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奇香袭来

  

    看到爱大山人事不醒,在场的所有人只得慢慢地等他醒过来才能知道结果,等了一会儿,发现爱大山还是那样,一点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众人看了看天,也快黑了,看了大半下午了,肚子也饿得“沽沽”地叫唤,需要吃一些东西了,不过,看到神婆没有动,也只得忍住了,一些寨民开始纷纷烦烦燥燥地议论着:“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啦!”一些小声地附和着,连神婆的脸上也有了一些烦躁,似乎也觉得饿了,脑子里正想着眼下的事情该怎么办?。

  此时又那个寨主缓缓地走了出来,说道:“尊敬的寨神,我安排几个人在这里守着,你和其他的人就先回去吃饭吧!”。众寨民纷纷点头,似乎正合众人的心思,神婆沉思了半响,点了点头,说道:“嗯!就这样吧,大家吃过了饭再来吧!”神婆缓缓地从竹椅子起来,楼妮赶紧过来,“神姆,我在这里守着,你回去休息一会儿!”。

  神婆点了点头,一声不响地走了,众寨民看见神婆一走,都看向寨主,寨主胡乱点了几个彝族男青年之后,便也纷纷散了,只剩下几个彝族男青年,那个先前要了钱琳琳的彝族男青年看了看他的老爹,寨主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让人不明白这彝族寨主的意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黑着脸走了,彝族男青年又看了看钱林琳,钱琳琳脸上又露出了生动,那彝人不由得走到钱琳琳面前说道:“米朵,走吧,我们先回去吃饭!”。

  钱琳琳却似故意没有听到一般地说道:“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里守着,看着他亲自醒过来,你先回去吧!”那彝人便没有再说话,随众人而去,当天静静黑下来的时候,土坝子上只有几个彝族男青年在守着了。

  那些看守的彝族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火把,点燃了,有三个彝人干脆把火把斜插树树上,围着一起纷纷地议论着今天的事情,还有一个守着爱大山旁边,而钱琳琳和楼妮看着爱大山,两人一边守了一个,似乎在等着爱大山醒过来,会吃谁做的饭。

  聂小琼看众人都几乎散完了,也觉得没有必要看了,眼睛开始往四周的石柜扫来扫去,真不知道这石柜里到底都有些什么?,猛然间想看一看这石柜子里的东西,聂小琼磨磨地走到石柜子前,这些石柜子的很高,高度几乎高过了一个人的头顶,一排排地整齐地列着,而且还很大,石柜缝隙刚好一个小手指头恰进去的距离,聂小琼把手指头伸到缝间试了试,打不开,说道:“二傻,刚才你打开的是哪个石柜?”。

  二傻本能有些顾忌地看了的中间那个石柜一眼,似乎怕聂小琼知道了会去偷吃里面的东西一般,冲聂小琼说道:“再吃----,阿姆-----回来会发现的!”,聂小琼赶紧答道:“二傻,我不会偷吃的,我只是看一眼!”。

  “当真?”二傻道,聂小琼点了点头,已经来到二傻用眼睛扫了一眼的那个石柜面前,二傻伸出手来往缝里一拉,石柜子的门便打开了,仔细一看,里面放着一个土坛子,土坛子不高,看起来只到膝盖部分,也没有任何的花纹和图案,坛的表面有一层淡淡的青釉,青釉上有一层灰,土坛子上面有一个盖子,“二傻,抱出来让我看一眼!”,二傻看起来有些忌讳似的,不过还是按聂小琼说的纵上前来。

  二傻有些谨慎地一手托住坛底,另一只手扶了盖口小心翼翼把土坛子抱了出来,居然没有把上面的灰弄去一点,聂小琼暗道,恐怕是二傻经常偷这东西吃,已经有了经验,不想让她老娘发现。

  聂小琼伸头一看,果然,土坛子里的罂粟子已经很少了,想是神婆为了来年种罂粟用的种子,“二傻,你经常来偷吃?”聂小琼道,“不---敢,阿姆----知道了,不给----饭吃的!”二傻道。

  “那你今天还敢偷?”聂小琼有些不解地问道。

  “你----陪我----玩,给我----吃----肉!还看----我的香,是我的----阿依阿莫!”二傻说道,聂小琼听了一时说不出话来,心道:“你一个没有见过世的,愚昧得象个野人,想得到是美!”转念一想,自己现能不能出去,还得哄得傻子高兴了,说不定指给自己出去的路了。

