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怪异嘶叫

  

    聂小琼突然想到既然二傻能把旁边的石壁移开,那么肯定也能移开现在所在的这道石壁,刚好趁这会儿神婆还在发怔的功夫,聂小琼戳了二傻的脸一下,往石柜子旁边那道石壁指了指,二傻把眼睛对着聂小琼的眼睛看了看,似乎根本不知道她的意图,聂小琼心里没好气,还有些急促,在呆在这里一会儿,还不被呛死?,聂小琼看二傻没有反映,只得抓了他的手重重指了一下旁边的石板。

  就听到“咚”地一声传来,聂小琼吓得身子一颤,暗道:“糟了!不小心弄出响声来了”,脑子正处在恐慌当中,还没来得应对,立即就传来一个声音:“死黑,快出来!”,聂小琼知道是外面的神婆发现了,一阵阵地惊慌,额头上的汗已经下来了,指尖已冰冷,突然觉得面前太挤了,伸手一摸,面前多了一块石壁,想是刚才太紧张了,没有意识到二傻的动作,只觉得身旁的一侧有了一些空间,伸手一摸,石壁的另一侧果然是空的,聂小琼本能地意识到可能是二傻移开旁边的石壁,此时,石柜子被二傻又加了一块石壁进来,赶紧向身体有空隙处钻去,果然松了许多,暗暗吐出了一口气,暗想这神婆可能是已经发现了有人在这石柜子之中了,只是拿不准是不是二傻躲在里面。

  不过,二傻也迅速地移了过来,外面又“蹦!”地一声传来,旁边的一个石柜子又被打开了,此时门外已经传来了神婆怒气冲天的鬼叫声,“死黑,你到底出不出来,不出来,你就永远也别吃饭了!”。神婆眼睛盯着这一列石柜子,眼睛转了转,说道:“我数三声,你出来,就算了,你的饭,我也把端来了,快点-----!”。

  石柜子里此时还是静悄悄的,透着一种诡异的静,神婆暗想难道不是二黑?如果是二黑的话,一听到饭,他早就出来了,还用等那么长的时间?再说-----,神婆往镜子里一看,楼妮还在土坝子里,即使是楼妮,神婆没有什么事情,也不应允她到这里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神婆胡思乱想了一阵,又把眼睛移到聂小琼他们此时所在的石柜上,扫了一眼,又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此时,聂小琼能感觉到二傻的耳朵颤了颤,心里一震,难道二傻真能听到神婆已经过来了,之前听他说过,他伏在地上就可以听到神婆走过来的脚步声,此时看起来果然不假,也太离奇了,不过此时却不是探究这事情的时候,由于离二傻太近了,任何一点轻微的举动都能感觉得到,此时又感觉到他去移旁边的一块石壁。

  还来不及移开另一块石壁,就听到:“蹦!”地一声,神婆站起来,看到两人紧紧地挤到一起,嘴巴张得很大,半响,才问道:“你是谁?”。聂小琼答不出话来,神婆手中的竹杆就落了下来,被二傻伸出手来一挡,打在手上,显然是吃痛了,二傻嘶叫了两声,继而又迅速地抱住聂小琼,生怕神婆再来打她,聂小琼本能地狠命一挣,想往外面跑,挣了两下没有挣脱。

  神婆怒道:“你-----你----敢引个外人来-----是不想活了嘛!”说着,脸上变幻了一下,眼里闪过杀意,手中的竹杆又狠命地砸了过来,聂小琼心道,这下不死也得残废了,把眼睛一闭,就等那竹杆飞过来,就听到“咚!”地一声传来,之后又传来“唔唔!”地怪叫声,聂小琼心道,刚才明明是神婆朝自己打来的,怎么二傻会发出怪叫声,不过,马上就意识到刚才那一竹杆可能是二傻替自己挡了。

  睁开眼睛一看,果然二傻正一脸的扭曲,显然是吃痛得紧了,再向肩头看去,肩头已经被打出了碗大的一块,看起来血肉模糊,此时,再看神婆,也是一脸地杀气,聂小琼不由得怒吼道:“神婆,他是你的儿子,你怎么痛下杀手?。”此时神婆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马上变得老羞成怒道:“你----知道!”聂小琼怒道:“我不但知道他是你的儿子,还知道你还对村寨里面崇拜的----”还未说完,便看到神婆的脸上马上阴了下来,闪过一丝的惊恐,过而脸上露出一脸的凶相,聂小琼便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多了,还有一丝丝的后悔。

