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隐瞒真相

  

    聂小琼还未等爱大山说完,眼睛就看向远方,表情淡淡地说道:“快走吧,我们快去追赶许茹他们!”说完,就抬腿就往前面,似从未听到过刚才爱大山的这翻话,爱大山眼里闪过一丝的失望,见聂小琼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似乎也没有打算让他靠近,叹了一口气,又打起了精神来往前面不远的山口前进,走了一会儿,爱大山和聂小琼身上发觉到这里的夜风比刚才大了一些,感觉这应该是到山口,爱大山向四周环视了一下,说道:“他们应该就是在这里潜伏着!”,虽然眼前还是一颗颗的树木的影子隐隐地林立着,一个人影子也看不到,爱大山还是从嘴里发出几声猫头鹰叫声,之后,立刻传来几声怪怪地似鸟非鸟的怪声,爱大山有些不放心,嘴里又发出几声猫头鹰的叫声,此时,就许茹的呼唤声:“我们在这里!”。

  此时,爱大山从嘴里说了三个字:“对上了!”,然后脸上一松,又紧接着谨慎地从嘴里不大不小地说道:“王彪,我们来了,都出来吧!”,就看见几个黑影子从树林边磨磨锁锁地冲了出来,众人还来不及见面高兴,只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快走,这边有一条小路,我们已经探好了!”一听是王彪的声音,爱大山此时特别的开心。

  “老王,做得不错!终于逃离那彝人村寨了!”爱大山惊喜地说道,众驴友见面一个二个开心得不行,“终于盼到你们平安回来了!若男,你还好吧!”许茹语气带了轻松地说道,从声音里聂小琼认出了许茹,开心得不得了,朝着许茹的黑影子一把拉了许茹的肩头,急急地答道:“许茹,我在这里,还算平安!”,许茹也是激动地正要反手一抓了聂小琼的手,不过,扫了二傻高大的黑影在旁边,又马上缩了回来。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大家一边走边讲!快!”刘亚语气有些历,还带着一些凝重地说道。

  许茹伸了伸舌头,众驴友开始匆匆往深山老林里高一脚低一脚地摸走着,聂小琼觉得凭感觉这是一座山的入口处,这么短的时间内,前面的驴友们居然又找到了路,显然都市天师是记住了路线,而且还记得那清晰------,众驴友们在这深山老林里,耳朵不时有些林中的动物的稀奇古怪叫声传来,不过,此时是逃命,似乎都没有意愿,也不敢停下脚步去探究,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奔赴。

  “哎呀,你踏了我一脚了,生痛!”钱琳琳惊叫道,后面的刘亚不耐烦地说道:“这黑灯瞎火的,忍着一点吧!”,一行人一个碰一个跌跌窜窜地往山里走去,发现这路实在是不好走,之前进入山口前的路还算是平缓的,越走发现这深山的里的路越来越难走。

  众人在这样的慌乱中,行走有些吃力,“在这深山老林,实在是看不见,点燃一个火把让前面的人照照路吧?”王彪火急地说道,众人都没有吱声,王彪又说道:“爱大山,问你呢?”爱大山本能地转头看了一眼,有些拿不准地说道:“我看----还是--!”。

  引得大家都停了下来,本能地都转过头看了一眼已经成了一小点的火光,“这么远了,他们恐怕看不见了!”钱琳琳说道,这话说得众人心里都有些痒痒的,希望有些经验的爱大山点头同意,刘亚说道:“我看行,只要把火把放低落一些,被树林遮盖住,应该没有问题,只是神婆他们为什么追赶到此就回去了?会不会是他们的诡计?”。

  事情经刘亚这么一说,众驴友们不由得疑心起来,许茹问道:“爱大山,你们在最后,说说是怎么回事情?神婆追赶到河边,为什么就不追赶了?”。众人经刘亚这样一说,仿佛都想起来确实是这样了,都齐齐地向爱大山看了过去。

  爱大山听起来有些迷惑地说道:“是啦,怪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返回去河中心,看见若男就从河里的石头上掉了下来,----我赶紧把她救起来,又去救二黑,等把二黑救起来了的时候,-----神婆已经走了!”,众驴友们听了一阵阵地惊叹。

  “若男,你怎么没有游泳过去呢?”许茹问道,聂小琼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不会游泳!”,许茹一脸地惊色:“啦!你--你怎么不早说!”,聂小琼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此时爱大山又说出了让人听起来有几许释然的话:“当时的情况万分紧急,-----容不得她多说话!,而且火把也不够啦----”。聂小琼听了爱大山的话,有些欣慰,还带了几分感激,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在表达方面吃尽了苦头,爱大山此时表达了当时的处境,也表达自己当时的想法,只是事情落在自己身上,却不能象别人那么生动地表达出来,不过,也怕自己表达出来,会让人误会,许多的时候,聂小琼几乎养成很少说话的习惯。

