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千万孤独

  

    聂小琼又再次抱了一丝的希望叫了两声,仍然没有回应,又往前摸索了一阵,感觉应该就是在这个位置被神婆用网线把自己和二傻罩住的,然后自己又是从这里爬上通道的,大概的方向和距离应该是不会错的,怎么这会儿功夫就没有二傻的影子,他跑哪里去了?,聂小琼不敢往深处想,心里暗念道:“但愿只是我没有摸索到,或者说位置给摸错了!”,聂小琼又开始在四周摸索,范围扩大了一些,在摸索了一圈之后,确信二傻根本不在这地宫里原来的位置上,这是怎么回事情?。

  难道是神婆把他给弄出去了,二傻毕竟是神婆的儿子,她虽然想弄死自己,不过应该不会想弄死二傻的,而且也没有理由弄死他,转念一时,又觉得有些不可能,因为神婆要想把他弄出去的话,只要他不愿意,神婆是不可能把他弄出去的,而且自己也会知道的,再者说了,自己一直在地宫通往地面的唯一入口处,如果神婆和二傻需要通过的话,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而且自己几乎四手四脚地爬伏在地上,旁边如果有来往者,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二傻到底去了哪里呢?而且四周连一个活着的生物也没有,对于这一点,聂小琼觉得非常的怪异,扯着嗓子又喊了两声,还是没有回应,地宫里空荡荡的回声在耳边盘旋,觉得即使二傻已经移到地宫里的其他位置,也绝对是可以听到了,但仍然没有他的回应,此时聂小琼几乎绝望得要昏了过去,之前想到还有二傻在下面,所以才支撑到现在,现在证实了地宫里二傻根本不在这里,聂小琼的精神全部瘫了下来,脑子里一片麻然,不敢相信二傻会扔然自己,跑到外面或者躲起来,看自己的欲哭无泪的样子,再者说了,他也看不见啦。

  聂小琼虽然脑子里还残留有一丝的幻想,不过,身体还是虚脱了一般地倒在地上,四脚八叉地躺着,地上一阵阵的冰冷传来,虽然知道这地宫里还有自己的背包,背包里还有一些吃的,不过,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再想饥饿这个问题,心里除了孤独还是孤独,四周也是一样的。

  嘴里喃喃地念道:“二傻,二傻,我做你的阿依阿莫也行啦,你倒是回来啦!”,可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聂小琼彻底地绝望了,因为如果二傻还有那种小心思的话,只要自己答应了他,他就会出来的,此时,他还是没有动静,说明他根本就不在这里,他会去哪里了?。

  聂小琼爬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种诡异的安静状态,直想让人自杀,就象在地上躺了很长时间,一个小时,一天,还是一年,------,聂小琼不知道,只知道此时地宫里连空气都停止了,时间仿佛也是停止的,周围的一切都是停止的,不动的,-----,脑子里出现了许多许多的人和事情,却总是不会停止,只能说明自己还活着,-----,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聂小琼从来没有一刻象这样,渴望交流,渴望见人,只要是活着的动物,渴望见到充满生气的植物,-----甚至于熟悉的东西,-----渴望听到风声、雷声、雨声、树叶飒飒声,动特呼嗥声,人语歌声等等,可自己的周围什么也没有,除了寂静就寂静,------,还有可怕的黑暗。

  在这样的渴望中,只要具在任何实质性的声音,聂小琼都会觉得这是美妙的音乐,都是组成音乐的基本元素,可这些都没有,除了寂静还是寂静,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这一刻,聂小琼领会人世间如果没有声音,没有千姿百态植物,没有动物的嘶叫,没有可歌可敬的人类,没有了这些的点缀,只有一具还会思考的躯壳,那活在这个世上还不如死了会更幸福一些。

  聂小琼象一座雕塑一样在躺在黑暗之中,孤独一点一点吞噬她,这一刻彻底明白了这在地宫里为什么二傻会和老鼠成朋友,此刻如果来一只老鼠,自己也会和它成朋友,因为实在是孤独得想要自杀,孤独和黑暗让聂小琼彻底崩溃,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脑子直想让自己化为一缕轻烟,让自己的灵魂升天,可连这样的好事情也降临不到自己的头上,正在聂小琼想寻死的心思都有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和窸窸窣窣的声音,聂小琼非常激动,“腾”地坐了起来,简直是热泪盈眶。