  此时就听到神婆突然发狠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更留不得你了!”说着转向二傻命令道:“让开!二黑,现在杀了她还来得及!快!”,聂小琼听了惊骇不已,看来二傻不但没有放开聂小琼,反而又紧紧地抱住了聂小琼。

  “阿姆,她-----!”二傻语无伦次地说道,神婆怒道:“二黑,我是你老娘,没有我,你就等着饿死吧!快放开她!”二傻仍然紧紧地抱着,神婆看起来更是老羞成怒,恶向胆边生,眼里似要喷出火来。

  聂小琼心想在这石柜子之中,空间本来就挤,根本移不开,倒是让神婆占尽了有利的地势,一看神婆这是要对自己下杀手了,暗想,自己掌握了她的那么多秘密,而且二傻又护着自己,神婆怎么会放过自己呢。

  想到这里,聂小琼猛地叫道:“二傻,快放手,出石柜!”,二傻一愣,等反映过来的时候,神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柄短刀,果然神婆对自己是要下杀手了,聂小琼暗暗焦急,此时二傻再不松开手出去了,两人可能要被神婆灭了。

  此时,就在聂小琼转念的瞬间,就觉得脚下一轻,二傻已经一臂抱了聂小琼,另一只手抓住了石柜子的外缘,象飞鸟一般地纵出了石柜子,神婆正要握刀扎去,此时又不得不猛地一缩,脚步几乎收不住,一个踉跄,几乎要摔倒。

  看到二傻已经纵出了石柜子,然后迅速向地宫的最低的洞顶壁上纵起,聂小琼就觉得整个身子象坐飞机起飞一般升了起来,落在半空中,二傻还是一只手臂还抱了聂小琼,聂小琼往下看,这洞壁上离地面有近3米的距离,最高的也差不多5米的距离,聂小琼心下骇然,这二傻居然能这么一纵,纵了近二米多近三米的距离,手中还抱着一个人,实在是不可思变议,不是亲眼看到,又怎么会让人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聂小琼正愣愣地看着地面上的神婆一边跺脚,一边怒骂:“死种-----,老娘的话,你也敢不听了,你有种就永远别下来!”。骂着,又捡起地上的一根竹杆,狠命地追打了过来,聂小琼心下着慌,这么点高度,这还不被神婆用竹杆打下来才怪。

  聂小琼正焦急的时候,就看见二傻又往比这里还要高的洞壁又纵了过去,聂小琼明白现在二傻只有一只手能活动,另一只手换不了,不然凭二傻的纵跳能力,神婆根本没有机会追赶上来,低头一看,神婆也变得小了一点,抬头一看,发现二傻纵得比刚才更高了一些,大概有四米的高度,不过,还是不行的,神婆手中的竹杆就有80公分左右,再加上她的身上近154厘米,差不多有2米多一些,刚好还可以打到,扫了一眼不远处更高的地方,感觉这距离----,不过,嘴里还是本能地催促道:“二傻,再快往前纵一点,你老娘就打不着我们了!”。

  二傻没有犹豫,直接向5米高的距离纵去,此时聂小琼就觉得身体成一抛物线往下缀,就听到“咚!”地一声巨大响声传来,两人滚落到地上,不过,聂小琼觉得自己有弹起来的趋势,就看到几乎是二傻全身着地,脸上的肌肉有些扭曲,象是痛的不行,自己只是伏在二傻的身上。

  心下明白,这是二傻为了保护自己不摔到,而用身体先着地面,抬头一看,神婆的脸上露出了狞笑,早已一只手握了短刀,另一只举得竹杆冲了过来,聂小琼抬头一看洞壁,这里的地面离洞壁,实在是太最高,几乎是最高的距离了,而且二傻此时可能已经摔得有内伤了,心道,“完了,即使二傻再能纵起来,也纵不到那么高的距离的,此一次恐怕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此时,就看到神婆手中抛出一物,立时从半空散落开来,白白的,铺天盖地,就象蜘蛛吐出来的无数的丝一般罩到二傻和自己的身上,伸手使劲一扯,发现这丝网根本扯不继,它虽然细小,可却是很结实,拼了命爬起来撕扯,二傻此时也纵起来,两人拼命地撕扯着,可根本挣不开,神婆在一旁边发出一阵阵桀桀的怪笑声,听起来就阴恶之极,此时,二傻的嘴里发出一阵阵地嘶叫声,听起来有一种让说不清道不明的怪怪悲凉,聂小琼由先前惊愕变得无助起来,同时,被二傻嘴里发出的诡异叫声唤声吓得呆了,四周回荡着二傻的怪声,让人觉得异常的莫测。

  

第四十七章 怪异嘶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