  众人听了,都有些表情不一,幸好是黑暗之中,每个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刘亚沉思了一下,怪怪地说道:“我觉得这事情怎么这么怪,聂若男,你说说,你当时见到了什么?”聂小琼没怎么思索就答道:“也许神婆以为我们全掉进河里了!”之后,便不再言语,众驴友们一听,听起来似乎很合乎目前的逻辑性,却有隐隐地觉得聂小琼有些透着古怪,让人琢磨不着边。

  刘亚此时透着明显的不相信,聂小琼觉得没有必要解释神婆那站河边,亲眼看到二傻跳进河里的惨状,也没有必要公开二傻此时的身份,恐这群驴友们生疑,不愿意让神婆的儿子后着,而且聂小琼此时很担心地是二傻的伤口,会不会着浓和感染,正好钱琳琳此时也在,便说道:“钱琳琳,麻烦你帮看看二黑的后背怎么样了?”爱大山此时也猛然地想起来,说道:“对对对,你快看看!”。

  “谁拿起火把?快点燃!”爱大山说道,都市天师把火把点燃后递给聂小琼,钱琳琳磨磨蹭蹭地,似乎有些不愿意,她看了二傻一眼,赶紧转过头去,聂小琼明白她非常害怕二傻,赶紧说道:“别怕,钱琳琳,多见几次习惯了!”。

  钱琳琳看到聂小琼一脸地渴望,带着一种祈求,让钱琳琳一怔,似乎第一次听到聂小琼这样开口求人说话,爱大山听了,似乎有些感动,暗想一个现认识的傻子朋友,聂小琼都肯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人,心下有些触动,想必聂小琼也会同样地对待他人,便开口说道:“是啦,钱琳琳,看把若男急成那个样!都是一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真是------!”。

  刘亚心下大为奇怪:认为聂小琼不可能为了一个傻子,而且还是个彝人,怎么会这么巧,----一定和二黑两人早就认识,不过是合起来作戏给大家看,也不知道两人什么目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端倪,而且现在是众人在逃命之中,------,想到这里,瘪了瘪嘴,神情有些飘浮不定,心里这么想,可嘴里却怪怪地说道:“爱大山,你倒是这般看待她,可人家未必为这样对你!说不定人家只是利用你呢,-----。”。

  爱大山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白了刘亚一眼,有些无奈地说道:“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刘亚不再理会爱大山,似乎早已拿捏准了爱大山的心思,而是环视了一下众驴友,说道:“让众人评一评理,我说得对不对,他一个傻子,聂若男会这样对他?,而且神婆追赶到这里而停下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嘛?”,刘亚的话象一道媒介,立马引起来王彪和都市天师他们几个人的思索,继而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看聂小琼,似乎想听一听她的解释,可聂小琼还是一句话也没有。

  “若男,你让这么个傻子跟着,他的家人知道吗?”许茹也迷惑地问道,似乎觉得聂小琼做事情太鲁莽,也太唐突,还透着不可思议,不过,爱大山听了刘亚的话,眼神又有些迷糊地看着聂小琼,似乎有些动摇了,聂小琼此时不想回答许茹的问话,也无心理会刘亚的讽刺挖苦。

  只是不停地肯求道:“钱琳琳,二傻的伤口不能再拖了,只怕-----!”钱琳琳听了似乎有些感动了说道:“好吧,让他过来,我看一看!”聂小琼一把抓了二傻的手,扯了过来,把它的后背露了出来,让钱琳琳看了看。

  “啦,这么大的口子,是怎么弄的?”钱琳琳惊愕地说道。

  “不小心碰处在竹杆上面!”聂小琼犹豫地答道。

  钱琳琳叹了一口气,说道:“幸好我带了两小瓶先锋5号霉素,看能不能抵挡一阵子,不过,这深山老林的,注射不方便,暂时包扎一下,再弄些消炎的药对付一下吧!”聂小琼感激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钱琳琳没有答话,正要去背包里面拿东西,此时,刘亚戳了钱琳琳一下,钱琳琳一愣,不过,马上朝她在方向走了几步,聂小琼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只见刘亚低低地对钱琳琳的耳朵说了一句什么,钱琳琳听后,脸色变了变,马上抬起头对聂小琼说道:“聂若男,救他可以,不过,把他的伤口处理完,就让他马上回去!不要跟着我们了。”。

  二傻马上跳起来,嘴里嘶道:“我----不--回去!我要---阿莫---走!”爱大山此时说道:“阿莫是什么?”顿了顿说道:“这彝人的话,我是一点听不懂!”聂小琼立即脸一红,头略微地低了低,刘亚此时心里冷笑,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众人一脸的迷糊状,似乎这里除了自己就没有一个知道爱大山嘴里的阿莫是什么意思,刘亚思索了一两秒钟,才缓缓地说道:“是我们汉人说的媳妇!”。

  

第五十七章 隐瞒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