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招唤老鼠

  

    聂小琼总觉得这嘶叫声有些不对劲,刚才神婆用竹杆打二傻的时候,后背都打得血肉模糊了,二傻也就是嘶叫两声,而且这声音听起来象求救,又象是招唤着什么?聂小琼心道,如果是求救,那么说明这二傻是个不会看眼色的,这还有叫的必要吗?,现在叫得再可怜,难道老娘还会开恩?,但看神婆还是一脸的凶相,似乎根本没有这个意图。

  聂小琼看着神婆一步一步地逼近了,眼里全是杀意,二傻嘴里的嘶叫声更响了,更象是在招唤什么东西了,可这里除了眼前这三个人,好象再也没有别的人了,聂小琼心下又急又着慌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呢,手足无措地在头顶上乱抓一阵,可头顶上的白色丝网扔然没有多大的变化,反而比先前套得更牢固了一些。

  聂小琼知道自己的抓扯根本无用,最后干脆不动了,发现挣命也是枉然,“算了,二傻,别叫了,再叫你老娘也不会同情你一下,她既然把你关在地宫里,可见她早已不想把你当成是她的儿子了,别指盼她会手下留情!”聂小琼黑着脸愤然道。

  神婆盯着聂小琼阴阴地恶道:“你现在明白了,可是迟了,你今天就死在这里吧!”聂小说有些愤怒地说道:“你怕别人知道你有一个傻儿子,还杀了这彝人村寨里崇拜的黑鸟?”。

  神婆脸色一变,半响,神婆才从嘴里冷冷地说了一句:“你说对了!”,神婆咬了咬牙齿,凶狠地走了过来,说道:“你是聪明人,你不希望就这样被我打死吧!”聂小琼有些迷惑,一时不明白神婆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张开嘴,吃了这东西!”聂小琼仔细一看,是一大粒黑色的药丸,暗想,这神婆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自己死在这地宫里,自己的结局比那些驴友们还惨,他们甚少还有村寨里的人知道,还有人帮着说话,而自己死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只有二傻一个人知道,而二傻又被神婆控制着,哪会是她的对手,而且还是他的老娘,既使二傻千方百计护着自己,可还是被她给捉住了。

  聂小琼无可奈何从神婆手中接过那药丸,发现这是大粒蔓陀罗的子粘在一起,大概数了数,同那石头书上吃了可以让人死亡的数量差不多,虽然也知道再吃那么多的数量又可以活过来,不过,二傻怎么会知道呢?。

  二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嘶叫,而是呆呆地看着地宫里的一角,聂小琼有些悲,暗想二傻可能被他老娘捏了魂,或许不愿意看到自己死了,所以他老娘给自己吃药,他也不敢看一眼,聂小琼无奈地正要往嘴里扔那蔓陀罗子的时候,就听到那二傻盯着的地宫一角传来窸窸窣窣的一声怪异响声,这响声,聂小琼似在哪里听到过,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可定眼朝那方向一看,又什么也没有,神婆看聂小琼这个样,也不由得转过头看了一眼,还是什么也没有。

  聂小琼趁神婆转过头的功夫,不由得扫了二傻一眼,感觉二傻的神色有些透着一丝怪怪的光亮,象是一种希望,又象是一种期盼,聂小琼不由得停下了准备扔进嘴里的药丸,产生了一种怪怪的想法,神婆看不到什么,又迅速转过头,紧紧地盯着聂小琼,象是可以一口就把她吐下来一般,聂小琼不由得怒道:“恶婆,你给米朵吃的就是这东西吧!”。

  神婆此时阴笑道:“她现在是我的寨民,我怎么会想要她的命呢,倒是你,知道了许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你说我会留下你吗?----别以为二黑不让你死,你就可以不死,坏了我的事情,就送你们两个一起去死阎王!”。

  “你好狠的心,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聂小琼愤愤地说道。

  说完此话,发现神婆的脸色变得更凶,更怪异了,“亲生的又怎么样,你一个外人倒是这里打抱不平的,要是他的亲爹知道了----”,神婆咬牙切啮地笑道,之后又传来了一阵阵恶毒的怪笑声:“哈哈哈------”,聂小琼觉得神婆此时简直是疯了,笑得最后咳嗽起来,又象是哭叫,让人分不清神婆此时到底是哭还是笑,不过,聂小琼却看清了此时神婆的脸上有些扭曲,混浊的眼里有了一丝丝的浊泪,嘴角有些扭曲得弯斜,看起来又扁又长,神色极为恐怖,又象是受了一些刺激。

