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一晃一闪

  

    刘亚的话刚一出口,众人惊得脸色一变,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啦,若男,他是你老公?”许茹惊乍乍地问道,看了傻子一眼,又紧紧地盯着聂小琼,似万般不信,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来,此时爱大山也急急怪怪地问道:“若男,是真的吗?”,聂小琼手举火把,脸色极是难看,在众人的这样惊疑之下,聂小琼本能地环视了一下,发现了众驴友们的眼神中,带着几分轻视、嘲笑、鄙视、等等一系列的眼神,让聂小琼十分地惶慌,怔怔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我-----,是,哦,不是-----!”说到最后只是结结巴巴地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偏这个时候,又传来了刘亚的愤慨:“哼,别以为你做的事情,大家忙顾着逃命,就不知道,真是做梦!”,聂小琼脸红脖子粗地说道:“我没有做什么事情,我------!”最后,聂小琼此时被刘亚怀疑的口语弄得有些口干舌涩,竟半句说不出话来。

  “你说,神婆为什么追赶到这里就停下来了?”刘亚又锋利地声问道。

  聂小琼听了刘亚的历声地质问,干脆不说了,觉得越描越黑,顿了顿刘亚又说道:“是不是你们的诡计?要你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的,-------”,聂小琼此时升起了一股莫明的火气,感觉怎么刘亚扯得那么大------,倔强起来,就是不肯回答刘亚的问话。

  爱大山见聂小琼不肯回答众人,脸上渐渐了浮起了一丝的冷意,暗想那网上给他发的鬼画符地图------引得大家到这深山老林里,害他打碎了彝族鬼镜,差一点送了命,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一切会不会就是聂若男捣的鬼?,只是当着大家的面,爱大山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些是聂小琼所为,不过,却是一脸的失望,看起来心痛之极。

  “你心痛什么,人家是有老公的人,不会领你的情!”刘亚怪怪地冲爱大山说道,爱大山本来就有些难受,可刘亚此时又准确无误地把爱大山的心事说出来了,然后又朝聂小琼看了一眼,咯得爱大山脸红脖子粗地,脸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愤怒,他此时直想对天空乱骂,骂自己瞎了眼,咒命运,咒--------。

  刘亚此时没有再看爱大山,似乎不屑理会爱大山会犯这种错一般,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了,又说道:“说不定下午的那群彝人把我们捆在树上,就是你们合谋的吧!----。”见聂小琼不吱声,扯得众驴友们一阵阵的脸部变化,心里的恨意不断地在脸上涌现,由先前的惊愕到此时的愤恨,刘亚最后呸了一口说道:“亏我们还把你把一起来的同伴看等待,想不到你竟然这样------!”。

  “唉,算了,算了,事情已经这样了,这傻子有脚有手的,我们又赶不走,还是快走我们的路吧!当心神婆他们又追赶上来!”都市天师急急地说道,顿了顿又对怪怪地对钱琳琳说道:“这样吧,伤口嘛,你先处理一下,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吧!”。众人都有些不明白都市天师为何说出此话,为什么还是帮忙救助追杀自己的彝人,难道是他真的不忍看到这傻子,还是另有别的深意-----,不过,刘亚却是深信都市天师另有目的------。

  聂小琼感激地看了都市天师一眼,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赶紧说道:“谢谢!”,钱琳琳这才赶紧掏出酒精和绵球来,可刘亚却说道:“我们不能再在这里耽搁时间了,还是快走吧!带上他们,会把那些彝人给引来的!”聂小琼急得眼泪马上流出来,语无伦次地说道:“我保证那些彝人不会来了!”。

  此话一出口,不但没有引来众驴友们的同情,反而给她带了更多的怀疑,众驴友们惊施施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王彪问道,见聂小琼说不出话来,王彪恨恨地说道:“分明是你故意引我们到这里来,害得我们差一点送了命-----你这恶女人,怎么这么贱!”王彪此时似乎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泄的对象。

  只恨不能象杀猪一般地把聂小琼亲手活剥了,二傻此时也觉得了王彪身上有了恶意,跳起来挡在聂小琼前面,王彪恨恨地伸手去推二傻,可手推上他的身体时,感觉就象触到石头一般,二傻只是踉跄了一下便站稳了,此时王彪看起来更是暴怒,额头上的青筋也起来了,聂小琼也十分担心二傻的手上没有轻重,赶紧把他拉到一旁边。

  “哼,你跟这彝人的关系果然不一般,这傻子又是你的老公,你的话更不能信了!”刘亚指着聂小琼严历地说道,众驴友们有的点头,有的早已忍不住恨意,开骂了,聂小琼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眼泪转了转,开始无声地流,二傻一见聂小琼伤心成这样,似乎也懂这事情的,急急地说道:“不----!”然后指了指后背。