  “二傻,二傻,是你吗?”聂小琼开始语无伦次地问道。

  “嗯!你-----饿----!”二傻说道。

  “我不饿,快过来,让你的老鼠朋友也过来!”聂小琼热情地说道,象欢迎分别好久的亲人一般,当二傻走到近前的时候,聂小琼看到了他的两颗眼睛是那么的亮,还有他的老鼠朋友的眼睛也是绿绿的发着光,在旁边不时发窸窸窣窣的叽叽声音,当触摸到二傻的一只手时,聂小琼一把紧紧地抱住了二傻,开始哭泣,继继续续地道:“你---刚才去----哪里了?”。

  “饭!---吃!”二傻还是傻愣愣地说道。

  听了二傻的话,聂小琼心里一阵阵地激动,自己之前无意识的一句话,二傻竟然这么上心,伸手摸探二傻手中的饭,“二傻,你快吃!”,聂小琼说道,可手触到上面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形状是一个饭盒,聂小琼一怔,这饭盒有些不对劲,好象在哪里见过,猛然想起这饭盒的形状十分象钱琳琳的那一个,聂小琼眼里闪过一片光亮,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充满了希望,“二傻,刚才你到外面去了?”聂小琼迫不及待地说道。

  “啦,嗯,你饿----!我去-----弄吃的----!”二傻说道。

  “你----实在是太可爱了,你从哪里出去的?”聂小琼问道。

  二傻扭过头,说道:“那-----!”黑暗中,聂小琼虽然看不见,内心还强忍住激动,谨慎地问道:“你阿姆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吗?”,二傻说道:“不----!”聂小琼听了,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不过,实在是看不见二傻所指的是哪个方向,“二傻,快把我的背包拿来,它可能在落在我们刚才石柜子里面!”聂小琼急急地说道,二傻又“咚咚!”地跑过去寻找,看着他的背影,聂小琼高兴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大老鼠,“这饭留给你!”。

  看见老鼠向后移了几步,发出了叽叽的怪叫声,聂小琼此时也说不清为什么会伸出手来,摸了摸这个大老鼠的头,然后又顺着它的毛往下抹了抹,发现它的面前有一个长长的东西,聂小琼一惊,先前有灯光前,这地宫里好象没有这一个东西,应该是现在才有的,聂小琼麻慌慌地拿起长长的东西,它象个圆棍子一般,仔细用手探了探那东西的形状,正是二傻姐姐楼妮的竹筒,凑近鼻子一闻,正是楼妮的竹筒饭,聂小琼高兴地直蹦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此时正好二傻从古柜子里返回,把聂小琼的背包递了过来,赶紧接住背包,伸手就触到了手电,聂小琼惊喜地拧开了手电,果然面前的是楼妮的竹筒饭和钱琳琳的饭盒,当聂小琼的手电不经间地照射在老鼠的眼睛时,二傻的老鼠朋友却怪叫地逃窜了,聂小琼马上意识到,老鼠的眼睛害怕电筒的灯光。

  “二傻,快叫你的朋友来吃饭,吃完饭,你带我就出去!”顿了顿又说道“我带你去看外面的世界!”聂小琼说道,“真----出去?不打----我!”二傻问道,聂小琼点了点头,说道:“是真的,有我在,没有人敢打你!”。

  二傻听了,嘴里发出了几声只有动物才有的嘶叫声,然后又蹦又跳的,看起来极是高兴,聂小琼象是被感染了,心情异常的轻松,也跟着高兴起来,二傻的身边也不知道时候又多一个他的老鼠朋友。

  聂小琼把饭分成三份,老鼠一份,二傻一份,聂小琼为自己留了最小的一份,二人一鼠快活过吃过饭以后,聂小琼把背包里仅有两块牛肉干递给了二傻,二傻看了看牛肉干,最终还是没有舍得吃,又把它留给了他的老鼠朋友。

  老鼠叽叽地叫了几声后,便没有再叫了,聂小琼听不懂它对着二傻再叫什么,不过,聂小琼却趁这功夫,赶紧把背包里的那瓶云南白药拿了出来,一只的拿了手电往伤口处一照,惊着不忍心往下看,血肉和衣服模糊成一片,分不清颜色,不时还有些血水流下来,只想尽快出了这地宫,让钱琳琳帮着看一下,不过,扫了一眼手中的白药,觉得此时还是有必要先处理一下二傻后背上的伤口,咬了牙齿,全身打了一下颤抖,打开了白药盖子,一手握了手电,另一只手把白药洒涂二傻后背的伤口处,均了均,感觉目前只能这样了,至少伤口没有先前那般吓人了。

  

第五十章 千万孤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