  聂小琼发现只要向神婆提起二傻是神婆的亲生儿子,神婆的脸上就很激动,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此时神婆正稀奇古怪的时候,聂小琼自己的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一声声怪异响声,准确地说是一种咀嚼声,一种滋滋声,聂小琼觉得一阵阵地毛骨悚然,听起来又有些肉麻麻地难受,而且好象它就在自己的背后,手指还好象触到一些毛绒绒的东西,聂小琼侧头一看。

  是一只硕大的老鼠,有猫一般的大小,全身黑,黑得没有一根的杂毛,眼睛象二轮绿珠子,聂小琼从未近距离地看见过这么大的老鼠,牙齿白森森地露着,正一口一口地咬继了几根白丝,之后又抬头看了聂小琼一眼,似乎根本就不怕人似的,聂小琼“啦!”地一声惊叫起来,惊恐地叫声在地宫里回荡,身子一斜,几乎要摔倒,踉跄了一下,立时瘫坐在地上,两眼直怔怔地看着前方,神婆猛地抬起头,老鼠又把头缩到二傻的背后,神婆脸上还挂着象干嚎过的痕迹,但还是没有发现老鼠,只看到二傻已经从白色的丝网内伸出头来,正迅速地撕扯着身上的丝网,神婆有些迷惑地看着,“你怎么出来了的?”神婆吼道。

  二傻没有吱声,但聂小琼是明白了二傻是怎么出来了的,一只硕大的老鼠正不停地咬着二傻后背上的绳子,刚好又堵住的神婆的视线,此时她还不知道二傻是怎么从她布置的丝网下出来,聂小琼也看得内心万分震惊,在地宫的入口处,就觉得二傻同老鼠象朋友一般的玩耍,此时,发现一点不假。

  看到二傻彻底地从神婆的丝网中出来的时候,聂小琼吐了一口气,说道:“恶婆,你这般对你的儿子,就不怕遭到恶运吗?”,神婆神色一变,上下看了一眼二傻,神情怪怪的,透着一种让人捉摸不到的光,只见神婆猛地一转身,“既然你这么爱打抱不平,那你就永远留在这地宫里陪他一辈子吧!”。

  说着,就伸手去拿起茶几上的那碗饭,然后恶恶地转过头,一个手指头指着地宫里出口处说道:“这是通向外面的唯一出口,我也不杀你了,你就等着饿死吧!”说着,一脸冷酷地往地宫的入口处走去,连头也不回。

  聂小琼听了神婆的话,本能地产生了一种恐惧,木然然地看着神婆的背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时候,身上也开始冰冷,继而软弱无力,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转念一转,自己带来的饭最多能和二傻坚持三天,三天以后又怎么办呢?难道坐在这地宫里一点一点地继气啦,灰心地看着二傻背上的大老鼠,此时似乎也知道主人的心情不好,停止的咀嚼,聂小琼看了它一眼,又看了二傻一眼,无奈地说道:“二傻,你老娘是会怎么把门给堵死的?”,二傻摇了摇头。

  聂小琼有些不甘心,想要亲自去看一看神婆是怎么把门堵住的,似乎才会死心,磨磨摸摸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先前下来的石台阶方向地慢慢摸索过去,二傻还傻乎乎地问道:“你----出去----做什么?外面----有饭吃?”,聂小琼没好气地看了他和他旁边的大老鼠一眼,敢情二傻认为离了这里,就没有饭吃了。

  聂小琼心里闪过一丝丝的难受,转过头白了他一眼说道:“二傻,不出去,我们会被饿死的,我现在就已经很饿了------!”说完这几句,便再懒得开口跟他解释,开始往台阶一台一台地爬去,等四脚四手地爬完了通向地宫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聂小琼发现此处已经一片漆黑了,再慢慢地摸索上去的时候,手触到一道硬硬的石板上,聂小琼上下摸了摸,发现前面有一道门堵住了去路,刚好是通往地宫里最窄的一处地方,原来神婆在这里设了一道暗门,自己此时才知道,不过已经晚了,再也出不去了,这可怎么办呢?。

  聂小琼拍打了几下石门,只传来几声闷响,之后,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聂小琼绝望地又拍打了一下石门,想起神婆临走时说的话,聂小琼几乎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地上一阵阵的冰冷传来,就象触到冰块上一样,头顶上偶尔还有一两滴的水溅到头,聂小琼如同虚脱了一般,嘴里喃喃地念道:“完了,要饿死这地宫里了!"。

  

第四十八章 招唤老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