  不过,又怕傻子认真起来,一经认定了是他的阿依阿莫,万一自己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跟他又解释不清,一条道走到黑,哪不搬石头碰自己的脚,害死自己吗?,想到这里,聂小琼又不敢太过份了,必竟傻子也人是啦,更何况二傻并不是真正的傻子,又道:“二傻,你先把旁边的这个柜子打开让我看一看!”。

  二傻又打开了旁边的一个柜子,聂小琼一看还是一个土坛子,同先前的哪个一样的,这一次聂小琼没有再让二傻抱出来,而是一整个人地钻进了石柜,发现这里面还是宽的,虽然里面很黑,只有外面的光线还能射进一小半,不过,还好是石柜还能绰绰有余地站进一个人,伸手就可以摸到石柜顶上,然后又伸手敲了敲旁边的旁边的石柜壁,发现这石柜的两边是连在一起的,只隔着一层石板,暗想可能是建造这石柜子的祖先为了是为了节省材料,而故意这般建的。

  这石柜的里面只放了一个土坛子,不禁凑头到眼前的这土坛子,本来在这石柜子之中就有些暗了,根本看不清坛子里到底都有些什么?,一抱还有些重,便拿出手电来,扭亮了,一亮,发现这坛子里还是一些种子之类的干货,看了看,发现还很多,想到在神婆家院子里看到的那些蔓陀罗花之类的毒花,聂小琼不再多看,转念一想,这东西不定什么时候会用到,来时,自己花了两天的功夫准备,清楚地记得自己带了几个小掌大的小塑料袋来,也说不清为什么,出于什么目的,就想拿点这地宫里的东西出去,反正神婆再发现了不了,于是不再犹豫地从背包里掏出塑料袋,抓了一把,把它放了小塑料袋里,赶紧封住了口。

  装好了之后,放进背包里,再让二傻打了开一个柜子,还是一个土坛子,不过,这一次的坛子有了一些不同,坛口小了许多,而且还有些小而扁,用一个包了红布的扁小土塞子堵住,上面还用盖子压住了,聂小琼不敢冒然打开这个坛子,首先转过头问道:“二傻,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你以前偷偷打开过没有?”二傻看起来有些害怕地看了一眼土坛子,说道:“扑,香!”。

  聂小琼看二傻也说不清楚,以为害怕自己去偷吃,干脆懒得再问,用手摸了摸红布,发现跟普通的红布一样的,然后把鼻子凑近闻了闻,发现这坛子坛口有一股很香的味道,暗想只有这一回让二傻给说对了,是香,转念一想,什么东西?香得让人发醉,怎么会有这么香?。

  不由得让二傻用手电一照,自已亲手抱了坛子摇了摇,听到里面有细锁的液体晃动的声音,难道是一坛子老酒,聂小琼闻过茅台酒,好象哪香味都没有这个香,聂小琼不由得想打开看一看,到底是不是老沉酒?。

  拿掉盖子,小心翼翼地拨掉木塞,顿时,哇塞,一股浓浓的香气扑鼻而来,如淋香风,香得聂小琼云里雾里的,实在是舒服之至,突然想二傻象一样去偷偷地偿一点,环视了一下四周,想找一下柜子里有没有什么舀酒的用具,可根本没有,聂小琼心道,会不会是神婆防二傻偷吃,从放的瓢之类的用具。

  聂小琼看了看柜子外面的背包,拿出一把长把勺来,本是备着野外煮到什么东西用一用,想不到这时正好派上用场,拿过二傻手中的手电,往里面一照,果然是老酒一类的液体,只是有一些浓稠,象是经过长时间的浸泡,有了一些黏,也顾不得这些了,聂小琼一只手用手电照着,另一只手想伸进坛子里,可坛子里的口径很小得几乎只能放进两个手指头,正好把手电的光线堵死,看不到里面,幸好最小的坛口并不距离并不长,最多几毫米左右,聂小琼用拿着长把勺的这只手搅了搅,发现手中的勺象是碰到了坛里的什么骨头之类的东西,聂小琼心里一惊,到底是怎么东西沉在坛底?。

  聂小琼也听过有些人家食用的动物泡酒,也知道有蚂蚁酒、蛇酒、穿山甲之类的酒类,也不知道会不会是这些东西?,聂小琼有些小心地用手电照了照,酒里好象是飘浮着一只象手之类的东西?,聂小琼吓了一跳,本能把身子往后一缩,刚才还想弄一些东西出来偿一偿的,此时,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手也不由得一缩,暗想这酒到底是用什么东西泡的?。

  

第四十三章 奇香袭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