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古字石书

  

    聂小琼暗想这坛子里的酒会不会是鸡爪,或者是鸭爪之类的一些东西?,再说,是个人也装不进这么小的坛子里,聂小琼缩回手以后,犹豫着是否还要再继续探究,转念一想,觉得眼前的东西如果不把它看清了,时时在脑子里残留着,那才是恐惧的根源,也是不明智的,此时虽然害怕,但旁边还有二傻,总比此时停手,还时不时地却会脑子里盘绕着这是鬼东西要强得多,再者说了,酒里的即使藏着一个怪鬼-----,那经过那么长时间,也早就化了。

  再说神婆在自己的地宫里,也不会傻到放些什么危险的东西,又不是在她的墓室里,而且她在玄关里已经设计机关了,还让二傻躲藏是棺材里不时跑出来吓人,自己一路走来,遇鬼火,灭阴火,再看到鬼怪一般的二傻,到神婆的地宫,----等等一系列的事情,也有了一些悟性,许多的事情并不象别人嘴中传说的那样,想到这里,聂小琼不再犹豫,伸手进去又搅了一搅,虽然也是搅到了硬物一类的东西,但聂小琼为了给自己壮胆,心里却默默再念古代王充在论衡中的句子:“人死血脉竭,竭而精气灭,灭而形体朽,朽而成灰土,何用为鬼呼?,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念了一遍之后,聂小琼觉得自己心定了许多,胆气也大了许多,眉间的暗色消失,心里似乎稳了许多,定了定了心神,用手电往里一照,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胃里一阵阵地翻江倒海,十分恶心和难受,忍不住咳嗽起来,嘴里急促地念道:“天啦!原来神婆把鸟------”。

  半响,聂小琼感觉压抑得说不出话来,直想喘粗气,“你----不,它不---咬人的!”二傻急促地说道,更是语无伦次,似猛然之间明白了聂小琼此时的害怕这东西,心道,这二傻此时总算说了一句正常人的话了,听了二傻的话,让聂小琼脸色缓了许多,也明白它是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可不知道这神婆为什么把他们这村寨里称为神鸟的东西放进里面呢?这神婆不也犯了-----,刚才惩罚驴友们的时候,可是一点也不心慈手软。

  转念一想,神婆要把黑鸟放进去,也是很困难的,自已刚才把手伸进去的时候,坛口就已经很紧了,会不会不是鸟?,想到这里,聂小琼压住了恶心与惊骇,想再仔细看个清楚了,也许到时候,好替驴友们说话,聂小琼用长把勺把那么骨头再次舀了起来,干脆拿起一些骨头仔细观察,发现这些骨头的中间灌满了水,暗想只有这些骨头本生是空的,才可能中间有水,聂小琼想起吃鱼的时候,经过煮了以后的骨头都是实心的,同样体积的骨头,当然骨头也会轻一些,只有鸟骨的中间部分是空的,鸟类的骨头之所以是空的,是因为鸟骨为了减少体重,便于飞行。

  聂小琼经过分析和判断,觉得十有八稳是证实这坛子里的骨头确实是鸟类动物,看清后,心里放下了许多,暗想神婆泡这种他们自己崇拜的黑鸟做什么?聂小琼清楚地记得中午的时候,都市天师把这种黑鸟叫鸤鸠,虽然聂小琼现在还弄不清楚这种鸟具体靠吃什么生存,不过,从都市天师的嘴里听起来感觉就不是太好。

  转念一想,即然这里的彝族人把它称为神鸟,是吉祥的化身,又被神婆偷偷的用来泡酒,暗想这东西就不可能有毒,而且奇香,不禁用一个指头粘了一点凑到鼻子上闻了闻,感觉除了浓稠以外就是香,看起来还很滑润,终于脑子里突然忍不住想偿一偿到底什么味?,本能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香得浸入心肺,如醉如痴。

  聂小琼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先前还恶心得要命,现在却舒服之极,看到眼前的二傻愣头愣脑地看着这一切,便开口问道:“二傻,你以前偷吃过这东西没有?”。二傻摇了摇头,答道:“不-----没!”聂小琼暗想二傻再偷东西吃的时候,就让他偷这个东西吃,总比偷罂粟子要强得多,再说,万一偷到了萝陀罗花子,那还不得毒死,便说道:“你以后想吃东西的时候,就吃这个!”。

