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奇赛之一

  

    “既然是争夫,自然是比谁做的饭又快又香了!”楼妮说道,她的话不大,就象落地有声一般,让大家听得清清楚楚,驴友们看起来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先前提起来的心总算是落下了,暗想这做饭还好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比赛,做饭听起来似乎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很公平,而且做饭每个人都会,对于钱琳琳来说也还是公平的。

  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事情透着一些蹊跷,实在是让人有些迷惑,就见此时的刘亚更是一脸的愕然,不知道她此时会在想些什么?聂小琼甚至于担心楼妮会用什么巫术之类的东西,那钱琳琳不输定了?,在电视上也见过,不过在这么个地方,却透着一种怪怪的感觉-----,难道是神婆的女儿要弄什么妖术-----,暗想这事情一定不会象神婆女儿说得那么简单,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玄机,只是不知道这楼妮可有什么潜规则。

  众驴友们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实在是不想让钱琳琳输掉一场比赛,还得跟她打气,让她充满信心,不能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点上,不由得都向钱琳琳投过鼓励的目光,钱琳琳暗想楼妮提出的这个比赛听起来是这么个简单的事情,如果自己不答应,那就真是让人看不起来,虽然平时很少做饭,不过,也是会的,而且现在可不是退缩的时候,便点了点头,算了应了,众驴友们见他点头了,脸上都露出一丝丝的或多或少的兴奋光亮,只见钱琳琳问楼妮道:“有什么规则没有?”。

  楼妮看了钱琳琳一眼,脸上带着一种不动声色的平静,反而让人觉得这里面隐藏一股股的暗流,可就是让人看不见,还摸不透,只能隐隐地感觉到楼妮似乎这里面隐藏了什么蹊跷,让地宫的聂小琼坚信楼妮隐藏了一种诡异,会让人在不经意的时候露出来,或是意想不到的时候,让人始料不及,-----等等的情况。

  只见楼妮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里只有米一小袋米,当然现场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取来用,但用具不得超过这个土坝子10米之外的东西!而且不得使用相同的用具,也就是说你用过的,我不得用,我用过的你不得用!”顿了顿,不顾众人投向她的惊愕目光,又象是想到了什么似说道:“如果输的一方还可以提出来再比一局!”。

  之后,就象是不打算再说一句话的样子,环视了一下众人,紧紧地闭上了嘴,众人听了倒吸一口凉气,这确实是有些难度,这里的位置是一个略倾斜的土坝子,土坝子最低的外围部分离下面10米外的地方就有一条河,土坝子的外围离河的距离之间是一台一台地凹下去的,比台阶的距离高了一些,聂小琼觉得有点象神婆地宫里的通路与到地宫大厅的那段,暗想楼妮之所这样说可能是为了做饭方便的缘故吧,再过去河对岸,是一些高大的树木,土坝子不大,象一个小小的红土地广场,但不是很平整的,象是一个斜面土坡。

  众人望着那条河,暗想这条河可是做饭使用的河水,这可是决胜的关键,目前只能看比谁的手脚快,先占有了这条河,那么别的人就不得再使用了,楼妮似乎猜到了众人在想什么似的,环视了一圈后不屑地对钱琳琳说道:“这河里的水就是留给你了,我不使用!”。

  众人听得大吃一惊,有些迷惑,不知道这楼妮没有水怎么做饭,而且用什么用具做饭,也是个未知数,钱琳琳有些不解地看了楼妮一眼,顾不得楼妮的轻视,赶紧向土坝子里用寻找有没有可以装米的用具,可什么也没有看到,除了两个手持法器的彝族男青年以后,还有几个彝族男青年腰里带了佩刀,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什么铁器之类的东西了。

  再向土坝子的外围的四面八方看了看,竟是一些常见的绿色植物及一些叫不出名的植物来,现场根本没有锅和火之类的东西,难道这些都要自己弄来,这一点对于钱琳琳一个刚成彝族妇女的人来说,似乎有些不可能做到,而且也不好去问每一个彝人带了锅没有,有些想看一看楼妮是怎么在现场找到锅这一类用具的,可楼妮站着没有动,只是斜着眼扫了她一眼,说道:“开始了吗?”,看到楼妮挑斗似的上下又看了看她,激得钱琳琳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这时这里彝族青年男女已经开始大声叫道:“开始!开始----汉族女人”。

