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惊弓之鸟

  

    聂小琼也不知道神婆什么时候会进到地宫的大厅里来,虽然在这石柜子里现在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内心却渐渐地安静下来,眼睛似乎也慢慢地适应了柜子里的黑暗,但由于外面有灯光的,石柜子的接缝处还是能隐隐地透着一丝的光亮,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看不到外面,只能用耳朵仔细地听外面的脚步声,藏在这石柜之中,感觉这石柜还算宽敞,躲藏一个人在里面是足够的,就是高度似乎还不够,头几乎要凑到了石柜的顶部,让人觉得压抑,胸口还有些闷闷的,鼻子里钻进一股土腥味,夹带着一股股的霉味,把头一仰,背上还有一凹一凸的石板,此时,聂小琼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背包还扔然外面呢,赶紧说道:“二傻,我的背包还在外面呢?”。

  没有听到二傻的回应,急得只有自己猛地一推石门,一眼就看到地宫的土地上还躺着自己的背包,聂小琼飞快地跑出来去捡起刚才掉到地上的背包,抱了迅速反回石柜,刚进石柜,耳边就传来了:“咚咚咚!”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只得轻轻地往里面关了石门,可还是没有关严,开了一指来宽的一道口子,聂小琼凭感觉知道神婆已经到了这地宫,深知来不及再把门关严了,心里暗暗叫苦不叠,让神婆发现了,即使不死,自己恐怕是出不了这地宫里,暗怪自己太不小心了,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却忘了自己的背包。

  聂小琼把身子全部缩在背光里,尽量离那道光远一点,手中紧紧地抱着背包,听到神婆的脚步声渐渐地停了下来,不由得把心都提了起来,几乎能听到心在“蹦蹦!”地乱跳,摒住了呼吸,把全部的心神聚中的耳朵上,也不敢把眼睛凑到那道口子处,半响之后,就听到传来了碎碎锁锁的声音,暗想神婆也许并没有发现这地宫有什么睨端,也许根本不知道聂小琼躲藏在石柜子里,总觉得神婆在外面鬼鬼祟祟在做着些什么?,此时却十分地想知道,不由得好奇地把眼睛放在刚才那道口子上看了一眼。

  发现神婆正坐在人面竹椅子上往镜子里面看,聂小琼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心道:“幸好神婆没有发现,不然,不敢想-------!”神婆看了一会儿,似乎还满意,点了点头,看着看着,突然神婆吸了一下鼻子,象是闻到了什么。

  神色一惊,“二黑,二黑!”神婆叫了两声之后,四周一点动静也没有,神婆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二黑,出来,再不出来,你休想再吃饭!”聂小琼心里一惊,原来神婆是来为二傻送饭的,扫了一眼小茶几的饭,暗想这二傻你倒是快点出去啦!。

  你老娘并没有发现我在躲藏上石柜里,可二傻似根本没有不知道,不过,转念一想,虽然此时神婆还没有发现,但并不表达二傻出去了跑到她面前,不被她发现二傻身上的端倪,就冲他那傻乎乎的性格,神婆发现有陌生人来的可能性还会更大----。

  想到这里,也只得暗自听天由命了,神婆见他的威胁没有起作用,眼睛里透着奇怪的情色,嘴里怪怪地说道:“难道不在这里?”顿了顿,鼻子又吸了吸,眼睛里透出了狠色,咬牙切啮地说道:“这死黑,敢偷吃-------!让我找到-----”。

  神婆的眼睛不再看向镜子,而是移到石柜子这边来,聂小琼心惊惊地缩回了眼睛,暗想:“二傻,二傻,你再不出来,我就要被发现了!”可二傻仍然没有出去的迹象,就听到神婆“咚咚”地脚步传来。

  聂小琼手脚慌乱得几乎要推开来而出来,手心里满是汗,全身都开始发颤,感觉神婆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可渐渐地那脚步声听起似乎又离得自己远了,聂小琼有些那闷,不由得定神听了听,又把眼睛凑到缝口外,虽然看不见神婆,不过能感觉神婆是走向离自己还隔有十个柜子左右的这列柜子,也就是装了黑鸟沉酒的那个石柜,暗暗松了一口气,神婆怒气冲冲地到了石柜门前,猛地一拉石门。

  就听到“嘣!”地一声,神婆把门打开了,一看是空的,嘴里嘟嘟囔囔说道:“死黑,跑哪里去了?”,接着又打开了旁边的那个石门柜,发现还是空无一人,继而又打开了装酒的石柜子旁边的另一个,一看又是空的。

