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奇赛之三

  

    此时,神婆的脸上闪过一丝暗淡,张开嘴巴慢慢地宣布道:“这一局-----”说完这几个字又停了下来,让人不得不又把心停了下来等着,众人互相望了望,不知道神婆是故意还是什么毛病,众驴友们都定定地看着神婆,竖起耳朵,众人也都表情不一地看着神婆,连楼妮也眼巴巴地看着她的老娘,顿了顿,神婆才再次张开了嘴巴,就到一个苍老的声音:“米朵赢!”,之后就听到众驴友“耶!”地一声,众驴友们一下子欢呼起来,“神婆英明!,神婆英明!”。

  都市天师不失时机地念道,众人有的也开始跟着念同样的话,众寨民们脸上一黑,似乎也无可奈何,半响之后,楼妮看了看的老娘,神婆不动声色地接下来又说道:“接下来,按之前先讲的规则,还可以比这一局,当然由输的一方提出比赛!”众驴友们一愣,暗想这一局由楼妮提出来,不由得又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紧紧地盯着楼妮瞧。

  楼妮又缓缓地说道:“寨神已经宣布上一局,赢的是米朵(钱琳琳),我无可话说,那么这一局就比才艺!”钱琳琳一听,神情又一松,众驴友们看起来脸色也轻松了许多,似乎这场比赛还有些靠谱,暗想这深山沟里的人能比过城市里来的人吗,似乎有些不可能。

  众驴友们只有都市天师怪怪地看着楼妮,其他的驴友都已经开始鼓动了,村寨里的彝人怪模怪样地叫:“楼妮,楼妮------!”驴友们也在大叫:“钱琳琳,钱琳琳-----”,这声音听起来让人感觉是象热烈的助威,让在场所有的人也似乎被感染了,连那些看起来皱皮满脸的彝族老头也在叫喊,彝人老太也一脸的笑呵,象是太久没有过这般娱乐了,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股燥气,气氛异常高。

  只有神婆脸上透着一丝莫测的神色,又不动声色地坐回到竹椅上观看着众人,象看戏似的,眼睛又开始半闭起来,又象是在养神,似乎根本不关心谁输谁赢,让人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聂小琼坐在神婆地宫的竹椅上对神婆的一切却看得一清二楚,正所谓旁难者清,看事者迷,从她的皱纹里,聂小琼总感觉神婆有一种怪怪的神力隐藏着,会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

  而楼妮在听了神婆的宣布后,虽然眼里闪过一丝沮丧,不过,很快就在众人的鼓动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看了钱琳琳一眼,带着有几分藐视,聂小琼总觉得这楼妮的眼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妖惑,钱琳琳用的只是人类通过训练能达到的一种技能,也可以说是掌握了男人的心情或反映,而楼妮不同,似乎是一种乱力怪神,不知道她出这一局会是什么怪招,只怕钱琳琳扛不住了,只是钱琳琳恐怕还没有意识到,可能是被第一局意想不到的胜利充昏了头脑。

  “可以,就按之前说的办,怎么个比法?”钱琳琳此时也迫不急待地充满信心地问道,楼妮盯着钱琳琳说道:“就比眼睛会表达七情六欲!,除了眼睛部分,其他的全身都不能动荡,嘴、耳朵及全身都不能动,只用眼睛动,比试谁能更准确地表达出七情六欲,可以让众人来评比!”。此话一出,众人都有些发怔,连坐在地宫里的聂小琼也迷糊了,这七情六欲怎么个比法?暗想七情六欲指了一个人的与生俱有的正常心理反映,听起来似乎很正常,可是不同的学术、门派、还有宗教等对七情六欲的定义也有些不同。

  此时的钱琳琳脸色迅速地变幻了一下,开始怔怔地看着驴友们,一脸的尴尬之色,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七情六欲,又不好意思张口就问,只呆呆地看着刘亚她们出神,刘亚的脸上讪讪的,透着一些焦躁,也不明白她是知道还是根本就不知道,钱琳琳扫了一眼众驴友,都没有吱声,钱琳琳此时脸上露出了更焦虑的神色,难道自己这一方的人谁也不知道?。

  聂小琼在地宫里暗暗地焦急,自己倒是知道,而又不在现场,她此时只能盯着画面,希望驴友们有人知道提醒钱琳琳,就看见刘亚盯着都市天师看了一眼,都市天师似沉思-------,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不知道。