  聂小琼明白二傻的意思,不过,觉得二傻的伤更不能耽搁了,此时几乎要跪下来肯求钱琳琳:“求你了!二黑的伤口不能拖了!”,钱琳琳一怔,此时都市天师一个人吸了一下鼻子,似乎是被感动了,说道:“这样吧,你们先走,我陪钱琳琳留下来,处理完伤口,马上再追赶你们!”刘亚没有再说话,看着都市天师冷笑一声,独自一个人往前走去,嘴里恨恨地念:“哼,都现在了,还有这个心思!”。

  爱大山和王彪他几个人一句话也不说,往前走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钱琳琳此时也说道:“快点吧!按住他,让他别乱动,要上酒精了!”。聂小琼明白钱琳琳说要上酒精的意思,那是很疼的,只得含了眼泪,让二傻坐在地上,赶紧抱了他的头说道:“二黑,别动,马上就好了!”钱琳琳打开瓶盖,随便贴了一些酒精,有些不耐烦地胡乱在二傻的后背上一抹,聂小琼看见二傻的后背上肌肉颤抖了一下,马上发出一阵阵地嘶叫,几乎要跳起来,聂小琼双手紧了紧,轻轻地说道:“没事,没事,二黑,马上就好!”然后钱琳琳又贴了一些酒精,胡乱地随便涂了涂。

  聂小琼觉得她早上处理爱大山的伤口和此时处理二傻的伤口简直是天壤之别,简直象换了一个人,不过,还得忍住了,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让钱琳琳烦心,更不想帮二傻包扎了,钱琳琳拿出几块黄色的纱布,聂小琼明白这纱布上是有药的,心里一松,不过,马上钱琳琳又只拿了其中一块,剩下的又把它放进了背包里,之后,看了前面几个人一眼,胡乱地往下一压一放,扯了两块胶贴布往上一贴,说道:“好了,快走吧!”。

  聂小琼赶紧说道:“谢谢你!”,钱琳琳此时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聂小琼的话,一把扯了都市天师就走,都市天师受宠若惊地屁颠屁颠地跟他后面,殷勤为钱琳琳照路,不停地把火把伸在钱琳琳的前面,还惊羡地说道:“琳琳啦,你这几下真是专业,我都成了你忠实的崇拜者了,------!”

  一旁边的钱琳琳打了一下都市天师,咯咯地笑两声:“嘴巴倒是甜,你老婆嫁了你,倒也开心,-----!”都市天师说道:“唉,我哪有老婆!倒现在还是光棍一个-----!”王彪猛地地转过头,恨了两人一眼,众驴友似乎才意识到自从发生了在村寨的那一幕之后,王彪就象变了一个人,不是沉默就是愤恨。

  都市天师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又蹲下去象是要系鞋带子,此时又不动声色地慢慢地同前面的人拉开了距离,本来两人紧追过来,此时又慢得象蜗牛,都市天师似乎不愿意跟前面的离得太近了,影响了他和钱琳琳的说话。

  聂小琼看见钱琳琳和都市天师走了以后,眼前一片黑暗,只有不远处都市天师的灯光隐隐地射了过来,还能分辨人树木,人-----,聂小琼觉得只要把二傻的伤口处理好,眼前的黑暗是暂时的,放开了二傻的头,看了看二傻背包裹起来的后背,松了一口气,说道:“二黑,还疼不疼?”,二傻象听懂了似地说道:“不---,看----一起你,高兴!”聂小琼又缓缓地说道:“二黑,我们要跟上他们,快走吧!”,二傻跳了起来,似乎都开心,一把抓了聂小琼的手,连拖带抱地往前纵。

  聂小琼想马上阻止,不过,此时被二傻拖得气接不上,喘得不行,心下明白,这二傻又犯傻了,让他跟上他们,他又猛追赶,想让他停下来,可前面风又不停地灌进口里,象是迅速太快的缘故,让聂小琼无法开口说话。

  都市天师就觉得眼前有一个黑影子一晃,就没有。“刚才是什么东西?象一阵风似的,还有气喘声!”钱琳琳看起来有些惊愕地说道。都市天师眨了眨了眼,眼前什么也没有,刚才他确实看到了一个人影子一晃就不见了,还听到----不过,眼前确实什么也没有。

  只得模凌两可地安慰道:“可能是一阵风吧!在这深山老林里,什么怪事-----!”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发现钱琳琳的脸色一变,都市天师赶紧住了口,似乎又触到了什么不应该触到的事情。

  “我们还是跟上前面的人吧!”钱琳琳说道,都市天师无奈地又忙忙地前快走,不一会儿,两人就追赶上了前面的人,就听到钱琳琳叫嚷道:“刚才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往前面过了,象人的喘气声,又象鬼影子一闪而过了?”。众驴友们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恐慌起来,似乎连同四周的气氛也变了-------。

  

第五十八章 一晃一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