  这话激得被捆的驴友们也不甘示弱,叫道:“钱琳琳,钱琳琳,你要加油啦!”钱琳琳被众人叫得慌乱不堪,脸上的色情变幻得历害,此时又听到楼妮提醒似地问道:“你可听清楚了?”。

  钱琳琳听了楼妮的话,翻了翻白眼,十分的难看,似乎想骂人,又想拒绝,此时,就听到一个村民大叫道:“你们汉人熊了吧!”彝人有的已经开始起哄,有几个年轻妇女已经开始翻白眼,似乎有些看不起她,轻声说道:“连煮个饭也不敢比试,这汉族的女人要来做什么?”,众寨民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让钱琳琳看起来了有些心烦意乱的难受,只得胡乱地点头,说道:“听清了!”此时神婆却把她那半闭半睁眼睛睁开了,慢慢地站了起来,众人都知道她似乎有些什么话要讲,都停止了议论,神婆见众人都不说话,目光落在钱琳琳身上,才不紧不慢地说道:“米朵,现在想退出也不迟,那你就算输了,人还是交由楼妮处置!”。

  钱琳琳一听了,有些拿不定主意,看了看众驴友,就听到爱大山有些激动地大声叫道:“钱琳琳,不可以这样,每个人都是肩膀上扛一个脑头,都一样的,没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只是做个饭!”这话引得众人不停地叫好。

  都市天师也叫说道:“钱琳琳,你要跟我们汉人争口气!”,刘亚也说道:“钱琳琳,你不能跟我们汉族妇女掉脸,不能退缩!”许茹也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了,拼命地叫道:“钱琳琳,你要加油啦,不能当缩头乌龟啦!”。此时连王彪也象发泄似地朝着天空中大声地叫道:“对,比比,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连此时在地宫中的聂小琼也不由得暗叫道:“钱琳琳,你倒是站出来,比一比啦!不能跟我们汉人丢脸啦!”。

  众人也大叫着,有人的吹口哨,十分地刺耳,钱琳琳听了众人的话,立即烧昏了头,幻幻乎乎地点着头,也看不出来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的样子,此时,神婆又开口,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就开始吧!”。

  众人立即停止了尖叫,都把眼睛齐刷刷地盯着钱琳琳和楼妮的身上,当神婆的话声刚落的时候,就看见楼妮迅速跑过一个腰上佩了一柄长刀的彝族男青年面前,有些急促地说道:“借你的刀用一下!”不等彝族男青年答话,还在些怔怔地看着她的时候,楼妮就已经迅速地用一只手按住这彝族男青年身上佩刀鞘,另一只手捏住刀把之后,“哗!”地一声就给抽了出来,彝族男青年身上的佩刀不过了装饰或偶尔急用的时候用到,此时见楼妮借去了,便再不多话。

  众人正怔怔地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见她飞快地跑到河边的西北地,那里是一片竹林,反映快的可能已经猜到了楼妮冲到竹林里做什么了,只见她迅速地了砍下了一根竹子,“刷!”地一声,砍成了几节,然后拿起其中的一节,砍开了一个小开口,众人立时明白了她是用竹子里面的空心段,作锅之类的用具,把它做竹筒饭,可她不用河里的水,那她会用什么水呢?。

  众人正迷惑的时候,只看见楼妮迅速地跑回来,舀一些米在竹筒里,之后又迅速地在一个比较倾斜的地面上,用刚才借来的刀具刨起了一个小坑,有过野外生存的人大概都看出了一点门道。

  她这是要挖坑做饭,钱琳琳先前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楼妮怎么做,此时脸上分明露出了恐慌之色,心理上明显输掉了,既便现在想到办法,显然慢了一些,村寨彝人们开始有了一些嘲笑的表情,有的甚至露出轻视之意,仿佛钱琳琳输定了,而且又不能用楼妮的用过的用具做,驴友们开始暗暗地替钱琳琳焦急,此时,就见刘亚叫了一声:“钱琳琳,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讲!”众驴友们都一喜,暗想一定是刘亚想到了办法,才把钱琳琳叫了过去。

  此时钱琳琳顾不得彝人的目光,赶紧跑到刘亚面前,刘亚附耳对钱琳琳说了几句,众人都不知道刘亚跟钱琳琳说了些什么,就看见钱琳琳听了刘亚的话,面上透着一股喜色。

  聂小琼暗想刘亚会用什么办法帮助钱琳琳站胜彝族少女楼妮呢?。

  

第三十八章 奇赛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