  旁边的一些彝人有了一些小小的骚动着,心急也纷纷地议论着,有彝人也不经意地问道:“何为七情?六欲又是指什么?”,彝族人群中,有一个彝人正要回答,“七情是-----”却被楼妮用很历地瞪了一眼那小声说出话来的彝人男青年,似乎在怪他多嘴多舌头,说不定光是这题目就会把对方难倒,可偏有一些多嘴多舌的自己这一边彝族人在一旁提醒钱琳琳,钱琳琳一看那彝人又不讲了,一阵阵地失望。

  钱琳琳蹙眉沉思了一会儿,场内一时寂静了下来,此时神婆又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宣布:“按规则,如果米朵放弃了这一局,就是楼妮赢,米朵还可以按她意愿再比一局!米朵你是比呢还是放弃?。”

  钱琳琳再次看了一眼众驴友,爱大山说道:“鸡死了还要踢一踢脚呢,怎么能轻易放弃呢?”刘亚也说道:“对的,钱琳琳,比一比看,就当比着玩,反正输了,还有一局呢!你不用怕----”,许茹也问道:“对的,汉人加油,钱琳琳加油!”。

  众驴友正叫嚷的时候,刘亚想猛然间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好象有一首歌叫七情六欲!可具体哪七情六欲,歌者虽然没有清楚地说出来!”众驴友们顿时又是一副沉思状,顿了顿,刘亚又说有些拿不准地说道:“不过,又好象跟这个不搭建!”,刘亚的话一出,“对,歌手好象叫歌手李翊君”许茹说道。

  说到这里,胡钱琳琳猛然想起这首歌的歌词来了:陪你走过一段七情六欲全部品尝,七情六欲打翻,笑着哭着想你的模样-------。

  钱琳琳念完之后,刘亚和许茹眼里透着一丝的惊喜,似乎钱琳琳终于想起来了,只是钱琳琳嘴里却喃喃地说道:“这歌只是把人失恋后醉生梦死的心态和感觉唱出来了,可根本没有说是哪七情六欲嘛!”顿了顿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最多就是把情与欲统一起来,不过,没有情哪来的欲,没有情,也没有欲,也不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神仙了,尼姑、和尚、鬼怪-------。”。

  刘亚点了点头,沉思道:“嗯,七情六欲人人有,千差万别各不同,七情六欲的表现也有五花八门的!”。许茹也点头称是,此时,都市天师却缓缓地开口说道:“普通人的七情是指:喜、怒、哀、惧、爱、恶、欲,可医家的七情又是指:喜、怒、忧、思、悲、恐、惊。佛家的七情又是指:喜、怒、哀、忧、惧、爱、憎、欲。不知道你们比的是哪一种?”。

  楼妮一怔,似乎没有料到都市天师能说得那么细,说道:“米朵是客,我是主,就随米朵挑吧!”,众人听完了都市天师的话,似乎也明白了楼妮的意思,是要比用眼睛表达人都具有的七情六欲,众人听懂了,都发出一声声惊叹声,之后有的人在沉思,有的在琢嘴,有的在挑眉,有的-----千奇百怪的表情都有,最后干脆有的彝族男青年吹起口哨来了,似在兴奋,又似在催促。

  可钱琳琳听了似在沉思,似在拿不定主意,聂小琼记得在《礼记-礼运》说:“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由此也说明这是喜怒哀乐的情感表现或心理活动,是七种情愫,不用学都会的,只是中医里又有些不同,这七种情愫激动过度,就可能导致阴阳失调、气血不周而引发各种疾病,令人深思的是,中医学不把“欲”列入七情之中,而六欲却不同了。

  钱琳琳想了想,说道:“就选中医的七情吧!”。

  只听都市天师又缓缓地说道:“记得东汉哲人高诱对此六欲作了注释:六欲是指:生、死、耳、目、口、鼻也。泛指人的生理需求或欲望,人要生存,生怕死亡,要活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于是嘴要吃,舌要尝,眼要观,耳要听,鼻要闻,这些欲望与生俱来,不用人教就会,后来有人把这概括为: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共六欲,佛家的六欲是指色欲、形貌欲、威仪姿态欲、言语音声欲、细滑欲、人想欲,泛指人之情绪,也就是指:色、声、香、味、触、法,可只能用眼睛表达出来,其他的地方不能动,就有------”。

  都市天师后面的话没有说,不过,众人都明白都市天师嘴里说这几样用眼睛表达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这里面暗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玄机?。

  

第四十章 奇赛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