中了他都可以,钱琳琳此时应该可以算村寨中的彝族妇女的吧!想到这里,聂小琼的眼睛一亮,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只要钱琳琳先把爱大山救下来,以后的事情,嫁不嫁的,以后回去再做调整也是可以的,只是这钱琳琳能不能悟到这一层,不由得紧紧地盯着刘亚,刘亚朝钱琳琳鲁了半天的嘴,最后终于让钱琳琳发觉到了,怔怔地看着刘亚朝她鲁嘴,可聂小琼看钱琳琳的表情,似乎不大明白刘亚的意思,刘亚没有办法只得又朝爱大山鲁了鲁嘴。

  钱琳琳仍然不明白她的意思,只知道刘亚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可自己偏偏听不到,又不敢明目张胆地走到刘亚面前去问她怎么回事情?,不过,幸好寨民们都在看着神婆在沉思,似乎在等着她的决定,再就是爱大山死前的反映。

  钱琳琳只得慢慢地往刘亚的身边凑,都市天师似乎也察到了,看了看刘亚,再看了看钱琳琳,最后有些不屑地看了爱大山一眼,也不知道都市天师同爱大山有什么仇,就是不想提醒钱琳琳先救下爱大山的事情,本来钱琳琳离他很近,而刘亚离得却很远,他就是不肯提醒钱琳琳。

  刘亚又不敢高声喧哗,有心想让钱琳琳先答应下来,又怕象先前那样,惹得神婆不高兴,又不肯放过自己,刘亚心里暗骂钱琳琳是个只会哄男人的货,而钱琳琳此时也知道刘亚要讲的一定跟爱大山的生死有关,又不敢冒乍乍地跑到刘亚面前。

  “还剩下二分钟!没有了的话,就行刑吧!”神婆环视众人一眼说道。

  刘亚听了一愣,直冲着钱琳琳挤眉弄眼,钱琳琳正慢慢磨磨地移向刘亚身边的时候,刘亚又怕引得神婆和寨民注目,指责钱琳琳不作数,那爱大山的命又悬在另一名彝族妇女身上了,这里村寨的妇妇本来就不多,年老的、中年的就占去了一大半,剩下几个年青的,想必不是有未婚夫就是有相好的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好半天,也没有人来救他一救。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么几个年青的彝族妇女可能也不好意思当着村寨许多的彝族妇女承认自己看中了爱大山,必竟是汉人,万一把他救下来了,他不愿意又跑了,那还不是白白费力气,而且神婆给他吃的东西又都-----。

  聂小琼心道目前最把稳地应该是钱琳琳了,她目前的状况救下爱大山是最好的,可她如果总是反映不过了,那会错过了拯救爱大山的机会,聂小琼不由得替爱大山急了起来,此时太阳已经开始偏西,正静静地照在大地上,爱大山的脸上由黑红变得浮现出一种灿烂,看上去,不由得叹生命的珍贵。

  聂小琼此时也在地宫里暗暗地焦急,也不知道钱琳琳到了爱大山行刑时会不会明白过来?,如果她明白不过来,刘亚又会怎么办呢?。

  

第三十六章 命悬一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