  “死黑,再不现身,你今天不用吃饭了!”神婆恼怒的声音传来,说着,便不再会理了,而是重重地关了石门,脚步凌乱回到人面竹椅上,突然脸色一变,嘴里喃喃地念道:“怪了,跑哪里面去了?不会是跑外面去了------!”。

  就看见神婆几乎要惊跳起来,身子晃动了一下,似乎正要往外走去,又狠狠地抬起了放在茶几上面的饭,扫了装酒所在这列的石柜子一眼,说道:“死黑,还敢偷神酒------!”突然神婆停了下来,而是紧紧地盯着聂小琼所在的这道石门,眼睛的瞳孔也放大了许多,聂小琼猛地意识到神婆可能是发现自己了,自己刚才一直凑了一只眼睛在石缝门口,吓得猛地一缩眼睛,一身的冷汗也下来了。

  外面没有一点动静,半响之后,神婆定了定神,以为是自己眼花或者根本就是自己的儿子在里面作怪,聂小琼在柜子听到地一声:“是谁?出来!”聂小琼的手脚又开始冒出的冷汗,继而手指开始冰冷,暗想:“完了!”。

  神婆有些拿不准的走了过来,继而又停了下来,聂小琼在石柜里听得清清楚楚的,神婆的脚步又从相反的方向走去,聂小琼觉得不对头,即使她已经发现了,怎么可能又转身走了呢,不由得又把眼睛凑到石缝隙口,一看,神婆正轻手又轻脚地走到人面竹椅上旁边,随手在椅背的最末端操起了一根看起来可以活动的竹子,向这边看了扫了一眼,聂小琼暗道,原来神婆则转身是去操家伙啦。

  聂小琼暗暗道:“完了!这下走背运了,先前自己还象神婆一般地做在那人面竹椅朝镜子里看外面的比赛,此时却-------这一竹杆下来,即使自己不死,也会落个残废!”聂小琼身子开始往下划,脚趾和手指已经冰冷,继而几乎全身瘫靠石柜壁上,就等着神婆走过悄悄地走过来,用竹杆往自己的头上敲来。

  聂小琼正绝望地等着神婆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旁边的石壁有移动的迹象,心里一惊,这怎么回事?这墙壁还会移动?猛然惊觉得块石壁正是二傻所在的方向,会不会是他也发现了他老娘要对自己下手了,暗道,幸好这块石壁是活动的,不过,看不见二傻把石板门移开了,总是有些不放心,聂小琼只希望二傻快一点把放在自己旁边的那块石壁移开。

  果然,只听了“蹦!”地一声轻微闷响,聂小琼的心也跟着一跳,也不知道外面的神婆听到没有,不过,不容聂小琼细想,二傻已经把自己旁边的这块石壁搬到了,聂小琼隐隐地看到二傻的一个轮廓,只觉得身上一轻,二傻已经她移到了另外一个石柜子之中,神婆在外面似乎也听到了动静,也一惊,说道:“出来!”二傻没有吱声,而悄悄地又把门按上了。

  聂小琼觉得一个石柜子刚好可以躲藏一个成年人,可现在是自己和二傻同时藏一个石柜子之中,实在是挤得慌,几乎成了沙丁鱼,却又不敢动荡,嘴里还怕发出声音来,让外面的神婆听到,唯一可以活动的就是头,石柜子里一片黑暗,只有石柜子的接口处能看到一丝光亮,能分辨出外面还是有灯光的,抬头看到一看二傻的二个眼珠在这黑暗中显得也出奇的亮,能大致把脸上的轮廓分辨清楚,他的身体几乎是弯曲的,聂小琼心想之所以这样,可以是不让他的头才可能不顶在石壁的顶上,聂小琼还能闻到了二傻身上一股股的恶臭,却毫无办法。

  神婆轻手轻脚地来石柜子前,然后是“咚!”地一声传来,聂小琼明白那是神婆猛地拉开石柜子,一愣,怎么还是空的,神婆的眼睛眨了眨:刚才她明明看到了一只眼睛,根本不象是二傻的,难道是眼花了?。

  “怪了!----”神婆嘴里怪怪地念了两句。

  神婆看着柜子发怔,聂小琼在石柜子提心吊胆的难受,可身子却挤得实在是难受了,二傻身上恶臭味不停地传来,实在是想咳嗽,偏偏胸腔里还闷了一口气直想到外面吐出来,不过还得强忍着摒住了气,希望神婆赶紧走开,可外面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只得尽量把身体触到石壁的一角。

  聂小琼生怕此时自己憋不住,咳起嗽来,那么自己躲藏在石柜子之中的事情就会暴露。

  

第四十六章 惊弓之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