  二傻有些弄不懂了看了看聂小琼,不过,聂小琼也懒得再跟他讲,再说以他见识,即使跟他解释了,他也听不懂,只让他照着做就行了,暗想这么香的东西,拿一些回去,还不把父母把他们给香昏了,也好少怨自己一些,想到这里,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喝剩下的矿泉水空瓶子,聂小琼看了一眼空瓶子,暗叹了一声:“幸好没有扔!”,便让二傻用长把勺舀了一些到空瓶子里面。

  二傻好奇地接过长把勺看了看,想看西洋镜似的,然后才一勺地舀,待二傻几乎把它装满的时候,又亲自把瓶子的盖子旋紧了,然后小心地把酒放进背包里,接着,再让他打开了一个柜子,发现跟刚才的那个差不多,也就不想再看了,直接让二傻再打开几个柜子,发现跟前面几个坛子差不多,此时聂小琼有些急,暗想要这么一个一个看,恐怕是神婆回来了,也看不完,只是挑一些重要的看一看就行了,再说那群驴友还捆在树上呢,只有钱琳琳一个人获救,自己在这地宫里也要想点办法,多少出点力才行,最好是掌握了些神婆的不为人知秘密或者让顾忌的东西,也好让她住手,脑子里有了这个想法,又觉得把这神婆杀鸟的事情押在这酒上面有点悬,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而且也不好判定这鸟就是她杀的,她还可以推给二傻等等一些人,不定她还会做一些意不到的事情-----,等等。

  虽然自己有十足地把握可以确定这黑鸟最长不超过20-30年的时间,说明这黑鸟在神婆年轻的时候就泡进去了,难道神婆青年的时候想成为神,或者想拥有神一般的能力,所以把彝人称为神鸟的东西用来泡酒喝?------等。聂小琼猜不到神婆泡这鸟酒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不过,却清楚现在最主要的是在这彝族村寨里,人们把她看成神一般地看待,没有人会相信聂小琼一个陌生人说的话,弄不好反而------。

  想到这里,聂小琼说道:“二傻,都是一样的,就别打开了,浪费时间!”。二傻象是听懂了聂小琼的话,带着聂小琼带来一个柜子面前,打开后,是几块薄而长的石碑,几乎要顶到石柜的顶端,用手摸了摸石碑,上面有些坑坑凹凹,象是有一些字,用手电一照,果然是石碑上有字,难道是石头书?。

  读过历史的人,有可能记得书上说过,最早的石头书起源于东汉,而最大的石头书出于唐朝,是唐文宗为了避免人们在学习经书时传气抄错误,便下令将《诗经》、《论语》等十二部儒家经书,刻成石经,立于长安城务本坊的国子学内,供学员们抄录和诵读,当时一共雕刻114块石板,计650252个字,至今字迹还清晰完好,清朝康熙年间,有人又用九块古板补刻了《孟子》一书,同开成石经放在一起,所以又称十三经刻石,当然聂小琼觉得眼前这柜子里的石头肯定不是那223块中的一块。

  只是想到在这神婆的地宫里还能看到石头书,倒是实在想不到的,还有就是石书里到底写的些什么,聂小琼此时十分想知道,只是在石柜子里实在是不好看,便让二傻把它最上面的那块石碑抱了出来,放在地上,聂小琼迫不及待把眼睛移到最上面上一看,是一古字,第一个字就古得让聂小琼看不懂,不过,这个字好象见过,又好象没有见过,象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道符箓,又象是一个艺术珍品。

  这个古字雕刻得十分精细,聂小琼不由得用手电细细照,仔细观看起来,粗眼一看,这个字凹刻下去的,可细看又是凸出来的,聂小琼揉了揉眼睛,难道是自己的视感发生了错觉?,再仔细会发现这古字在手电是照射下,明暗变幻着,聂小琼不明白是否是光的作用,让实际的阴刻凹字错认为是阳刻凸字,还是这字本生就是一个道符字,有其特别的深意?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聂小琼拿不准这古字到底是个什么字,又不敢认死理,也不敢多做深思,在这神婆的地宫惊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虽然这个字对于这块石头书很重要,开篇就是这个字,但想要马上弄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字,可能会为这个字耗去太多的时间,想到这里,本能地转过头看了人面竹椅对面的镜子一眼,聂小琼心里有些着慌,便不敢再浪费时间,神婆随时都会有回来的可能性。

  

第四十四章 古字石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